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自己周遭突然出現了大片大片的冰棱似乎並不是那麼友好的樣子。

下一秒冰棱就朝着王玥飛射過來,這還不算完,王玥發現這些冰棱的後面還有加速裝置,雖然只是出現短短的一秒來幫助冰棱加速,但那絕對是魔炮的使用方式無疑了。

看着周圍密密麻麻朝着王玥飛射而來的冰棱,哪怕是王玥也有些驚訝,

「這是。。。主場優勢結界?」

。。。。。。。。。。。。。。。。。。。。。。。。。。。。。。。。。

看着結界中不斷各種閃避的王玥,結界外的妖精們都在不斷的起鬨,

「宗瀅加油,就是這樣,哈哈哈這一幕實在是太難得了,我得多喝幾杯。」

「智代,再努力一下,等會再給你師傅來一發,這傢伙要不行了!」

「冰棱不要那麼大啊,再小一點,王玥的感知能力一般的,對對對,哈哈哈哈。」

「王玥你還能撐多久?不行了就說一聲,用點超規格的力量不丟人。」

看着一堆正大呼小叫的妖精,瓊只是微笑的站在那裏看着,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王玥的情況。

而八雲紫也隨即出現在瓊身邊一邊喝着酒一邊笑着問,

「你似乎一點也不覺得王玥會輸?」

「玥大人玩的很開心。」

瓊對着八雲紫笑了笑說,

「如果他真想快速結束戰鬥的話,其實他還有很多方法,這點我想您應該很清楚才對八雲紫大人。」

「說的也是。」

看着結界內王玥的聲音,八雲紫也是微微一笑,

「三年快四年沒有出門對於他來說確實挺折磨的。」

要說現在誰最了解王玥到底有多變態,那可以說除了八雲紫外誰都沒這個資格,哪怕瓊也不行。

畢竟這幾年都是八雲紫給王玥送東西,而這個男人的被束縛在那塊地方后除了輸送靈力和穩定坐標外,其他時間都是在琢磨騷操作。

像現在這種情況,八雲紫完全確信王玥是有辦法在這種情況和約束下解決的,只不過是在逗弄自己的徒弟罷了。

也正如八雲紫所想的,本來還在不斷躲閃的王玥突然停下了腳步,王玥周邊突然出現各種密密麻麻們的水線切斷了所有冰凌。

而王玥則拍了拍手說,

「行了~搞定~」

而下一秒整個人就突然出現在宗瀅和智代面前一手一個的把兩個小傢伙給提了起來,

「用我教你的方法來對付我,小可愛你是怎麼想的?」

但說完就把兩個人都放在地上用力揉了揉她們的腦袋,

「不過這次你們給我的驚喜很多,好評如潮哦~」 在天玄城等了快一個月的妖族使團,終於等到了他們想要的結果。這一天,天玄宗終於派出一位返虛和他們進行接洽,通知他們,天玄宗掌門即將與他們會面。

終於是有消息了。

十幾位妖王,在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竟是有些喜極而泣的感覺。天知道這一個月以來,他們遠在妖族的真身,遭受了多少壓力?幾乎每天,他們身後的勢力,都會給他們進行施壓,讓他們在天玄宗這邊,快點有一個結果。

不管是戰是和,給個準確結果就行,總好過被扣在這裏沒準信啊!

在得到天玄宗通知的第二天,天玄宗的高層,如約出現。不過,當幾位天玄宗高層出現的時候,這支妖族使團的所有妖王,卻都不禁肅然起來。

因為今日,天玄宗的幾位高層,幾乎無一例外,全都出現在了此處!

身為掌門的榮多福,以真身出現。在天玄宗內,很多人都公認,掌門是宗門內所有高層當中,最好說話的一個。即便身為天玄宗最高的掌舵人,榮胖子依然待人和善。即便是對待剛入門的弟子,一樣是和和氣氣,從來沒有任何架子。

可同樣是這位掌門,若是不好說話的那時候,那可是真的不好說話!兩族戰場上的赫赫凶名,那可都是一場場大戰打出來的!

