王明和胡秀才一路翻過潢山,踏出圖安鎮,一路上不僅欣賞著自然風光,而且還考察一下上蔡郡的風**士,王明彷彿又變成了那個手無縛雞之力,人畜無傷的白面書生。

胡秀才看到這個王明一陣陌生,因為他認識的王明科從來都不是如此,他還記得王明在下令周波殺黑心虎時的殺伐果斷和冷血無情,哪裡像現在這樣,不僅人畜無害,反而時不時的於路邊的老農交流,詢問收成和賦稅,徭役和一些生活的細節。更是側擊旁敲的詢問一些郡守和縣令的施政情況等。

天漸漸的變黑了,王明和胡秀才就借宿在鎮上的一家書院,說是書院到不如說是一家私塾,據聽說是有鎮上的三老之一的大地主劉老爺捐錢修建的,目的是為了讓他自己的兒子和一些侄子等後輩,用來學習讀書用的,當然鎮上的其它人家的孩子要是想讀書也可以還這裡旁聽,若是書讀得好,更是可以被劉老爺出錢資助,從而專心苦讀。

從這些來看,王明覺得這個劉老爺還算是比較開明的人士,再說王明是以學子的身份來遊學的,因此住在鎮上的書院是最為合適的。

王明拿著明德書院為自己開出的憑證,找到書院的院正,院正是一個正經的老夫子,就如同王家廟的王烈老夫子一樣,也是考了一輩子的老秀才,見到王明那麼年輕就考中秀才,非常吃驚,尤其是年紀輕輕的就出來遊學。

老夫子姓劉,在這個潢山鎮里劉姓是一個大姓,老夫子說道:「王秀才年紀輕輕的就考中秀才,而且是縣試第四名,可謂是前途無量,才高無比,現在又出來遊學,增長見識,可謂是羞煞我也!」

王明謙虛的說:「老先生過獎了,學生只是一時僥倖才考中秀才的,哪裡像老先生憑的是真憑實學,而且學生年輕學淺,出來見見世面,增長一些見聞,多向一些德才比我要高的先生請教學問,來年好參加省試,希望能夠考中一個舉人。」

老夫子見到王明這麼謙虛,還是無比的高興,尤其是像王明這樣年少才高的少年郎,哪一個不是眼比天高,哪像王明一樣謙虛好學。

於是老夫子就誇獎道:「王秀才既然來到潢山鎮,就在這裡好好地瀏覽一番,有什麼需求,只要是老夫能夠滿足的,儘管向老夫提。」

王明聽到劉夫子這麼說,也非常高興,於是就說道:「多謝老先生慷慨照顧,學生初到貴院,尚未找到住宿的地方,不知能否在書院借宿一宿?」

劉夫子見到王明想詢問借宿的事,就滿口說道:「王秀才,你儘管住進來,想住幾天就住幾天。」

王明連忙感謝道:「多謝老先生收留,學生感激不盡。」

劉夫子連忙說道:「這沒有什麼,舉手之勞,而且你既然是明德書院的學子,那麼你一定是蔡院正的得意門生了,我早年也曾在蔡先生門下讀過一段時間書,只是我德才淺薄,再加上運氣不佳,一輩子也沒有考中舉人。這不只好回到老家做著私塾夫子。」

說著還有一些微笑,繼而又變成哀傷和無奈,於是又接著說道:「嚴格的來說我們兩個還算是同門師兄弟,因此你在這裡要是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我,我一定會儘力幫忙。」

王明聽到劉夫子這麼說,就差異的問道:「原來老先生以前也在蔡元先生門下讀過書?」

劉老夫子說道:「是啊,那時我三十歲考中秀才,而蔡元先生就已經是高中舉人了,本來要考進士的,但是好像他受到了什麼牽連,就沒有繼續參加科考,反而回鄉做了明德書院的教習,後來漸漸的成為了院正。那時候蔡元先生的才名遠播,知識深厚,在我們整個越州都很有名,因此我也是那是在他門下讀過一段時間書,無奈我資質駑鈍,不堪造就,從那以後又連續考個四五次,都沒有考中舉人。」

