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眼,確定溫庭月睡下了,她就回來。

卧室的房門和她離開時一樣,溫庭月沒在裏面反鎖,一按就開。

頂燈切成了暖黃的壁燈,平平整整的床上,被子平鋪,沒有隆起任何人的身形。

溫庭月不在床上。

黎青在門口聽了一會兒,浴室里沒有水聲,整個卧室安靜得連心跳聲都能聽見。

心跳突然猛的一跳,黎青想到一種可能,趕緊去浴室,浴室里亮着燈,黎青想也不想開門進去,見到躺在浴缸里的人,她快步過去。

「庭月?」浴缸里熱水循環,水面上浮着一層泡沫,將水下白皙曼妙的身體遮得嚴嚴實實。

僅看着水面上清晰的鎖骨線條,白皙無瑕微微泛著粉色的肌膚,黎青的呼吸難以控制的加重。

她屏住呼吸,剋制自己的目光,輕拍了拍肩膀,毫無衣服阻隔的肌膚讓觸碰的指尖滾滾發燙,黎青輕輕的又叫了一聲,「庭月。」

浴缸里的人沒有任何反應。

等溫庭月睜開眼,天已經亮了。

記憶最後停留在浴缸里,溫庭月心裏一個咯噔,不會在浴缸里睡著了吧?

蓋在身上的被子和身下柔軟的床墊告訴溫庭月,她此刻睡在自己床上。

溫庭月輕吐了口氣,自己應該是迷迷糊糊洗完澡然後回到了床上,沒在浴缸里過夜。

靜下心來,溫庭月聽見了枕邊的呼吸聲,輕微的有節奏的緩慢的呼吸聲。

溫庭月緩緩轉過頭,看向枕邊,熹微的晨光透過窗帘縫隙,照亮昏暗的卧室,床上有個人背對着她側身而卧。

家裏除了爸媽,只有黎青。

媽媽不可能睡這裏,就算媽媽想,爸爸也不會放人。

溫庭月試探著伸出手,輕輕的碰了下枕邊人,指尖碰到了溫熱的身體。

這不是夢,也不是幻覺,她的床上的的確確睡着一個外人。

溫庭月縮回手,閉上眼,再次睜開,枕邊人翻了個身,溫庭月看清她的臉。

是黎青。

黎青此刻睡在了她床上。

蓋到肩膀的被子遮住底下的情況,剛剛碰的那一下,溫庭月不確定黎青有沒有穿衣服,好像碰到的是細膩光滑的肌膚。

同床共枕不可怕,就怕沒穿衣同床共枕。

溫庭月摸了摸自己的身上,自己身上穿着睡衣,先確定一個人穿了衣服,再去確定另一個人有沒有穿。

黎青身上也穿着睡衣。

溫庭月鬆了口氣。

這口氣剛下去,又提了起來,自己的睡衣如果是黎青幫忙穿上的呢?

※※※※※※※※※※※※※※※※※※※※

溫總:姐妹睡一起應該沒關係吧?

黎青:親姐妹沒關係,乾妹妹可能不太行

這章評論依舊掉落小紅包~ 「找到了!找到了!」

「寶藏找到了!」

什麼?

基地內,聽到叫喊聲的人,皆是一愣。

不過下一刻,「嘩」的一下,整個基地沸騰起來。

「真找到了?太好了!」

「是啊,沒想到,出去尋找的小隊,那麼快就找到了寶藏所在地。」

「可不是,本以為找到寶藏,要一兩個月,甚至半年。沒想到,這才一星期不到,就找到具體地點。」

「哎,你們說,金穆深留下的寶藏,都有哪些好東西?」

「這誰知道,但不出意外,金銀珠寶、武功秘籍、寶兵靈丹之類的少不了。」

「……」

基地里,一個個房間中、走廊上,討論的人,興奮又激動。

聽着他們談話聲的蘇景行,也頗為驚喜。

金穆深的寶藏,居然真讓石家找到了!

