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深與加達的攻擊在一次落空,同時他們恨的牙痒痒,他們都是重裝型能力者,論速度根本沒秦『浪』快,在加上他有火焰來支柱,這樣的速度可以達到瞬移的十分之零點五到。

「喝!」秦『浪』輕喝一聲,雙手的焚炎猛的噴『射』,一下子就消失在原地。

嘭——

「啊!」加達慘叫一聲,他想不到,秦『浪』居然出現在他面前,並一腳重重的踹在他『胸』膛上,那可是噴『射』加速過的一腳啊!

「肺活量震動『腿』」

秦『浪』一腳直接把加達的『胸』膛踹凹了進去,傳出一陣『啪啦』聲,加達就像一顆鐵球,被狠狠的拋出。撲一聲,重重的砸落在大橋邊的水面上,濺起了無數的水『花』與『波』『浪』。

「加達!!」

兩道叫聲傳出,一道是盧深的,一道卻是驚醒過來的姬曉媚。此刻她們已經被秦『浪』的速度給震驚了,用火焰來推進加快自己的速度,凡看過的人都會驚訝。

「戰鬥時,你還敢分心,找死。」

這時,一道冷漠的聲音從盧深下方傳出,聽到這聲音,盧深先是一愣,然後猛然一驚,連忙朝下看去,但映入他眼帘的是一顆如火球般的拳頭。

嘭——

啪啦一聲,盧深的下巴中了秦『浪』一拳,一口血噴出,龐大的身軀隨著這下巴受的到衝擊,直接升了起來。可惜秦『浪』這一拳才四百來斤,如果全力的話,盧深的頭顱恐怕要飛起來了。

嘣落地后,盧深就像一隻死豬般,死死的趴在橋上,下巴烏黑而且已經歪了,兩眼也翻白了,看來是暈死過去了,不過也不奇怪,畢竟下巴受到衝擊,也少許震『盪』了一下腦袋,不暈才怪,如果不是他看到加達被踹飛,所以發了一下呆,『精』神不集中,不然的話,他還可以受多秦『浪』幾招,不至於會被直接擊中下巴的。

一拳放倒盧深后,秦『浪』稍微喘了口粗氣,目光冷漠的看著腳下如死豬般的盧深,看到盧深這樣子,他心裡爽快多了。這時,一條帶著尖刺的紫『色』長鞭突出,向他後面襲擊過來。

「恩!!」危機感一閃,秦『浪』連忙轉身,用手護住脖子。

果然,當秦『浪』手護脖子那刻,那條長鞭就捲住了他的手腕,尖刺稍微刺進了他的皮膚內,流出了絲鮮血。同時,他心裡鬆了口氣,如果不是他擁有『超直意識感』的話,那被捲住的就是他的脖子了。

「哼!要戰便戰!」風頭一轉,秦『浪』冷視長鞭的主人姬曉媚,目光冷的像冰窟,這『女』的居然給他來『陰』的,而且還是以前自己很寵愛的表妹,一股滔天的怒火瞬速的升起。

「我我」似乎感覺到秦『浪』的怒火,姬曉媚嬌軀居然在顫抖,張開小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唪撲——

一團橘紅『色』的火焰在秦『浪』被長鞭捲住的手上燃燒起來,瞬間如火焰巨獸般,將長鞭吞噬掉。發覺自己的武器被火焰吞噬著,姬曉媚一驚,連忙收回長鞭。

望著秦『浪』雙手中如火焰巨獸咆哮般的焚炎,姬曉媚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步。同時她感覺到體內的元素不斷的在顫抖,使她本人臉『色』有些蒼白,生出了種不願與秦『浪』對敵的念頭。

