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很累,可實際上就像一些平民工作勞累一天一樣,習慣了之後也就覺得正常了。東伯雪鷹還能感覺到自己的槍法一直在進步,身體在不斷變得強大,不但不疲累,甚至越來越享受。

甚至練槍法時還帶著微笑,偶爾還會停下來皺眉苦思,顯然真的沉浸在槍法奧妙中了……這讓東伯雪鷹的槍法以驚人的速度在提升。

……

兩年後的冬天。

大雪紛飛。

一名英武少年正持著一桿黑色長槍,在練刺槍,此刻一名僕人手持著盾牌,盾牌上還包著厚厚的獸皮棉布等物,雖然顯得很臃腫,可如果沒這些獸皮棉布包住卸力,這些僕人根本沒法扛得住。

僕人一直左右閃躲,東伯雪鷹卻陡然出槍,長槍如游龍,旋轉刺出帶著一絲銳嘯聲,瞬間就已經刺在盾牌上,僕人感覺盾牌傳遞過來的力道全身都一震,這刺槍還好,一般抽劈時,威力還要更猛。

「主人,怎麼都躲不開啊。」那壯實的男僕苦著臉道。

「只要躲開一次,就有一枚銀幣,你們都好好練吧。」東伯雪鷹道,旁邊其他僕人個個眼饞,一個銀幣都抵得上一個月收入了,在早先時候偶爾還有僕人能成功避讓,前前後後東伯雪鷹也發放了數百銀幣,可後來想得到一枚銀幣就太難了。

「我的槍法,已經有些天沒進步了,這剛猛發力已經到了一個瓶頸。」東伯雪鷹暗暗嘀咕,「按照玄冰騎士前輩秘籍中記載,我是不是應該開始練『收』了?」

這勁力,要能放,能收!

忽然——

「主人,主人,不好了不好了。」練武場外衝進來一女僕,她慌慌張張。

東伯雪鷹被喊的不由心中一顫,當即連道:「發生什麼事了?」

「是宗凌大人,宗凌大人受了重傷。」女僕連道,「都是血。」

「宗叔!」

東伯雪鷹大驚,這兩年領地內大大小小瑣事都是宗叔在操勞,他這才能不受干擾的完全沉浸在槍法中,「宗叔他現在在哪?」

「在宗凌大人自己的住處,銅統領也在那。」女僕連道。

東伯雪鷹放下長槍立即朝宗叔住處飛奔過去。

… 屋內。

床上,宗凌正半躺在床上依靠著,銅三坐在旁邊凳子上,兩人看向屋外跑進來的東伯雪鷹。

「宗叔,你沒事吧?」東伯雪鷹仔細看著,宗叔已經換了一身白凈的衣袍,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傷勢,只是臉色蒼白。

宗凌微笑道:「彎刀盟首領果真厲害,這次如果不是有煉金內甲護身,恐怕就真的丟掉小……咳,咳,咳……」說著便咳嗽起來,連拿著旁邊其中一手帕捂住了嘴,白色的手帕迅速變得紅了起來,血液在手帕上蔓延開來。

東伯雪鷹看的心一顫,吐血?是內傷?

「宗叔。」東伯雪鷹連坐到床邊。

「沒事,死不了。」宗凌放下手帕扔到一邊的盆內,笑道,「這點傷算什麼,當年我和你父母還有銅叔在外冒險的時候,比這嚴重的多的都有好多次了。」

「雪鷹,你就放心吧,這種程度的傷勢,以六臂蛇魔的體質一兩個月就恢復了。」銅三卻非常淡定,他們當年走在生死邊緣,早就習慣了,「對了,宗凌,你怎麼傷的這麼重?你可是足足帶著一營士兵出去的,難道彎刀盟首領就這麼厲害?」

「是很厲害,比我預料的還厲害,不愧是儀水境內最強的盜匪。」宗凌說道。

「彎刀盟首領是誰,什麼來歷?」東伯雪鷹一頭霧水。

「也該和你說說這些事了。」宗凌說道,「以後雪鷹領的事情畢竟還是要交給你。」

宗凌看著東伯雪鷹:「作為一名領主,擁有對領地的掌控權,可也同樣要保護自己的領地,保護領地內的所有子民!一些盜匪侵入你的領地,殺戮掠奪,就必須滅殺他們!」

東伯雪鷹點頭。

「你父母在時,你母親是天階法師,有一名強大-法師配合,軍隊能發揮更強的實力,而且我們雪鷹領還配備了大量的破星弩,整個儀水縣境內沒有盜匪膽敢冒犯。」宗凌說道,「而你父母被抓走後,那些盜匪們恐怕一直在觀望,他們也很忌憚破星弩。」

東伯雪鷹也很清楚自家的破星弩的厲害,父親他們當初配備了五百把破星弩!