在榮多福身旁,更有囚蒙、武火、煌炎三位老祖,這三位純陽老祖,亦是目前天玄宗公開的三位純陽老祖。百年以來,天玄宗的煌炎真君韓寶芝,以及掌門榮多福,是僅有的兩位進階純陽的天玄宗高手,再加上之前的衛易,天玄宗明面上一共有五位純陽級存在。

很多人都猜測,天玄宗應該絕不只有五位純陽而已。但至少在明面上,確實只有這五人。

除了掌門榮胖子之外,另外三位純陽老祖,都是以一縷分念化身降臨此處。

而在這四人降臨此處之後,榮胖子隨手打出一道神通,一座玄妙陣法,陡然出現在半空之中。下一刻,又一道身影出現。

魚龍島島主,衛易。

同樣以一縷分念化身,降臨此處。

至此,天玄宗五位頂尖高手,齊聚於此!

榮胖子一人至此,便可以代表整個天玄宗。而這五人同時出現,那就已經不只是單純意義上的代表那麼簡單,而是真正可以決定天玄宗的所有事情了。

只要這五個人,一致同意,天玄宗開戰。那麼天玄宗和妖族的戰事,就將再無餘地。而如果這五人選擇不戰,那同樣也會是一錘定音的結果。

「你們不夠資格,換你們身後幾族的族長,還有你們妖王殿的實權長老來!」

榮胖子現身之後,沒有一絲遲滯,只是輕蔑的和這十幾位妖王打了聲招呼,甚至連談都懶得和他們談。

天玄宗的意思很簡單。

你們,不夠資格。

做代表,可以。但是想真正去談,你們不夠格,讓你們身後各自的主子來談。

十幾位妖王,這時顯得有些尷尬。在天玄宗等了一個月,最後卻只是當了一回信使,這自然讓他們有些氣惱。然而被熬了一個月之後,這十幾位妖王卻早都被磨光了耐心。他們急需把這個燙手山芋扔出去,最好完全和自己沒關係才好。

既然天玄宗指名道姓,要讓各自背後的主子前來,那就讓他們來好了。反正使團在出發之前,幾大皇族也做好了這個準備,幾位族長也隨時做好了分念降臨此處的打算。

接下來,十幾位妖王,同時和各自身後的族群勢力溝通。很快,四大皇族血脈的族長,以及妖王殿的三位實權長老,齊聚於此。至於那十幾位妖王,則是各自散去了各自的分念,徹底自此脫身了。

七位妖族,五名修者。

今日這場會談,將直接決定,天玄宗的五界之地,與整個妖族的戰和問題。

「我妖族大軍,已經隨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單憑天玄宗一家之力,絕不可能擋住。」九清蟬一族族長首先開口道:「讓出雲莽與兩江這兩界,我們可以保證接下來天玄宗在東海、星海以及瀟湘這三界的傳承,我們不會主動進攻這三界。當然,你們也不得再進攻妖族。更不許出現在其他修鍊界。自這次會談之後,這三界直接封界,我們會派妖族戰部,沿線駐守。」

好大的口氣!

以分念降臨此處的衛易,微微眯起眼,不自覺的露出一絲殺意。

妖族的這個方案,等於是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兩界之地。而且,修真界自此門戶大開,昔年讓整個妖族為之止步的兩界戰場、麗水防線以及留川河防線,就這樣被妖族輕易收入囊中。

一旦越過留川河,那麼妖族接下來若是想北上的話,只要攻克一條臨蘭江,便可以徹底長驅直入。整個修真界,就將會如同一個被剝開衣服的俏麗小娘,只能任由妖族蹂躪了。

「你娘生你的時候,是不是忘了把腦子給你一起生出來了?」

作為天玄宗掌門的榮多福,在聽到這話之後,只是一陣冷笑,淡然道:「好好說話!如果再說這些狗屁玩意兒,現在就滾回妖族,準備全面開戰吧!」

堂堂九清蟬一族的族長,這一刻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如果是在兩族戰場上,這位族長大可以和眼前這個胖子生死一戰,雙方勝負各安天命。可眼下的他,不過只是一道分念。若是眼前這個胖子真打算做點什麼,不過是徒增恥辱罷了。

不過如此一來,妖族一方的氣勢,就難免因此要落下一分。在這位九清蟬族長閉嘴之後,其他幾位純陽老妖,都不約而同開始心生腹誹。

「這次我們過來,是很有誠意的。」白山玄樹一族的族長,適時開口,「我們也不妨和天玄宗交一個底線。我們可以不動天玄宗,甚至可以和天玄宗簽訂三十年互不侵犯的和約。三十年之後,相信所有的一切,都徹底有了結果。不過,在此同時,天玄宗對修真界內部怎麼打,我們不管,但是接下來,我們會全力進攻落霞島。在我們進攻落霞島期間,天玄宗不得插手。不管是戰部,還是天玄宗弟子以私人身份,都不得進入天南、蜀州以及炎州這三界。」

