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聽到小布說自己終於可以開始特訓了,林銳怎能不高興萬分!他迫不及待的說道:「小布,說吧,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猛然間,林銳被小布拉入了白色空間之內,小布這次卻幻化成了一個魔獸虛影,雖然身影十分模糊,但卻透露著一股威嚴,向著林銳說道:「林銳,作為『氣之宇宙』法則中的大陸,同樣是修鍊能量,有的人修鍊能量卻特別的快,有的人修鍊能量則十分的緩慢,你知道為什麼嗎?」

林銳想了想說道:「是天賦或者悟性的問題吧!」

小布搖搖頭,說道:「不對,天賦固然很重要,但是真正需要體現修鍊和格鬥天賦的時候都是修鍊到後期了。而不論是煉丹、鍛造、製圖這些輔助職業師,還是格鬥師,在修鍊的早期都是需要不斷重複枯燥的能量運轉和基本技能訓練的,這些並不考驗個人的天賦。」

「哦,那麼是個人體質不同嗎?」林銳又說道。

小布還是搖了搖頭,說道:「也不是,體質的差異當然會影響修鍊,但是同樣體質的人之間,為什麼也存在我說的那種情況呢?」

林銳一時無語了,看著小布故作神秘的樣子,他心頭不由得一陣不爽,盯著小布不說話了。

小布暗暗好笑,它卻是很喜歡偶爾逗一下這個人類的毛頭小子,讓他有種爽感。看著林銳要暴走的樣子,小布終於說道:「其實,快速的提升能量修鍊的水平,卻是有兩條途徑,第一種乃是接受強者的傳承。」

「『氣之宇宙』中,人類具有修鍊能量的氣穴,可以吸收能量不斷修鍊自身,同樣,也可以接受高級別格鬥家的傳承,我在你身邊的這幾天,碰到你身邊那幾個叫做唐元、梅森和羅比克的格鬥師,他們體內的能量修為能在這個年紀如此突出,和他們接受過強大的傳承不無關係。」

想到梅森、唐元的父親都是影術師,林銳心中一驚,說道:「你的意思是,他們能有如此成就,是託了他們背後強者的照顧?」

小布淡淡的說道:「雖不完全,但獲益匪淺是肯定的,他們自身的格鬥技修鍊只能是依靠自身的悟性和刻苦,但是能有如此雄厚的能量基礎,沒有強大勢力的支持卻是無法做到的。」

林銳心中一陣氣苦,心想那自己白丁一個,還如何和這些人比拼修鍊,超越他們呢?

小布看到林銳鬱悶的樣子,卻是微笑說道:「林銳,雖然你沒有強大勢力的支持,但是還有另一個方法可以快速提高你的修為感悟的!」

噢!林銳心中狂喜,說道:「快說,還有什麼辦法呢?」

小布頓了頓,重重的吐出兩個字:「戰鬥!」

小布收起了笑容,嚴肅的說道:「林銳,如果只是在你們學院慢慢修鍊學習的話,你的能量修鍊進展也必然很慢,而且沒有經歷真正戰鬥經驗的你,即便是費勁千辛萬苦修鍊到體術能量中級,你的格鬥能力必然也十分低下,學習了格鬥技后仍然需要大量的時間來慢慢培養格鬥經驗。」

「但是戰鬥卻能讓你快速的成長,用生死逆境不斷的磨礪你,也能最快獲得更多的經驗,而且,不斷的戰鬥,可以讓你體內的能量始終保持活躍狀態,更加有利於你的能量修鍊速度。」

林銳聽到小布這樣說,雙手一攤說道:「你說的雖然很有道理,但是我現在的能量水平才是體術能量初級,還不能修鍊格鬥技的!」

小布嘎嘎的笑道:「誰說只有掌握了格鬥技才能戰鬥呢?體術修鍊本身就可以提升個人的體質,即便是沒有任何的格鬥技,你現在就不能戰鬥了嗎?」

林銳心中一動,難道小布的意思是讓自己在沒有學習任何格鬥技的時候,依靠人類的本能進行戰鬥嗎?

