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厚著臉皮向大家求求月票,不用多少,共有十來張就行了。重要的是推薦票和把這書推薦出去,讓更多的來看。

謝謝大家的支持。) 在鬥士場的五天里,願意來這完成任務的弟子,也沒有多少個了。

而那些已經完成的,早已在自個兒在外面樂著呢!玩得黑天蓋地,不亦樂乎。

沒完成的,他們也都在偷懶,藉此趁機會出去花天酒地去了。

可是他們這樣做也是付出了應有的代價,那些沒有去完成他們應該完成的任務,在鬥士場進行十場比賽,不論輸贏如何,肯定有他們好受的。

等到了五天過後,已經有了一半的人完成任務,都進行了十場的比賽,可那些沒有完成的人就慘了。

他們這些沒有完成任務的人接受了慘不忍睹的懲罰,這些懲罰都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來形容,雖然比不上十大酷刑但是卻很可怕,慘絕人寰,瞬間可以讓你感受到奔潰的感覺。

而完成了的人也重新安排了新的任務,就是跟妖獸賽跑,時間也是五天,五天後會進行跟妖獸比賽的測試。

「啊~」

「啊~我的媽啊。」

「我錯了。」

……

這時發出一陣陣慘烈的叫聲,聽的人都覺得撕心裂肺的,心裡突然冒出股股寒氣來,由頭直到腳底,在從下面到頭頂,總之能讓你兩腳都在發抖。

而那些接受懲罰的,就更加慘了。

雖然有靈丹妙藥可以一下子把他們給只好,可那些記憶已經完全烙印在腦海里,永遠揮之不去,那種恐怖,那種讓人看到就毛骨悚然的懲罰,想想后脊背都涼涼颼颼的。

懲罰完畢之後還是要去訓練的。

可是跟妖獸賽跑,那是要命的,不是開玩笑,人體跟妖獸的體質差異是有很大的明顯,人在妖獸當中可是相當脆弱的,人的體質都是靠著後天的修鍊逐漸來縮小之間的差距,除了那些天生的優勢,可出現幾率非常的小,要跟妖獸比很難啊!

不過開始的時候,有相當大部分的人認為不是很難,覺得非常的容易,他們很多都不是大富大貴的人家,從小就在街邊小道長大的,經常跟一群誰都不認識的小到處遊盪的,也練出了一雙能跑的腳。

可事實是錯誤,一場訓練下來,真TM要命的,氣都喘不了幾口,都快感受不到呼吸了。

尤其是那些柔弱的女子,根本連一場訓練都堅持不下來,等到了半場后,很多女孩子都受不了,直接暈死過去了。

不過有些人開始的時候,想要偷偷懶,不讓自己那麼的累,然而沒過多久,他們知道這是錯誤的選擇,他們後悔了,但是已經遲了,因為他們出局了。

那些執事們好像知道他們想法,所以索性切斷了他們的後路。

他們要在前面不停地追趕那些已經把他們甩的遠遠的妖獸們,還要使勁的擺脫在後面追趕他們的妖獸。

「救命啊~我可不想~」

死字還沒說完,就被後面的妖獸給淹沒了。

「呃!!!」

旁邊的一臉的驚愕加懵逼的表情,然後使出前所未有的勁力才把後面追趕的妖獸拉開了一段安全的距離。

「媽咪啊!我可不想死。」

所有人都是甩著痛苦的淚水拚命的跑著,非常不要命的跑著。

可在旁邊看著的人感覺很搞笑,太有趣了,看著他們被妖獸前追后趕,很有意思,絲毫不差於一場大戲。

只要你落後了,後面的妖獸可不會管你的感受,直接讓你潮流當中,雖然這些妖獸不會要你的命,但是它們也不講人情,直接放過你,它們沒有那麼笨,不弄你,誰弄。

而且前面的妖獸也不是什麼善茬,它們在前面不斷給他們製造麻煩,讓一個個中招的的人被淘汰了,它們這些妖獸機靈到跟鬼似的,被耍的團團轉。

藉此它們還到處耀武揚威。

一場訓練下來,他們都全部全軍覆沒了,沒有一人幸免於難,包括李辰他們,沒有逃得過它們的蹂躪。

訓練結束后,現在他們感受不到自己的腳了,在那不要命的狂奔時刻,他們早就感受不到腳的存在,雙腳處於又空又虛的狀態。

甚至連頭都感受不到,連整個身體都沒有知覺了,感覺好像升華了,他們都開始懷疑人生了。

在執事們的藥物治療中,身體逐漸恢復了知覺,他們漸漸感覺一絲的力氣。

等到休息時間結束后。絕望的日子又來了。

一天時間下來,他們都是這樣度過的,他們的精神都被折磨不成人形了,絕望的心情陪伴他們一天,不,是要五天啊!五天,他們想死的心都有。這比鬥士場要痛苦十萬倍,他們寧願去鬥士場參加一百場一千場的比賽,也不願意完成這個痛苦的追趕訓練。