王明聽到這,見老夫子一臉的悲傷,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勸他,只好無言以對。

緊接著老夫子話題一轉,說道:「今天我見到你,就如同四十年前見到蔡先生一樣,一樣年輕就高中秀才,而且德才兼備,謙虛好學,我希望你能夠高中。」

王明聽到這,連忙說道:「學生愧不敢當,多謝老先生吉言,學生會努力苦讀,爭取明年能夠高中。」

老夫子聽到王明這麼,高興地說道:「好,好,今天時間不早了,我現在就給你們安排住宿的地方,你也趕了一天的路,想必也勞累了,還是早點歇息的好。」

王明說道:「多謝老夫子,學生確實有些累了。」

說著老夫子就帶著王明向學生住宿的地方走去。到達住宿區,老夫子說道:「王秀才,你和你的僕人,就暫時住在這,由於宿舍簡陋,還望海涵。」

王明說道:「先生客氣了,學生出門在外,能夠又一個落腳的地方能夠休息,就已經很滿足了,怎敢在要求其他。」

劉老夫子就說到:「既然如此,你們就先收拾收拾,等一會我會讓人帶你去食堂吃飯。」

王明感謝的說道:「多謝老先生,那學生就不打攪老先生了。」

王明送劉老夫子出門,回來后,就說到:「德衡啊,你先收拾一下,你也勞累了一天,等一下吃過飯以後早一些休息。」

胡括說道:「是,少爺,少爺也要早些休息,看書不要太晚了。」現在胡秀才是越來越適應自己的身份了,說起話來,做起事來,越來越有模有樣了。若是不向別人介紹他,估計就是以前對他非常熟悉的人,現在也不敢相認。 第五十一章隆盛詩會