修鍊能量的人,其體質將會遠遠超越普通人,即便是沒有修鍊過任何的格鬥技,在出拳出腳的時候,力量也是遠遠超越普通人的。

林銳之前被梅森毆打,即便梅森沒有運用任何格鬥技,也可以讓林銳吃不消了。因此,即便是一般的擊打,林銳現在也能給普通人造成很大的傷害。

想到這,林銳沉聲問道:「小布,說吧,我應該如何去做?」

看到林銳如此快就領悟了自己的意思,小布滿意的點了點頭,他魔獸的幻影大手一揮,白色世界消失,林銳卻是來到了一座燃燒的巨城之中。

小布威嚴的聲音從虛空傳來:「林銳,此處乃是我利用靈尊的靈力畫出的幻境世界,一共有四重挑戰,全面考驗人的戰鬥素質和精神力量,我把這第一重考驗地點叫做燃燒之城!」

「這次考驗在我幻境空間之中,這裡沒有時間的概念,只有通過挑戰或者棄權的人才能離開,每個生物,包括人類在內,在這種扭曲空間中接受考驗的次數一生只有一次,一旦通過或者棄權后就不可再次挑戰了。所以林銳,你一定要好好利用!現在,祝你順利通關,通關標準就是,運轉能量,躲避周圍的攻擊,直到你體內的能量無法堅持,而你還沒被殺死為止!」

「同時,你要知道,這幻境中的攻擊雖然只是普通人的水平,和你們世界真正的格鬥師不能相比,但是卻是源源不斷的,稍不留神就會要了你的性命,祝你好運!」

話音一落,這燃燒的城堡中四周頓時湧出無數的人來,拿著各種武器,向著林銳衝來,吶喊之聲響徹大地,衝天的殺氣在城中爆發開來!

林銳眼中卻沒有任何的畏懼,或者說,他多年被壓抑,在小布幫助解除禁制后的強者之心已經等待這一刻太久了!望著沖向自己的人群,林銳深深吸了一口氣,大喊一聲:「來吧!」卻是直接沖向了人群!

痛苦,極度的痛苦!沒有修鍊過任何閃避身法的林銳不知道自己被殺了多少次,雖然在小布的幻境空間中自己不會真正死去,但是那刀斧砍在身上的疼痛林銳卻一次次的如同真實承受著!

這種挑戰是何等的殘酷!雖然在這幻境中可以重生,但每一次的斷頭折肢,剖腹掏心之苦卻是不斷折磨著林銳。而周圍傳來的喊殺聲和慘叫聲更是日復一日的在林銳耳邊迴響,無時無刻不在考驗著他的修心,考驗他的靈魂!

林銳每天咬牙堅持著,剛開始的時候,他不止一次的在對方的殺意之下戰慄,在慘叫和鮮血面前畏縮。但是他沒有選擇棄權,他知道如果自己選擇棄權的話,自己的修心就會徹底崩潰,自己將一輩子無法走出這燃燒之城帶給自己的陰影,再也不能成就大陸強者的境界。

閃避,再閃避,無數次的生死一線,林銳現在躲閃的次數越來越多了,雖然身上不時被銳利的武器所傷害,但是他不斷的避開了自己的要害,用各種方法保住自己的性命。

耳邊不斷響起人臨時前的慘叫聲,還有遍地的殘肢斷臂,漫天的血霧和敵人兇惡的面孔。

日復一日,重複著同樣的事。

林銳的心神在歷練中越來越堅強,漸漸的,不會再因為這些而動搖自己的心神,擾亂自己的身法。他的動作越來越果斷,身法越來越乾脆實用,面向殺戮的眼神也越來越堅定,忍耐痛苦的神經也越來越堅韌!

他的心中現在只有一個簡單的念頭:閃避攻擊,在這無盡的殺戮中躲過攻擊,活下去,完成這燃燒之城的歷練! 由於林銳沒有修習過任何的格鬥技和格鬥身法,因此他只能憑著人類最原始的對危險的感知和本能躲避各種攻擊。

在一次又一次的躲避中,林銳卻是把自己感知危險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同時,閃避攻擊的身法也沒有一絲的花俏,完全注重實用性。

終於一次,林銳在連續運用體內能量提高閃避速度十個時辰之後,體內的能量運轉已經達到極限了,瀕臨枯竭。

而自己更是不知道已經閃避了多少次的攻擊,就在能量枯竭的一刻,一個敵人正要向著林銳劈下致命一刀的時候,這燃燒之城的幻境卻是陡然消失了!