單單這些破星弩就需五萬金幣!這都足以購買下整個雪鷹領的了,所以在整個儀水縣城……雪鷹領東伯家族還是很有名氣的。

「雪鷹領的賦稅低,子民很是愛戴領主!這些年來,領地子民的日子不錯,惹得不少盜匪眼饞。」宗凌道,「你父母被抓走,他們蠢蠢欲動,終於整個儀水縣境內最強大的一支盜匪——彎刀盟,進入了我們領地內掠奪起來。」

「我得到消息,帶領一營三百名士兵,個個騎馬,帶著破星弩趕過去,卻也已經有超過五百名平民被殺死掠奪一空。」

東伯雪鷹聽的眼睛都紅了。

死了超過五百人?

這,這……

這些該死的盜匪!那些平民哪裡招惹他們了?

「我當時趕過去時追查盜匪的蹤跡,誰想彎刀盟的盟主,也就是那位邪-惡的彎刀盟首領『蓋斌』竟然獨自一人隱藏在被屠戮的村子內,突然向我發動了偷襲。」宗凌感嘆道,「當時我們措手不及,三百名士兵也都有些混亂,我只能先抵擋他。」

「彎刀盟首領『蓋斌』,是一名流星級騎士!我過去和流星級騎士交過手,一般都能抵擋片刻。」宗凌感嘆道,「可這蓋斌刀法太快太快,比正常流星級騎士都快的多……我猜應該有一些特殊的鬥氣法門。」

東伯雪鷹也知道。

論實力,父親、銅叔、宗叔三人中,宗叔是最強的,他雖然也只是天階騎士,可卻是蛇人族王族!作為六臂蛇魔,力量很強,而戰鬥時他又可以六條手臂同時攻擊,並且蛇尾的存在,讓他身法更靈活更矯捷……所以即便越階和流星騎士廝殺,也能支撐些許時間。

總裁有令,夫人非嫁不可 「我的刀法快,他更快,沒能擋住他,被他先後劈了三刀!幸虧有煉金內甲護身,受了些內傷,而那三百名士兵們也個個用破星弩開始攻擊,逼得這位彎刀盟首領只能逃掉,他還因此受了些輕傷。」宗凌感嘆道,「他刀法快,身法也快,難怪有那般凶名。」

東伯雪鷹一陣后怕,宗叔被劈了三刀,若是運氣差點,或者戰鬥時間再長點恐怕就丟掉小命了!

「雪鷹,你儘管放心。」

旁邊的銅三聲音雄渾,「整個儀水縣,一共也就四名流星騎士和一名流星級的大-法師!盜匪中更是僅有這彎刀盟首領一個,這次彎刀盟首領受了傷,見識了破星弩的厲害……估計不會再來冒險了。因為下一次我們準備會更充分!這彎刀盟不敢來襲,其他的盜匪更加不敢來。」

「嗯。」東伯雪鷹鬆了口氣。

「這蓋斌身為流星騎士,幹什麼不好,去當盜匪?」東伯雪鷹道。

「哼。」銅三低哼一聲,「雪鷹,這世間就算一些厲害高手,也喜歡不勞而獲,喜歡搶奪!這蓋斌據說就是因為貪婪殺死一名貴族奪寶,最後暴露被通緝了,這才幹脆成為了盜匪。」

宗凌也說道:「過去他名聲就不好,只是一直沒人抓住他把柄!做的惡事多了,總有暴露的一天,他最終暴露被通緝,可他實力強,又躲在毀滅山脈內,還帶領著一大群亡命之徒……才能囂張至今,算了,這不是我們要煩的事,我們想管也管不了。」

