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這名男性軍官帶著市長的命令離開頂層的辦公室后,這位五十多歲的市長,才回過頭去望向監控畫面,神情有些緊張,有些期待的呢喃道:「你,會是七號城市的救星嗎?」

監控畫面當中失去了王明的蹤跡。這位市長先生似乎也已經做出了莫大的決斷,扭頭朝著身旁的女兵說道:「給我連接王城!」

……………………

王明根本不怕馬克爾斯會私吞了那頭毒刺巨蜥,因為他知道,像馬克爾斯這種貪生怕死的小人。絕對沒有那個魄力去冒這麼大的風險。

而作為次神大陸的一個匆匆過客,王明也確實需要一個或者幾個鞍前馬後的手下,去處理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例如售賣獸核、異獸的各種部件換取現金等等,這種事情看上去不會浪費太多的時間。但如果綜合計算下來的話,卻至少佔走王明十五分之一的時間!

他只有很短的一段時間,所以。這種浪費時間的小事,自然需要有人出面去幫他搞定,無疑這個膽小怕死的馬克爾斯,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一個人穿梭在漆黑茂密的獸林當中,時不時抬頭看一眼完全被樹木遮蔽的天空,事實上王明能夠看到的,僅僅是樹枝樹葉而已。

這片五級獸林,將成為王明正式在次神大陸宣布自己到來的跳板,他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晉陞成為傭兵協會的高級成員,並且,在這個強者如林的世界當中佔據屬於他自己的一席之地!

王明時刻提醒著自己,只是次神大陸的一個過客,可另一方面,他又在努力融入到這個世界當中……這是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興許是因為先前五級異獸毒刺巨蜥的發狂,導致這一帶的異獸不管等級高低,全都遠遠的避開了,以至於王明以每小時八十公里的速度前進了二十多分鐘,也沒能看到哪怕一頭一級異獸!

這樣下去可不行啊……王明可是帶著三天賺夠十個億的目標過來的!

「奇怪,異獸們都哪去了?」王明困惑不解,慢慢停下了腳步皺起眉頭,靠在一棵至少七十米高的大樹主幹上,仔細的回憶著自己在那圖書館當中查閱到的各種資料。

慢慢的,王明想起了一段很容易就被忽略掉的介紹!

「五級以上的異獸已經有了極高的智慧,並且對地盤的觀念十分重視,每頭五級以上的異獸都會有屬於自己的領地,一般情況下不會離開領地範圍,除非遇到突發情況或者受到了更高等級的異獸的指揮驅趕。」

「而如果一片範圍內的五級異獸發生意外,導致領地失去了主權,那麼,就會發生領地爭奪戰,附近的五級異獸都會趕到勢力真空的地盤進行激烈的爭鬥,最終確定下這一塊地盤的歸屬。」(未完待續。。)

… 「同時,五級異獸已經是相當高級的異獸,它有它自己的氣場。」

「倘若一頭五級異獸殞命,它的氣場也會因此消失……而感受到五級異獸的死亡,附近的異獸也會感到危險,並迅速逃離!」

回想到這裡,王明的一雙眼珠子就亮了起來,他知道,自己終於找到異獸逃離的根本原因了! 貴妃每天都在努力失寵 而且……

隨手施展了隱身術,整個人衝天而起!

毒刺巨蜥的行動軌跡幾乎形成了一條直線,凡是擋住了它去路的任何東西,都被它那龐大的身軀破壞的七零八落。

因此,王明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的,就看到了那條幾乎等於導航線的痕迹,只要順著這條痕迹繼續往前,就能找到毒刺巨蜥的老巢,說不定在那裡已經有一群五級異獸在為了地盤而相互爭鬥了!

想到這個可能,王明就笑了,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五級異獸……好東西!

誰都知道異獸超過五級,哪怕取出來的只是能源獸核,也是價值連城的寶貝,但真正有把握深入獸林去獵殺五級異獸的,卻根本沒幾個人。

因為獸林當中的異獸是一個共同體,就算在你闖入之前,它們內部在進行著激烈的廝殺,可一旦察覺到人類武者闖入獸林,那幾乎就能在幾分鐘內完成所有異獸的集結,然後將人類武者擊殺,或者轟出獸林!

