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見到天空中釋放出柔光的雷柱,停留在半空中,之前毀天滅地的可怕氣息,也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無論周城主,還是崇清城的人們,都看傻眼,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從天而降的雷罰,怎會突然靜止於半空,正當所有人都好奇不已時,雷罰上不斷出現裂痕。

咔嚓一聲脆響,雷柱碎裂而開,化作白色光點,消失在半空中…

見到雷罰散去,天空中的劫雲之眼,也不斷化作能量,朝四面八方散開,眾人雖不知怎麼回事,不過他們都明白,自己是死裡逃生,躲過這一劫。

本書來自品&書#網 手機閱讀

周城主目瞪口呆注視著天空中不斷散去的劫雲之眼,內心無比震撼,方才那一瞬間,到

底發生什麼。品書網(.VoDt.coM)

如此近距離周城主感覺好像有一道黑影飛躍而上,是不是錯覺,也說不清。

不過此時的周城主跟崇清城裡其他人一樣,見到劫雲之眼散去,他也明白過來,今天算

是逃過一劫。

至於到底是怎一回事,周城主也不想去弄清,應該跟閉關室里的凌天有關。

有許多事不是他能夠了解,周城主就沒有去過問。

此時閉關室里,凌天平靜注視著眼前的王濤,雷罰已落下,如不出預料的話,王濤應該

快要蘇醒才對,跟凌天所猜測的一樣。

就在劫雲之眼全部散去時,只見王濤微微睜開眼,王濤睜開眼的第一反應,直接從地上

一躍而起。

在王濤最後記憶中,他只記得自己被強大的靈帝所包圍,最後自己應該被殺。

不過當王濤一躍而起,見到站在他身前的凌天,王濤不由得一愣,緩過神來,王濤語氣

中滿是疑惑道。

「凌天閣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何處?我記得當時有煞靈族的…」

見到王濤並不記得死後的記憶,凌天無奈嘆口氣,說道。

「王濤,這裡是崇清城,當時在藍鐵城時,你被煞靈族的靈帝所殺,後來我將那些靈帝

斬殺,可沒想到煞靈族的…」

聽到凌天說出此番話,後來煞靈族的靈聖強者,出現藍鐵城裡,王濤不由得倒吸一口冷

氣。

對於王濤來說,聖級修為強者,那可是元蒼大陸巔峰強者,那樣的強者怎會出現!

「凌天閣下,煞靈族的靈聖強者出現藍鐵城裡?那麼藍鐵城現在…」

王濤幾乎已猜到可能性,但他仍舊有些不相信。

見到王濤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凌天心中有些愧疚。

若是自己不前往藍鐵城的話,藍鐵城絕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不過在王濤面前,凌天明白,有些事早晚要告訴王濤,拐彎抹角不如當面直說。

