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參加強者賽的人,參加化靈賽的要少了許多,觀衆也少了許多。

林清雨和木婉兒來到廣場,找定一個位置呆了下來。

廣場中心,無數的石臺整齊的排列着,一位位新進的化靈師站在石臺前一聲不吭的製作着圖軸。

林清雨放眼掃去,沒有發現蕭莫的影子,不過他並沒有灰心,場中比賽的大多是和他一樣是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少年,蕭莫也不可能參加這一年齡段的比賽。

林清雨收回目光開始閉目養神。對於化靈,他了解實在不多,也沒有多大興趣,此行前來不過是看看蕭莫的實力和底蘊。

廣場中央時不時的有人垂頭喪氣的離開石臺的人,也偶爾傳來輕微的爆炸聲響,顯然是製作圖軸失敗,爆圖的結果。

化靈賽進行的很漫長,時間快要到中午纔算結束了第一場。

“先去吃點東西吧。”林清雨提議到。

林婉兒點了點頭,兩人結伴離去。

一個小餐館內,林清雨聆聽着旁邊一桌用餐的人的談話。

“那個林清雨好像真的沒有出現啊。”

“哎,這可不一定,我聽說他在涼國得到的是陣師賽的冠軍,說不定人家是在那邊呢。”

“嗨,別提了,有朋友在那邊,林清雨沒有參加陣師賽。”

“那這就奇怪了。”

“有什麼奇怪的,被我們的小英雄董霆嚇得當縮頭烏龜了唄。”

“嗯,肯定是。”

“對對對,就是就是。。。”

林清雨在一旁慢慢吃着飯,沒有說話,沒有回頭。

“唉,時勢造英雄,你成了涼國的小英雄,董霆成了天碑國的小英雄,不知道你們倆什麼時候有一戰啊。”風致在林清雨腦海裏嘆息。

林清雨默默地將一杯清茶送至嘴邊,“會有一戰的。”

“嘿嘿,老頭我拭目以待。”

吃過飯,兩人又回到了化靈賽的廣場內。

羅塵因爲被楚寒凌叫去參加強者賽,因此未能參加上午的化靈賽。

很快,新的一批參賽者上臺了。

這一羣大約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輕人,林清雨很快就找到了一身黑袍的蕭莫。

“果然他參加了。”林清雨默道。

比賽無聲的開始,一切都很靜,林清雨也靜靜的注視着蕭莫。

蕭莫顯得很冷靜,林清雨看着他製作圖州的手法也很賞心悅目,即便是外行的他也能看得出蕭莫輕車熟路,很是輕鬆,比起其他的一些參賽者要好得多。

“看來,這個蕭莫倒真有一些本事,將昊雷錘器靈圖交給他應該沒錯吧。”


“這可難說。”風致反駁着,“以他目前的手法上看確實是比其他的人高明瞭數籌,可還達不到製作昊雷錘的程度,想要製作昊雷錘,必須有陣靈祕法,否則昊雷錘的威力和靈性根本無法完全的體現出來,沒有一個好的根基,即便以後再往昊雷錘上附加圖軸,也不會強到哪裏去。”

“既然他說他有祖傳的陣靈祕法,姑且就相信他吧。”林清雨不置可否,“我的時間還算充裕,如果不成,再去化靈閣也成。”

“那隨你的便吧,這天碑國出的考題相對簡單了些,第一輪檢測不出什麼,不過這個蕭莫的基本功倒是的確挺紮實的。”

林清雨突然問到,“二師傅,你對化靈也很瞭解嗎?”

“說不上很瞭解,不過一些高深的器靈圖卷製作的時候的確需要陣法的輔助,陣靈祕法也與陣法大大相關,我曾經也研究過一些。”

“原來是這樣,那二師傅你那裏又沒有陣靈祕法?”

“自然是有的,陣靈祕法不只是在化靈中有大作用,在一些高級的陣法中也很重要。你現在先不要問那麼多了,以你現在的陣法的造詣,接觸陣靈祕法有些早了。”

林清雨聽風致這麼一說,便不再多問,轉而專心致志的看蕭莫製作圖卷。

蕭莫的速度很快,手法很穩,在其他參賽者還在製作的時候,蕭莫放下了刻刃,慢慢盤膝坐下,閉目養神,顯然完成了題目。

“當真是快啊。”林清雨也默默感嘆。 楊倫雖肉體強橫無匹,然而自身修爲卻只有練氣八層,靈識也不算強大!所以對忽然而至的無比威壓,其靈識承受能力,只和龍戰在一個級數!所以二人基本是同時轉醒過來!