「亞亞零表哥我我不是那意思。」清楚的知道對自己不利,於是姬曉媚弱弱的向秦『浪』裝可憐起來。

聽到姬曉媚的話,但聽的出她語氣中根本就沒可憐的成分,秦『浪』皺了下劍眉,心裡盤算著要不要給姬曉媚一個教訓,同時又想著要不要把事搞大點。

發覺秦『浪』臉『色』不對,姬曉媚以為他在猶如,於是連忙裝出一副可憐楚楚的樣子看向秦『浪』,道:「亞零表哥,是我們不對,我會把事情報上去的。」

「唉!」最後,秦『浪』搖了搖頭,嘆了一聲就轉身走了,其實他根本就沒理會姬曉媚的話,從他離開家族那天開始,他已經註定沒這表妹了。

… 上一章:第七百五十六章下一章:第七百五十八章

「呼,居然變的那麼厲害,根本就不是當那那廢物嘛!」看秦『浪』走遠后,姬曉媚有驚無險的呼了口香氣,目光有些埋怨的望著遠處已經化作黑點的背影。(hua棉花糖,最新章節訪問:。

接著,平復下情緒后,姬曉媚轉身,一副甜笑的看著那些圍觀的人,道:「可以幫我把加達帶上來嗎?還有把盧深帶到醫療院去,我先去五長老彙報下,謝謝了!」

說完,看到那些人同意后,姬曉媚就雀躍的朝中心城市跑去。剛進中心城那刻,姬曉媚有些呆,目光直直的盯著一道很玲瓏的情影看。

「雙兒!!」

另一邊,秦『浪』收回焚炎后,沒有去找姬玄通,而瞞無目的在中心城方向瞎逛。剛剛被破壞的心情慢慢的平靜下來,隨著心情的平靜,他臉龐上在浮出陽光般的微笑。

「也不知道那兩個丫頭在幹什麼,還有我什麼時候能解開古封『玉』,把靈兒放出來。」東看看西看看,秦『浪』就想起夏炎愛和蘇軒珊兩個丫頭,接著又想起了古靈兒。

「唉!算了,就像師傅說的,船到橋頭自然直。」搖了搖頭,秦『浪』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繼續瞎逛起來。

不知不覺,秦『浪』來到位於中心城偏東的方位,在一間店前停了下來。這間店有個閃亮的招牌叫「龍軒牛不理」是一間專『門』賣牛『肉』包子的店鋪,店位有點小,但裝飾的很『精』致,外是鐵鋼石撲面,內是幽香青木撲面,有三十來張桌子,平常的地方都擺放著各種美麗的『花』朵,而且這包子有個很特殊的建設,就是分了幾個區,分別有:普通區、情人區、兄弟區、最特別的是有個仇人區。

剛開始,秦『浪』覺得這店的老闆很白痴,賣個包子都那麼誇張。後來他發現自己想錯了,因為這特點,很都人都好奇的來買包子吃,而且人人都吃的很快樂。在仇人區的人居然吃一頓包子就言和了,有人問那些人,為什麼那麼快言和,有人回答過:「因為這裡的包子可以讓人通情,除非你沒感覺,不然在這你都可以和你的小仇人言和。」

從那人說過這話后,這間包子店就出大名了,天天這都塞滿了人。而奇怪的是,這店的老闆居然沒擴大,很多人都以為是老闆小氣、貪財,所以不擴大。

但秦『浪』卻知道真正的原因,因為這間的老闆是一對實力化級頂峰的老夫『婦』。這對來夫『婦』人都很和葛,當年因為秦『浪』被人欺負,所以跑到這裡來避難,而這對老夫『婦』著很熱情的幫他,而且還請他吃包子,一點都不看低他。 花落,花開 接著,從那事後,秦『浪』常會過來這裡,有時來這幫幫忙,或許是日久見人心,他能在這感覺到親人的庇護。

至於為什麼他們不把店擴大,這是因為這間店原本是他們兒子為他們開的,但因一次外出任務,他兒子為了救一個『女』孩,被一隻七階中級的魔獸殺了。知道自己的兒子死後,這對老夫『婦』乃然像平常那樣賣包子,因為這個他們受了一陣子辱罵,罵他們沒良心,自己的兒子死了都能像沒事那樣。

帶着包子被逮 但那些人都錯了,或許不是那次的機緣,秦『浪』也許到現在都不知道,那次,他忘了東西在這,於是連夜跑來拿東西,結果,他在上樓時,聽到老夫『婦』在那次后,因為有鑰匙,所以秦『浪』天天晚上都跑來,每次都聽的到老夫『婦』的痛哭聲,最後,他終於明白了,他們只是在裝堅強,但內心乃然是痛苦無比的。

