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黑風終於出現,司空屠大喜。

臉上露出笑意,急匆匆的往外面走去。

「黑風大人,你終於來了,血煞之氣已經收集了不少,不過黑風大人,能不能給點提升修為的秘法,最近屬下一不小心擄掠了一個女子,哪裡知道他的男人,實力恐怖,嚇得屬下最近都不敢離開院子。」

「廢物!」

看著司空屠那副貪生怕死的樣子,黑風非常的生氣,不過司空屠收集血煞之氣,一直以來,非常的盡心儘力,殺了也可惜,不然司空屠早被他殺了。

黑風冷哼了一聲,轉身往司空家的大廳走去。

坐到司空屠的位子上。

司空屠從懷裡馬上掏出一個葫蘆,面帶笑意的走來黑風的面前,「大人,這是這個月收集的血煞之氣。」

黑風接過葫蘆,面無表情,直接將一卷秘法丟給司空屠。

正要離開,突然手裡的葫蘆爆炸而開,將他的那隻手臂直接炸的粉碎。

「司空屠,你這是找死!」

在這瞬間,黑風大怒,手掌就要抓向司空屠。

但是一道劍氣飛出,直接化去了他的攻擊。

門外,蕭凌天等人慢慢的走進來,走到主位之上,坐了下來。

盯著失去一臂的黑風,神色冰冷至極,冷冽的聲音響起,「我給你兩條路,第一效忠與我,第二去底下等著你的主子。」

感受到蕭凌天身邊劍一的恐怖氣勢,和埋伏在周圍的其他高手,此時失去一隻手臂的黑風,沉默了下來,他知道,殺死蕭凌天不可能,想要逃走,希望也不大。 長生武者已非凡人,一個個高傲無比,黑風沉默了片刻之後,抬起頭看著蕭凌天,嘴角浮現一抹嘲諷之色,「要是我選擇第三種呢?」

聽見黑風的聲音,司空屠瞬間來了精神,這可是讓黑風死的大好機會,他可是設計黑風的始作俑者,一旦黑風臣服蕭凌天,和他秋後算賬,那他就玩了,急忙道:「黑風,你算什麼東西,想死不成,大人只給你兩種選擇,臣服或者死,那裡有第三種。」

黑風轉身看著司空屠,嘴角浮現嘲諷之色,微笑道:「要我臣服也不是不可能?」

聽見黑風的話,和看著黑風那嘲諷的神色,司空屠暗叫不好,瞬間臉色大變,他已經猜測到黑風可能說什麼了。

黑風看著神色大變的司空屠,再看看蕭凌天,一臉得意的道:「要我臣服可以,但是你要殺了他。」

黑風的手指,直接指向司空屠。

在這瞬間,司空屠的雙腿嚇得一軟,直接跪了下去,滿頭大汗的道:「大人,屬下對你忠心耿耿,絕無二心,如有絲毫的謊言,天打雷劈。」

蕭凌天看著兩人,神色自然無比,看不出喜怒。

此時的黑風,非常的得意,他可是長生武者,和司空屠相比,他重要的太多,他相信蕭凌天一定會選擇他,無論是戰力還是地位,就算是一千個司空屠,也比不過他一人,長生武者已非凡人。

此時,蕭凌天終於出聲,蕭凌天的選擇,讓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

蕭凌天的眼睛,盯著黑風,露出一抹嘲諷之色,冷冽的道:「在我的眼中,司空屠的價值,是你的千萬倍,你真的認為,自己是長生武者,就了不起嗎?長生武者和我的屬下一比,屁都不是,還未入我門下,就想要我斬殺屬下,你算什麼東西,放下你那可悲的自信。」

蕭凌天可不是為了利益,不顧一切的人,他想要一統混亂之地,奠定不世之基,必須言而有信,就算是長生武者,他也可以放棄。

蕭凌天知道,就算他得到黑風,那也會失去無數的武者,他要一統混亂之地,要的是人心,黑風的條件蕭凌天自然不會答應。

聽見蕭凌天的話,大廳中臣服蕭凌天的武者,在這瞬間,整齊的跪了下去,「我主仁慈,我們兄弟在此立誓,如有背叛,必將遭到天道反噬,五雷煉魂,不得入輪迴。」

蕭凌天聽見這些人的誓言,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這才是他要的,眾人齊心,其力斷金,兄弟聯手,江山永固。

對於每一個臣服於他的武者,在蕭凌天的眼裡,就是他的兄弟。

本來,劍一在開始的瞬間,也想不明白蕭凌天為什麼這麼做,但是現在他明白了,別人讓屬下臣服,是用至強的武力,而蕭凌天得到的是人心,就算是蕭凌天落難,這些人也不會輕易的背叛。「殺!」