站在黑暗的虛空中,林銳有些無力的動了動自己已經疲憊不堪的身軀,卻是知道自己已經順利突破燃燒之城的考驗了。而小布的聲音卻是威嚴的再次響起:「林銳,恭喜你順利的通過了第一次的考驗,現在服下這枚復原丹,準備接受下一個挑戰吧!」

雖然林銳現在的身心都感到無比疲憊,只想躺下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林銳知道要成就他人所不能達到的修鍊速度,也必須付出更多的代價才行!何況現在才是歷練的第一關,如果現在就承受不住的話,如何能完成下面的挑戰?

服下復原丹后,林銳盤膝坐下,利用這片刻間隙默默恢復著體內的能量,而小布的身影也再次漸漸消散,新的幻境世界慢慢明亮起來。

這是一片廣袤的沙漠,沒有人煙,沒有任何生命,天空暗沉無比,猶如暴風雨來臨的前奏,林銳站在這沙漠之上,等待著小布宣布通過挑戰的條件。

但是這一次小布卻沒有說話,而沙漠中也沒有任何的變化,既沒有突然間衝出來,充滿殺意的敵人。也沒有血腥的場景和不斷刺激耳膜的叫聲,甚至連風聲也沒有,只是一片無垠,寂靜的沙漠。

林銳坐了下來,等待著變化發生,但是許久卻沒有任何的變化。這裡如同只有黑暗天空和金黃沙漠的兩色世界,讓人如同站在世界之角,天涯之邊一樣。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林銳感到有些無聊了,他開始修鍊自身的能量,卻驚訝的發現,自己體內的能量如同再次被禁制壓制了一般,自己再一次無法感應到任何的能量波動了。

既不能修鍊能量,又沒有任何的危險,那麼還能做什麼呢?林銳就這樣靜靜的在這單調的世界中不知道呆了多久,似乎是一個月,又似乎過了幾個月。

林銳的精神壓力不斷的加大,如果不是自己之前在燃燒之城中已經磨礪出了強大的神經,現在在這裡估計早就要發瘋了!

由於在小布的幻境空間中無法感應到時間的變化,周圍的景色也凝固不動,因此再強大的神經和耐性,在這單調枯燥的環境中也是不可能一直堅持下去的。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林銳終於無法忍受這莫名其妙的挑戰了,他向著天空大喊:「小布,你這個挑戰通過的條件是什麼,你倒是說說話啊!」

沒有任何回應,林銳知道,除了自己宣布棄權之外,在完成挑戰任務前小布是不會回應自己的了,可是這個挑戰成功的標準是什麼呢?

林銳絕不會棄權,自己是要成就大陸至強的人,就算百死也不會後退,怎麼能因為挫折就棄權!

他只是想不通,如果說這個地方是考驗人的耐性的話,他認為自己已經足夠耐心了!畢竟在這種猶如被神靈遺棄的地方,一般人就算是片刻時間也無法忍受的。

無奈的躺在沙漠上,林銳望著那黑暗昏沉,卻又沒有絲毫變化的天空,閉上了眼睛,既然無法離開,他乾脆不去看那單調枯燥的景色了。

腦子裡面卻是開始回想自己的過去,林銳想到了父親林天南,想到了他以前教導自己的點點滴滴,這些事情在林銳歷盡失敗的那麼些天中逐漸遺忘了,而現在在這空靈的世界,無所事事中林銳卻又慢慢的回憶了起來。

想到父親的教導和自己沒有得到父母照顧的童年,林銳心中卻是一陣陣的酸楚,而酸楚之後,卻是由於心有所念而產生的強烈希望,他暗暗發誓一定要成就強者,解開父母失蹤的秘密。

林銳又想到了歐陽紫薇,想到了她那可愛乖巧的笑容,不知道這個小妮子現在怎麼樣了?已經回到天極帝國了嗎?在這幾天中,林銳卻是感到自己對歐陽紫薇有一種別樣的感覺了。

雖然林銳知道歐陽紫薇和月靈兒一樣,都是身份高高在上的郡主,但是從內心來說,林銳卻感到歐陽紫薇給自己的感覺更加的親近,林銳在水月宮這些年從來也沒有如此挂念一個人,這種挂念也讓他有一種期待能再見到歐陽紫薇的希望。

他又想到了月靈兒,想到那傾城般的天使面容,完美的身材和甜美的聲音,卻是讓林銳想起就怦然心動,而同樣是郡主小姐,林銳卻隱隱感覺月靈兒的城府遠遠超越歐陽紫薇。

這種感覺來自於月靈兒在霸龍挑釁唐元的時候,在和羅比克的對話中,在暗中利用五色石幫助自己下台等等事件中月靈兒的行為表現。

這之前,也只是林銳內心的一絲隱隱感覺而已,而現在,林銳在這無聊的地方卻是能好好的去琢磨一番,他的好奇心也就越發強烈,不過畢竟太年輕,林銳卻是無法猜透月靈兒的心思。

總裁的掛牌正妻 ,她如果有什麼用意的話,卻又是圖什麼呢?

