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球說道:「我問你,是卵子個頭大?還是精子個頭大?」李欣回答:「當然是卵子個頭大,卵子的個頭是精子的好幾倍呢?」

球球又問:「你知道線粒體里也有基因吧!」李欣回答「沒錯,線粒體中也有基因,線粒體也能自我複製遺傳」

球球說道:「這就對了,母體的卵子個頭大,所以她的線粒體數目在受精卵中所佔比率就大,線粒體基因也是遺傳的一部分,因此孩子更像母親而不是父親,所以廣志應該覺醒成和圓香一樣的水龍」

李欣說道:「我明白了,不過廣志為什麼不能覺醒呢?……「雙龍爭體」難道是廣志體內的水龍基因和飛龍基因衝突了嗎?」

球球說道:「沒錯,廣志就是因為這兩種基因的衝突無法覺醒,廣志的血統純正,它的兩種基因都來自古老的龍族祖先,它們的力量勢均力敵,誰也無法壓服誰……因此它們一直在廣志的體內衝突,導致廣志無法覺醒為能力者」

李欣說道:「廣志不能覺醒的原因基因衝突,要這麼說這是一個無解的難題啊……你剛才說「幫助廣志覺醒要分三步走」,這麼說你有辦法幫廣志覺醒了?……」

球球回答:「沒錯,現在廣志體內的基因互相衝突,我們要想幫助廣志覺醒就只能促進他的基因融合~~總之廣志可以覺醒,但是只能覺醒成水風混合龍」

李欣說道:「廣志只能覺醒成水風混合龍?……這也不錯了,水風混合龍既能游泳又能飛……我想廣志會同意的」

球球說道:「廣志自然同意覺醒成水風混合龍……我要討論的不是這個問題,主要的問題是如何幫助廣志覺醒? 夫勐如 ……要讓廣志覺醒成功,覺醒必須分三步走,而且一步也不能錯,否則廣志不死也變成白痴」

李欣說道:「這個我知道,不過我們只能試試……廣志也不想變成普通人過一輩了……你先說說怎麼個三步走?」

球球說道:「覺醒第一步,先對廣志輸入龍系能量~這個是最容易的,你們只要緩慢勻速的將龍系能量打入廣志的身體就行了……不過要記賺我說停就停,我說打就打……整個覺醒過程中你們一定要聽我的指揮,要做到「令行禁止」,一點不能馬虎」

李欣說道:「這件事人命關天,我們不會馬虎的……你再說說第二步,你不是說第二步最難嗎?……到底難在哪裡?」球球說道:「廣志經過第一步會變成龍,但是此時風水雙系能量開始在他體內激斗,他會因極度的痛苦失去理智……此時你們要用會纏繞的精靈纏住他接著對對廣志輸入風系和水系能量,你們一個輸入風系能量,一個輸入水系能量……在廣志體內的相鬥的風水能量哪個變弱輸入哪個?……打個比方就是風弱輸入水,水弱輸入風……保持廣志體內的能量平衡」

李欣聽見這話說道:「保持能量平衡?這第二步果然是困難」球球說道:「第二步最困難的不是保持能量平衡,困難的是在保持能量平衡的過程中控制兩種能量移動……要控制水能量朝尾部和頭部移動,將風能量朝胸腔和尤其是背部移動,所以應該是風系能量對背部輸入,水系能量從腦袋輸入而且考慮到你們對水能量親和度高於夏美,夏美對風能量親和度高於你,所以你負責輸入水系能量,夏美負責輸入風系能量……你們要一直輸入和控制能量,直到廣志的尾巴會長出尾鰭,脖子里生成水中呼吸器官,背部長出龍翼第二步才成功」

李欣聽到這話吃驚的長大了嘴,球球繼續說道:「第二步成功后廣志的意志還在沉睡,整個身體被本能支配……因此需要第三步~對廣志的腦袋輸入超能系能量,超能系能量可喚醒廣志的意識……當廣志意識恢復,這三步覺醒才算是完成」

李欣說道:「這也太麻煩了?混合龍的覺醒有這麼麻煩嗎?……」球球回答:「混合龍處於純血的龍系家族,他們的父母是不同種的龍,所以能覺醒兩種龍的力量,但是一般混合龍體內的能量有一主一副,所以他們覺醒時候並不困難,而廣志體內的能量是很少見的勢均力敵,所以覺醒很麻煩和危險,甚至因為能量互斗終身不得覺醒……不過我提出的覺醒方案可以讓廣志剛覺醒就是龍屬性三級能力者……」

李欣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先對廣志說明情況再說」……這時候輪到李欣同廣志玩遊戲了,李欣先和夏美說了這件事,夏美也覺得要問問廣志再說李欣坐在廣志身邊,她轉過頭對廣志說道:「廣志,我有辦法讓你覺醒為龍能力者,但是你也可能因此喪命」