褚元朗也隨即轉醒,三人看着靜站一旁的年辰,心中都有着共同的疑問,楊倫隨即開口道:

大哥,剛纔那驚天威壓是怎麼回事,小破呢?怎麼突然起了變化,現在人在何處?

年辰一聽,便知道三人對方纔發生的一幕,都沒有看見,只顧着拼命催動法決抵禦那無邊威壓。

隨即淡淡說道,小破出了點意外,我已經把他送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

年辰雖不明說,但楊倫知道這所謂的安全之地,是指的什麼地方。既然年辰沒有說出的意思,楊倫也不再多問。

這無邊威壓,似乎只在一小片範圍內蔓延,那遠離戰場的殘餘草原騎兵,似乎沒有受到波及,此時已經蹤影全無!

半日後,所有幸存的士兵也相繼醒來,龍戰略一統計,竟然只剩下不到五百的兵士!隨即遣了數名騎士,快馬加鞭,向盟軍統帥報信!

回到大帳,此時年辰二人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成了神一般的存在,包括龍戰在內,所有人都對二人畢恭畢敬!

年辰因爲惦記陰陽破安危,所以略一敷衍,便藉故和楊倫回到一個單獨的帳篷內,隨即進了混沌空間。

混沌空間內,陰陽破靜靜地躺在一張年辰臨時製成的玉牀上,此時已經恢復了平靜,不再面現痛苦之色!

遠處,那隻神鳥異獸對突變後的陰陽破,似乎頗感興趣,卻又極爲忌憚的樣子,躲在遠處一株靈藥後面,將腦袋不時的伸出,向着年辰等人方向張望不已!

大哥,小破到底怎麼了,怎麼會躺在這裏,不省人事?楊倫一見陰陽破此時的樣子,不由大急,急切地向年辰詢問道。

年辰便將自己所見,極爲詳細地講與了楊倫。

兄弟二人也道不出個所以然,都大眼瞪小眼,就此靜靜地守在陰陽破身邊!

兩日後,正當兄弟二人圍坐陰陽破旁邊,還處於修煉中時,只聽得咦的一聲,將二人從修煉狀態喚醒!

陰陽破已經翻身而起,正一臉疑惑地看着二人!

我這是怎麼啦,大哥二哥怎麼守在我這裏啊?

你不記得發生什麼了嗎?一見陰陽破轉醒,二人大喜!年辰隨即急急問道?

呃,好像記得在戰場上,我似乎嗅到一股詭異的氣息,彷彿頗爲熟悉,然後我就不省人事啦!

年辰無奈,將所有一切再度說了一遍!

哇哈哈哈,原來我也這麼牛逼啊!連大哥都無計可施的陰煞之氣,竟然被我吸入了體內,而且現在小爺我依然毫無異狀!實在是太好了!

一聽年辰所說,陰陽破不怒反喜!手舞足蹈,似乎撿到了什麼寶貝一般!

年辰無奈一笑,自己這兄弟,渴望實力之心,竟然到了此等不顧自身安危的地步!讓年辰不禁莞爾!

三人出了混沌空間,此時,盟軍派出的援軍已然到達了峽谷駐地!赫然是周天德率領的自己麾下一個師,此地乃是天寅南盟軍的側翼,極爲重要,不容有失,所以派了烏孫國名將周天德親自坐鎮!

當三人來到周天德新建的大帳時,無數新來的面孔,竟然都面帶崇拜之色地看着年辰楊倫二人!顯然已經都聽說了二人的神通手段,崇拜之餘,更不敢輕易造次!

周天德一見二人到來,隨即起身,命看座,三人也不推辭,找了個空位隨意座下。

呵呵,想不到數月的同行,竟然不知二位乃是大神通之士,到讓本帥失敬啦!

年辰微微一笑,讓周將軍見笑了,我等區區道術,皆是些左道旁門耳!安邦定國,須得將軍此等通曉兵書戰策的帥才,才能外御強敵,內安天下啊!