蕭凌天冰冷的聲音,在大廳中響起,如同是閻王爺的宣判。

「不,大人,我願意臣服!」

此時,黑風害怕了,他終於意識到,他做了一個一生之中最錯誤的選擇。

對於黑風的求饒,蕭凌天連眼皮都沒動下,長生又如何,因為像黑風這樣的長生武者,蕭凌天真的沒有看在眼裡。

蕭凌天聲音落下的瞬間,九大劍奴出手了,九柄長劍出鞘,九道犀利的劍芒劃過,怎是黑風可以抵擋的,一息之前,還活生生的,下一刻就命喪黃泉。

此時,在一處裂谷之中血河內,一個巨大的生物從血河之中站了起來,渾身漆黑,背負十翼,雙眼血紅,如同血海。

「是誰?敢殺我奴僕!」

手一揮,利芒劃過,裂谷之上,出現一道千丈的裂痕。

在他的眉心,一隻迷你生物的虛影飛入虛空消失不見,那千丈大小的身體,再次回到血河之中沉睡。

司空家的大廳,蕭凌天從主位上站了起來,聲音真誠的道:「我的屬下,就是我的兄弟,只要你們真心與我,我就算是豁出性命,也會護你們周全。」

「司空屠!」

「屬下在!」

下面的司空屠,單膝下跪,等待著蕭凌天的命令。

但是許久之後,卻不見蕭凌天的下文,司空屠開口道:「大人,有什麼命令,就算是付出生命,我也會去做。」

看著司空屠,蕭凌天會心一笑。

「你是我的屬下,也是我的兄弟,我蕭凌天,賞罰分明,現在我宣布,司空屠對斬殺黑風,立功不小,現在我賜你長生。」

聽見蕭凌天的話,眾人一擺,他們可不會相信蕭凌天有手段讓武者跨入長生,但是沒有人笑。

蕭凌天知道,這樣的事情,太不可思議,但是蕭凌天卻是真的能做到。

蕭凌天也不解釋,蕭凌天的手一伸,黑風的全身精血和聖元,不斷的往蕭凌天的手心聚集,不斷的錘鍊,最終化為一顆金色果實。

長生果!

蕭凌天得到吞噬之源后,也得到一種能力,那就是煉製長生果,雷劫果,法天相地果實······

看著蕭凌天手中的金色果實,一個個好奇的盯著。

蕭凌天開口道:「司空屠,我說賜你長生,就賜你長生,領長生果!」

蕭凌天手中的長生果,對著司空屠飛去,看著手中的果實,司空屠絲毫不遲疑,直接塞入口中,果實入口,化為一道道神奇的能量,司空屠急忙閉目煉化。

此時,一個個盯著閉目煉化的司空屠。

司空屠本來就是經歷了五六次無生雷劫的高手,現在得到長生果,晉陞長生武者,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一刻鐘之後,司空屠的身上,瞬間爆發出一股可怕的威勢,那是獨屬於長生武者的威勢,此時睜開眼的司空屠,一句話沒有說,直接對著蕭凌天跪了下去。

「謝大人!」

司空屠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現在一切的語言都是蒼白無力的,他只能用行動去證明這一切。

眾人看著這一幕,無不羨慕嫉妒恨,長生武者啊。

一旦跨入長生,就擁有萬年的壽命,誰不嫉妒。

此時,眾人都在想,如何立功,得到賞賜。 司空屠得到如此的賞賜,直接對蕭凌天道:「大人,我們得一鼓作氣拿下雷鳴城,不然等剩下的八大使者反應過來,對我們大為不利,而且我們拿下雷鳴城,大人將會得到一個得力幹將。」

聽見司空屠的話,大廳之中沒有一個人反駁,想到那人,一個個目露驚恐之色。

「得力幹將嗎?」

蕭凌天來了興趣,微笑道:「司空屠,起來說話吧。」

「謝大人!」

「大人可能還不知道,在雷鳴城寒獄,關押著一個絕世妖孽,雲勝,他可是名人,天賦妖孽無比,但是和雷鳴使者有著殺父之仇,他的父親叫雲天,是雷鳴的結拜兄弟,但是被雷鳴殺死,雷鳴為了穩固統治,怕雲天的那些舊部造反,沒有殺他,將其囚禁在寒獄之中。」