廣志聽到這話呆住了,沉默了好久說道:「我父母說我沒有天賦,你們怎麼幫我覺醒」

李欣將球球的話複述一遍,而且還對廣志說了覺醒方法最後說道:「你已經聽出來了,這覺醒方法十分危險,那麼你是否要我們幫您覺醒」

廣志思考了一陣,下定決心說道:「我要當能力者……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你們儘管放心幫我,我死了也不會怪你們的」李欣回答:「你的決心我理解,但是這不是小事,所以你必須仔細思考利弊再做決定這樣吧,明天早上五點半,我們在巨龍公園的中心廣場等你,你不來給我打電話」廣志點點頭表示同意,於是三人交換了手機號……之後的時間裡,廣志玩遊戲有些心不在焉李欣和夏美當然知道這是為什麼,但是她們只能裝作沒看見

李欣和夏美在晚上離開了廣志家,二人回到巨龍賓館401房間和球球完善計劃,最後李欣和夏美傳來兩條阿柏怪,兩隻毒刺水母,巨藤蔓和妙蛙花這些擅長捆綁的精靈用來限制暴走的廣志……

廣志坐在院子后的花園裡,他面前有三隻精靈,這三隻精靈是尖牙陸鯊,哈克龍,刺龍王……哈克龍和刺龍王分別是父親和母親精靈的孩子,尖牙陸鯊則是母親塞給他的

廣志看著三隻精靈說道:「夥計們,明天我就能變成龍能力者了,不過我也會因此喪命」三隻精靈聽見這話嚇壞了,開始叫著阻止廣志

廣志擺擺手說道:「你們阻止我我也會去,因為我已經耽誤你們太久了,我要是能力者,肯定能將讓哈克龍和尖牙陸鯊進化為快龍和烈咬陸鯊,就連唯一是最終體的刺龍王能進化還多靠母親弄來的龍之鱗……我不想再當你們的拖累,所以我想和命運斗一斗,要是能我能覺醒為能力者,那我們就繼續當朋友,要是我死了你們就另找主人吧」廣志說完這話眼中已經含淚,他不等三隻精靈回復就拿出精靈球將它們收回……

第二天一早,李欣和夏美早早來到公園廣超廣志已經在這裡了,他見到二人來了就去樹林里脫衣服,然後只穿著一身長袍(變成龍衣服會爛掉,但是主角和夏美是妹子,什麼都不穿也不行,所以只能穿個袍子)走出樹林說道:「我準備好了,我們可以開始了」然後他遞過一張紙說道:「這是我的遺囑,要是我喪命請你們將其交給我的父母」二人面色鐵青的接過遺囑

夏美說道:「廣志先生您將長袍脫了吧,只要背對我們就行了」廣志見此猶豫了一下,但是還是背對二人脫去長袍露出結實的身體

二人立刻使出龍系能量,藍色的能量從二人手中發出進入廣志的後背,廣志的身體逐漸長高,同時長出鱗片和尾巴,頭部變大長出角而且嘴中生成尖牙利齒,脖子還是很粗,沒有變成飛龍的細長脖子,反而是尾巴上出現了尾鰭……二人見此放心了,她們認為廣志不會喪屍理智,而是會平安的直接進化為水龍

但是突然廣志發出慘叫,它的後背鼓起兩個大包,他失去理智開始在廣場上亂跑二人見此知道第二階段已經來了,二人拿出精靈球想要派出精靈,但是廣志的背包里飛出三道白光,白光落地成了哈克龍,尖牙陸鯊和刺龍王

刺龍王使出飛跳跳上半空將廣志踩在尾巴下,后趕到的哈克龍使出纏繞用長長的身體將廣志纏賺圓陸鯊按住廣志的雙腿刺龍王跳下廣志的身體,在廣志眼前亂跳吸引他的注意力……二人見此知道它們是廣志的精靈,她們立刻趕上廣志,在球球的指導下,夏美從廣志的背部(兩個大包中間)輸入風能量,李欣對著廣志的腦袋輸入水系能量

隨著能量的輸入,廣志的尾鰭變大,脖子里生出水中呼吸器官,最後從背部長出一對龍翼二人知道第二階段完成,停止輸入水風能量……李欣和夏美開始在球球的指導下對著廣志的腦袋輸入超能系能量,廣志的意識開始恢復,但是他意識恢復后還沒說聲謝謝,就因為勞累睡著了………二人也不著急,拿出被子給龍形廣志蓋上,接著就坐在旁邊的長椅上等待廣志醒來,廣志的三隻精靈對二人說了「謝謝」,然後回去繼續陪著廣志……