接下來,老夫『婦』們為了紀念自己的兒子,保留著這裡的一切,所以沒擴大他。到了最後,秦『浪』因為要訓練,所以來這的次數越來越少,最後完全沒來過這就離開了家族。

「不知道老『奶』『奶』他們過的怎麼樣!」看著面前的包子店,秦『浪』臉上的笑意更加濃厚了。

喀嚓——鈴鈴——

店『門』被推開了,秦『浪』面帶微笑的走了進去。但剛踏進店內那刻,秦『浪』馬上感覺氣氛不對,在向周圍環視了一下,發現居然連一個人都沒,這還不止,店內的桌子凳子都破破爛爛的,牆上還凹進了不少的坑,地面還留下一絲絲的血跡與凌『亂』的包子,而且包子上還發出一絲絲熱氣,證明事情發生沒多久。

啪啦,清脆的骨響,秦『浪』雙手緊緊的握拳,陽光般的微笑已經消失了,取代的是一偏鐵青。原本好了一點的心情在一次消失乾淨了。

「別給我知道你是誰,不然你將必死!!」一句話從秦『浪』口上低吼出。在看了一眼四周,秦『浪』就快不朝樓上跑去,看看還有人在不。

嘣——

樓上的木『門』被撞開,秦『浪』走了進去。這時,他發現沙發下的地板上躺著一個人,是一名年紀上八十的老『奶』『奶』,而老『奶』『奶』躺著的地方有一灘血跡。

「包『奶』『奶』!!」秦『浪』黑『色』的眸子一縮,極快的朝那老『奶』『奶』跑去。

「包『奶』『奶』!快醒醒!快醒醒!!」剛到,秦『浪』就抱起老『奶』『奶』喊道,雙目已經紅了。

「恩恩」

這時,秦『浪』的喊叫有效了,那名老『奶』『奶』虛弱的發出一絲聲音。聽到這聲音,秦『浪』臉上一喜,於是掏出手機,極塊的撥了個電話。

原本,姬玄通正滿臉無聊的在與長老們談說今晚晚宴的事情的,這時,他發覺口袋一陣震動,於是把口袋中的手機掏了出來。

「恩?這臭小子那麼好死打電話給我?」看到來電顯示是秦『浪』的號碼,姬玄通嘀咕了一聲。

「我說老通,我們在商量事情啊!」

「沒錯,你老小子安分點啊!」

發覺姬玄通居然在開會事把手機掏了出來,高瘦的長老與美『婦』有些無奈的說道,其他都滿臉苦笑,姬玄通就是這樣,怎麼說都不聽的。

「不是啊!是那臭小子打電話給我。」姬玄通連忙響眾人解釋道

「那你還不快接!」聽到姬玄通的話,其餘的人都沒說什麼,惟獨七長老對他吼道。

「臭小子有什麼事啊!我現在很忙!」一接通電話,姬玄通就直接說道

「老頭子,快來龍軒中心城,牛不理這!!」沒理會姬玄通的話,手機裡頭傳出秦『浪』急忙的聲音。

「恩?你等下!」似乎是聽出秦『浪』語氣中的急忙,姬玄通原本懶洋洋的臉一下子認真起來。

「老通,發生什麼事?」等姬玄通蓋上手機后,發覺他臉『色』不對,七長老連忙問道

「中心城,牛不理。」

丟下一句話,姬玄通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了。發覺姬玄通瞬移走了,其餘的長老都對視一眼,齊齊消失在原地。現在的秦『浪』可是一塊寶啊!不能有什麼損失。

龍軒城中心,牛不理內

在秦『浪』打完電話后,就扶著包『奶』『奶』躺在沙發上。沒多久,姬玄通與眾多長老都齊齊出現在這裡,然後秦『浪』把事都給他們說了一遍。

「老三,要靠你了!」這時,姬玄通『摸』索了一下,對著三長老說道

「恩!我知道。」三長老恩了一聲,然後站到包『奶』『奶』身前。他欠秦『浪』人情,所以很乾脆就答應了。

秦『浪』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打什麼啞語。但也理會不了那麼多,現在他心急如焚,只要能救醒包『奶』『奶』就可以,然後查出誰幹的!!

