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那兒阿玲不是你的良配。”那個阿玲裴老夫人並不喜歡,如果不是杜衡出手他也會派人讓她消失,既然杜衡有這份兒心裴老夫人也樂得成人之美,還能讓杜裴兩家再多上一筆糊塗賬,也好讓自己這個沒有什麼雄心壯志的兒子多一些動力。

“……”裴洪明嘴脣哆嗦了幾下,不過還是沒有說出什麼,他知道自己的母親非常的獨裁,有時候就算是自己這個兒子犯了錯也絕對不會姑息。

“我們明天就去Y國,你也好長時間沒有見景天了,這次去恐怕短時間我們不會回華夏了。”

早在裴景天出生的時候就被裴老夫人掉包了,在華夏長大的這個裴景天只是一個替身,真正的裴景天早就被送到了Y國,裴老夫人不經常住在華夏就是因爲他要陪伴自己的孫子,而裴景天也是利用職務之便經常出國去看自己的兒子。

要不就說薑是老的辣,裴老夫人老早就知道杜家早晚會對自己的孫子下手,所以來了一個偷龍轉鳳讓杜家的安排成了竹籃打水,不然死的那個就真是自己的孫子了。

“我知道了。”裴洪明的聲音說不出的感慨,他也知道如果真的把杜家逼急了自己跟母親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所以在行動前母親早就安排好了退路,經過近二十年的經營在Y國裴家也有了一定的產業,如今的東方集團只剩下了一個空殼子而已,如果東方集團一倒那就讓青幫塌了半壁江山,再加上母親的安排百年青幫恐怕會先洪門一步步入滅亡。

“小刀。”隨着裴老夫人的喊聲一箇中年男人走了進來,雄壯的身軀,明亮的眼神,一頭寸長的頭髮讓他顯得更加的精明幹練。

“老夫人。”對裴老夫人小刀是打心底裏感激,當年要不是她小刀早就不在這世上了,他知道青幫中像自己這樣的人並不在少數,都是一些青壯派,不然怎麼跟杜家叫板。

“今晚凌晨開始行動,實在沒辦法就把事鬧大,那些大佬們不是沒有藉口除掉青幫嗎,那我就給他一個藉口,我就不信那些大佬們不接,必要時把輪迴幫拉進來,雖說這個景天不是我親孫子,可是畢竟養了這麼多年總的給他一個說法。”

小刀站在那裏靜靜地聽着裴老夫人吩咐,他知道以前的恩情是時候還了,不光是他,其他的那些兄弟也早就等着這個機會了,揹負着一個無法償還的恩情他們也累了,這件事過後活着是運死了是命,從此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

“我知道怎麼做了。”小刀也沒有多說什麼轉身走了。

“從你爺爺那一輩就在爲青幫打拼,可是到頭來卻是隻是在爲別人做嫁衣,你父親更是因爲那個位子把命都搭進去了,爲什麼我不讓你習武而是讓你去上學,那是因爲你一旦習武危險也就來了,這樣兢兢戰戰幾十年,如今也到了他杜家還債的時候了,青幫我們裴家是得不到了,不過他們杜家也一樣得不到。”

裴老夫人像是陷入了癔症,說出來的話冷冰冰的讓人身上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看着自己的母親裴洪明只是在心底嘆了口氣,母親生活在仇恨跟恐懼中的時間太長了,長的他都覺得自己的母親本身就是一個悲哀。

……

海市的凌晨雖然行人少了很多,可是這座不夜城中怎麼會少的了那些夜貓子們,就在這些人醉生夢死的時候一場血腥的殺戮開始了。

先是屬於青幫的各家娛樂城遭到了自己人的攻擊,接着就是青幫衆人的自相殘殺,一時間整個海市亂了起來。

這就像一個信號,從海市一直向南嘉城、杭城、金華……近乎整個浙省都亂了起來,緊接着安省、江省、跟福省也出現了一些小的混亂,不過比起浙省來要差得遠了,最厲害的當屬海市跟杭城兩地,青幫的成員就像是商議好的都集中在了這兩座城市中。

殺戮,隨處可見,伴隨着死亡叫喊聲兵器的碰撞聲響徹了夜空,這兩座城市中的人都嚇得躲在家裏,生怕一個不慎就會被那些殺紅了眼的青幫幫衆給殺了。

“老爺……老爺……”杜衡好不容易睡着了,可是卻又被自己的管家給喊醒了。

“阿生,又有什麼事?”杜衡穿着睡衣一臉不高興的看着阿生,任誰睡得好好的被人吵醒心裏也會不高興的。

“剛剛下面的人打來電話,海市現在全亂了,我們的人自己打起來了,幾乎見人就砍,而且只要我們青幫駐足的地方都有不同程度的混亂……”