上章說到王明在劉老夫子的帶領下,來到他給自己安排的宿舍,收拾一下,又在一個書院的學生的帶領

下去食堂吃了一頓晚飯,然後就和胡括一起回到宿舍歇息了,不僅王明感到劉老夫子對自己一行人太熱

情了,就連一直沉默寡言的胡括也感覺到了。

但是王明卻裝作不知道,所謂的盛情難卻,而且王明有信心憑藉自身的實力和智慧足以應付一切。所謂

無故獻殷勤,非奸即盜,劉老夫子如此熱情的對待王明,已經超出了一般對遊學學生的待遇,即使和王

明有所謂的同門之義。

事實確實如此,劉老夫子如此熱情的對待王明是有原因的,他不是有什麼陰謀,而是有所求於王明。原

來是沈平縣一年一度的『隆盛詩會』到了,而潢山鎮處於沈平縣的邊緣,連續幾年潢山鎮在詩會上都是

墊地的,這使一向好面子的劉老爺感到臉上無光。因此今年潢山鎮的劉老爺要求劉老夫子,今年一定要

你培養幾個優秀的學子,打破這種傳統,為自己臉上爭光。而潢山鎮就只有一家書院,還是劉老爺建來

為了後輩讀書方便用的,本來書院就沒有幾個學子,就連在書院旁聽的學子也不多,更不要說什麼學業

優異的學子了,這可愁壞了老夫子,剛巧王明遊學到潢山鎮,這對老夫子而言就是瞌睡送來了枕頭,因

此才會如此熱情的對待王明。

當然這一切原因王明是不知道的,但是王明也不怕老夫子是否有陰謀,仍然像往常一樣在宿舍里看書,

寫字,打坐修鍊,然後休息。

但是這卻愁壞了胡括,胡括不知道啊。再說這又是他第一次和王明一起出來,正是展示自己才能的機會

,再加上自己的遭遇,使得他對誰都難以完全信任,更不要說以前呢完全不認識的人,第一次見面就對

自己非常熱情。所以胡括第一反應就是,這裡面一定有陰謀。因此他一夜沒敢睡踏實。

第二天一早王明還是像以前一樣,起來練拳,練劍,見到胡括滿眼血絲。於是就問道:「德衡,怎麼昨

晚沒有睡好?」

胡括說道:「少爺,這老先生對我們有些熱情過火了,我懷疑他不懷好意。少爺一定要小心!」

王明聽到胡括這麼說,不禁有些為他的忠心感動,也有些好笑的說道:「德衡,心裡不要總是太黑暗,

總懷疑別人對自己不懷好意,也許別人本來就是一番好意呢?你擔心的也對,但即使老先生不懷好意,

但是他現在不是沒有對我們實施不是,而且我們又有能力面對任何問題,他難道比黑心虎和老虎精還要

可怕不成?」

胡括想了想說道:「少爺,說得對,是我多心了。」

王明說道:「你擔心的也對,只是你自己的遭遇使你不自覺得把人往壞處想,本來以你的智慧很容易想

到這一點的,只是你關心則亂。」

胡括誠懇的說道:「是,少爺,說得對,我以後一定注意。」

王明又說道:「德衡啊,你剛剛說的老夫子對我們太熱情了,可能會對我們圖謀不軌,那你現在再想想

,是不是如此?」

胡括想了想說道:「我認為他不是對我們圖謀不軌,而是有求於我們。剛剛是我想差了。」

王明聽到胡括這麼說,臉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說道:「你說說理由?」

胡括說道:「首先,少爺你拜訪老秀才時,僅僅上報的是遊學學子,你作為學子一無錢財可圖,二又沒

有與他有什麼恩仇;他對我們如此熱情,可能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幫助。」

王明聽到胡括這麼說,就說道:「你說的可能對,因此現在你可以安心睡覺休息了。是不是如此,等一

會老夫子我去拜訪他時,就知道了。」

王明說過以後,就回房間,繼續每天的功課,讀書。大概過了半個時辰,天已經大亮了,這時又一個學

生來敲門,說道:「王先生,到開飯的時間了,劉院正在食堂正在等先生呢?」

王明說道:「好的,我馬上就過去,讓你又跑了一趟。」

王明急忙來到食堂,見到劉老夫子正在門口等著自己。於是王明說道:「學生讓先生久等了。」

劉老夫子說道:「不久,我也是剛到不久。而且我聽學生說,你很早就起來讀書了,現在像你這麼用功

讀書的學子不多了。好了,這些等一會再說,估計你也快餓了,我們先去吃飯,吃過飯我還有事縣相求

。」

王明和劉老夫子一起在食堂吃飯,飯菜還挺豐盛,王明估計可能是老夫子特意做的,王明猜想老夫子等

混要求自己的事可能很重要,很麻煩。

兩人吃過飯以後,王明在老先生的帶領下,來到昨天王明拜見他時的客廳。先是為王明上了一杯茶,然