年道長過謙啦!

周天德忽然面色一變,想起一事,隨即向年辰客氣地問道:

不知二位道長通曉丹藥醫道否?

年辰隨即點了點頭,稍有涉獵,貧道尚爲修道前,家父乃是世襲郎中,自小耳濡目染,也粗通些醫理!

嗯,有道長此話,吾無憂亦!周天德一聽年辰此言,隨即面露喜色!

不知周將軍有何差遣?

一旁的龍戰,接口說道:

周將軍所領烏孫國將士,因不耐草原高溫酷暑氣候,一路行來,多有中暑者,望道友展胸中奇術,搭上一救!

年辰釋然:此小事耳!貧道這就回帳,配好所需藥物,晚間周將軍可差一人前來拿藥即可!

此時,忽然一名軍士於帳外報,周天德命其入內,那軍士隨即報告:一名卒長,因中暑過於嚴重,神志不清,於營帳內行兇,將數名手下砍傷,此時已被衆人合力制服,請令定奪!

周天德看了年辰一眼,隨即命將人擡來。

不一會,一名五花大綁的卒長,被四人用一副簡易擔架擡進帳來,面紅耳赤,額上青筋暴起,兀自扭動掙扎不已!

年辰走進被綁軍士,假意將手搭在其脈搏上面,暗地一絲靈識,已然透體而入,將其體內瞬間觀了個透徹!的確是火氣攻心,心智暫迷之象。

隨即點了點頭:此無大礙,乃肝火旺盛,氣衝七竅所致。只需貧道一副藥下去,即可痊癒!

正說時,一旁的陰陽破,氣憤憤地指着地上被綁軍士,嘴裏大呼:身爲軍人,只此等小疾,本應該不藥而癒!如此作態,是何道理?

衆人皆一愣,這是什麼觀念,如此病入膏肓,還說是不藥而癒的小疾,豈非信口開河,胡說八道!但雖作此想,卻無一人敢說出口!


正所謂打狗還需看主人面,更何況對方可是兩名神通廣大修士的兄弟!

只有年辰知道自己這兄弟的秉性,除了自己和楊倫外,對於其餘之人,基本沒什麼好話能從其口中說出!

歉然一笑,年辰對衆人說道:各位見諒,我兄弟口快之人,其實並無惡意!

正說着,躺在地上,五花大綁的那名卒長,忽然咦了一聲!隨即奇怪地問道:我怎麼被綁在此地,屬下似乎沒有犯任何軍規啊?

嘴裏說話,眼中此時已顯一片清明,毫無一絲病態!

周天德隨即喝道:你神志錯亂,殺傷自己下屬,還說無罪?尚在此地胡言亂語!


那卒長磚轉頭看了周天德一眼,悽然說道:將軍明鑑,屬下確實沒有做過傷害屬下之事,其中定有誤會之處,望將軍明察!

年辰看了一旁的陰陽破一眼,沒有說話,臉上若有所思!

靈識再度透體而入,將那名軍士身體徹查了一遍。

年辰不禁訝然!此時,這名軍士體內,那充塞七竅的火氣,已然消失殆盡!此時地上的這名卒長,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

年辰心頭一動,在陰陽破耳邊悄然說了幾句。

陰陽破隨即指着地上的軍士,喝罵道:既然身患暑疾,還在此花言狡辯!是何道理?

那地上的軍士立刻面泛紅潮,額上青筋再度暴起,身體劇烈扭動不休,嘴裏呼呼直喘粗氣!儼然一副火氣攻心之兆!

場上諸人被此人反覆無常的病態,弄得一個個驚愕不已!

年辰眼神稍一示意,那陰陽破隨即又蹲下身來,拍了一下地上軍士:好啦好啦,既然已經痊癒,就不要再裝了,如此豈非自身受苦!

話音未落,地上軍士臉上又恢復了清明,不住地喊冤不至! 「她對我有意思?」楊恆喃喃道,然後搖了搖頭,跟在尹靈兒後面往前走去。

進城補充了一些乾糧和日用品,楊恆正打算離開燎壁城,聽到旁邊有兩個路過的修士說道:「這次燎壁城的遠古秘境開啟,不知道又會有多少逆天的寶物出現,恐怕到時候又是爭得你死我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