阿生像爆料豆般把事情說了出來,可是沒等他說完就被杜衡一把推到了一邊。

“備車,我要去老爺子那裏。”說着也不管阿生擡腳就向外走去。

當杜衡穿着睡衣來到杜青山的住所的時候杜青山已經坐在那裏了。

看着自己的父親忽然像是老了十多歲杜衡心中一陣難過。

“來了,做吧。”杜青山看了看自己的兒子,然後指了指身邊的座位。

“外面的事你都知道了。”杜青山的聲音十分的平靜,而杜衡就在來的路上看到了海市的混亂,就連他的車子都被好幾個人扔了石塊。

“還有辦法嗎?”杜衡有些不甘心,他兢兢業業打理青幫,本來還想跟洪門一較高下的,可是如今這種情況恐怕青幫被洪門看笑話了。

“裴老太還真是絕啊,一點機會都不留給我們,我當年做的最錯的一件事就是沒有把這個老太太一起殺死。”

本來裴洪明的父親死了,而裴老太當時更是孤兒寡母的杜青山也沒放在心上,可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這麼能忍,這一忍就是幾十年啊!

如今的青幫是徹底的完了,雖然死傷並不慘重,可是事情卻是太惡劣了,國家不會允許這樣的幫派存在的,可以說裴老夫人是借了國家的手把青幫滅了的。

“那我們怎麼辦?”杜衡這時也沒有主意了面對這一攤子事他也是慌了。

“你跟明遠收拾一下,現在就去機場,天亮之前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出國,以後就不要想着回來了,我們杜家的財富夠你們父子從頭來過的了。”

杜青山的聲音裏充滿了梟雄末路的感慨,爭強好勝一輩子,到頭來什麼都沒得到,還讓自己的兒孫背井離鄉有家回不得。

“那你呢?”父親只說自己跟兒子那他自己呢?

“國家需要一個交代,你不行,明遠更不行。”

“爹……”杜衡一下子跪倒在了杜青山的面前,哭得像一個孩子一樣。

“呵呵,我這一輩也沒虧着,就這樣也不錯,記着如果有機會就讓你的兒孫落葉歸根,沒有家的雀兒怪可憐的。”杜青山說到最後聲音有些沙啞,眼中也是淚光盈盈。


“去吧,對明遠嚴格一些,以後杜家就靠你們了。”杜青山揮了揮手把眼睛閉了起來,一滴清淚從他的眼角滑落。

杜衡砰砰砰的磕了幾個響頭頭也不回的走了。 第九十四章 莫成名

水若雲加盟天娛娛樂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了,就這件事情天娛還開過記者會,讓天娛的員工八卦的還是水若雲跟自己幕後老闆的關係,這裏面衆說紛紜,不過羨慕妒忌恨的倒是佔了大多數。

莫成名對水若雲也是知之甚深,畢竟娛樂圈就這麼大,而且明星很少有祕密,天娛對水若雲的加入十分的重視,(不重視行嗎?那是什麼後臺啊!)所以對待水若雲經紀人這一方面也是異常的嚴謹,大樹底下好乘涼,經紀人的競爭也是十分的激烈,而這個莫成名就是這次爭奪的大熱門。

“應該是相互關照纔對。”水若雲畢竟也在社會上打拼了這麼多年了一些東西還是懂的,花花轎子人擡人嘛。

“哪裏哪裏,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一下,你先忙,有時間我們再聊。”說完就走了,自始至終就看了凌峯一眼,除去有些驚豔外就再也沒有別的什麼了。

“姐姐,是不是覺得這個人是個娘娘腔,你有些不喜歡。”跟凌峯在一起久了凌峯是什麼人什麼性格水若雲也是知道的,所以纔有這麼一問。

對於水若雲稱呼自己姐姐一開始以爲再也不見了,所以沒有反對,後來又遇到水若雲雖然說過幾次,可是水若雲就是認定了他這個“姐姐”,凌峯也就隨她去了,在別人不清楚狀況的前提下喊凌峯姐姐那是沒有一絲的違和感的。