晚上他們都在泡著葯湯休息。

「呼,我的靈魂快要出竅了,誰來救救我們??」王山拿著熱毛巾敷著臉孔,無精打採的說道。

「真不知道這是誰想出來這種訓練方式?太噁心了,賊難受。」鐵水也抱怨著。

「你還是享受現在的休息時光吧!明天還是要繼續今天的折磨。」李辰閉著眼睛,拿出三分力氣說道,可語氣中透露出無奈啊,他的心也很累。

聽到明天還要繼續這樣的訓練,王山他們嘆了口氣,不情願中透著絕望。

五天時間內,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如何度過這段時間的,要訓練的生活比死還難受。

五天後的測試,比之前的訓練還要難,因為選出來的妖獸比之前要厲害很多,難度上了一個等級。

不過他們這天沒有白白的訓練,他們的速度,反應有了個質的飛躍,雖然還是有人不過關,但相對來說已經很不錯咯!

而測試不及格的人,那懲罰又是個極端的可怕。

……

「今天是最後一個的訓練任務,你們一定要給我好好完成,知道了嗎?」

「知道了。」

「現在你們一千多人里每個人都一塊玉牌,每個玉牌里都有一千極點,這裡有一份地圖,上面有你們可以去的地方,現在你們按照地圖上的地點,去買這些材料,筋骨草十份,百洛根二十份,秋葉粉十份,玉琦櫝石三十份,艾氂十份,限制時間,兩個時辰,你們必須用玉牌的極點來購買這些藥材。且必須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不然後果,你們是知道的。」長老發出最後的要求,一定要完成的要求。

「現在計時開始,你們出發吧!」

「轟–」

一群人拼了命往外沖,下定決心一定要完成任務。

李辰用他的記憶力把地圖所有東西記了下來,然後帶著人出發了。

「這玉牌的一千極點根本不可能買得完需要的藥材,完全超過了這個限額,那到底要用什麼辦法才行啊!」李辰去了好幾家店,問了清清楚楚,把想要購買的藥材的價格了解明白,加上需要的數量,憑藉玉牌的一千極點是不夠花的。

「現在怎麼辦?小辰,我們怎麼可以才完成任務?」陳嫣柔知道了這些藥材的需要的錢,超過了他們手上那的極點,不由緊張的問道。

「是啊,怎麼辦?老大。」王山也顯得很急切,語氣里滿是擔心的樣子。

「小辰,要不我們都把手上擁有的極點都給你,那樣你就有四千極點了,這樣你就可以完成任務了。」陳嫣柔腦海里突然閃過一道靈光,有個認為是不錯的想法湧上心頭了,於是提議道。

「這個行啊,我跟鐵水可以把我們的玉牌給你跟嫂子的,我們來接受這個懲罰。」

王山也覺得這個方法不錯,但他不會讓陳嫣柔,他的嫂子跟他們接受懲罰。

「不行,你不能」

陳嫣柔沒有說完,王山攔住后說道:「不,嫂子,你跟老大完成任務就就行了。」

「沒錯嫂子,我們皮糙肉厚的,這樣的懲罰,對我們來說可以接受的。」鐵水也贊成王山的說法。

「這怎麼能行啊!」陳嫣柔是不願意這樣的,不想讓王山他們為了她跟李辰完成任務而犧牲自己。

「不,你們不能這麼做,而且我也不允許你們這樣做的,一定有什麼辦法的。」

李辰直接拒絕這種做法,他不允許任何用這樣的方法來完成的。

「老大」

「不行就不行!」

李辰不管怎樣都不同意。

「怎樣做才行呢?裡面有辦法的。」李辰想了又想,認真把腦中的想法認真的思考一遍。

之後。李辰再去那些店鋪里,問個一清二楚的,不管任務里的藥材,還是其他的,他都問了個遍。

後來,李辰他終於明白了裡邊的事。

(求月票,求推薦,謝謝。)

今天發生了些事,先一更吧!看明天能不能不上。 「不,我不會答應你們這麼做的。也不會讓你們這麼做的,會有辦法來完成這個任務的。」李辰對於王山他們願意犧牲他們來完成訓練的想法,是直接拒絕的。

「可是」

正要說就被李辰攔住了。

「沒有什麼可是的,竟然能夠出現這個訓練任務,那麼表示肯定有辦法的,長老們沒必要捉弄我們的。走,我們再去店裡問一下,試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隨即,李辰帶著往回走。

