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內心中他隱隱還期盼著一戰,一場給自己足夠壓力的一戰,或許能讓自己有所突破!

……

在東伯雪鷹悄無聲息離開南雲聖殿,獨自行走在黑夜下的火炤國國都街道上時,雖是黑夜,可街道上許多店鋪依舊開著,各處酒樓依舊熱鬧,畢竟對修行者而言……黑夜白天區別並不大。

而周圍,自然早有天劍道安排的探子。

「發現應山雪鷹。」

「應山雪鷹出現。」

「他離開南雲聖殿,獨自一人。」

一道道消息立即上稟。

**(未完待續。) 天劍道殿,一座殿廳中。

七道身影聚集在這。

坐在主位的,自然是這次進軍黑魔四國的主事人『雷霆王』莫潮,莫潮一襲紫衣坐在那,面帶笑容看著周圍。

周圍這些高手,可都是混沌境十層級數,來歷都很是非凡。

左邊的三位,是來自於眾界古國,除了那黑袍下有著毒蟲的神秘強者外,另外兩位同樣非凡,一位是有著耀眼紅髮的青年,他眉心處都有著一縷火焰在升騰,只要有點眼光的都能判定,這是眾界古國最神秘的兩大家族之一『熾氏家族』核心子弟,唯有血脈足夠精純,才能自然外顯神火。

黑袍強者、熾氏核心高手,以及一位披著黑披風的短髮男子。

另一邊。

則是那位暗紅皮膚彎角男子,以及兩名天劍道的高手。

「熾風殿下,這次就靠你了,你若是鎮壓不住那應山雪鷹,怕就很難短時間內擊殺了。」雷霆王莫潮說道,「時間一長,南雲國主就來得及援手。」

「放心。」

耀眼紅髮青年淡然道,「南雲國主先得到消息,再隔著如此遙遠距離再出手,我們都已經攻擊好幾輪了,早就滅了那應山雪鷹了。」

到了他們這一級數,交手速度太快,一眨眼便攻擊好幾輪。

「更何況,這次還請了雨塵行者。」耀眼紅髮青年看向一旁的黑披風短髮男子。

黑披風短髮男子微笑道:「殿下過譽了。」

「還有樊氏當年的百戰魔神之一的『樊楚護』將軍在,有雨塵行者和樊楚護兄最後聯手,自然不會有任何意外。」耀眼紅髮青年說道。

「哈哈……」吃著金屬石頭的暗紅皮膚彎角男子也大笑道,「熾風殿下,過譽過譽。」

樊楚護。

當初樊氏一族『撕天大尊者』麾下有一共九十九位超級高手,是撕天大尊者特殊機緣下,得到了一塊罕見奇特的『赤魔九夢獸』死後的核心石頭,最終藉此改造出了九十九位高手,個個都是混沌境十層實力!這九十九位……也被稱之為『百戰魔神』,在第一次古國戰爭後期的時候,便立下了諸多戰功,他們個個身體強橫無匹,力大無窮,不過經過漫長歲月至今,當初的百戰魔神存活至今的也只剩下三十餘位了。

「楚護將軍,等會兒就要和將軍配合聯手了。」那位黑披風短髮男子微笑道。

「哈哈,還是靠雨塵行者,我出點笨力氣而已。」樊楚護也客氣。

他們三位在說著。

反而對於這次行動的另外兩大高手,不太理會。

因為混沌境十層高手,也有強弱之分,如果掌握厲害秘傳,又或者恐怖秘寶,一個頂得上其他三四個混沌境十層都很正常。像東伯雪鷹同時掌握極厲害的《赤雲戰法》和《南雲聖十二式》,又有一桿赤雲神槍在手,若是再和白雲魔主交手,完全壓著白雲魔主打了,來上三四個都奈何不得他。

百戰魔神之一的『樊楚護』。

高貴的熾氏一族核心子弟『熾風殿下』。

眾界古國五祖之一『漂泊者』麾下的一位行者——雨塵行者。

這三位來頭都很大。

相對而言,天劍道派出的兩位高手,來頭就小多了。

「哼。」

「眾界古國,夏風古國,都狂的很,瞧不起我們兄弟倆。」坐在那的兩位高手,一位水藍衣袍,一位火紅衣袍,彼此傳音,卻並沒有開口說什麼。

「好,應山雪鷹如今就在街道上隨意行走,諸位隨時可以行動。」雷霆王莫潮微微一笑,眼眸中滿是期待,「我就在這,靜候諸位佳音了。」

「嗯。」

耀眼紅髮青年起身,「事不宜遲,現在便出發。」

「好。」雨塵行者、樊楚護都起身,天劍道的那兩位高手也都起身。

「走。」

呼。

悄無聲息他們便已經消失。

……

街道上,東伯雪鷹獨自悠然行走,周圍空氣清冷,看著遠處一些店鋪熱鬧景象,高空中偶爾飛過的一些豪奢車輦,東伯雪鷹心情也開闊許多,腦海中對五相封禁術『本相』的一些點點滴滴感悟,自然開始泛起,開始碰撞……

