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在rank里,這麼費心費神的對局還是很少見的,他覺得他在這把遊戲里投入的注意力可能比打一些弱隊的時候都要多。

舒展完后,他才想起來有人來找他一起買奶茶。

「喻文波,你們要買哪家的奶茶?」

「喻文波?」

「喻文波!」

「啊?」

「……」

「就差一下。」

唐夙看了一會兒基地爆炸的圖標,嘆了口氣。

「這把主播儘力了,是這個青鋼影不行。」

「為什麼不是shy哥太行呢?」

「其實如果doinb上路那波不省閃現,早就贏了。」

「硬幣哥也不是操作性選手,有點小失誤不是很正常?」

「小失誤?」

「也不能這麼說吧。」

唐夙看了看彈幕回答道。

「我覺得如果遊戲輸了,五個人肯定都有問題了。歸根結底還是自己不夠強吧。」

「沒什麼好怨天尤人的。」

就在唐夙和彈幕交流的時候,屏幕左下角的聊天框跳動了一下。

karsa:輔助小姐姐雙排嗎?

唐夙的餘光也剛好看見了這條消息,就馬上回復道。

棠梨白:好啊。

karsa:那我先加你。

達成共識后,兩人快速地加上了好友,再由karsa邀請唐夙單雙排。

「喂喂喂?能聽見嗎?」

「可以可以。」

「那我開始咯。」

「好的。」鄭濤在趙一霖的威逼之下,最終還是同意和他一起重新看一遍夏語昔的Vlog。

其實也是他自己想看。

「哇!這風!神來之筆啊!」

趙一霖同樣是被視頻開頭的那一幕給驚艷到了。

「感覺阿唐在視頻里,比在解說席上的時候好看很多啊。」鄭濤看著在Vlog里時有出現的唐夙說道

《我居然有一半的時間要變成女生》第一百二十一章:迪士尼樂園 「您看看,這男孩兒才5歲不到,已經長這麼高了……這是體檢報告,您看。」宋晏的妹妹把外甥的體檢報告拿給一個男人。

男人上下打量著眼睛哭得紅腫的小男孩,表示很滿意。

「7萬。」

宋晏妹妹眼睛一卷,不滿意道:

「10萬。少一分都不賣……」

「呦呵!就這麼不聽話的,還想要10萬?那你就自己留著養吧。」男人說完,起身就走。

「別走……7萬就7萬,那就給你……」

小男孩看著二人數錢交易,知道自己可能被拋棄了。

他拽著小姨的袖子:

「小姨,我錯了,不要丟下我……我再也不哭不鬧了……嗚嗚嗚……」

「滾開……以後你自己好自為之,我和你姥姥和沒能力養你!」

女人數著錢,差點沒笑出聲。

忽然,門「咣當」被一腳踹開,門鎖都被踹變了形。幾名便衣警察魚貫而入,把女人和兩個交易的男人直接按到在地……

……

鄉鎮飯店中。

「我們回來的時候她媽媽還很好,可是後來,她給媽媽洗澡的時候就……被打暈了!感覺非常奇怪,她媽媽現在一著急就會口吐白沫渾身抽搐,但是醫生卻說不是羊角瘋?」

威爾兩手一攤,非常無奈。

「那你怎麼出來鎮上了?」章弘昱問道。

「我自告奮勇出來買東西,家裡已經亂的一團糟。而且我的腿現在沒那麼疼了,拄著拐走得很快。他爸爸的三輪車我也開的很溜哦!」

章弘昱想了想:「吃飯吧,吃完了一起去村裡。我剛好有事可以向喬本喬的父親打聽一下。」

眾人三下五除二填飽肚子,出發大鰥村,兩個村子從鎮上出發的距離差不多,只是兩個分叉口。中間相隔一個水庫。

威爾拒絕了章弘昱的上車邀請,興高采烈地開著三輪車,拿著各種吃食,率先跑在前面。

高經理驚奇地看著威爾,問章弘昱道:

「這是那個已經和我們簽了國際合作那個香水大王嗎?就就……那個奢侈品大亨?」

章弘昱笑著回復:「沒錯,就是他。」

「那他……他怎麼?」

「呵呵……愛情的力量!」……

言談間,已經到了大鰥村,喬家。

喬父直接迎出來:

「威爾,你怎麼買了這麼多東西啊?咱們只有四個人,吃不完啊!」

威爾笑著說:

「有幾位客人要來,我怕不夠吃,買得多了些。」

話音剛落,一輛凱迪拉克停在了院子門口。

喬父看了看威爾。有些不知所措。

這時,喬本喬卻從屋裡跑了出來,驚喜地說道:

「章總,小祐,怎麼是你們啊?」小祐認出,這個穿著布襖的女生,是媽媽訂婚時的伴娘喬阿姨。

「喬阿姨,我一直不知道,你是我的老鄉!」小祐雖然雙眼紅腫,但還是強擠出一絲禮貌的笑容。

「小祐……你是怎麼了?眼睛居然腫了?」見小祐目光躲閃,喬本喬看向了章弘昱。

章弘昱笑了笑:

「不請我進去喝杯茶嗎?」

喬父終於反應過來了。趕緊把幾人請到屋裡。

小王開車去送高經理,並約好晚上來接父子兩個。

章弘昱看著喬本喬牆上的獎狀,隨口說:

「小喬,你們家這邊感覺村子里的人真不多,好多家門直接上鎖。」

喬本喬點點頭:

「很多家庭在城裡交首付,買個樓把戶口都遷出去了。剩下的,除了不想動的,就是沒錢的。我媽和我爸,就屬於那種不想動的。」

章弘昱見喬父憨厚老實,也許可以問出一些事情,他問道:

「伯父,有個事情請教一下,你們這兩個村子隔著一個水庫,怎麼還以大小命名呢?」

喬父無奈笑道:

「光棍兒多,喪偶的男人多,所以就叫這個名字唄,大鰥村……我們村,最多!」

章弘昱點點頭,端起喬本喬燙好的茶水:

「那麼,嫁過來的姑娘,喪命的幾率有多大?」

喬父正色道:

「哪兒有那麼嚴重,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只是女人又生孩子又種地。身體吃不消,也是正常。只是被後來的人越傳越邪乎,姑娘們都不敢嫁過來了。」

章弘昱沒想到喬父倒是個有主心骨的人。但個中真相,他說的肯定是有所隱瞞。

昨夜酒店驚魂,證明這件事確有蹊蹺。有人在阻止他們查這件事。

「伯父,那一般來說,這些早逝的妻子都有什麼跡象?癥狀一樣嗎?」

喬父一臉的不自在。

「你問這個,沒有意義的,查不到原因。你剛才說閔家的第一個媳婦,我是有印象的,那個是一頭扎在了水塘淹死了。」

章弘昱搖搖頭:

「鄰居反饋,當時小祐媽媽發瘋大哭,大鬧了三天,才在深夜裡扎進了水塘。出走之前,還吃了一碗半生不熟的飯,才沒了。」

喬父臉色大變:

「你……你怎麼知道的?」

章弘昱嘆了口氣:

「不查出點兒東西怎麼敢過來向您請教呢?

……

喬本喬摸著自己暈暈的頭,把小祐領到了自己的房間。威爾羨慕地靠在門框上,聽他們說話:

「小祐,這麼說,你在到甜姐身邊之前,你是小鰥村出來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