正要回頭時,卻被一群熟悉的人,攔住了。

「你不願意,可我願意,快把玉牌交給我吧!不然,有你們好受。」

「哼,是你這個一秒男人啊,我說你這個魏家大少爺是不是犯渾了,不好好在家做你大少爺,非要來這裡找茬,是活夠了嗎?」

王山見到魏澤楷就來氣了,手腳都在摩擦著。

「哼,好言相勸,竟不識好歹,那就別怪我手恨。給我上。」

魏澤楷最討厭別人說他一秒男人的,不僅暗諷他在上次考核中被李辰一招秒了,還間接拐彎抹角說他那方面不行的,這就把舊仇新恨一起算了。

「魏大哥,放心吧!我們不會留手的。」魏澤楷的跟班的頭狠狠保證道,在回到李辰身上,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敢得罪魏大哥,上,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的厲害。」

「是。」

……

「真以為憑藉他們能夠對付得了我們。太天真了。」

王山鐵水正要上去出手,就讓李辰給攔住了,笑著說道:「你們不用上,看我的吧!」

李辰看準他們,右手向前伸出,挺起手掌。

「故弄玄虛。」魏澤楷看到李辰不解的行為,也是冷冷的笑了,一點也不以為意。

李辰得意的笑了,真以為自己只是擺擺樣子嗎,太小看他啦!

「轟!」

超級電腦修鍊系統的寵物系統被李辰打開了,意念直接進去了,並且快速的選定了其中的一隻妖獸。

「嗷嗚嗚~~」

「出來吧,讓他們見識見識你的厲害吧!」李辰神情非常冷靜的說道。

一聲狼叫,一頭銀白雪色的狼身顯現在眾人的眼前,長尾高身,毛髮如雪如絲,看得竟讓人憐愛。

可這身雪白的毛髮卻無法遮掩它自身的威嚴,它的霸氣展露無疑,藍晶色的眼睛冷酷無比的,十分迅戾。

銀雪爽狼王突然的出現,一下子嚇住了衝過去攻擊李辰他們的人。

嚇得倒在地上,動都不敢動。

魏澤楷也是被銀雪霜狼王給嚇了後退了一步。

「這是哪裡來的妖獸?它怎麼就突然出現了。」魏澤楷他很不解,對憑空出現的銀雪霜狼王很是疑惑。

「是,是銀雪霜狼!」

一個倒地的人指著銀雪霜狼王說道。

「它怎麼被收服了,銀雪霜狼不是很難收服的嗎?這人怎麼就……」

出現的銀雪霜狼王,讓他們不知所措,他們已經被嚇得不輕了。

「你們都給我站起來,看你們這個樣子,像什麼樣!!」看到倒地不敢起來的他們,魏澤楷心裡非常惱火,覺得臉都丟進了。

「不就是一隻狼,我們有那麼多人,還它不成。起來,都給我起來。」

王山看到這景象,不由撲哧的笑了起來,「哈哈,我說一秒男人,他們想不起就不起來嘛,幹嘛發那麼大脾氣,一秒男人!!」

最後的四個字被王山咬得很重。

魏澤楷完全被激怒了,尤其是一秒男人這四個字,聽起來是多麼難受。

聽到魏澤楷的憤怒的呵斥,頓時倒地不起的跟班的紛紛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生怕魏澤楷怪罪下來,那就麻煩啦,他們是承擔不起的。

「全部統統給我上,給我連那頭銀雪霜狼也一起幹掉。」魏澤楷發起攻擊的命令,把所有人都弄上去,這次他真的不想放過李辰他們。

可是,他們這些人卻畏首畏尾的,怯而不前,看著威風凜凜的銀雪霜狼王,他們感到一絲的害怕,在原地猶豫不決,不知如何是好。

見狀,魏澤楷的那脾氣又來了,讓他超級不耐煩了,發出歇斯底里的吼叫,「上啊,都給我上,在那發什麼愣,要是你們能解決一人,我就給他一百塊下等玄晶,加上高等凡品功法武技各一本。」

實在沒有辦法了,魏澤楷看見自己的人在那畏畏縮縮的樣子,之前被人侮辱已經很沒面子了,現在他們一副貪生怕死的慫樣,又讓他頭頂直冒火,所以只好給他們一點實惠又有誘惑力的獎勵,他們才會甘心為你賣命。

「一百下等玄晶,功法武技各一本。」

他們這些人聽到魏澤楷開出的條件,頓時眼冒精光,貪婪的慾念展露無疑。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當出現能夠讓他們心動的東西的時候,他們會為此不擇手段,從而喪失自己的良心,他們這就是這樣,利益足以讓他們動心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