〖 廣志覺得自己躺在地上,眼睛緊閉什麼也看不見,他想;我做夢了嗎?昨天和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離奇了,這肯定就是一場夢吧,首先是兩個可愛的過分的女孩來到我家,她們不僅不厭惡我的宅男癖好,還和我一起玩遊戲……遊戲玩到一半,那雙馬尾的女孩突然告訴我自己可以幫我覺醒,還言之鑿鑿的給出了說得過去的理由不過她們還說著過程十分危險,自己要是熬不過去就會喪命

不過廣志知道;自己想要有超能力,即使會死自己也要搏一搏,於是他答應了那兩個女孩今天來廣場覺醒……

廣志覺得身體的感覺在漸漸恢復,不過還是睜不開眼只能胡思亂想他又想:今天自己赴約來覺醒,兩個女孩先將龍能量打入自己體內,自己覺得身體十分舒服,而且慢慢的自己長出鱗片和尾巴變成了巨龍,接著突然背部十分疼痛,自己突然就什麼也不知道了……不過兩個女孩昨天就告訴自己這可能發生,不過她們說這是正常現象~她們有辦法解決這事情,而且要是成功我肯定會覺醒為水風混合龍,要是失敗自己就會上天堂……

廣志又想;那麼現在自己身上不痛了,那麼是不是到底是覺醒成了水風混合龍,要是覺醒成功自己怎麼會睜不開眼……沒準這一切都是一場夢,不過這夢過於真實了吧!……或許自己現是在家裡睡覺,那兩個女孩不過是自己夢中的幻象而已……

哈克龍,尖牙陸鯊,刺龍王緊張的盯著廣志的龍臉,此時廣志的雙眼動了動,三隻精靈認為他要醒來高興了,但是廣志只是動動眼睛很快就沒了動靜三隻精靈這下有些著急了,它們回頭問長椅上看書的李欣和夏美:「我們的主人已經躺了一個小時了,怎麼還沒動靜……你們有沒有辦法讓他快點醒來」

李欣在腦中問道:「球球你說這傢伙的身體和精神沒有問題,那他為什麼不醒呢?」……球球沒有回答,李欣心說;球球這次想讓我自己想法解決……不過球球是個謹慎的傢伙,他叫自己拿主意的時候會實現告訴主意事項……那麼現在他什麼也不說,大概就是說自己怎麼叫醒廣志都可以……

李欣大膽的說道:「他的身體和精神都沒問題,那麼就是缺少鬧鐘一樣的刺激……你們刺激他一下他就會醒來」三隻精靈聽見這話面面相覷,開始討論~因為這三個傢伙都是龍組(蛋組)沒有語言障礙,所以遇到事情可以商量商量

刺龍王首先說道:「我覺得她們說的有道理,我們主人十分貪睡,而且一睡中途不會醒來……平時鬧鐘都不一定叫得醒」

尖牙陸鯊說道:「那你的意思是我們要用一些大刺激叫醒主人才行,我們怎麼刺激主人」

哈克龍捲起身體思考後說道:「我們只能用技能攻擊主人了,這肯定算是大刺激」

刺龍王說道:「只能如此了,不過你們的技能都太強會打傷主人,所以這事要由我來,我先用最弱的水槍攻擊主人試試」尖牙陸鯊和哈克龍點點頭表示同意,但是它們說道:「就算是最弱的技能,你也得先把技能的威力調低再攻擊主人」

刺龍王跑到廣志的龍頭邊上,它深吸一口氣將水擠入肚子,然後送入一些寒氣將水變冷,由於用了冰水兩種能量,所以水槍所用的水只是原來的一半,另一半變成了冷氣刺龍王心說:我將水槍用的水變成冰水,這一擊一定能叫醒主人……它張嘴對著廣州的臉開噴,這下效果顯著,廣志被冰水一澆立刻跳起來大叫,同時雙手捂臉雙腳亂蹦,不過這龍身他並未完全適應,所以跳了幾下就倒下了

廣志一倒下三條精靈自然就圍了上去,廣志的眼睛被冷水一激還睜不開,但是他也覺得自己和背後和屁股上多了東西,它伸出前爪朝背後一摸摸到一對翅膀,他想:「我有翅膀了是不是覺醒成功了」他再往下一摸摸到一條尾巴

他知道自己覺醒成功,立刻高興的將爪子攥成拳頭卻被尖指甲刺了一下…它又摸摸肚皮發現肚皮上滿是鱗片,他也覺得自己的嘴變大了,而且嘴裡的牙齒變得尖了……

廣志高興的熟悉自己的新形態,過了一會它的眼睛睜開,看見自己深藍色的龍體感覺十分滿意……他有看看圍繞自己的三隻精靈,意念一動手中凝結出深藍色能量球,他將這第一個能量球餵給了哈克龍,然後又凝結出兩個能量球分別餵給尖牙陸鯊和刺龍王