東伯雪鷹點頭。

是管不了。

躲在毀滅山脈,帝國城池的一些城衛軍也不願意去攻打。須知毀滅山脈連綿過十萬里,連接了四座行省,是整個帝國第一大山脈,裡面生活了無數可怕的魔獸。許多亡命徒就躲在毀滅山脈,當然是整個毀滅山脈的最外圍區域。

毀滅山脈的深處太危險了。

「現在不管他們,等我實力足夠了,定要除掉這毒瘤。」東伯雪鷹暗暗道。

「對了,雪鷹,長風學院的事你想好了嗎?」宗凌忽然道。

「雪鷹!」旁邊銅三也急切道,「這長風學院,可是整個安陽行省第一大學院,也是最強大的勢力。比你母親的墨陽家族強多了!長風學院的院長『長風騎士』池丘白更是整個行省最強者……你的實力條件完全有把握進入這家學院,現在已經冬天了,你再不報名可就晚了。」

「十歲是最後的界限,超過十歲,長風學院就不收了。」宗凌也看著東伯雪鷹。

東伯雪鷹沉默了。

他也思索過很久。

長風學院,對外招收不超過十歲的少年!因為這個年齡充滿可培養性,特別是在身體發育期……是騎士修行的最關鍵時刻,有些發育早的,十歲就開始發育猛長高了,所以學院定『十歲』這個年齡界限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長風學院是安陽行省最強勢力!院長是一座行省最強大的存在!

培養的學院弟子,進去是普通少年,畢業出來的最低也是天階騎士!有不少都能跨入流星級,可同樣入院考核很嚴格,當然以東伯雪鷹身體條件和槍法是非常輕鬆的。

「我想了很久,已經有了決定。」東伯雪鷹道。

… 「嗯?」宗凌、銅三都看著東伯雪鷹,等待著他的決定。

從感情角度而言他們其實是不想和雪鷹分開的,畢竟長風學院距離雪鷹領有三萬多里,一旦進入學院就得一直住在學院內了,在學院內一般都得超過六年時間,有些甚至在學院內十幾年才准許畢業。這麼長時間分開,他們哪裡捨得?

這兩個老男人都沒孩子,而且他們和東伯烈夫婦感情都很深,在銅三心中,墨陽瑜是他最重要的主人。宗凌其實一直對墨陽瑜也有著一絲情愫,只是顯然一個六臂蛇魔……墨陽瑜是接受不了的,當初的冒險團,墨陽瑜最終和東伯烈在一起了。

後來墨陽瑜懷孕,這兩老男人也開心的很!跟著一起過來了,雪鷹出生,他們看著雪鷹長大!其實在心底,他們就是將雪鷹當做了自己的孩子一樣。

真的要長時間分開?他們真的不捨得。

可『長風學院』是安陽行省最好的地方了,對東伯雪鷹的成長有很大幫助。

「我決定不去。」東伯雪鷹道。

「為什麼?」宗凌急道。

「為什麼不去,你要成為一名強大的騎士,長風學院是最好的地方,我們想去還去不了,等過年後,你十一歲了,就再也沒法進去了。」銅三也急道。

弱者,是沒有前途的。

這是個強者的世界!豪門貴族都是有著強大武力的。

「你捨不得石頭?」宗凌忽然道。

東伯雪鷹點頭道:「我的確捨不得石頭,他今年才四歲,他和你們又不親……他最黏的就是我了,甚至到現在每天都是和我睡的,石頭現在都對父親母親沒什麼印象了,他只要我這個哥哥,我不想他的童年沒了父母,連哥哥都沒有!」

宗凌、銅三沉默,他們的確感受得到雪鷹對弟弟的愛護。

「我至少八歲前還有父親母親,弟弟四歲,沒有父母沒有哥哥……我不能這麼做。」東伯雪鷹道。

「而且——」

「我想要救父母,去長風學院就有用嗎?」東伯雪鷹道,「我看不一定!」

「嗯?」宗凌、銅三疑惑。

「長風學院的培養的確不錯,能培養出大批大批的天階騎士,甚至有些成為流星騎士。可是……就算成了流星騎士,就能救我父母了?哼,我舅舅他可是銀月級大-法師,對於墨陽家族族規他都沒有任何辦法。」東伯雪鷹道,「要救父母,我恐怕得比舅舅更強。成為稱號級騎士!甚至要成為超凡生命!」

宗凌銅三相視一眼,有些吃驚。

他們沒詳細說過墨陽家族的虛實,可東伯雪鷹卻推斷出至少得是稱號騎士甚至超凡生命才有把握,這孩子的確聰明,因為這個推斷是正確的!

