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陽城外,原本混亂的局勢,變得一片清明。

除了玩家外,一隻怪也看不到了。

有些苦逼的傢伙,正打著的BOSS,也被系統刷沒了,白搞一場。

「活動結束,開箱子嘍。」

「你頂天就一個二星箱子,有什麼好開的,百分百是開垃圾。」

「二星箱子怎麼了,說得好像你有五星寶箱一樣的。」

張山沒有理會那些二逼,從郵件系統中取出獎勵的寶箱點開。

平平無奇,沒什麼光影特效出現。

阿西巴,又開了個垃圾嗎?這五星寶箱給我有點浪費啊。

張山打開背包查看。

這是麻玩竟兒,難道是圖紙嗎?

查看剛才寶箱開出來的那個圖紙。

六管火神**紙(一星):守城器械,攻擊力五萬,射程一百碼,攻擊間隔0.5秒。

要求:工程學四級。 張寧昏倒后,柯離趕忙上前查看,檢查之後,對大夥說:「沒有大礙,就是勞累過度了,休息一下就好。」

李蕊說道:「是啊,先強行開人王,沒休息好就強撐著起來,有是這一番亂戰,剛才說的話,有是如此悲壯,到了臨界點了吧。」

夏老頭說道:「你倆先帶着他們回山吧,我在這等張寧。」

兩人點點頭:「那內個文慈的事怎麼說?」

夏老頭搖搖頭道:「等我回去在說吧。」

兩人點點頭各自帶着徒弟返回天神山。

————

張寧這一覺睡的非常舒服,夢到又返回了百越城,還是沒有戰的事時候,家家戶戶都喜笑顏開,大人們在院裏吃飯喝酒,孩子們吃完飯,一起拿着木頭做的棍子,在玩這對戰遊戲,有人扮演妖族,有人扮演人族英雄,張寧扮演這人族英雄把妖族打的落花流水。

張寧在次醒來是在兩天後的清晨了,張寧悠悠醒來,看到了在床邊的馮茂和夏老頭。

張寧問道:」我這是又睡了多久啊?」

夏老頭:「也就兩天兩夜不多。」

張寧做起身來,那起床邊柜上的水,喝了一口道:「蕊姐和柯離姐他們呢?」

夏老頭:「我先讓他們回山了。」

張寧點點頭道:「那咱們啥時候回去啊。」

夏老頭:「你想啥時候回就啥時候回。」

張寧點點頭:「還是先吃個飯吧,餓死了。」

夏老頭出去找人給弄點飯,張寧看向旁邊的馮茂,笑到:「怎麼樣?你哥沒為難你么?」

馮茂苦笑道:「說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不為難我了。」

張寧又繼續說道:「那以後幹什麼去?還是不服氣?想當皇帝?」

馮茂:「沒有,其實我不是那麼想當皇帝,就是為了我母親,想給我母親正名,太子答應我,要幫我母親入皇家陵園了,也答應為我母親正名,沒什麼不服氣了。」

張寧看向馮茂說道:「你想不想習武啊?」

馮茂「啊」了一聲,有說道:「晚了點吧?」

張寧站起身來:「晚什麼晚,知道我們來自那裏了吧?」

馮茂:「知道天神山么。」

張寧:「馮茂,要不要跟我回山,加入射手宮?」

馮茂顯然沒想到張寧能要請他,輕聲道:「真的行么?」

張寧一拍馮茂的肩膀:「有什麼不行的,天神山上,就數射手宮沒那些門檻,是不是夏老頭?」

這時正好夏老頭從外邊進來:「行,這有什麼不行的,小馮,你願意就行。」

馮茂左看看張寧又看看夏老頭,張寧看着小子如此不開竅,一巴掌拍在馮茂的肩膀上,笑道:「看什麼看,還愣這做什麼,趕緊磕頭拜師啊,怎麼不願意啊。」

馮茂恍然大悟,立馬朝夏老頭跪下,匡匡磕起頭來:「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夏老頭笑呵呵的攙扶起馮茂,笑罵道:「小兔崽子,你就調理人,你來的時候我怎麼沒見你磕頭拜師?」