三隻精靈第一次得到能量十分高興,刺龍王和哈克龍了解廣志的心思,她們合力用水槍和急凍光線在地上造出一面冰鏡子讓廣志看自己的龍形態,廣志看見自己的龍形態十分激動,在他看來這「長龍翼的大力鱷」的龍形態美極了,自己的身體就是一條完美的大力鱷,就是背後的龍翼顯得不協調……不過想到自己有了龍翼就能飛~也就是既能上天也能入海,廣志的不滿也就消失了

這凝聚能量球是三階能力者的本能,但是廣志卻不會運用精神力無法和精靈溝通此時李欣和夏美髮現廣志醒了,過來對他說道:「你醒了,趕緊如何」

廣志看見二人想開口說謝謝,但是嘴的結構變了,所以他只能發出幾聲吼叫,說不出完整的詞句廣志又想站起來給二人鞠躬,但是由於多出了尾巴和翅膀,他在地上努力了半天也沒站起來,最後廣志在精靈的幫助下終於站起來給二人鞠了一躬,不過廣志的后爪將廣場上的地磚劃出幾道凹槽,廣志見此嚇壞了,他想;這個龍形態力量真大,不過也很容易弄壞東西,現在就把地磚弄壞了,我得記住這些凹槽的位置想以後過來將其填平

廣志看著地轉上的凹槽發獃……現在廣志發現變成龍不一定都是好事,有很多東西要從頭學起……不過廣志想;有失去才有回報,廣志對現在的狀況並沒有不滿,他從這些隨意劃出的凹槽中已經可以感到體內有巨大的力量

二人見此笑了笑,使出土系能力將凹槽填平,然後精神感應對廣志說道:「龍形態很難說話的,所以你想說話最好變回人,不過由於你剛覺醒,所以今天最好保持龍形態」

廣志回答:「我父母都是龍系能力者,所以他們跟我說過龍能力者的注意事項……我今天一定保持龍形態……不過你們能教我如何運用精神力嗎?」

二人見此說道:「可以,首先你要將精神力從腦中抽出,變成一條「電話線」進入你想溝通的生物體內」廣志已經是三階能力者,所以很快就學會了這招開始和自己的精靈交流

二人看廣志掌握了精神溝通,又說道:「你現在是三階能力者,所以你的精神力還能擬態成物質進行攻擊,不過這個比較難練,而且需要一些工具」二人拿出兩個彈丸扔在地上,彈丸落地后就碎了放出很多煙霧,這煙霧不嗆人但是很濃,廣志很快就看不到二人的身影了

廣志看不見二人有些不安,他喊道:「你們在哪裡,弄出這煙霧要幹什麼?」二人在他腦中回答:「我們在原地沒動,你不要害怕,這煙霧是輔助練慣用的,因為精神力擬態造出的東西是透明的,所以一定要有煙霧輔助才能看清這些東西」

廣志說道:「我懂了,現在我要幹什麼?」二人回答:「你先將精神力密度加大,然後將其凝結成一把刀……任何刀都可以……」廣志依言開始濃縮精神力,精神力擬態比精神溝通困難,因為不止擴散出精神力,還要控制精神力的形態……廣志的刀一開始像個不規則的球,然後像個棍子,他費了半天力氣才將精神力變成刀……

廣志想找一個東西試刀,刺龍王和哈克龍立刻用水槍和急凍光線合力造出冰柱,廣志控制精神力控制到砍向冰柱,冰柱發出脆響變成兩半

二人見此說道:「好了,現在你試試你的二階輔助能力,你是母親是水龍,因此你可能得到治療能力,現在你想象你的精靈受傷了,你要用能力治療它們……」廣志開始想象,但是這想象沒有實體,實在是十分困難廣志的精靈知道廣志的心思

哈克龍對尖牙陸鯊說道:「廣志想讓我們受傷,你快用連環切攻擊我」剛才廣志要的都是冰,尖牙陸鯊不會水冰技能只能在一邊看著,現在看見自己有用立刻使出連環切~它的雙臂剛舉起來又放下了,它可不想攻擊同伴尖牙陸鯊說道:「還是你們打我吧!」

哈克龍嘆口氣對著尖牙陸鯊使出龍之怒~它吐出一道藍黃相間的衝擊波,尖牙陸鯊被衝擊波擊中後退幾步受傷廣志見此又氣又心痛,手上開始冒出白光領悟治癒能力,廣志將手放在尖牙陸鯊身上,尖牙陸鯊的傷口漸漸癒合體力恢復~廣志在尖牙陸鯊的獻身幫助下成功領悟治癒能力

〖 廣志領悟治癒能力很高興,他在腦中對李欣和夏美說道:「治癒能力我會了,你們還能教我更有趣的本領嗎?」

李欣回答:「既然你這麼快就學會了治癒,那你可以試試念力……這就是將精神力探入物體,然後用精神力當成繩子移動物體的辦法雖然用精神力擬態也能移動物體,但是念力移動物體不用給精神力塑性,所以用念力移動物體比用擬態快很多」

廣志心說;精神力擬態也能移動物品?……對了,我剛才已經用精神力擬態成刀,所以將精神力擬態成手應該也可以,只要控制這「精神力手」就能移動物品……而用念力移動物體好像和精神力溝通有點關係,不過這廣場上有適合移動的物品嗎?