「嘩。」

悄無聲息。

東伯雪鷹感覺自己周圍街道忽然安靜許多,遠處聲音傳播過來,也變得無比低沉緩慢,他自己的動作都明顯變慢。

「不好。」東伯雪鷹哪裡不知,已經悄然中招。

在遠處半空中,那位耀眼紅髮青年站在那,遙遙一指東伯雪鷹方向,波動的時光便降臨籠罩住了東伯雪鷹,這位『熾風殿下』面帶冷笑:「操縱時光本就是我覺醒的天賦,我又修鍊三世法中的《過去卷》,要擺脫我的時光之域,哼哼,怕還差些。」

「殺。」

「死吧。」

這時候,一位水藍衣袍高手和一位火紅衣袍高手同時出手了,一切都在按照他們的計劃,非常的順利。

……

「開,開,開!」

東伯雪鷹自己也明白,落入敵人的時光之域中,在這裡時光流速都受他人操縱。

實際上,實力越強,周圍的時光想要**縱就越難!像當初太虛天宮,讓一位混沌境高手進行時間加速,代價是非常大的。那還是刻意煉製出的強大秘寶內部!若是憑空操縱外界一片區域,特別是東伯雪鷹還要刻意反抗,這難度就更高了。

「轟隆隆~~~」東伯雪鷹體表產生了一圈圈虛空漩渦,這漩渦猶如三條旋轉著的虛空階梯,環繞在東伯雪鷹體表,正是赤雲戰法五**門中的護身法。

「破。」

手持赤雲神槍,也攪動周圍虛空,令虛空轟隆隆作響,他甚至都來不及施展『破蒼穹』等招數,敵人的攻擊就已經來了。

因為他所在時間流速太慢,導致他動作也慢,僅僅護身法和領域,一個念頭即可,方才勉強來得及施展。

「嘩。」

深藍色的霧氣瞬間侵襲入體,來的太快,太冷了,冷的東伯雪鷹都全身僵硬。

同時另外洶湧的點點火紅色粒子也侵襲入體,太熱了,熱的身體要融化。

這兩次襲擊都太快,並且完全籠罩時光之域,而自己困在時光之域內沒能破開出去,被迫承受招數。

一極冷,一極熱。

都是混沌境十層招數。

「咯咯咯……」左邊半邊身體,冰冷無比,似乎每一個細胞粒子都欲要停止波動,冰冷下,一切欲要靜止。

「嗤嗤嗤……」右邊半邊身體,太熱,剛開始覺得身體要融化,跟著這股恐怖的熾熱和體內另一股極冷就碰撞在了一起。

「嗡。」

那年盛夏微微甜 「好傢夥,這樣還沒死?」不管是操縱時光之域的熾風殿下,還是其他高手,乃至遙遙觀戰的黑袍強者、雷霆王莫潮都覺得有些吃驚。因為一極冷一極熱,又儘是十層招數,在無法反抗下完全承受,對身體的傷害太恐怖,比單純抵抗極冷或者極熱,要恐怖十倍,便是南雲聖體大圓滿都應該直接崩潰掉。

可東伯雪鷹抗住了。

「冷,熱。」

身體受到截然相反的刺激,東伯雪鷹都覺得很難受,可他身體卻抗住了。

「破。」

他甚至依舊能強行控制身體,刺出手中長槍,怒刺虛空。

轟——

破蒼穹!

雖隱隱裂開一道極小縫隙,逸散出神秘氣息,可那縫隙瞬間癒合,整個時光之域震顫了下依舊穩定。

「楚護將軍。」那位黑披風短髮男子微笑開口。

「雨塵行者。」樊楚護也坦然的很,他從第一次古國戰爭到如今,經歷多少殺戮,這種場合對他而言就是『玩玩』而已。

轟,轟。

他們倆同時出手了。

黑披風短髮男子手中出現了一柄深青色大鎚,大鎚悄無聲息揮動,所過之處,沒有引起任何波動,風未動,連塵埃都未動,大鎚就這麼悄無聲息砸向了東伯雪鷹。

而樊楚護卻是直接一伸手,手掌暴漲,巨大的赤銅色手掌直接怒砸了過去,轟隆隆,虛空撕裂,周圍掀起無數浪潮,這威勢比之前任何一招都要狂暴兇猛,怕是尋常宇宙神的威勢都遠不及這恐怖的一掌,百戰魔神的霸道威名……那是無數殺戮鑄就的。