越是高級的獸林,所遭遇的襲擾就越少,敢進入獸林的武者自然也更加的稀少。

五級異獸已經算是比較高級的獸林了,這一片獸林的面積甚至超過了三十萬平方公里,在獸林當中生活的異獸數量絕對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

膽敢隻身闖入五級獸林,並且把目標直接鎖定在五級異獸的身上,最低也得是達到了十級的強者。而一般十級強者出沒的獸林,哪個會低於八級?他們在八級獸林當中隨便獵殺五六級的異獸,都比闖入五級異獸到處亂躥來的輕鬆,來的自在!

而且,還不會有被異獸圍攻的危險。

因為,王明這個異類又幹了一件異類的事情,以這具身體老祖級別的實力,居然闖入五級獸林獵殺異獸……這確實是個讓人難以理解的怪異舉動。

但王明卻沒有這份覺悟,他只知道儘快獵殺大量異獸,換取足夠的次神幣。把身上用來過渡的武器裝備全部更新換代!

在五級獸林當中,毫無疑問五級異獸就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絕對霸主。

而地盤的大小,也代表著一頭五級異獸的實力強弱。

王明順著毒刺巨蜥留下來的痕迹,很順利的就找到了遠隔上千公里的,原本屬於毒刺巨蜥的老巢。

這是一處位於獸林中心向北大約八十多公里的山坳,以這處山坳為中心,方圓七百多平方公里,都是毒刺巨蜥的地盤。

而毒刺巨蜥在五級異獸的實力排行當中,又是比較靠前的一種五級異獸。據此來進行推斷的話,說明這片五級獸林當中,最少也有超過四百頭五級異獸……這個數量對王明來說,算是差不多了。

「吼吼吼!」「昂!」「咕咕咕!」……

還沒等王明靠近痕迹盡頭的那處山坳。遠遠的他就聽到從山坳當中傳出了一陣陣讓人頭皮發麻的嘈雜聲響。

猶豫了片刻后,王明維持著自己的隱身狀態,悄悄潛入了這處好似正在發生爭鬥的山坳,原本。屬於那頭毒刺巨蜥的老巢!

王明的猜測果然正確,此時的山坳當中確實正在上演上爭奪地盤的戲碼。

一共有五頭五級異獸出現在了這裡,讓王明感到驚訝的是。其中居然還有相對數量稀少的飛行類異獸存在!

「極冰雕、烈火金鷹、死亡魔狼、沼澤蟲母……呃,那個……那個好像是五級異獸實力排行榜上名列第七的雜交品種,血冠亞龍獸!」王明靜悄悄的出現在一顆大樹的樹榦後方,眼眸當中爆發出了一道明亮的精光。

極冰雕是一種飛行類異獸,但實力不算強橫,是五級異獸當中墊底的角色,但由於其數量較多並且善於飛行,所以在實力榜上排名不高,但在危害榜上卻名列五級異獸的第四名,算是比較有名的一種五級異獸。

而相對於極冰雕而言,烈火金鷹的名頭就無疑響亮了許多,全身的羽毛都如同金屬鍛造一般鋒利,在羽毛表面上時刻燃燒著的火苗,則更是一種極具殺傷力的武器。

烈火金雕從頭到尾,成年之後全長超過三十八米,號稱五級異獸當中實力能夠與六級異獸相抗衡的五級精英,絕對不容小視。

但由於數量實在太少,所以很少有烈火金雕的獸核在市面上流傳,因此,烈火金雕出產的獸核,只要不是能源獸核,其價格都比同類、同級的獸核價格高上幾倍,十分稀有。

至少從王明看到這頭烈火金雕開始,他就已經在盤算著,如何能以最快的速度把這頭烈火金雕的獸核收入囊中了……

除了極冰雕和烈火金雕這兩種飛行類異獸之外,餘下的死亡魔狼和沼澤蟲母則稀疏平常了許多,在五級異獸當中都是墊底的那種角色,而且數量不算多,危害榜上的排名也十分的普通。

不過,在這五頭五級異獸當中,最吸引王明目光的,無疑是那頭血冠亞龍獸!血冠亞龍獸的頭頂有一隻元寶狀的肉冠,肉冠通體成血紅色看上去異常的顯眼,和它身軀的青褐色主色調形成了極其強烈的衝突而且,血冠亞龍獸也是鱗甲類異獸的一種,自出生之日起便全身覆甲,經歷五次蛻變之後,成年的血冠亞龍獸體長超過六十米,身上的鱗片能夠阻隔大部分的攻擊,是一頭絕對的陸地霸主!