張寧撓撓頭:「不重要不重要,趕忙通知馮義,大擺宴席,咱們慶祝慶祝,射手宮終於不是就咱爺倆了。」

張寧邊說邊跑出去,找馮義去了。

張寧見到馮義說道:「馮茂現在要跟我們走了奧,你不會不同意吧?」

馮義說道:「沒問題,我倆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就是身在皇家不得已而為之。」

張寧:「那就趕快設宴吧,答應好的么不是。」

馮義趕忙吩咐人,給設宴,在宴席上,張寧是真的開心,推杯換盞,跟夏老頭和馮茂喝了個不醉不歸。

有是一天清晨起來,張寧晃了晃腦袋,喝了杯水,出門去。

找到馮茂的房間敲門進去,看到馮茂正在收拾東西。

馮茂看見張寧就來趕緊喊道:「師哥,早上好。」

張寧一聽喜笑顏開:「好,馮茂,師父說什麼時候走了么?」

馮茂:「師父說就今天。」

張寧點點頭,看向馮茂收拾東西,趕忙攔下問道:「馮師弟呀,你這都收拾的什麼呀,你就沒有什麼金銀細軟需要收拾么?師兄知道你這麼大一個皇子,肯定不少,在哪呢?告訴師兄,師兄幫你。」

馮茂抬起頭來說道:「我以為咱們上山,不是的苦修么?還要帶那些黃白之物?」

張寧一巴掌拍在馮茂腦袋上:「說的什麼話,快有多少收拾多少,一點都別留,留下了也是便宜了你哥。」

「在說,誰說上山是苦修,咱們習武之人,雖然不能太過在乎那些黃白之物,但是也的吃飯啊,還得吃好的,才有力氣練武么,在一個葯浴什麼的,難道你讓師父掏腰包給你弄啊?」

馮茂被說的一愣一愣的連連點頭:「師兄說的對,我裏面安排人去皇城收拾,然後送到天神山上,太多了,我們三拿不過來。」

張寧強忍着嘴角的笑意,一本正經的道:「這就對了嘛,快收拾吧,我去找師父了,收拾完來師父房間,我們啟程。」

張寧來到夏老頭的房間,爺倆就這麼坐在屋裏靜靜的誰都沒說話,一起等待着馮茂這個徒弟,師弟。

等到馮茂收拾完東西,來找,兩人才走出門前,準備離開。

現在已經是皇帝的馮義領着一群人來送師徒三人。

張寧用胳膊捅了捅馮茂:「你不跟你哥告個別啥的?」

馮茂還是沒好意思開口,就默默的跟着張寧身後。

馮義與他們告別,抱拳道:「夏師傅,寧兄,有時間長過來看看。」

張寧笑呵呵的答應着:「說這一定一定。」

師徒三人已經走出城門,馮義猶豫了一下還是大聲喊到:「小茂啊,在山上好好跟着習武,缺錢了就給家裏來信啊。」

張寧明顯看到馮茂的眼淚在眼圈裏含在,馮茂沒有回頭,強忍着哭聲喊到:「我會的,哥!」

張寧看到這一幕,由衷的開心,雙手枕着後腦勺,腳步輕快,嘴裏哼這歌,走在回家的路上。

等到師徒三人回到天神山,找到射手宮門前的時候,張寧攔下馮茂:「師弟呀,咱們宮是寒酸了一點,不適合你這個皇子,但是可千萬別嫌棄奧。」

張寧先給馮茂打上預防針,實在是怕這好不容易的師弟跑了。

馮茂說道:「師兄放心吧,不會的。

師徒三人這才推門進去,還是老樣子,幾間瓦房,中間一個大院子,張寧用餘光看看馮茂的神色,發現確實沒有嫌棄的意思,這才放下心來,趕忙給馮茂找了一間屋子,就在張寧的隔壁。

夏老頭看着倆孩子,滿眼的都是欣慰,很是開心。」

有過了幾天,馮茂的家產到了,馮茂在指揮這人幹活往宮裏搬東西。

夏長風,張寧師徒倆就在門口看着一箱箱的金銀細軟,往院子裏進,師徒倆死死壓抑嘴角,也不行了,都喜笑顏開,師徒倆對視一眼,一切皆在不言中。

接下來,十二宮上,三天一小會,五天一大會,也不知道幹什麼,張寧就陪着馮茂一起練武,天天陪着馮茂打熬體魄,天天圍着天神山跑,還有一系列的訓練,每天跑山的時候,張寧也跟着跑,因為體魄這個東西,會隨着境界長而長,但是練也看到比不練槍,張寧一邊跑一邊還要彎弓射箭。