同時,林銳也想到了自己對月靈兒那天不好的態度,心中就感到對她不住,林銳暗暗發誓,如果能回到水月宮,自己一定要為那天任性傷人的話語好好的跟她道個歉。

林銳還想了許多的事情,他想起了那天看到的神秘黑袍人,那毀天滅地的格鬥技讓他震驚不已,卻又羨慕無比,自己何時才能成為那樣的強者呢?那神秘黑袍人卻是讓林銳心中對於成就強者的渴望更是無比強烈,他強烈的希望自有一天也能具有如此威能!

他又想到了讓自己無數次受辱的梅森,想到了時時威脅、侮辱自己的梅家,想到了牛頭幫的令牌信物,想到了一年後的升級考核,想到了不同宇宙間的法則…….

想著這些事情,都讓林銳渴望強大,渴望探尋背後的秘密,渴望保護心愛的人,而這些願望都化為了讓他繼續堅持下去的希望。

他甚至忘記過去了多久,忘記了身處的環境,他不在乎現在自己狀況如何,因為他心中充滿希望,因為他已經擁有變為強者的資本,林銳相信,堅持總有回報,坐在希望之舟上,成功的彼岸一定會達到的!

而在悟到這一點后,林銳所在的世界再次消散了,他又回到了無盡的黑暗中,看著這個變化,林銳知道自己成功的通過了這次的挑戰,但是他的心中感到十分的平靜,這兩次的考驗已經讓林銳現在的精神力量極為強大了。

「呵呵,恭喜你又通過了第二重的考驗。」小布的聲音終於再次響起。

「嘖嘖,居然能在這絕望之漠的幻境中這麼快感悟『希望』,說明你的心境已經十分強大了,既可以直面殘酷和血腥的考驗,又能在孤獨中不迷失自我,看來精神力已經磨礪的差不多了!你休息片刻,我們就開始下一步的考驗吧!」

林銳嘴角露出淡淡微笑,自信的說道:「不用休息了,開始吧!」

看到林銳那自信而期待的表情,小布也是暗暗讚歎,知道這個少年經過這番精神力的試煉,那年少時候的天才尊嚴和對成就大陸至強的渴望已經完全的激發出來了。

小布成就護界靈尊之後,卻是太久沒有如此讚歎過一個人了。

或者說,林銳的努力和堅強甚至喚起了小布很久以前自己艱難修鍊時候的回憶,自己也是如此不屈,堅持過。看到林銳的表現,小布卻是更加期待他將來的成就了!

小布心中暗暗想到:「林銳,如果你能完成下面兩次試煉,那麼你必然徹底告別曾經廢材的身份,走上成就大陸格鬥至強的道路,將來的成就也必然不可限量啊。」 這是一處雪域山峰,四周白茫茫的一片,片片的雪花在周圍飛舞,而林銳正站在山峰的頂端,山風吹得林銳金黃色的長發和灰色的長袍不斷飄揚,站在這雪峰之巔,猶如傲立世界之巔,一覽眾山小,林銳感到自己胸中充滿了豪氣。

空中再次響起小布熟悉的聲音:「林銳,這一次的任務你卻是要在這山巔之上出手接住五千片飛舞的雪花,並將它們完好無損的放在身後萬年不化的雪石上。」

「由於這次修鍊要考驗你的能量修為,因此你在幻境中的身軀和本體是相聯繫的,受到的考驗和傷害本體都會承受,不能如同燃燒之城那樣重生,因此希望你挑戰時候要全力以赴,集中精神,最後祝你挑戰順利!」

看著漫天飛舞的雪花,林銳瞳孔一縮,既要準確的接住雪花,又不能用力過大傷害到它,想來是要考察自己出手的力度了。

由於林銳沒有修行過任何的格鬥功法和身法,他也只有和在燃燒之城時候一樣,用最笨也是最直接簡單的方式去完成這項挑戰了。

眯著雙眼,林銳不斷的觀察那些飄舞的雪花,看到飄舞較慢的雪花就迅速的出手去接,試圖很快的完成這項挑戰。

但是結果卻不太樂觀,林銳每一次出手,還沒接到雪花,這些雪花就如同有意識一般的避了開來,就是不落到他的手中,林銳嘗試了無數次,都不能接到一朵雪花,實在讓他有些想不通。

林銳乾脆停下手來,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仔細的觀察起來這些飄舞的雪花,觀察了一會,卻是讓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這些雪花飄舞的樣子不像是自然飄舞,反而像是在飛翔一般,有的雪花飄舞的方向甚至是逆著山上的風的,這可真是太不正常了!