后老夫子說道:「王秀才,實不相瞞,老朽確實有一件事相求,只是一時間有些難以啟口。」

王明說道:「老先生有事儘管說,學生若是能夠做到,一定儘力。」

老夫子醞釀了很久,然後有些難於啟齒的說道:「我想請你暫時充作我們學院的學子,替我們學院參加

沈平縣一年一度的『隆盛詩會』。」

王明見老夫子這麼說,還以為是什麼事,就是讓自己冒充他學院的學子參加詩會,搞得自己還以為他要

自己做他女婿一樣,害的自己心裡怕怕的,正在想個什麼辦法推脫呢?誰知竟是這是。

於是王明問道:「老先生,不知這『隆盛詩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詩會?」

老夫子說道:「這『隆盛詩會』是五年前,新任縣令大人到任時搞得一個詩會,為了增進各個學院的學

子刻苦讀書,提高才學,而創辦的一個沈平縣文壇盛舉。自從搞了『隆盛詩會』以後,各個書院確實出

現了一股刻苦讀書的風潮,就連這幾年考中秀才的學子也比前幾年多了好多。但是我們書院由於處於潢

山附近,是縣裡的邊緣,學風不盛,僅僅只有一家書院,還是私塾,年年詩會比賽墊底,搞得書院的劉

老爺面上無光。今年囑咐我,一定要召幾個優秀的學子,不說能夠奪冠,但是也不能總是墊底。可是我

上哪裡去找,正巧在這時碰到你了,才有這個想法。」

王明聽到這,煥然大悟,於是又說道:「老先生,那不知參加這個『隆盛詩會』需要什麼條件?又有什

么要求?」

劉老夫子說道:「條件倒不是很多,只是必須是本縣書院的學子,也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王秀才,你

只需要掛靠在我的黃石書院名下就行了,到時你就依黃石學院的名義參加。」

王明認真的想了想,覺得這件事對自己沒有什麼壞的影響。反而自己在詩會上還可以結交一些朋友,既

然能夠參加詩會,多少都是有些才華。可以相互交流,增長自己的見識,同時可以找一找與自己志同道

合的人。

於是王明就說道:「老先生,既然如此我就去試一試吧,不過我不太會作詩文,有可能不能取得好的名

次。」

劉老夫子聽到王明肯代表書院參加詩會,就高興地說道:「沒關係,即使再差也不過是如同往年一樣,

難道還能夠更差?王秀才肯去,我代表我們潢山鎮黃石書院非常感謝你。」

王明又向老夫子詢問了一些關於詩會應該注意的事項,老夫子告訴王明詩會後天就要在沈平縣的一條畫

舫里舉行,到時縣裡的縣令和學正大人會到場,還有一些德高望重的儒生參加,還有一些富家閨秀等也

會參加。

聽到這王明不禁想到,這不就是如同地球上的一次聚樂會嗎?就有重量級的父母官,又有地方名紳,還

有各種各樣的美女雲集,完全就是一次學子友好切磋學術的大型聚會。

王明聽完老夫子講完往屆的一些詩會的優異人才,和優秀詩篇,還有各種各樣的才子佳人的童話故事,

王明就告辭了,王明既然決定參與這次詩會,就要早作準備,雖不一定要拿個好名次,但也不能在詩會

上丟人不是。

王明回到自己和胡括住的宿舍,把老夫子要自己代表黃石書院參加『隆盛詩會』的是告知了胡括,胡括

聽到這,才算是真正的放下心來。

王明又問道:「德衡啊,你以前也在這上蔡郡,後來更是在潢山,不知有沒有聽說這個『隆盛詩會』?

這個詩會到底是個什麼目的?」

胡括想了想說道:「少爺,這個詩會,我以前聽說過,好像是沈平縣的縣令搞得,具體什麼目的我就不

是太清楚了,我也沒有參加過。我想不外乎,是縣令想撈政績,畢竟要是在他治下,每年能夠多考上幾

個秀才,也是他的一個大大的政績。」

王明聽到這,覺得胡括說道有理,但是總感覺好像這不是正真的目的。但是目前的信息太少,還不足以

分析出他的目的何在?但是王明也不怕,等到後天自己參加后,一切就會明了。 第五十二章恩怨

上章說到王明決定代表黃石書院參加所謂的隆盛詩會,和胡括在推測沈平縣令搞這個詩會的目的,一時

間無所得。

這兩天王明也沒有繼續出去胡亂的閑逛,既然他答應了出席詩會,就一定要以自己最好的狀態去面對,

所以這兩天王明一直在宿舍休息,看書,總結自己在這一路上的見聞對自己的影響等。雖然劉老夫子說

,黃石書院的真正的主人,也就是潢山鎮的劉老爺,知道自己將代表黃石書院參加詩會,想宴請自己,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