「柔水沐身術」

三長老雙老手,擺在包『奶』『奶』的上面。接著,一道接一道的藍『色』光芒從他手中散發出,如一個個藍『色』的『精』靈舞動般,沒入了包『奶』『奶』的身軀內。

不到二十秒,三長老就把雙手收回,然後退到一邊。而沙發上的包『奶』『奶』,身軀顫抖了一下,而此刻,她身上的傷痕都已經消失了,像什麼都沒發生過般。

「包『奶』『奶』!!」發覺包『奶』『奶』的身軀在顫抖,秦『浪』馬上一喜。

「恩?這是啊!你個惡魔,你把老頭子和小薇怎麼樣啦!」

似乎是聽到秦『浪』的叫喊聲,包『奶』『奶』慢慢的睜開眼睛,突然,當她完全睜開眼睛那刻,她連忙跳了起來,警覺的看向秦『浪』怒罵道

「呃是我啊!包『奶』『奶』。」看著包『奶』『奶』『迷』糊的樣子,秦『浪』滿臉苦笑道。同時,心裡鬆了口氣,接著就是找包爺爺了。

「恩!!你是小零!!」這時,聽到秦『浪』的話后,包『奶』『奶』清醒了一下,似乎察覺什麼,然後終於認出是秦『浪』來。

「恩!是我啊!包『奶』『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秦『浪』點了點頭,向包『奶』『奶』問道。

「真的是小零啊!太好了,這事你就」看到秦『浪』,包『奶』『奶』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完全沒剛剛的凶神惡煞,突然,她注意到一旁的姬玄通等人。

「啊!boss,各位長老!!」發覺到姬玄通等人,包『奶』『奶』連忙向他們行了個禮。

「呵呵!沒事,你把事情說出來吧!」姬玄通非常『和葛』的說道。他的樣子讓一旁的七位長老與秦『浪』一陣『抽』搐,這傢伙裝『逼』還真厲害。

「是啊!包『奶』『奶』快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秦『浪』也吹問道

看了看周圍,發現其他長老都點頭,包『奶』『奶』才開始講述起來。原來,因為今晚的晚宴需要伴侶,而一個叫「淡泊會」的姬家弟子團剛好路過這裡,看中了在店鋪幫忙的姬小薇。因為姬小薇的青純美貌,讓那團的團長心『花』怒放,剛好他要去參加晚宴,於是想請姬小薇做他的伴侶,但給姬小薇拒絕了。

因為姬小薇的拒絕,使他們覺的顏面丟失,所以就硬要搶人,結果,包爺爺與包『奶』『奶』出手阻止,那團長才化級中階能力者,不是他們的對手,但畢竟人已經老了,最後被那個團的眾人打敗了,而包『奶』『奶』受傷了,包爺爺和姬小薇卻被那些人帶走了。

聽完包『奶』『奶』的講述后,姬玄通與眾多長老臉『色』都一偏鐵青。他們沒想到,軒轅里居然出了這等敗類,這完全把軒轅的名號給侮辱了。

嘣——嘣——嘣——

「boss各位長老,求求你們,幫老軀救救他們」已經泣不『成』人的包『奶』『奶』跪在地上,向姬玄通他們磕起響頭來。

「放心!我們會救他們的,你睡一覺醒來就見到他們的。」

發覺包『奶』『奶』在磕頭,姬玄通單手一揮,一股金黃『色』,柔軟的氣息把她籠罩住,接著包『奶』『奶』就模模糊糊的閉上眼睛,安穩的睡了起來。

「唉!看來這次要來清垃圾行動了!」把包『奶』『奶』放上沙發后,姬玄通輕嘆了一聲。

隨著他的話,其餘的長老都紛紛『露』出苦笑。在眾多弟子中,懷有鬼胎的人不多也不會少,這正是所謂的知人知面不知心。而硬要搶人的那些人就真的是要清理了。

「讓我來!!」

萌妻難追:總裁爹地太難纏 這時,一道聲音從眾人的旁邊傳出。姬玄通與七位長老都齊齊看向秦『浪』,那句話正是秦『浪』說的,而此刻的秦『浪』已經憤怒到頂了,他要給這些人一個教訓,隨便給與這些人同類的人一個警告。

