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野在開口說這句話的同時。

也相當於是將何磊是自己殺死的事,給承認了。

「不會!那肯定不會!我不會這樣的!」

梅益諾聽到王野這話,連連開口,進行保證。

「嗯。」

王野坐到座位上,梅益諾在看到王野坐到座位上之後,才終於坐了下去。

雖然梅家是雲城中,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

但在面臨王野的時候,心中依舊只有畏懼。

生怕王野在接下來的時候,就直接將他給解決了。

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你們倆,這一次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王野看向楊行、梅益諾倆人,朝楊行、梅益諾倆人,開口詢問道。

楊行朝王野開口道:「王哥,最近我們發現一本,在網絡上挺火的,書名叫《我的贅婿老公》。」

「《我的贅婿老公》?」

王野有些好奇的看了楊行、梅益諾倆人,聲音中有些無奈的朝楊行、梅益諾倆人說道:「你們倆,這一次將我給喊出來,不會是來跟我說這個的吧?」

「就是說這個的。」一旁的梅益諾開口。

王野聽到梅益諾的話,臉上當即浮現出幾條黑線。

「不是,不是。」

楊行見王野誤會,開口解釋道:「這本書,我們看了下,如果改變成電視劇來拍的話,肯定能引發不小的反響。」

「又有這本書本身的名氣,並且裏面的劇情內容,都是極其適合改變的。」

「如果我們能將這本網文,改編之後,拍成電視劇的話,那極有可能,就成為一個爆款。」

王野看着楊行、梅益諾倆人。

等著楊行、梅益諾倆人,接下來將話給繼續說下去。

梅益諾看着王野,一臉諂媚的笑着:「王哥……」「罷了,為了德瑪西亞最牛逼的寵物,今天我爬就爬吧!」

好在林洛是學習了中級攀岩術的。

中級攀岩術能在10-40級的懸崖上使用,等級越低爬的越快越穩。

這座龍禽懸崖恰好是40級的,寒風呼嘯,岩石被極度低溫吹得都快結冰了,滑的離譜,非常不利於攀岩。

所以中級攀岩

《這個箭神有億點強》第一八四章:國服第一弩手 趙沉聽見林芷雅的心聲:【宮裡已經很窮了,還是算了吧,省著點。】

【趙沉要有點節儉意識啊,不能拿了我的金礦就亂花錢了。】

【我累了,我不想操辦晚宴了喂,其實我也不會置辦……沒有經驗。】

林芷雅不知道她已經主動的把老底都告訴趙沉了,還沉浸在幽怨里,眉眼懨懨的。

聽見林芷雅不會操辦宴會,趙沉心裡劃過憐惜,忍不住握住了她單薄的肩頭,若不是有讀心術,他可能還不知道林芷雅的小心思。

趙沉勾唇,雲淡風輕的說:「先不辦了,朕也覺得多此一舉,今年就讓她們自己過自己的,她們也輕鬆。」

林芷雅忙著點頭,高興的看著趙沉。

【趙沉還是很有想法的,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一個人!】

門口的來喜聽見了,聲音飄在風裡:「皇上,您往年可不是這樣說的……您說要辦大辦熱鬧……要有儀式感。」

趙沉寒聲對外頭說:「去把朕的私庫清點一遍,點不完別回來了。」

來喜身子一抖,縮著脖子走開了。

林芷雅兩次提升文學屬性,她已經能看懂趙沉書架上那些書了,林芷雅的目光在書架上流連,讓趙沉再次想起來他只剩下半頁的帝王之策。

趙沉抿嘴,略感不甘心,手背在身後,緩緩的在御書房走動。

林芷雅為什麼不再給他一本帝王之策呢?林芷雅幾次得到寶物,契機到底是什麼呢?

趙沉若無其事的坐到書桌后,拿起半頁帝王之策,對林芷雅說:「愛妃覺得孫太傅說的是不是真的?」

趙沉豎起耳朵,想要聽林芷雅的心聲,可林芷雅什麼也沒想,理所當然的回應他:「孫太傅做夢了吧,臣妾並沒有看到什麼書。」

看來林芷雅一開始就打定主意瞞著他。

趙沉無奈,又暗示道:「孫太傅寫出了半頁書上的內容,不像是他能想出來的,朕懷疑朕的御書房能長出書,愛妃覺得什麼時候能長出來呢?」

林芷雅沉吟了片刻,無辜的說:「能不能長出書臣妾不知道,但皇上如果不讓宮人曬書,是肯定能長出蘑菇來的。」

趙沉心底冒出一個詞,拋媚眼給瞎子看,「……」

林芷雅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趙沉看著林芷雅的後背,抬手用了點力氣,往她肋下的穴位上按下去。

這一陣酸爽,林芷雅猝不及防的叫出來,淚眼汪汪的捂著背。

她心裡說:【趙沉還會按摩啊,再來一下嘛。】

趙沉扶著額頭,真是被林芷雅弄笑了,片刻后他收斂了面上的表情,「行了起來,別賴在朕身上。」

林芷雅依依不捨,直接被趙沉推起來了。

趙沉:「朕還忙著,你先回去,等七夕去看你。」

林芷雅瞪著眼睛,她竟然被趙沉趕了,這是多久沒有的待遇了?