廣志低頭尋找可供移動的物品,很快看到了地下有很多碎冰塊,這是他剛才用「擬態刀」砍斷的冰柱殘含廣志很快找到一個大小適合的冰塊,將精神力探入內部,然後將精神力當成繩子往上一拉,冰塊就被精神力拉到空中……

廣志見自己成功了張嘴大叫,但是他這一高興就分心了,冰塊從「精神力繩子」上滑落掉在地上摔成了冰碴……廣志見此有些沮喪,他抬頭用抱歉的眼神看著李欣和夏美

二人見此笑道:「沒關係,這精神力運用需要練習,我們第一次用念力也失敗了……我們今天只是給你打了一個基船至於精神力的其他運用方法你去問你的父母吧……他們當了幾十年的能力者了,肯定比我們清楚」

二人繼續說道:「我們現在還是教教你在龍形態下如何說話吧,這精神溝通只在幾十米內有效,所以在龍形態下說話的能力還是必要的」廣志點點頭開始學說話……廣志學得認真,很快就能結結巴巴的說話了二人見此說道:「我們已經沒什麼能教你的了,你先回家吧,有事情儘管給我們打電話」

廣志點點頭表示同意,他心說;現在我這個樣子回家,我的父母會不會嚇一跳……不過他們肯定會樂壞的,然後就是帶著我四處探親訪友,將我覺醒的消息告訴所有熟人……不,他們首先得帶我去登記,算了,今天這麼早也沒事幹,我先去登記吧,現在巨龍辦事處剛開門恐怕人少,否則下午來登記還得排隊

廣志想到這裡抬起爪子想要告辭,但是他告辭的話還沒說出口,突然拍了自己腦袋一下心說;對了,龍能力者變身為龍后必須要做一件重要的事~是確定自己的吐息,這吐息的屬性就是龍能力者覺醒的第三屬性……我真是糊塗,怎麼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廣志想到這裡叫尖牙陸鯊拿過背包,然後從背包里拿出一塊紅色的火屬性寶石,張開龍口用含糊不清且結巴的話說道:「我差點忘了覺醒…吐息,我們龍系覺醒吐息的…方法就是覺醒后吞下想要覺醒…吐息屬性…的屬性寶石,我想要的吐息是和我父親一樣的…火焰,我選這個的原因是我崇拜父親,而且小說和遊戲…里的巨龍都是噴火的,我也不想…免俗啊」廣志說話看看屬性寶石,然後一口將屬性寶石吞了下去

李欣和夏美見此沒什麼反應,因為書中說龍就是這樣覺醒吐息的,但是就在廣志吞下屬性寶石的同時,李欣的腦中傳來球球的聲音:「欣,快點阻止它吞下屬性寶石」李欣聽到這話大驚,他想要出手但是已經晚了,廣志已經吞下了屬性寶石

廣志吞下屬性寶石后片刻就大叫起來,他的肚子有些發紅,而且鼻孔冒出黑煙,廣志晃了晃倒在地上呻吟李欣和夏美見此的的去看廣志的傷勢,廣志的三隻精靈也趕緊過去照顧他,大家檢查廣志的身體后發現他沒有大礙,廣志也很快自己站了起來,他揉著肚子喃喃自語的說道:「奇怪,書上明明寫著這樣就能覺醒吐息的不會痛的,我怎麼感覺這麼痛呢?難道我覺醒吐息失敗了嗎?……不行,我還是找個東西試試……」

李欣見此知道自己馬後炮了,趕緊問道:「廣志你沒事吧!」廣志說道:「剛才吞下寶石的時候有些痛,現在已經好了……我想找個東西試試吐息」

廣志說完這話從地上站起搖搖晃晃的在廣場上走,他想要找東西試試自己有沒有吐息,很快在廣場的角落裡,他找到一個銹跡斑斑的舊垃圾桶……廣志對著垃圾桶張開嘴使出龍息,廣志覺得一股熱流從肺部湧入口中,然後從它嘴裡噴出了一陣火焰……不,是白色的霧氣,這霧氣速度很快很快籠罩了垃圾桶,垃圾桶被白色霧氣籠罩很快被腐蝕殆粳只留下一地的廢渣……廣志大驚身出前爪抓起一塊碎渣,但是爪子剛抓住碎渣就感覺到刺痛,廣志叫了一聲扔下碎渣,將爪子放在眼前一看大吃一驚…爪子上的鱗片被腐蝕掉了一塊露出嫩肉,不過鱗片正在傷口上再生,很快廣志的傷口就好了……廣志震驚於自己再生能力的同時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噴出白霧是強腐蝕能力的酸霧