當然,真正吸引王明的,不是這頭血冠亞龍獸的實力排名。而是它身上價值連城的三樣寶物!一般情況而言,異獸的獸核就是它們身上最有價值的東西,但對於血冠亞龍獸來說,獸核卻不是它最值錢的東西。

那隻像元寶一樣的血冠,才是它身上最珍貴的寶貝。

血冠亞龍獸頭頂上的血冠是匯聚了它全身精血凝結而威的,像是肉瘤一樣的東西,這隻血冠之所以值錢,就因為它能夠治癒超過十種的絕症!像眼前這頭已經成年的血冠亞龍獸,它頭上的血冠最少能夠治癒一千個病人。

所以,血冠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尋常的五級能源獸核,售價不過六百萬左右,可這隻誕生於五級異獸身上的血冠,價值卻以億為單位!

毫無疑問,這是一筆讓人心動的財富,單單是這頭血冠亞龍獸的價值,就最少達到了三個億!也就是說,只要殺了它,王明就可以買一隻能夠模擬長槍的激光發射器了……

正在警惕的看著其他異獸的五頭五級異獸並沒有發現王明的到來。它們焦躁不安的發出一陣陣吼叫啼鳴,像是在警告對方儘早離開。

但是,五頭五級異獸聚到一起,個個都是這片獸林當中的霸主角色。誰肯服軟退縮呢?沒有,一頭都沒有。

「吼!」沉默的相互注視了大約一分多鐘,身為五級異獸當中實力十分靠前的血冠亞龍獸,發出了一聲充滿警告意味的吼聲。

在它的威脅之下。死亡魔狼、沼澤蟲母以及極冰雕,都明顯露出了懼色,不敢回應血冠亞龍獸的威脅。卻也沒有半點離開山坳的意思。

「啁啁!」唯一能夠和血冠亞龍獸抗衡的烈火金雕沒有半點退卻的表現,反倒是朝前穩穩噹噹的邁出一步,發出了一陣嘹亮的啼鳴!

這是……在宣戰!看到這五頭五級異獸的反應,王明就無聲的笑了,烈火金雕仗著自己能飛能噴火進行遠程攻擊,根本無懼血冠亞龍獸的威脅,反而躍躍欲試的,好像有要和血冠亞龍獸一較高低的意思。

而面對烈火金雕的挑釁,血冠亞龍獸也沒有半點懼怕的反應,同樣是朝前邁出一大步,轟隆隆的聲響震徹山谷!

眼看著烈火金雕和血冠亞龍獸就要幹上了,實力相對較弱的極冰雕、死亡魔狼以及沼澤蟲母,都十分識趣的退到了一邊。一來,它們並沒有參加混戰的實力,二來它們也想看看最後的結果,能不能有渾水摸魚的機會。

可是看到這五頭五級異獸在那裡吼來吼去,你上我退的模樣,王明卻有些不耐煩了……不過是五頭五級異獸而已,還不能把他嚇得躲在那裡等著撈便宜!

於是,王明撇撇嘴巴有些不屑的嗤笑了一聲,解除身上的隱身術,大大方方的就踩著滿地的碎石子走了出去,喊道:「喂,想打就打,哪那麼多廢話?不想打的話我可打了!」

這一下,吼來吼去的五頭五級異獸全都傻了眼了,它們沒想到在它們即將火拚的時候,居然還有一個人類出現在山坳里,更加氣煞異獸的是,這個人類穿著最讓它們厭惡的制服,還滿臉不屑的模樣……

他想幹什麼?他來這裡做什麼?他當這裡是他家的後花園嗎?五頭五級異獸同時怒了,它們發出了陣陣咆哮……

「吼吼吼~!」「昂昂昂~!」「咕咕咕人!」「啁啁啁!」「嘶嘶嘶!」

五種不同的嘶吼啼鳴剎那間響徹了山坳,通過山坳的反彈,傳出去老遠老遠,有一種異常的振動頻率引起了王明的注意。

「這五頭畜生在傳遞信號,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有無數異獸湧入山坳吧。」王明迅速做出了判斷,卻不慌不忙的笑了笑……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數量是很難彌補質量的。

眼看著這五頭五級異獸已經傳遞完畢信號,王明也是抖了抖胳膊,放鬆了一下身子骨,扭動著脖子說道:「求援完畢,咱們開始吧!」

「那是……那是有人闖入了獸林深處?!」七號城市行政大樓當中,五十多歲的市長先生剛剛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抬頭一看屏幕上剛接進來的監控畫面,立馬就把他驚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通過無人偵察機傳回的監控畫面,他清晰的看到在密林當中有無數的影子在閃動,數量龐大的異獸浪潮,正朝著獸林的中心區域匯聚過去!