“嗯,怎麼說?”看水若雲這麼問就知道里面有故事了。

“我們邊走邊說。”水若雲挽着凌峯的手走進了天娛娛樂的辦公大樓。

“這個莫成名是一個可憐的人,也是一個讓人敬佩的人,他其實長得還蠻英俊的,如果不是做了經紀人沒準兒也能當個大明星的。

當年的莫成名論條件並不見得比一些男明星差,可能是出於愛好,卻是選擇了經紀人這一職業,還別說從他的手中還真的是走出來幾個大紅的人物。

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一個叫飄飄的女明星,而且這個女明星到最後還成了他的女朋友,可是好景不長,因爲名氣飄飄被一個從京城來的公子哥兒看中了,兩人當然不願,這中間具體發生了什麼沒人清楚,就算是那些知情人也是諱莫如深,只知道後來那個飄飄被人活活輪、奸致死,而從那以後莫成名整個人都變了,他那頭髮、彩妝、包包什麼的都是飄飄生前最喜歡的,所以這個莫成名其實是代替兩個人在活着。

說到這裏水若雲聲音中說不出的唏噓,同時也帶着對莫成名淡淡的敬意,在這個世上,尤其是娛樂圈中感情這東西就是明星們的調節劑,能做到莫成名這樣的真的很少很少。

“那他這個人還算不錯。“凌峯聽完水若雲的話也是有些意外,一個人卻活成了兩個人也真的是難爲莫成名了。

“走吧,跟我去見見我的老闆,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要端人家的飯碗了。”說着水若雲皺了皺眉挺翹的小鼻子,那感覺彷彿一下子小了十多歲,不愧是演員出身,一舉一動動能撥動人的神經。

一路上不時地有人跟水若雲打招呼,看得出來這些人都非常的喜歡她,而水若雲也是一一回應,完全沒有一絲明星的架子,直到兩人兩人走到一個掛着總經理牌子的房門前停了下來。

砰砰砰

“進來。”裏面傳來一陣略顯低沉的聲音。

這是一間將近一百平的辦公室,裏面有一小半的地方放滿了各種植物,看得出房間的主人把這些花草照顧的都十分的好,在靠窗的一角擺了一張碩大的老闆桌,那裏正坐了兩個男人,看樣子兩人應該是在談事情。

“水小姐怎麼今天過來了,怠慢了怠慢了,這是不好意思。”魏東城趕忙站了起來,水若雲可是老闆親自點名小公主親自送過來的人,萬一有個不順勁兒的地方可是有自己好瞧的。

“魏總客氣了,您是總經理我是員工,有什麼好怠慢的,要說以後我還要您多加照顧呢。”水若雲主動伸出手跟魏東城握了一下。

“水小姐客氣了,快請坐,還有這位小…先生。”當說到凌峯的時候魏東城也是一頓,好在及時反映過來,可是心裏也是一陣嘀咕。

“崔導……”魏東城剛想把水若雲介紹給自己身前的那個大鬍子卻是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凌峯看個不停。


“崔導。”魏東城的聲音忽然高了一些。

“奧,啊…魏總幹什麼?”崔導艱難的把目光從凌峯的身上移開了。

“你說呢?”邊說眼睛邊向着凌峯隱晦的眨了眨,這時崔導才反應過來,感情剛剛自己走神了,可是這是有原因的。

“你好你好,我叫崔建,你們可以叫我崔大鬍子,喊我崔導也行。”崔建把手用力的在褲腿上擦了幾下,然後有些討好的伸向了凌峯。

凌峯微微皺了皺眉,就在剛剛這個崔大鬍子就在那裏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這讓凌峯心裏非常的不舒服,如今看到他這番作爲心裏就更不高興了。

魏東城看着大鬍子這番模樣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道:“這位先生,請你不要介意,這傢伙每次見到自己心儀的演員都會露出這幅豬哥樣,你不要理他。”

“嘿嘿……”這是崔大鬍子在一邊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腦袋,他自己的毛病他自己清楚,爲這件事他可沒少讓人誤會,什麼潛規則、同性戀這類的報道也常有。