兩位聲名赫赫的存在,同時出了自己一大殺招。

一悄無聲息,一威勢滔天,同時降臨。

**(未完待續。) 東伯雪鷹吩咐完后,就帶著僕從魔龍朝南雲聖殿正門走去。

「還不快開門!」曲明侯連高聲喝道。

轟隆隆~~~~巍峨的兩扇大門轟然開啟,其實外面發生的一切,火炤國國都『南雲聖殿』內部高手們都看的清清楚楚,只是他們也被『昌蘇王這等混沌境九層高手以及一群手下盡皆化作一幅畫』有些嚇蒙了,昌蘇王,那可是將天劍不滅身修鍊至十層圓滿境的,宇宙神要殺,怕也要多花費點心思吧。

一招?

一瞬間?化作了一幅畫?

大門轟然開啟,門口齊刷刷站著南雲聖殿的一群高手,由兩位混沌境高手率領,浩浩蕩蕩數百號人全部齊刷刷恭敬行禮:「雪鷹師兄!」

南雲聖宗規矩。

所有外門弟子面對入門弟子,都得尊稱師兄師姐。而入門弟子,面對親傳弟子……也是低一級,也是得尊稱師兄師姐。

「嗯。」東伯雪鷹點頭應了聲,帶著僕從往內走。

「淳齊兄,還不趕緊給雪鷹兄安排住處?」曲明侯連喊道。

「是是。」

為首的黝黑冷峻的一位混沌境男子自然連應道,「雪鷹師兄,請隨我來。」

在場所有弟子,甚至便是遠處一直注意這裡的無數修行者,不管是圍觀的,還是一些別有用意想要觀看兩大宗派鬥爭的火炤國皇族高手,還是黑魔大澤的大魔頭們,在看到那名被所有南雲聖宗弟子簇擁著的白衣少年時,都感到心底發寒。

「好一個應山雪鷹,不愧是十五億年就混沌境十層,力拚白雲魔主的高手。拜師南雲國主這麼多年,卻是更加可怕了。」在距離此地數百萬裡外的一座酒樓,一位混沌境魔頭老者一直在這獨自飲酒吃喝,遙遙觀看。

他知道,天劍道逼迫,南雲聖宗一定會有反擊。所以他來看看,看到東伯雪鷹出現他只是驚訝,可看到一招『美如畫』就將昌蘇王等高手化作一幅畫,還掛在外牆上,就有些被嚇住了。

「美如畫,南雲聖十二式秘傳兩式之一,混沌境十層招數。但是,絕對鎮壓不住昌蘇王。」這混沌境老者心底隱隱發寒,「不動聲色,甚至我都沒看出來,昌蘇王就完了?可怕,可怕。比血祭時,更可怕了。」

……

「應山雪鷹強成這樣?」火炤國皇族高手看的膽寒,火炤國雖然是黑魔四國中最混亂的,可正因為混亂殺戮,使得這裡崛起的強者更加瘋狂,哪一個不是從眾多殺戮中崛起?

十大宗派中的天劍道、南雲聖宗要鬥起來,他們當然樂得看熱鬧。

只是,這應山雪鷹也太兇殘了。

看似招數風淡雲輕,輕輕鬆鬆……可越是如此,越是讓這些暗中窺伺的強者們膽寒。

……

「掛顯眼點,對,對,就這。」曲明侯為了掛這一幅畫,足足折騰了好一會兒,明明很簡單的事,他故意折騰,甚至還專門鑲嵌,鑲嵌的畫框上更有簡單法陣運轉,使得這一幅畫時時刻刻散發著光芒,很是顯眼奪目。

「你們倆在這守著,看好了。」曲明侯又安排了兩個手下。

其實南雲聖殿外牆表面有法陣籠罩,庇護住這一幅畫,根本無需擔心。曲明侯這麼干,就是要打『天劍道』的臉。

雙方的爭鬥,可是兇殘的很。

明面上都敢直接堵門、處死對方的一些外門弟子,暗地裡就更黑了!畢竟對於高高在上的『南雲國主』和『天劍國主』而言,兩大宗派是可以源源不絕給他們賺取巨額宇宙晶的,宇宙晶也代表了資源,自然退不得。

「哇。」

「變成一幅畫了?」

「真的?那可是混沌境高手啊。」

隨著曲明侯掛好畫,回到南雲聖殿內后,頓時許多圍觀者迅速趕來,甚至好些強者都瞬移過來,驚嘆看著那一幅畫。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