如此景象。除了有人闖入獸林深處,並且已經被發現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任何的解釋,而現在如此兇猛的異獸集結,顯然已經說明了這個情況。

市長先生本身就是一名六級武者,以他的眼力當然不難看出,異獸浪潮當中居然還混雜了為數不少的五級異獸…………

在這樣的異獸浪潮席捲下,哪怕是一名九級武者也不得不暫避鋒芒,否則就有被異獸包圍,並且圍毆致死的危險!

「是誰?是誰闖入了獸林深處?!」市長先生滿臉震驚的呢喃自語著。可就在他打算下令讓無人偵察機繼續前進,去異獸聚集的中心位置偵察一下的時候,原本清晰的畫面卻突然間模糊了起來,屏幕瞬間黑了下去。

「唉……」看到這一幕,市長先生就知道這架無人偵察機已經墜落子,獸林當中有數量極多的飛行異獸,那裡是無人偵察機的禁區!

他迅速冷靜下來,很快就有一個銀色的身影跳入了他的腦海當中,那個在瞬間踢出上千次鞭腿的銅章傭兵。成了他第一懷疑目標……如果這個闖入獸林的人,真的是這個傭兵的話他倒是可以放心了。

但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抬頭下令道:「馬上吩咐偵察部,出動三百架無人偵察機進入獸林上空。盡量找到異獸聚集的原因。

「是,市長先生!」幾名軍人起身行禮,隨後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開始通過三維立體操作平台。傳遞市長的命令。

而這個時候,在獸林當中引起異獸暴動的王明,卻已經高高的躍到了血冠亞龍獸的頭頂上方。雖然他的身子和血冠亞龍獸的龐大身軀對比起來,顯得是那麼的瘦弱,但絕對沒有人會懷疑王明那小身板當中蘊含的力量。

「轟~!」看似不重的一腳踢在血冠亞龍獸的左側臉頰上,幾乎瞬間就把血冠亞龍獸長達六十多米的龐大身軀踢飛了出去,撞在山坳的岩壁上發出了一陣震耳欲聾的巨響!

在高空當中扭動身子,王明穩穩噹噹的落在了堅硬的地面上,嘴角噙上了一抹戲謔的笑意……

實力最強的血冠亞龍獸在一個照面間就被王明踢得倒飛了出去,龐大的身軀撞在堅硬的岩壁上發出的巨響,讓烈火金雕等四頭五級異獸湧起了強烈的危機感,尤其是在王明踢飛血冠亞龍獸之後將那不懷好意的目光從它們身上掃過的時候,更是讓它們感到了死亡的威脅。

這個人類,絕對不是一個弱者!四頭五級異獸瞬間做出了判斷,一陣低沉的嘶吼啼鳴之後,它們統一了陣線。

地盤的事情暫時放到一邊,先幹掉這個貿然闖入的人類武者!

「咕咕!」極冰雕展開雙翼衝天而起,悍然向王明發動了第一波攻擊。

無數足以將一個普通人凍成冰雕的寒冷氣流,從它的口中噴出,並通過它雙翼煽動帶來的大風,源源不斷的卷向了王明。

芙蓉錦 「啁啁!」與此同時,烈火金雕也已經騰空而起,緊跟在極冰雕的後面煽動雙翼,那金屬一般質感的羽毛上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並在它的控制之下撲向了王明!

但是,太慢了。

對於王明來說,無論是烈火金雕還是極冰雕,這兩頭空中異獸的攻擊速度都太慢了,慢的足夠讓他騰出時間,先解決掉那頭死亡魔狼!

凌厲的目光掃過已經俯下身子,好似隨時都可能撲咬上來的死亡魔狼,王明朝著它溫和一笑,像是在給它送行。

而注意到王明那溫和的微笑,死亡魔狼卻是不安的嘶吼了起來,眼前這個人類帶給它的壓力,絕對是它自出生以來感受到過的最大的壓力!

眼看著極冰雕和烈火金雕都一前一後的動了手,死亡魔狼也準備出擊了,可惜,王明哪裡會給它這個機會?

王明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幾乎瞬間就出現在了死亡魔狼的身旁一側,繼而身子一晃,如閃電般出現在死亡魔狼的腦袋下方,接著整個人如同衝天而起的火箭。狠狠一拳轟在了死亡魔狼的下巴上!