廣志見此長大了嘴,然後感覺有些害怕他想:我怎麼沒有噴火反而噴出酸霧驚訝……算了,我好不容易覺醒成混合龍,能順利的擁有這麼強的酸霧吐息也不錯了……不過這酸霧的腐蝕性也太強了吧,好端端的垃圾桶就被腐蝕成了碎渣……這要是吐在人身上,那人可不連個全屍都沒了嗎?……

廣志心說;我現在有些明白普通人對能力者的恐怖了,一個普通人面對可以瞬間殺掉自己的能力者不可能不恐怖……而這種將別人性命抓在手心裡的感覺……真是十分的不舒服……今天我才明白父母說的很對,超能力是危險的東西,絕對不能亂用……一旦亂用超能力造成嚴重後果就要承擔相應的責任……否則這世界上就再無公平可言

廣志想到這裡想起了一件事,在幾年前他和母親發生過一段對話……那是一個休息日的上午,他在家無所事事的翻著法律書……他在書里發現了一條和能力者有關法條,那法條寫道:「能力者覺醒造成財產損失的,由精靈聯盟和本人負責賠償造成人員受傷的,醫藥費等損失依然由本人和精靈聯盟負責賠償……但是覺醒者不付刑事責任……造成人員死亡的,依然不付刑事責任,但是要賠償損失,……損失依然由……」

他拿著法律書去問母親這法條是不是真的,母親說這法條是真的,他當時開玩笑說道:「那能力者覺醒殺人也不償命了」母親表情嚴肅的說道:「在法律上的確如此,但是這些造成他人死亡的能力者逃不過良心的拷問,他們最後都自殺了……」這個回答把他嚇得全身冒汗,他認為母親在開玩笑,心說;有誰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去自殺,而且超能力覺醒自己並不能控制,就算是判刑也判不了死罪,頂多判個「過失致人死亡」……

不過廣志現在想起這些,再看看已經「死無全屍」的垃圾桶,心中也有些後悔了,畢竟這個垃圾桶要是沒有被毀壞,還能在這裡給社會做好幾年貢獻……現在它的被自己的龍息摧毀了,也就再沒有未來了……不過還是想辦法補救吧!陪個新垃圾桶

廣志想到這裡從背包里拿出本子和筆,用笨拙的龍爪從本子上撕紙,然後用爪子抓住筆在紙上寫下自己的聯繫方式和事情經過,然後將這張紙放在垃圾桶的下面……

就在廣志思考的時候,李欣也看見了廣志的酸霧,她問球球談話:「我明明看見廣志吞下火系寶石,怎麼能覺醒酸霧吐息?……你為什麼叫我阻止廣志吞下寶石」

球球回答:「廣志是水風混合龍,它的第二屬性和第三屬性已經固定為風水了,所以它的吐息是水風混合的酸霧,所有混合龍的吐息都是固定的,地風龍的吐息為熾熱的沙霧,水地龍的吐息為酸液加土組成的濕潤泥巴……所以混合龍不能覺醒吐息,要是覺醒后吞下屬性寶石就會不舒服,與身體現有能量相異的屬性寶石的能量會被驅除到體外……不過絕對沒有大危險,只是會有一段時間的不舒服而已」

李欣說道:「這種事情你怎麼不早說,你不是說有了危險你會通知我嗎?還說創世神給我安了最好的預警系統……這系統在水笙偷襲熟睡的我時怎麼沒用」

球球嘆口氣回答:「創世神的預警系統只是針對大危險,而對你跟水笙那樣的小孩子打鬧沒用,這個預警系統可以準確的預警對你有不軌企圖的人,其他的方面很遲鈍……也就是說一個人對你沒有不軌企圖,那這預警系統就沒有作用……他(她)就可以偷偷接近你」

球球繼續說道:「不過這事情也賴我,我應該將混合龍的知識提前告知你,畢竟這個知識書里差不到……不過你以後要學著自己處理問題,不要依賴我和預警系統」

李欣點點頭表示同意,她走過去看著沮喪的廣志,久久才說道:「對不起,我忘了告訴你風水混合龍的吐息只能是酸霧,我要是早說你就不會吞下火屬性寶石了」

廣志說道:「沒什麼? 總裁的葬心前妻 ……這酸霧也很厲害,我沮喪不是因為這事情,而是因為我破壞了一個垃圾桶……我十分感謝你幫我們覺醒,你們有什麼困難儘管找我……好了,我現在要去巨龍辦事處登記了……再見」廣志說完這話收回三隻精靈,然後將精靈球放回背包對著李欣和夏美揮揮爪子表示再見,然後就朝著廣場的邊緣走去……

夏美拍拍李欣的肩膀說道:「我覺得不太對勁啊……廣志開始覺醒時好像很高興,現在為什麼愁眉苦臉的……」李欣說道:「不知道,不過我們只能幫他到這裡了,今後的路還得他自己去走,不過我覺得他不高興的原因不是沮喪……而是後悔……我猜他可能是因為怕父母的想趕緊回家去」……