「想必你們也清楚,我們妖族想進攻修真界,便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打天玄宗,一條是打落霞島。這兩條路,你們自己選。不過,我得提醒你們,一旦開戰,以天玄宗一家之力,是絕對不可能擋住整個妖族的。而且,除了曹家之外,我相信其他幾大勢力,也不會對你們伸出援手,甚至會樂得落井下石。」

「兩條路,你們自己選,但我們今天就要答案。我知道,你們這一個月以來,一直都在拖時間。無非是想要接手更多的前線戍堡。不怕告訴你們,其實我們也是,我們一樣也需要佔據足夠的戍堡。不過現在,戰場既然已經被重新劃分完畢。那麼接下來,如果你們再不做出決定,我們就默認為天玄宗拒絕了我們帶來的和平。」

「那我們就開始準備強攻了。」

白山玄樹族長的話,不光代表了他自己,顯然也代表其他幾名純陽妖聖。打落霞島而不打天玄宗,這個選擇,看上去似乎對妖族和天玄宗雙方都更加有利。

同意?還是不同意?

榮胖子的一個決斷,將會決定無數修者的生死。

……

玉州戰場,鐵山戰部。

鐵山戰部是韓藥師兵團的主力戰部之一,戰部滿編人數,超過九萬,已經無限接近十萬級別的名將戰部。鐵山戰部的主將,是在大離軍中被譽為小韓帥的韓藥師獨子,韓桂。

帥帳當中,韓桂盯着眼前的界圖,一語不發,眉頭緊皺。

只不過,若有其他人在這裏的話,肯定會覺得奇怪。

因為韓桂眼前的這幅巨大界圖,並非如今的玉州界圖。

而是一幅囊括了天玄宗、落霞島和整個兩族戰場的人妖兩族對峙界圖。

界圖之上,不但標明了天玄宗和落霞島雙方的戰力配比,一些主力戰部的駐防位置,全部被標註的清清楚楚。就連妖族那邊的一些情況,也標註的無比詳細。

雖說大離目前正在進攻北方四界,但南邊的情況,其實一直都沒有脫離大離的視線。影衛那邊,更是時刻搜集海量的情報。而韓桂作為大離高級將領,自然有資格接觸這些情報。

就在韓桂仔細思考前線局勢的時候,帥帳之外,一人忽然闖入,嚇了韓桂一跳。不過,等到韓桂注意到來人身份的時候,則是立馬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

來人自然就是他那位名將老爹,韓藥師了。

韓藥師闖入之後,見到那副巨大的前線界圖,並沒有如何意外,更沒有勃然大怒,追究韓桂故意違抗軍令,停滯不前,原地駐紮數日的罪過。韓藥師只是緩緩走到那副界圖旁邊,與兒子並肩而立,同樣盯着那副界圖。

「看你這幅界圖上的戰部調動,好像比我那邊的那副,還要更新啊?難怪你的鐵山戰部,一直止步不前,身為主帥,天天研究這個,能有時間帶兵?」

韓桂剛想開口解釋,卻被韓藥師擺手制止,韓藥師隨即道:「軍中自有軍法,回頭你去和軍法處解釋,爹沒興趣聽你在這兒扯謊。」

原本已經想好了如何矇混過關的韓桂,頓時耷拉下腦袋來。自己這個老爹,帶兵打仗,從來都是眼裏不揉沙子啊!

哪怕是自己兒子也不行。

「說說,你對如今兩族前線那邊的看法?」

韓藥師並沒有在此追究韓桂延誤軍機的意思,反而是和兒子討論起這張界圖上的形勢起來。

「天玄宗的情況很微妙。」韓桂微微皺起眉頭,道:「妖族那邊,聽說已經派出了使團,抵達了天玄宗。」

「對於妖族而言,全線進攻,不太可能,肯定是要挑天玄宗或者落霞島這兩家當中的某一家,來選擇作為突破口。相對來說,落霞島要比天玄宗好打很多。如果我是妖族那邊的人,肯定會優先堵住天玄宗,然後以落霞島為突破口。」

「不過,要想選落霞島的話,妖族方面首先妖族的,是保證天玄宗一定不會插手接下來的戰事,任憑他們主動打西線。」

「而從天玄宗的角度來說,天玄宗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拒絕妖族的和談。但這樣一來的結果,就是妖族一定會選擇天玄宗作為突破口。妖族不可能任由一個強大的天玄宗,在自己側面進行襲擾。一定會寧可拼着重傷,也同樣先打掉天玄宗。」