「昂!」夾帶著神力的一拳,被轟到下巴的死亡魔狼發出了一陣凄厲的慘叫,但是,它已經沒有了反擊的機會。

巨大的衝擊力將死亡魔狼超過一百噸的龐大身軀直接轟離了地面,如炮彈一般出現在了離地一百多米的空中。

它的腦袋向上,看到了高空當中的烈火金雕,但是,王明已經貼上來了,狂風暴雨般的攻擊隨即落下!

將一頭體重超過一百噸的死亡魔狼轟到高空,並直接在空中悍然的發動攻擊。王明將神力調動起來,每一拳每一腳落在死亡魔狼的身上,都能打的死亡魔狼慘叫連連。

奈何,它是陸地上的異獸,當它出現在空中之後,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餘地,只能承受著王明暴風般的攻擊。

「砰砰砰!」密集的拳腳連綿不絕的落在死亡魔狼的龐大身軀上,王明如同狂躁的幽靈,飄忽不定卻又兇悍無比。

整個過程持續了不到三秒鐘。隨著他狠狠一腳踩在死亡魔狼的額頭上,光著的腳丫子下方湧出了一股神力闖入死亡魔狼的體內,瞬間將它的大腦絞成了渣渣……

「嗷!」死亡魔狼發出了它在這個世上的最後一聲狼嘯,龐大的身軀重重的墜落下去。激起了無數的塵埃。

三秒鐘,解決了一頭五級異獸!

藉助踩踏在死亡魔狼腦袋上的助力,王明前一秒幹掉了死亡魔狼,后一秒就已經出現在了烈火金雕的後背上。臉上掛起了淺笑……

他伸手摸了摸烈火金雕的脖子,然後猛地起身,在烈火金雕回過神來之前。狠狠的一拳便砸在了烈火金雕的脖子上!

「咔嚓!」十分清脆的聲響,在空中突然響起,剛剛還在搜尋著下方王明蹤跡的烈火金雕,根本沒想到王明居然能夠輕鬆的躍到它的後背,並且在它飛行狀態的情況下,一拳轟斷了它的脖子。

「啁!」烈火金雕發出了一聲悲鳴,斷掉了脖子,就意味著死亡!

「咕咕咕!」不遠處扇動翅膀的極冰雕沒想到王明居然如此兇悍,眼看著比它還強的死亡魔狼以及烈火金雕頃刻間就喪命在王明的拳腳之下,作為一頭擁有不弱靈智的五級異獸,它哪裡還敢在這裡逗留下去?

什麼驅逐闖入的人類,什麼爭奪毒刺巨蜥的地盤……全是假的,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真的!於是,極冰雕開始逃跑了。

它驚慌失措的瞥了一眼烈火金雕飛速下墜的屍體,二話不說發出一陣咕咕的啼鳴,調頭就想跑路了。

可是,極冰雕雖然實力不強,可畢竟是一頭五級異獸!在王明的眼中,它就是那一堆閃閃發光的金子啊,怎麼可能讓它逃跑?

此時此刻,王明距離極冰雕大約還有三百多米的樣子,空中也沒有什麼可以借力的東西,這種情況下獵殺一頭飛行異獸,其難度絕對大得嚇人。

要知道,武者雖然是對付異獸衝殺在第一線的英雄,可獵殺飛行異獸的工作,大多數都是由軍方來進行的,很少有武者能夠獵殺飛行異獸。

極冰雕也認為王明不可能殺死它,可就在它以為自己已經逃出生天的時候,後方卻突然響起了一陣凄厲的聲響:「嗡!」

極冰雕本能的回頭望去……

「砰!」一顆二級能源獸核在神力的包裹下,狠狠的砸在了極冰雕的身上,幾乎瞬間就撕開了它的身體,闖入它的體內將它的五臟絞成了肉泥!

「咕!」極冰雕沒想到自己居然是這麼死的,可它已經沒有發泄怨恨的機會了,龐大的身軀失去動力,從高空往下墜落。(未完待續。。)

… 「別以為老子只會肉搏!」 溺愛成婚,總裁寵妻百分百 看著自己甩出的二級能源獸核成功幹掉了極冰雕,王明便拍了拍手掌,自語著將目光投向了那條令人作嘔,正驚恐萬分的看著他的沼澤蟲母。

沼澤蟲母無疑是一種非常醜陋的異獸,通體成乳白色,表面掛滿了黏糊糊的粘液,看上去就像是一隻被放大了無數倍的蛆蟲!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