就在李欣和夏美瞎猜的時候,李欣的手機響了……她拿起手機一看是渡發來的簡訊,簡訊上寫:「你們快點趕到前天的警察局,我和青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們商量……」二人有些奇怪又出什麼事情了,但是還是立刻趕去警察局……

廣志控制著尚不熟悉的龍軀在大街上走,此時已經到了上班時間街道上人很多,廣志他這才知道以巨大的龍體在擁擠的街道上走動十分不便,它時不時的腰側身讓人過去,而且他的尾巴還碰倒了水果攤的小推車,導致很多水果「跑路」了~~他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幫小販撿起「跑路」的水果,不過通過撿水果,它對新形態的控制更加適應了……

他費了很大勁終於走到辦事處,辦事處的門房也是一個龍能力者,他見到廣志沒有龍牌,立刻叫道:「你是哪裡的龍系能力者,為什麼沒有掛龍牌」

廣志此時已經累壞了,他沒有回答門衛的話而是蹲在門口喘氣,門衛見此打電話叫來了一個負責人,負責人來到門口,廣志見到負責人立刻高興的叫道:「您不是健次郎叔叔嗎?……您不認識我了,我是圓香的孩子~廣志啊」

健次郎被這話驚呆了,它圍著廣志轉了一圈,終於認出了廣志的胎記,但是由於用龍臉認不出人臉,而且最近里煙墨市附近出現了火箭隊和前精靈聯盟他不得不有所警覺,於是他問道:「廣志,你說說在前年xx的婚宴會上,我對你說了什麼?」

廣志想了想回答:「你說~別看這新娘子長得不怎麼樣,這酒宴還湊合……就是肉再多點就更好了」健次郎聽到這話點點頭說道:「沒錯,那我還說了什麼?」

廣志說道:「你還說~那來賀壽的尼姑長得不錯,她當了尼姑實在太可惜了」健次郎聽見這話趕緊捂住廣志的嘴說道:「你別連這個都說啊……好了,我明白你是廣志了」

健次郎圍著廣志轉了一圈仔細打量,然後說道:「廣志你終於覺醒了……你怎麼一覺醒就是三階還有了龍屬性?……而且這個龍形態分明是水龍和飛龍的混合體……難道你覺醒成風水混合龍了」

廣志說道:「好像就是這樣,而且我的吐息噴出的是酸霧……我現在想來這裡登記」健次郎說道「這裡沒法給你登記,因為風水混合龍是稀有龍種,所以你只能去研究所登記……不過你別著急,我叫人開車送你過去……你能不能先變回人」

廣志點點頭,試了試卻發現自己變不回人形,他著急的說道:「健次郎叔叔,我變不會人了」健次郎嚇了一跳趕緊將手放在他身上說道:「別著急,剛覺醒變不回人形是正常現象,叔叔給你檢查檢查?……你體內怎麼這麼多水風能量……看來你將這些能量消耗乾淨前變不回人……不過這也是好事,這些能量的純度極高,你可以用它們輔助覺醒風水屬性……算了,我讓人去弄輛卡車拉你去研究所登記,然後再把你送回家…」

健次郎很快弄來了卡車,他親自開著卡車拉健次郎去研究所登記,登記很快完成,健次郎得到一個半藍半白的方形龍牌,然後健次郎又拉著廣志回到家裡

此時廣志家倒是沒什麼異常,因為廣志出門前留下字條上說~我要去趕一個遊戲發售會,這種事廣志以前做過,所以他的父母絲毫沒有的……廣志的父親依然出去執勤,母親圓香則是出去串門了~~現在家裡根本沒人

因此健次郎來到廣志家敲門發現沒人,他心說:龍形的廣志一人在家沒法照顧自己,而自己又有工作……他拍拍腦袋想了個主意,他回到卡車上問廣志:「廣志,你家裡沒人,你現在這樣子不能自己呆在家裡,你的朋友們是不是正在參加龍族大會……」

廣志說道:「沒錯,他們都在龍族大會上大顯身手……既然我不能一人在家,你就帶我去龍族大會會場找他們玩吧!」

健次郎說道:「好吧,我帶你去大會會超然後給你們父母打電話……他們很快會去找你的」說完這話健次郎跳進駕駛室,卡車立刻重新啟動朝著龍族大會會場開去……

廣志到了會場在登記處做登記,登記人員看看廣志奇怪的問道:「您的身體像是水龍,但是卻長著翅膀,您到底是什麼龍?」廣志亮亮龍牌說道:「我是風水混合龍,不過現在我只有龍屬性」