「哈哈!好,這次就由你來!」看出秦『浪』認真的神『色』,姬玄通豪放的大笑起來,心裡非常欣慰。

笑完,姬玄通伸出一跟手指,對秦『浪』笑道:「不過,你要以一個名稱來清理垃圾才行,就像收垃圾的人稱作『清潔工』!!」

聽到姬玄通的話,秦『浪』愣了愣。沒想到清垃圾都要這麼麻煩。同樣,在場的長老也愣了愣,他們知道,姬玄通是要秦『浪』加入一方,接著,除了三長老外的其餘長老都『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各個都期待的看向秦『浪』這塊大寶。

面對著眾多長老期待的眼神,秦『浪』沉思下來。他知道姬玄通是為了保障他的安全,所以才這麼做的。但他卻不想加入任何一方,他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先來跟你說明下。」沒理會秦『浪』的沉思,姬玄通自故自的對他說道。

頓了頓,姬玄通指向那名高瘦的老人,道:「這位是大長老,所屬『審判閣』。」

聽到姬玄通為自己介紹,大長老立直身軀,有少許嚴厲的看向秦『浪』。讓秦『浪』覺得他總是一副公正無『私』的樣子,但秦『浪』清楚的知道他是位鐵公『雞』,做什麼都是一『毛』不拔的。

接著,姬玄通指向一名鶴髮童顏的老人,道:「這位是二長老,所屬『刑天閣』。」

「小傢伙,你好!」二長老慈祥的對秦『浪』笑了笑。

「哦哦!你好!」聽到二長老對自己問好,秦『浪』愣了下,然後連忙回應道

「這是三長老,所屬『靈寶閣』。」

「這是四長老,所屬『冥聖閣』。」

「這是五長老,所屬『霸流戰閣』。」

「這是六長老,所屬『『花』閣』。」

「呃你干爺爺你自己知道,所屬『七閣』。」

… 上一章:第七百五十七章下一章:第七百五十九章

「綜合起來,他們就是軒轅一皇三殿五『門』七閣九宮十一騎中的七大閣的主宰人。[hu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更多最新章節訪問:。」

姬玄通先是指著三長老說道,接著是一名較矮小的老人,在是『肥』胖的老人還有那名美『婦』,最後是七長老。一一為秦『浪』介紹起來。

「好了,你自己決定吧!」介紹完,姬玄通就笑眯眯的看向秦『浪』,等待他的答案。

同樣,除了滿臉尷尬的三長老外,其餘的長老都紛紛盯住秦『浪』。尤其是七長老,他眼中的期待簡直就是星星般,不斷的閃亮。他非常想秦『浪』加入七閣,畢竟他視秦『浪』為自己親孫子看,在加上秦『浪』能力又是火屬『性』的,非常適合跟他一起修鍊。

他的期待沒白費,秦『浪』稍微思考了下就看向七長老,道:「我加入七閣吧!畢竟七爺爺跟我同屬『性』。」

「哈哈!好!好!好!不愧是我干孫子!」聽到秦『浪』的話,七長老仰頭豪放的大笑起來。同時心裡非常欣慰,他知道秦『浪』剛剛故作思考是裝給其餘長老看,那樣的話,那些長老也不會覺得他偏心。

「小零,你真的想好?七閣粗里粗氣的,不如來姐姐的『『花』閣』吧!那很多美『女』哦!」看到秦『浪』選擇七閣,美『婦』連忙『誘』『惑』道。畢竟秦『浪』的潛力非常大,連s級的技能都接下來,這等恐怖的潛力,日後將可以變態到頂!

「什麼!別聽老妖婆的話,來我們『冥聖閣』,以後你可以『陰』死敵人!」

「切!怪裡怪氣的有什麼好,照我話說,來我們『刑天閣』,以後能專『門』懲罰別人,你看多爽。」

「這有什麼,來我們『霸流戰閣』,以後你戰鬥力必定相當出眾!!」

看到美『婦』開始搶人,其餘的長老都不樂了。各個也搬出本領來,開始『誘』『惑』秦『浪』。搞的秦『浪』相當無奈,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