「藍鐵城滅亡了,被夷為平地。」

王濤無奈嘆口氣,有聖級修為強者前去藍鐵城,而且還是煞靈族的靈聖,這些跟王濤所

預料的一樣。

凌天繼續說道,「王濤,當時你也被殺死,是我將你救出,重鑄復活。」

聽到凌天說出此番話,王濤才回想起,在藍鐵城的那片竹林里,自己被殺的經過。

王濤內視一番自身修為,片刻之後,王濤露出無奈苦笑,說道。

「我的修為只剩七重皇級。」

見王濤說出此番話,凌天也有些意外。

一般情況下,王濤被殺沒多久時間,按照時間來推算,如此短時間內幫王濤重鑄靈魂,

重鑄肉身復活,修為應該還是原先的九重皇級。

為何王濤修為反而退後兩重,很快凌天想到可能的原因。

若是有葯皇,葯帝在的話,使用精神之力,引導著肉身重鑄丹的能量,慢慢灌入王濤的

身體里,王濤便能保持修為。

只是沒有葯皇,葯帝的引導,才導致中品肉身重鑄丹的能量自行流竄,王濤的修為才倒

退兩重,凌天無奈說道。

「王濤,這怪我,時間倉促,沒能找到葯帝幫你重鑄肉身…」

「凌天閣下,請別這麼說,若不是凌天閣下相救,王濤恐怕早已淪為煞靈族的傀儡,經

過這一次生死,修為對王濤來說,已不在是那麼重要,感謝凌天閣下為王濤重鑄復活。」

見到王濤如此平靜,凌天也沒有多說,他平靜點點頭,推開閉關室的石門。

在石門外面,周城主一直在等候著,見到凌天出來,周城主迎上去,說道。

「恭喜閣下順利出關。」

「這位是藍鐵城的王濤,王濤,他是崇清城的周城主,周城主,凌天有一事相求,相信

周城主也知道,藍鐵城的現狀,王濤現在已無去處,凌天希望周城主能將他留在…」

沒等凌天把話說完,只見周城主臉上滿是感慨,直接走到王濤的面前。

只見王濤與周城主,兩人一言不發,直接來一個擁抱,看到眼前這一幕,凌天不由得一

愣,有些意外。

「王老哥,謝天謝地,你還活著,自從藍鐵城出事,周某派人暗中打探王老哥的消息,

卻未能探知,王老哥對周某有救命之恩,即便閣下不吩咐,周某也定會全力相助!」

見到王濤與周城主擁抱在一起,也算是鬆口氣,本還想著,復活王濤后如何安排他。

總不能讓王濤跟隨在他的身邊,以王濤的修為,幫不上什麼忙,卻沒想王濤與周城主認

識。

安頓好王濤,此時關如雪已蘇醒,她與胖子休息這幾個時辰,能量也恢復不少,凌天並

不打算在崇清城裡久留。

周城主與王濤,親自送凌天,胖子,關如雪,毒皇周福出城。

站在城門外,凌天對著周城主與王濤拱手,便直徑身形一閃朝遠處飛行,胖子,關如雪

,毒皇周福則緊隨其後。

凌天已打定主意,親自帶著十幾名毒皇的殘缺靈魂回毒谷。

最主要是魏奎的殘缺靈魂,魏奎前輩為救他們,最終落得肉身摧毀,他無論如何,都要

親自到毒谷登門拜訪。

得知凌天的決定,關如雪很驚訝,沒想凌天竟與毒宗有關係。

根據關如雪的情報,毒宗之所以與煞靈族全面開戰,最關鍵的原因,還是由凌天而起。

關如雪一直很好奇,毒宗到底想要幹什麼,為何不問世事的毒宗,竟如此在意凌天哥?

心中帶著疑惑,關如雪並未多問,跟著凌天一起趕往毒谷,連續趕路一個多月的路程。

在毒皇周福的帶領下,凌天等人省去不少彎路,終於來到毒谷的邊緣,內心無比感慨。

這是凌天第二次來到毒谷邊緣,看著眼前的毒霧,凌天記得,上次是自己硬闖穿過毒霧

,不過這次有毒皇周福在身邊,周福嚴肅說道。

「諸位,請跟隨在我的身邊穿過毒霧。」

說完此番話,毒皇周福一聲怒喝,釋放出一股毒霧氣息,將凌天,關如雪,胖子三人包

住。

在毒霧的掩護下,凌天等人彷彿與毒霧融為一體,四人慢慢朝赤色毒霧走進去。

進入毒霧裡,凌天,胖子兩人倒顯得格外輕鬆,不過一旁的關如雪,臉上露出嚴肅神色

,不知在警惕著什麼,片刻后,關如雪嚴肅道。

「凌天哥,這毒霧中的生物非常危險!」

聽聞此番話,凌天回想起上次硬闖毒霧,記得當時在毒霧裡遇到過一種古怪的生物。

那些劇毒生物最低修為的也有皇獸,也有不少帝獸修為劇毒生物,對凌天等人來說很危

險。

不過關如雪是什麼修為,她可是聖級修為的強者,面對帝獸修為的劇毒生物,應該不會

如此動容。

正當凌天疑惑時,突然轟隆一聲巨響,一旁的毒皇周福釋放出的毒霧被震碎。

毒霧被震碎,毒皇周福還傻愣在原地。

易修之路 一般情況下,當毒皇釋放出毒霧,與整片區域的毒霧融為一體,毒霧裡的劇毒生物,絕

不會對他們發起攻擊才對,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何毒霧裡的劇毒生物,會突然對他發起攻擊,毒皇周福根本沒來得及緩過神。

並非是周福所釋放出來的毒霧有什麼問題,而是關如雪的修為太強,關如雪可是聖級修

為強者。

就算單憑毒皇周福釋放出毒霧,將凌天,關如雪,胖子三人包囊在其中。

關如雪的強大氣息,在毒霧裡依舊隱藏不住,毒霧被震碎那一瞬間,關如雪不敢怠慢,

一聲怒喝。

只見關如雪毫不猶豫將雙手化作羽翼,雙翼上不斷燃燒著金色火焰,臉上滿是嚴肅注視

著前方。

沙沙沙,不斷傳來扭.動的巨響,毒霧裡彷彿無數只劇毒生物,朝這邊聚集而來。

謫仙娘子莫再逃 毒皇周福感覺到無數只劇毒生物,正朝這邊聚集而來,他哪敢怠慢,一聲輕喝,再度釋

放出毒霧。

可沒想到毒皇周福所釋放出來的毒霧,還沒來得及形成結界,就被震碎。

凌天,胖子,也感覺到不少帝級修為的強大劇毒生物聚集而來,他們也不敢怠慢,急忙

拉開架勢,準備應戰。

在這毒霧裡放眼望去,只能看清前方一米多的地方,非常有限。

很快凌天,胖子,關如雪,以及毒皇周福,都感覺到,周圍已聚集無數只劇毒生物,將

他們四人團團包圍,凌天疑惑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它們不立即展開攻擊?」

「它們在等,等待真正強者前來!」

就在關如雪剛說完此話,只聽遠處傳來沙沙沙的巨響,整個大地都顫抖,一股前所未有

的龐大氣息,朝凌天,胖子,關如雪,周福壓應來。

關如雪察覺到這股龐大氣勢壓應,她臉上露出警惕神色。

不過胖子,凌天,毒皇周福,三人就不是這般輕鬆了,他們三人只覺得呼吸困難,凌天

等人朝著一個方向看過去。

只見赤色毒霧中,一隻體形高達百米的龐然大物模糊身影,那股可怕的氣勢壓應。

就是從這隻龐然大物身上釋放而出,凌天暗暗驚訝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