林芷雅走了。趙沉翻開奏摺,這些奏摺里一大半都是為了洪災平息上奏的,上面寫滿了各個臣子的赤誠之心,和趙國永昌之類的字眼。

趙沉還不能不看,因為他不知道這些廢話里會不會忽然夾雜一句重要的。

劉丞相以前就干過這事,他先是大大的關心了一番趙沉的身體,還有京城的天氣,在中間一筆帶過的描述了因為他的過錯導致多給番邦回禮了一百萬兩的事。

趙沉看了一會就煩躁了,眼睛落到書架上,詫異的發現有本書搖搖欲墜。

他把書拿下來,是趙沉從未接觸過的書籍——一本小說。

趙沉嘗試的翻開一頁,興趣越發濃烈,他把奏摺丟在一邊,堂而皇之的看起了武俠小說。

這本書情節跌宕起伏,劇情引人入勝。

主角是個瘸腿的窮小子,但他的實際身份是前任武林盟主獨子,有人鳩佔鵲巢了他的家庭。

他只剩下一塊餅,卻秉持心中善良發給了奄奄一息的老乞丐,老乞丐傳給他殘破修鍊秘法,窮小子摸不著頭腦時,卻被邪教追殺交出功法。

幸好他是個絕世天才,在荒野中躲藏練成絕世神功,以真實身份競爭武林盟主,在江湖中掀起軒然大波。

就在他即將和假冒他身份的反派決鬥時,得知父親一直沒死,被反派囚禁在地下骨瘦如柴……

再後來,來喜就點燃了一盞燈,黃澄澄的火光照在了趙沉的臉上。

來喜賠笑:「皇上,奴才都將私庫的東西點清了,您這是看的什麼書,還沒有奴才點庫房快。」

趙沉冷冷的瞥他一眼,勾唇道:「若覺得輕鬆,朕便再叫你去點一遍。」

來喜:「……奴才的腰都要斷了。」

趙沉將江湖爭霸合上,雖然意猶未盡,趙沉擰了擰眉心,心想這回真得批奏摺了。

趙沉看著外頭漸黑的天色,心裡卻沒有干正事的心,一會是江湖爭霸里的情節,一會是林芷雅。

林芷雅嘴上沒答應,可她一走趙沉就找到了書,趙沉內心悸動,看來婉嬪還是惦記他的。

書不是帝王之策這中能改變朝政,改變天下的奇書,可也掩蓋不了林芷雅一顆真心。

趙沉含笑的撫摸江湖爭霸的書封,看到它就好像看到了林芷雅。

書中主角飛檐走壁,一掌就是震飛十來個敵人,一把武器斬斷流水。

趙沉悵然若失,現實生活里為何沒有這種神功呢?

趙沉當然學過武,和書里的差遠了,江湖爭霸勾起了他遙遠的少年心氣。

趙沉忽然振奮:「來喜!讓人打造一把大弓,三人合力才能拉開的那種,朕要在下月圍獵里使用。」

來喜驚悚,「皇上,您……這是、這是要做什麼啊?」

皇上該不會是瘋了吧!

來喜身上一陣陣寒顫,恨不得拔腿就跑,叫來太醫給趙沉看看腦子。

趙沉呵斥:「叫你去就去,造出來朕自然拉的動。」

他要和林芷雅說,讓林芷雅給他一份神功,在圍獵時震驚群臣,趙沉眼神炙熱的想著。

林芷雅一直在默默的對他好,只要趙沉表明期望,神功自然唾手可得。

趙沉想著想著又感動了,對來喜道:「把你今天清點出來的東西給婉嬪送去。」

來喜失聲,「都送去?皇上的私庫都攢了七年了!」 「豪斯管家,給伊瓦克附近的領主們送個信,表明我們真誠想要購買糧食的請求。落款就寫我的名字,不用怕。」

「給我找個地兒,我要種植些東西,地點最好近一點。」

「對了,這是加快生長的藥水,你先圈出一塊地試驗下效果,沒問題的話再來找我要,到時候全領地推廣。」

「分出一部分糧食。按人口數分給領民們,暫時每天一次。在這個過程中,要記錄好領地的人口情況,姓名、身份、性別、特徵、住哪兒都登記清楚。」

「不,考慮到以後還要重建,最後一個就算了,直接登記一家裏有哪些人口。」

「衛生問題一定要注意,稍有不慎就會引發瘟疫。你想個解決方案,不要手段粗暴的。必須讓平民注重衛生乾淨,並且有意識的開始執行。上次出門看到的那些我不希望再發生了,我希望我的領地是乾淨漂亮,令人賞心悅目的。」

「不要把他們當成奴隸看待,而是作為一個人,重新教導。我們領地也應該有像樣的規則,就像法律那樣。」

僅僅一句話,野心彰顯無遺。

豪斯管家嘴角笑容不斷加深,聽着金髮少女一項項工作安排下來。

「對了,看看平民里有沒有什麼好苗子,什麼方面都可以,記得好好培養。」

「士兵他們的武器太舊了,也該換了。康納他們不是閑着沒事,這段時間去給我訓練他們,爭取實力上升。」

「家裏有工匠鐵匠嗎?讓他們重新製作。對了我想建個學校來着,讓所有人都在能裏面學習魔法和鬥氣,這事兒先不急,你先準備着。」

「路也該修了,那麼顛簸。這個也提到以後的計劃中。」

「房子方面也是,全部都要推倒重建,我過幾天寫個章程給你。」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