之前,石家還想用金穆深的寶藏,吸引全城關注,轉移視線。

那會,石家不清楚寶藏在哪,想借城中各大勢力的能量,一起尋找。

沒想到,現在石家派遣出的一支小隊,只用了一星期不到的時間,便找到寶藏在哪。

這個消息,對蘇景行來說,非常及時。

金穆深的寶藏,石家想要,蘇景行也想去看看。

古代貪官留下的寶藏,想來好東西不小。

一念及此,蘇景行加大「聲臨耳境」能力,聆聽寶藏具體地點。

還好,這個地下基地是分層級的,上下三層。

每層從東到西的直線距離,都不足百米。

上下層高更是十米不到。

入口在第二層,彙報的人,跑去告訴石錦年,後者在第一層東面。

所處的房間,剛好在蘇景行聆聽範圍內。

「家主,金穆深的寶藏,找到了!」

「太好了!入口在哪?」

「就在太明山水庫西北角的地下洞窟里!探索隊的人,穿着潛水服,進去洞窟,往下潛行了二十米左右,就看見洞壁上有一個入口,鑽進入口,游上五十米,就能進入寶藏最下方的洞內水池。」

「好,好,非常好!讓探索隊停止前進,馬上回到水庫岸邊,在那裏等候!」

「他們已經退出來了,寶藏的洞內水池裏,有一條水中異獸,如果不是小武他們退的快,這會兒已經葬身在那了。」

「水中異獸?看守寶藏入口的異獸嗎?」

「這個,我們就不是很清楚了。」

「不清楚沒關係,等我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

後面的談話,不重要了。

有了這些,足夠了。

聆聽完想要信息的蘇景行,面帶微笑,打開雜物間的門,走了出去。

「額,你是誰?」

門外,兩個守衛正好從過道拐彎處出來,看見蘇景行,其中一個錯愕,好奇詢問。

另一個愣神中,驚叫道,「你是什麼人!」

咻~咻~

破風聲驟然響起。

兩把飛刀,破空射出,秒速命中兩個守衛腦袋。

嗒嗒嗒~

凌亂的腳步聲,從過道里傳出。

一群守衛,扛着槍械,跑了出來,陡一現身,便大聲道,「發生什麼事了,這裏有什麼……」

咻~咻~

飛刀激射,撕裂空氣。

衝出來的守衛,還沒看清蘇景行的人影,就被飛舞的飛刀,洞穿腦袋,或者喉嚨管而死。

噗通、噗通、噗通~

屍體倒在地上的聲音,格外悅耳。

蘇景行快步走過去,拾取了卡片。

然後,等在第二層到第一層的樓梯口。

「聲臨耳境」秘技施展開,聆聽上下左右動靜。

範圍內,石錦年帶着一群人,正急速往第二層趕來。

蘇景行調動真氣,灌輸在右手,做好出拳準備。

當石錦年帶着人,從樓梯下來剎那。

「轟~!」

一聲爆響,空氣炸開。

百年修為釋放,增幅九倍的力量,轟然席捲而出,衝擊在石錦年一行人身上。

將近百萬斤的巨力,一剎那撞在身上,當場將石錦年一行人撞成一堆,死的死,斷臂的斷臂,慘叫的慘叫。

包括石錦年,五品境界的修為,沒有來得及撐起護體真氣,被巨力衝撞的骨頭斷裂四根,口吐鮮血,整個人壓在一個護衛身上,半天喘不過氣。

被壓的護衛,則直接變成了一灘爛泥。

「是……是你!」

石錦年睜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蘇景行,臉龐上湧現震驚、難以置信。

顯然沒想到,蘇景行這個讓石家滅亡的元兇,會出現在基地里。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石錦年喘氣,噴火的眼睛,一瞬不瞬的凝視蘇景行,目光中的殺意,濃郁的幾乎要實質化。

他想不明白,蘇景行為什麼要和石家作對。

還有,三個基地,為什麼都被蘇景行知道!

叛徒?

石家叛徒早清理了,每個基地的入口,知道的人沒幾個,除了駐守的人員外。

這些人即使被抓,想要嚴刑拷打,也沒機會。

因為他們會自爆。

所以,蘇景行從哪知道的基地位置?

石錦年想不通!

「咻咻咻~」

回答他的,是飛刀凄厲的破風聲。

噗!噗!噗!

一連串悶響聲過後,包括石錦年在內,所有人死絕。

我是誰?

都要死的人,有必要知道我是誰嗎?

隔空收回飛刀,蘇景行拾取卡片,轉身走向過道。

過道盡頭,一群人已經沖了過來。

蘇景行調動真氣,做好準備。

「轟!」

又是一聲炸響,拳印破空飛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