聽到魏東城這麼說又看到崔大鬍子這幅模樣,凌峯也就不再計較了。

“難道崔導有戲要拍。”水若雲眼睛一亮,作爲一個電影明星對這個崔導她還是知道的,既然崔導中意於凌峯,那麼就一定有一部戲要投入拍攝了。

“我們剛剛就在討論這件事,正好水小姐來了,我們還想聽聽你的意見呢。”魏東城微笑着看着水若雲,而崔大鬍子卻是不時地看凌峯一眼。

其實這部戲很大程度上是爲水若雲準備的,一是爲了討好一下水若雲,誰讓人家身份特殊呢,二就是水若雲剛剛加盟天娛娛樂需要好好地燒一把火,這樣一棵搖錢樹可不能只供着吧。

“這部戲還有我的份兒嗎?”水若雲有些受寵若驚的說道,她沒想到自己剛剛加盟公司就有戲拍了。

“那當然,你可是這部戲的女主角。”看到水若雲的高興的樣子魏東城心裏也是高興,自己的心思果然沒有白費。

“……”看到魏東城的表情水若雲一下子反映了過來,這些只是魏東城看在耿家的面子上做的事情而已,不過水若雲有絕對的自信,她相信自己能夠把這部戲演好。

“那就謝謝魏總了,我一定會努力的。” 我的美女局長 ,自己還是有實力的。

“那就好,呵呵。” 我家鬼夫太囂張

“不知道這位先生怎麼稱呼?”這時一直在一邊坐立不安的崔大鬍子終於忍不住了。

“我姐姐凌峯,怎麼樣漂亮吧。”水若雲知性的的一面瞬間的坍塌,出現在幾人面前的就像是一個在誇耀自己心愛玩具的小孩子,這種轉變讓魏東城一愣,而崔大鬍子卻是眼睛一亮。

“胡說什麼呢,我是凌峯,水若雲的好朋友。”凌峯敲了一下水若雲的額頭,讓水若雲又皺了皺自己的小鼻子。

“凌先生不是演員吧。”崔大鬍子從來沒聽說過有這麼一位演員,否則他早就天下聞名了。

凌峯從善如流的點了點頭,讓崔大鬍子一陣高興。

“不知道凌先生想不想拍電影,這部戲裏有一個角色真的是太適合你了。”說完崔大鬍子就一臉緊張的看着凌峯,生怕他會不答應。

“拍電影?”凌峯明顯的一愣,他從沒有想過有人居然想要自己去拍電影,一時間一些別樣的心緒在心中滋生起來。

“姐姐……”水若雲在一邊眼珠子轉了起來,這是一個好機會,雖然自己跟凌峯已經很近了,可是兩人之間總是捅不破那層膜,如果能跟凌峯一起拍電影耳鬢廝磨日久生情,豈不是逐了自己的心願。

“凌先生我保證你真的非常適合這個角色,不…不…是這個角色非常的適合你,希望凌先生好好考略一下。”不管是爲了這部戲還是爲了自己崔大鬍子都希望凌峯能夠出演這部戲。

“好了崔導,你也不要催凌先生了,這件事還需要一段時間,可是水小姐的經紀人我們還沒有選好呢。”說着魏東城從桌子的抽屜裏拿出一疊資料,“這是我們天娛娛樂所有經紀人的資料,水小姐看一下,如果相中了誰就告訴我。”

原本像經紀人這種事情是由公司統一安排的,不過對於水若雲他可不敢亂做主張。

水若雲接過資料一張張的翻了起來,不一會兒就看到了莫成名的名字。

“就他吧。”凌峯在一邊也看到了莫成名的名字,從水若雲的話裏可以看出這個莫成名還是很好地。

“那就他了。”水若雲把莫成名的資料拿了出來,難得凌峯幫她做一回選擇,她當然不會反對了。

“莫成名,也好,他手底下的一個藝人剛好嫁人不做了,時間上剛剛好。”

莫成名在圈中的名聲還是很得人心的。

“那就這樣說好了,我明天正式來上班,到時候我就可以開始工作了。”說着水若雲站起來把手伸向了魏東城。

“那一切就從明天開始。”魏東城笑了一下,輕輕握了握水若雲的手。

“凌先生,你一定要考慮一下,真的……”崔大鬍子還想要說什麼卻被魏東城拉回了屋裏。 第九十五章 探班

一眨眼時間凌峯已經出來快一個月了,期間楚文清、王璐瑤都經常來電話訴說相思之苦,至於鄭紅紅跟謝婉柔,前者是被人軟禁了打不出電話來,後者或許還在生氣壓根就沒有跟凌峯聯繫過,儘管如此凌峯還是開始想念起這些女人來,這讓他覺得這種牽掛也是精神的一種寄託。


耿樂樂跟唐豆一個學生一個公司老總現在也不上學、也不辦公了,顯然是樂不思蜀了,整天的拽着凌峯跟她們到處亂逛,一刻都不消停,原因就是凌峯沒有答應她們在水若雲出演的電影裏出演角色,她們對凌峯演電影可是萬分的贊成的,以凌峯的面貌跟氣質,不管男女老少那可都是核彈級別的通殺啊!可是凌峯到最後還是沒有同意,於是兩個女人對他進行了懲罰—-逛街。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