那次用完「人王」之後,夏老頭就跟他說了,人王最重要的就是精神力,所以才沒那麼快讓晉陞玄階中品,大招武器,精神力必須練到登峰造極,所以這些天張寧也是跟着努力,邊打熬體魄,有練習弓箭,又鍛煉精神力的。

張寧現在還是每天一萬箭的內容,不過弓已經變成五百斤力的了。

馮茂每天也非常努力,沒有一點皇家子弟嬌作的樣子。

有時候還會遇到莫燕,張寧遇到莫燕才知道,她也跟着回天神山了,不過沒有拜師,就是來完的。

莫燕遇到馮茂也挺吃驚,得知他已經加入射手宮了之後,也是恭喜他。

而張寧一遇到莫燕那就是少不了一番拌嘴,張寧嘴也欠,剛遇到莫燕的時候說道:「呀,這麼快就嫁到天蠍宮了,啥時候舉辦的婚禮呀,沒舉辦的話,舉辦的時候一點通知我啊,我一定人到禮到。」

氣的莫燕提槍便刺,整整攆的張寧繞着天神山跑了兩圈。

期間張寧跑的都扣了馮茂一圈,就說這莫燕有多狠吧。

一連還幾天,張寧一見到莫燕,就像耗子見到貓一樣。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天氣已經微涼了,入秋了,馮茂終於進入下一階段,並且馮茂的基礎打的還是很牢固的那種。

這天馮茂找到張寧告訴他已經可以進入黃階中品的訓練。

張寧帶着同情的目光看向馮茂:好吧,跟我來。」

張寧帶着馮茂來到院子中心跟馮茂說道:「中品鍛煉五臟六腑,目的就是你的你的體魄很強了,但是別人打你還是會受內傷,所以要加強五臟六腑,一共就兩步,第一步就是挨打。」

張寧說完一拳就已經出手,打在馮茂的肚子上。

馮茂挨了一拳彎腰成蝦米狀,張寧又是一拳,接着一拳,足足打了半個時辰,馮茂已經躺在地上。

張寧擦了擦汗,說道:「第二部分就是藥用,內服的,到天蠍宮拿就可以了,雖然咱們是同在一個山頭,但是天蠍宮的小子們還是要錢的,帶夠錢去奧,你也知道師兄我現在因為莫燕的關係不好去,你就自己去一下吧奧。

馮茂趴在地上好像在嘟囔這什麼,張寧把腦袋貼近才聽清。

馮茂說的是:「師兄你為什麼不先說,挨打前去買好再回來多好。」

張寧聽完恍然大悟:「哎呀,師弟呀,師兄也是忘了,着急給你訓練,讓你早日成為強者么,下次一定先告訴你奧,我先走了,有事到天秤宮找我啊。」

張寧說完一溜煙就跑了,張寧跑到天秤宮門口,遇到了夏老頭。

夏老頭說道:「小寧,你來一下,我們在開會,需要你來幫忙一下。」

張寧一腦袋問號,心裏想:「什麼事還用我幫忙,你們那麼大人物。」張寧帶着一腦袋問號跟着夏老頭來到位於山下的白羊宮。 另一邊的蕭時遷不爽的開口,雖然他和蕭時染關係不怎麼樣,但是大庭廣眾之下,雷晏亭如此罵他妹妹,他面上也過不去。

「怎麼?想為那兩個賤人出頭?」雷晏亭不屑!

蕭時遷他根本沒放在眼裡!

「你給我道歉!」蕭時遷見他還是很囂張,臉色瞬間垮下去。

「我不道歉你又能怎麼樣?」雷晏亭嘲諷不已。

明明顯顯的告訴蕭時遷,我就是看不起你,你能如何?

奚淺和北堂離站在一起,興味的看著這場鬧劇!

不得不說!

看戲的感覺……真的帶勁,尤其是你不喜歡的人演的戲!尤其帶勁。

「你說蕭時遷會如何?」奚淺說話時還帶著明顯的幸災樂禍。

北堂離「……」我不想猜!

「走了!」

奚淺也失去了興趣,那兩人肯定沒膽子在這打起來。

接下來的戲肯定不好看!

這邊,溫仙瑤複雜的看了一眼奚淺的背影,又看了看蕭時遷。

還是沒離開蕭時遷的身邊!

……

豎日!

天邊第一道霞光升起時,奚淺就出現在了演武場。

看著全部到齊的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