正在他繼續觀察著身體周圍那些飛舞雪花的時候,突然一片雪花從林銳眼前很近處掠過。林銳猛然發現,這雪花的中心居然有個十分微小的人形靈體,從林銳眼前掠過的時候,靈體似乎還扭過「頭」看了林銳一眼。

居然是靈體化為的雪花!難怪會主動避開自己的手掌了,林銳明白之後,便知道想要等這些雪花落到自己手中是不可能的了,必須要出手「捕捉」它們才行。

一次次出手后,林銳又發現一個麻煩的地方,這些靈體雪花實在是太脆弱了,林銳不論是用掌輕輕合攏還是用手指輕輕的夾,只要肉體一碰到這些雪花,立刻就會破碎並融化在林銳的手中。

林銳在這山巔整整捕捉了五個時辰,累得氣喘吁吁。別說五千片雪花的任務了,他連一片完整的雪花都沒捕捉到!

現在的林銳經過兩次挑戰後心境已經十分成熟穩健了,面對問題的時候卻是知道需要先冷靜下來,他索性放棄了無謂的嘗試,坐了下來,一邊恢復著自己體內的氣血能量,一邊思考應該如何去做。

到底怎麼才能得到完整的雪花呢?林銳坐在地上看著周圍飄舞的雪花,不斷的思考著,他已經思考了一個時辰,還是一點辦法也沒,等著接等不到,出手抓又抓不住,實在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看了看身後用來放置雪花的雪石,林銳倒是感到有點好奇,這個東西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石頭,如何可以放這些頑劣的雪花靈體呢?就是能抓住雪花把它們放在石頭上,它們不會飛走嗎?

他好奇的伸手打算摸摸這塊雪石,誰知道剛要接觸到雪石的時候,林銳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吸力從石頭表面傳來,自己的手頓時就貼在了石頭上,一股猶如萬年寒冰的刺骨寒意傳來,自己的手掌都要凍成冰塊了!

啊!林銳凍的大叫一聲,急忙運轉體術能量,猛然將手從雪石上抽了回來。

而這一刻,如同流星劃過星海,讓那黑暗的空間中出現了一絲光芒,林銳腦海中靈光一閃,想到了捕捉雪花的辦法,那就是,將它們吸附到自己的手掌中。

由於這些雪花脆弱無比,如果出手抓取的話,出手再輕都依然會給雪花之靈施加力量,所以無論如何也是抓不到雪花的。


但是,運用吸力,卻是能讓這些雪花完好的貼附到手掌中的。

如何讓手掌帶有吸力呢?林銳一陣苦思,忽然,他想到了那天在北月區看到梅戰天和天極帝國特戰小隊對戰中,短時間將大量天地能量吸收過去,然後再借著拳頭迸發出來的場景,又想到了在落英山中看到的神秘黑袍人,也能在一瞬間將天地能量吸收過去的場景。

林銳自從恢復能量修鍊能力之後,對於能量的運轉修鍊感悟了不少,他知道要做到這一點,唯一的辦法就是逆運體內的能量,用身體吸收周圍的天地能量。

格鬥師要想吸收天地能量化入自身,必須達到影術境界,憑著林銳現在是無法做到的,但是即便不能吸入天地能量,逆轉能量產生吸力還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對於體術能量師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對自身能量修鍊的考驗,不但過程會讓肉體十分的痛苦,每一分鐘都有噬骨放血之疼,更是在不斷挑戰自身能量修為和精神的承受極限。

而且沒修鍊到影術級別的人逆運能量存在巨大危險,逆轉能量一個把握不好,輕則走火入魔,重則當場斃命!