「稱號騎士,數量極稀少。」

「超凡騎士更是傳說,我搜集了很多關於超凡騎士的傳記故事,有些故事情節是誇張虛構,可他們的成長軌跡卻是真實的。」東伯雪鷹道,「我整理過這些超凡強者的成長軌跡。」

「歷史上一百二十五名的超凡強者,自己摸索修行,經過諸多生死磨練成為超凡的,有一百零九位!」

「至於學院派的,僅僅只有十六位!」

東伯雪鷹看向宗凌和銅三,「這說明什麼?想要成為超凡生命,學院派反而是弱勢的!」

宗凌和銅三都震驚了。

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一點,他們只知道,超凡強者開創的學院,那絕對是聖地啊!多好啊,大批大批天階騎士,甚至星辰級騎士……可從遠古流傳下來甚至被記載下來傳頌的一位位超凡強者,竟然絕大多數都沒有進入過學院!

都是一個人在摸索修行!

「怎麼會這樣?」銅三愣愣的不敢相信。

「書就在我書房,我還刻意命人去儀水城搜集過記載超凡生命的書籍。」東伯雪鷹道,「事實就是這樣,雖然天資好的很多加入學院,可終究難成超凡!」

「我也仔細研究過為什麼會這樣。」

「根據父親留給我的那本超凡騎士的槍法書籍,我有了一個推斷。」東伯雪鷹道,「成為超凡,是需要走出屬於自己的路的!而那些學員派的騎士們在老師的引導下,他們在早期修行的更加容易,不斷的突破提升,可當需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的時候,突然沒有了老師的指引,他們就成了瞎子!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前進!」

「而非學院派的,沒有系統的指引!」

「他們需要一個人摸索,遇到每一個難關,需要自己琢磨攻克,每一步很艱難。可在這條路上,他們有了自己的領悟!這條路是自己走出來的,悟出來的!甚至他們同樣會摸索著踏入超凡!」

東伯雪鷹眼睛很亮,「非常詳細且系統的指引,對於大批量培養騎士是有好處的。可要培養一名真正的超凡強者!那些詳細的教導,反而會成為桎梏!想要突破這桎梏都很難。」

銅三愣愣看著東伯雪鷹,傻傻道:「不愧是主人的兒子,說起來一套一套的。」

宗凌則是笑了:「沒想到那些傳記故事竟然還隱含著這樣的道理!我至少覺得……你的推斷很有道理。」

「我的推斷或許是錯的!」

「可數據不會錯!」

「一百二十五名能在歷史上留名的超凡騎士,有一百零九名沒有加入過學院!所以,我也不會加入學院。」東伯雪鷹道。

「哈哈,那是因為你追求高,對許多孩子而言能成為天階騎士就不錯了,成為星辰級騎士就了不得了。有幾個敢將目標定成『超凡生命』那麼高?」宗凌笑道,「從培養超凡以下的騎士來看,學院派還是有很明顯的幫助的,至少大批大批騎士都是學院派的。」

「嗯。」東伯雪鷹點頭。

他贊同這一點。

可他的目標更遠!

「你看那些傳記故事都會總結數據,不愧是阿瑜的兒子,如果你去當法師,恐怕也有前途。」宗凌誇讚道,法師就是需要剖析研究天地奧妙,這思維很重要,每一個真正強大的法師都是非常智慧的。

「可惜我的精神力不夠。」東伯雪鷹笑道,「不是當法師的料。」

和騎士不同。

騎士只要苦練,有決心,每個人不分男女都能去搏一把。

法師對天資要求太高了,首先精神力要求就很高!精神力不夠,根本連嘗試的資格都沒有。

「石頭他過完年就五歲了,現在也可以測一下了,看精神力怎麼樣。」東伯雪鷹說道,「說不定現在就能達到門檻了。」

精神力越早達到門檻,說明天賦越高。

一般十歲前都達不到門檻,就沒希望了!母親是六歲那年達到門檻的。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