登記員立刻笑逐顏開的說道:「原來您是混合龍,對不起我沒認出來」廣志笑了笑說道:「沒什麼?整個城都龍系加上我也只有不到十條混合龍,所以你沒認出我是混合龍很正常~或者說認出來我是混合龍才不正常……」

登記員笑笑接過龍牌做了登記,然後說道:「你要買獎券嗎?……獎品有精靈,道具和藥物,您每天可買一張獎券」廣志說道:「我買,不過要是我的獎品是其他屬性的精靈怎麼辦,我可只有龍屬性啊……」

登記員笑笑說道:「放心,三種龍和剛覺醒的龍有不同的獎券,絕對不會出現精靈和能力者屬性不對的問題……」廣志這才放心,立刻掏錢買下獎券

登記員收錢后給了他一張獎券,廣志刮開獎券,發現獎券上有一幅畫,這畫畫的是一副假牙廣告,更氣人的是廣告上寫「裝了我們的假牙,保證您能咬得動豆腐」,廣志見此說道:「這是什麼東西,我得了一副「豆腐都咬得動的」假牙嗎?……哪個傻瓜會要這假牙!」

登記員從廣志手中拿過獎券,然後說道:「恭喜您,您得到了獎品精靈~一隻牙牙」說完遞給廣志一個精靈球,然後說道:「在這獎券里,牙牙就是假牙」

廣志半信半疑的接過精靈球,打開精靈球后一隻淡綠色,短尾巴,圓頭圓腦胖乎乎,嘴裡橫向露出兩隻的大牙,而且頭上有個突出大頭冠,帶著綠色圍巾的小蜥蜴出現了

廣志見此笑道:「原來是這麼回事,謝謝你們了……哈哈哈哈,今天運氣好極了……哈哈」說完這話廣志餵了小傢伙一個藍色龍能量球,然後將小傢伙收回精靈球進入會場……

〖 廣志剛想往會場裡面走,突然感覺後面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廣志回頭一看發現是登記員,登記員說道:「對了,因為先生您是今天第一千個來登記的龍,所以您能買兩張獎券」

廣志驚訝的說;「我居然是第一千個登記者?因此還能多買一張獎券? 穿越之和妖談戀愛 我今天的運氣真是不錯啊……那我再買一張獎券」廣志掏錢又買了一張獎券……

廣志接過獎券刮開一看大吃一驚,這獎券居然畫著一個小女孩在往布娃娃里添棉絮……廣志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心說;這獎券的獎品是洋娃娃嗎?……不過上次的假牙代表牙牙,這次的棉被可能也是代表精靈…他將獎券拿給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見了獎券說道:「您的運氣真好,這次又抽到了一隻精靈……」說完從櫃檯底下找出一個精靈球遞給廣志,

廣志心裡納悶打開精靈球放出一隻鳥形精靈,這精靈身體是藍色,翅膀是純白色且像棉花糖一樣鬆軟,頭上兩根藍色翎羽,身體下面有兩隻小爪子,脖子很短几乎使得頭幾乎和身體連在一起,頭上長著一對小黑眼和短短的鳥嘴,這小傢伙十分活躍,出來就一邊飛一邊高興的唱歌~這是精靈青綿鳥

廣志見此看向工作人員,工作人員立刻解釋道:「青綿鳥會使用棉花防禦,棉花防禦的本質就是往自己身上填棉花,因此我們用了「給布娃娃添棉絮」這個假設」

廣志搖搖頭說道:「我問的不是這個,我只有龍屬性,青綿鳥是普通+飛精靈,和我屬性不合啊」登記員笑著回答:「青綿鳥進化后不是就有龍屬性了嗎?……而且我們做過實驗,結果證明給青綿鳥注入龍能量可以促使其進化的」

排隊的龍們也說道:「登記員說的沒錯,青綿鳥長得漂亮脾氣好還實用,而且造型可愛是「泡妞」必備的精靈啊……小兄弟你的運氣真好,連著抽到兩隻精靈」

廣志聽見這話放心了,他想:自己現在沒有能飛的精靈,青綿鳥會飛又好看,而且討女孩喜歡是一種非常有用的精靈……今天自己抽到兩隻精靈運氣好極了」他高興的謝過登記員給青綿鳥餵了一點龍系能量,然後將青綿鳥收入精靈球跟著隊伍去更衣室……

廣志來到會場里發現人們進入更衣室后立刻變成龍,這些龍長得奇形怪狀五花八門,他見此拍了一下腦袋,心說;我可真笨,居然忘了男性會場只允許使用龍形態,但是我不知道朋友們的龍形態長啥樣,所以我就算是進了會場我也認不出他們……不過現在想這些已經晚了,我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廣志走了一會,看見了一條愁眉苦臉的水龍拿著一個大牌子,牌子上寫著「免費教授飛行」廣志見著牌子差點沒笑了,心說;水龍又不會飛,怎麼能教飛行?教游泳還差不多……他好不容易忍住笑繼續向前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