「打掉了天玄宗,妖族固然傷亡極大。但修真界整個南方,也就徹底丟了。僅剩下的落霞島和兩劍山,打起來要容易很多。」

「只是天玄宗做這個選擇的可能性不大,除非他們瘋了,才會選擇替落霞島去當這個擋箭牌,最後自己肯定必亡無疑。」

「另一個選擇,則是同意妖族的建議,選擇做壁上觀。在我看來,這也是天玄宗唯一的選擇。趁著妖族打落霞島和兩劍山的時候,看看能不能解開坤盧山誓言的束縛,調回頭和咱們大離掰命。」

在韓桂說完之後,韓藥師確實忽然笑眯眯的看向他,讓韓桂有些心裏發毛。

從小到大,自家老爹每次露出這種笑意,都不是什麼好事啊?

韓藥師忽然笑問道:「除了這兩種可能之外,有沒有第三種可能?」

韓藥師的問題,讓韓桂不禁陷入了深思。片刻之後,這位在大離軍界被譽為最有望成為大離第五位名將的小韓帥,露出一抹駭然之色。

「第三種可能,是妖族和落霞島以及天玄宗,同時談妥,讓這兩派從交界之處,讓出一條通道!這條通道,未必要很大,只要有一府之地寬,足夠妖族派兵即可!」

「兩派完全可以讓出一條通道,讓妖族長驅直入,直接進攻大離腹地!」

。 第8章別人坑爹我坑自己

「啥事兒?」張揚有些懵逼,他壓根兒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看旺財急切的樣子他卻知道肯定事情很嚴重,於是他也沒問就跟着旺財朝着京西防衛營跑去。

所謂的京西防衛營全名為京城西門防禦守衛營,是明太祖時期所建五成兵馬司之一,主要用於京城防衛。

不過時隔近遷,雖然京西防衛營還在,卻早已經沒有了昔日的彪悍變成了一窩種地的農民。

這就不得不歸功於明朝赫赫有名的屯田制。

當然也不是說屯田制不好,起初明太祖朱元璋屯的目的是利用士兵和農民墾種荒地,以取得軍隊供養和稅糧。於是他便創立了獨具特色的衛所制,由中央獨攬軍事大權,全國要地設立衛所,軍丁世代相繼,給養仰賴屯田。此制在維護明朝君主專制主義中央集權的統治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只不過此一時彼一時,當初明太祖時期刑法苛刻,全國各地衛所那是相當的清廉,可是隨着明太祖過世之後很多的東西就變了味道,以至於到了如今的嘉靖朝各地衛所混亂不堪,戰力遠不到當初的一半。

「二小公爺,你忘了今年年初的時候陛下御封你為正六品城西指揮,節制京西防衛營,當時你就立了規矩每月去點卯一次,後來你又說和一幫子**沒啥好看的這大半年都沒去了。本來其實去不去也沒啥,最關鍵的是按照軍制,身為五成兵馬司一營指揮每年年末需報備軍機,副指揮吳勇吳大人前幾天就傳來口信務必讓你今天之前過去一趟……」

聽了旺財的提醒,張揚終於記起了自己還有個城西指揮的身份。

其實這也很正常,他雖然是英國公府的次子,沒有權力繼承國公爵位,可畢竟英國公一門忠烈深得大明曆代皇帝恩寵,是以再加之去歲嘉靖帝登基趁著籠絡將門所以今年年初就恩封了張揚一個城西指揮。

雖然僅僅只是一個正六品的小官,卻並不可小窺。

畢竟五成兵馬司乃是守衛京師最後的底線責任重大,同時也可以看出嘉靖帝對於英國公一脈還是非常信任的。

只不過張揚這貨完全就沒有當官的覺悟,第一次去京西防衛營就立下了一個月點一次卯的規矩,後來更是嫌營中全是兵漢直接將全力下放給了副指揮吳勇,最後連一個月一次的點卯都懶得去了。

要不是兵部有歲末報備的軍制,恐怕就算是旺財也懶得提醒一句。

兩人一路上緊趕慢趕簡直累的夠嗆。

旺財還好一些,畢竟平日裏多少還走了不少路,如今小跑起來雖然累的不行至少還能堅持一會兒。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