要反覆用這種方式接住五千雪花之靈,無疑是在玩命了,尤其是小布已經說過,這次的挑戰自己在幻境中的身軀和外面的本體是相互聯繫的,搞不好自己可能直接就死在這次挑戰上了。

雖然大陸上那些修鍊瘋子也是不敢如此玩命,不過這樣做的好處也是比較明顯的。林銳明白,大危險往往也代表有大收穫,這種不斷衝擊能量極限的方法,在體術能量修鍊階段,無疑是最快提高能量修為的辦法了。

正所謂不瘋魔不成活!要有大實力怎能不做出大付出,林銳心中堅定,眼中更是帶著一種拚命的瘋狂,為了成就大陸強者,他決定,拼了!

林銳深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向著周圍的雪花出手了!他每次出手快碰到一片雪花的時候,就逆轉能量,在瞬息之間讓手掌帶有一股吸引力,吸引著那飄舞的雪花。

由於林銳現在的能量修為只是體術能量初級的水平,因此他每次出手后逆轉能量的時間更是十分有限,剛開始的時候甚至還沒把雪花吸入手掌中,或者剛剛吸入手掌,還沒來的及放到雪石上,就無法堅持逆轉能量了,而雪花也瞬間破碎融化掉了。

逆轉能量對於非影術級以上的格鬥師來說,身體是十分吃不消的,也是十分兇險的,每一次逆轉能量林銳卻是咬牙堅持到極限才會停下,而只休息片刻,身體稍微好點就再次出手。他不會放棄,更不去思考失敗的後果。

一次次的出手,林銳不斷的挑戰自己出手后逆轉能量的承受極限,在不斷的嘗試后,林銳卻是終於成功接住一次雪花了!

已經顧不得疲憊不堪的身軀了,林銳心中充滿了喜悅,這種試煉實在是太有意義了,對能量轉化運用的熟練把握和對身體承受能量極限的挑戰,可以說是最快提高自己修為的方式了!

出手越來越快,成功率卻也越來越高,林銳在不斷的出手中挑戰能量修鍊的極限,身後雪石上的雪花越來越多,還有三片雪花,就達到五千片了!

突然,林銳又一次出手逆轉能量的時候,卻是由於急於求成,逆轉出了問題!

一股巨大的能量反噬之力讓林銳胸中氣血翻湧,他頭腦一陣眩暈,喉頭一甜,感覺下一刻就要將胸口的鮮血噴出來了!

糟糕了,逆轉能量時候沒有運轉好,能量在體內經脈走入了岔路,如果這時候無法快速調整回來的話,林銳可能就會走火入魔了!

該死的,自己怎麼能死在這裡!林銳雙眼赤紅,他拚命壓出了要噴出的鮮血,努力穩定胸中亂撞的能量波動,慢慢得,慢慢的坐了下來,盤膝寧氣,全力調整體內暴走的能量。

這一刻,為了調整回來,林銳選擇了斂氣之法,收攏全部精神和能控制的能量,和這股暴走的能量抗衡起來。他整個人頓時陷入了閉關之中。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辰,林銳終於睜開雙眼,站了起來,心中暗叫一聲:「剛才真是好險啊!」

想不到這一次自己的大意差點要了自己的性命,林銳暗自慶幸自己逃過一劫的同時,也吸取了一個深刻的教訓:關鍵時刻必須要穩得住自己的心神啊!

經歷這一番兇險,林銳謹慎的完成了後面剩餘雪花的捕捉挑戰。感受到體內能量隱隱有突破架勢,林銳心中喜不自勝,他感到,自己離達到體術能量修鍊中級的水平,已經不遠了! 在完成雪峰之巔的挑戰之後,林銳再次和小布相見於黑暗空間之中。

感知了一下林銳的身體后,小布讚賞的對林銳說道:「你的進步還真是神速,而且悟性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快就悟出了雪峰之巔的破關訣竅,更有大毅力和決心來挑戰自己的極限。比起我印象中那些『氣之宇宙』大陸上的許多天才修鍊者也不遑多讓,倒真是不枉我為你耗費靈力開啟這個修鍊幻境。」

林銳捏著手中的拳頭,心中也是陣陣感慨。他心中知道,如果沒有多年的壓抑,讓自己渴望成就強者的心境無比強烈,自己也不一定能在這艱難而危險的考驗中咬牙堅持下來。

小布在讚揚了林銳一番后,話鋒卻是一轉,嚴肅的說道:「林銳,下面就是最後一道考驗了。雖然這次的挑戰你的本體和在燃燒之城一樣,不會受到傷害,但是一旦你在幻境中被殺的話,你的挑戰也會宣布失敗。因此,你一定要和雪峰之巔的挑戰一樣,全力以赴完成試煉,我十分期待你能順利的通過這次幻境挑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