聽到雲勝的名字,蕭凌天發現,所有人沉默不語,一個個目露恭敬之色,蕭凌天倒是想要去見見這個名叫雲勝的天才。

蕭凌天抬起頭,看著眾人道:「我們要征討,自然得有個名字,就叫人王殿吧!」

蕭凌天抬起頭,沉默了一下,之所以叫做人王殿,有幾個原因:一是為了讓消息傳入血魔宗,讓他的父親知道,他來了。二是現在的他,羽翼逐漸的豐滿,是時候開始招攬萬神宮,他父親的舊部了。

等他一統混亂之地時,就是覆滅血魔宗之時。

蕭凌天望著天,楠楠細語:「父親,我來了。」

滅殺黑風,司空屠成為長生武者,不到兩個時辰,司空屠就徹底的掌控了黑風城,沒讓蕭凌天失望。

此時的蕭凌天,臉上帶著一塊無面面具,一步步的走上城樓。

蕭凌天還要進入荒神學院,他可不想讓太多的人,知曉他的身份,也方便他在荒神學院修鍊。

在蕭凌天登上城樓的瞬間,密密麻麻的武者,動作整齊的下跪,「參見殿主!」

聲音如同雷鳴一般炸響。

響徹雲霄!

「兄弟們,我們為什麼叫做人王殿,除了一些特殊的原因外,我想讓你們記住,你們都是人中之王,作為王者,就要毫無畏懼,我們的目標是一統混亂之地,哪怕面對多麼強大的敵人,我們也不退縮,王者無敵。」

「我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雷鳴城,滅掉雷鳴,出發!」

人王殿的武者,蜂擁而出,對著雷鳴城而去。

······

此時,在雷鳴城,雷鳴端坐在大殿之上,神色陰沉的坐在那裡,大殿之中,坐著無數的武者,一個個氣勢強橫。

在雷鳴的身前,有著無數的紙屑。

就在剛才,雷鳴得到密報,黑風使者已經身死,神秘人已經往雷鳴城而來。風雨雷電四人,從來都是同氣連理,黑風身死,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致死,但是此時,雷鳴憤怒到了極點。

「使者大人,我認為我們得小心一點,萬一敵人太過強大,我們抵擋不住,會丟掉雷鳴城。」

「找死!」

聽見屬下的建議,雷鳴暴怒,直接一掌將對方拍成肉醬。

「不管是誰,惹到我雷鳴都得死,我會滅掉他的全家,全部暴屍城頭。」

此時,大殿之中,一個帶著無面面具的男子出現,在男子的身後,跟著十人,其中一人正是剛剛踏入長生的司空屠。

看見司空屠,雷鳴的殺機濃郁到極點了。

聲音冰寒的道:「你個叛徒,竟然趕來雷鳴城,現在你就去死吧!」

看見司空屠的瞬間,雷鳴的身體爆射而出,直接一掌拍出,對於這一切,蕭凌天毫不在意。

面對雷鳴的一掌,司空屠直接一掌拍出。

「轟!」

一聲巨響,雷鳴倒退十步,眼睛都差點鼓出來,他知道司空屠的實力,此時徹底的被嚇到了,彷如見鬼一般。

「你······!」

看著難以置信的雷鳴,司空屠出言蠱惑道:「不錯,我已經踏入長生了,兄弟們,加入人王殿吧,只要你們有足夠的戰功,殿主有秘法讓你們踏入長生,像我一樣,擁有萬年壽辰。」

說完之後,司空屠的身體,再次回到蕭凌天的身後。

看著一臉震驚的雷鳴,蕭凌天聲音冰冷的道:「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臣服或者死!」

聽見蕭凌天的聲音,雷鳴嘲諷的道:「就憑你,以你的實力,想要我臣服,那是妄想。」

「是嗎?那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蕭凌天聲音冷冽的道。

蕭凌天的身體,破開屋頂,出現在天空之中。

此時雷鳴也是怒飛而出,在他看來,蕭凌天這是找死,蕭凌天的修為他已經看在眼裡了,他可是長生武者。

但是升空的瞬間,蕭凌天的體內,三大至尊聖嬰爆發,雷鳴體內的五品聖嬰,瞬間被壓制。

蕭凌天可不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緊接著施展大吞噬術,在大吞噬術出現的瞬間,雷鳴感覺到自己的渾身氣血一陣翻湧,聖元隱隱開始紊亂,讓他的心中大駭。

「帝魔劍!」

蕭凌天一聲爆喝。

一柄巨劍出現,無邊魔影籠罩向雷鳴,長劍斬出,劍芒驚天,瞬息之間將斬去雷鳴的一條手臂,失去一條手臂的雷鳴,雷鳴太過大意,瞬息之間,就受到重傷,在大吞噬術的影響下,體內的氣血,再也壓制不住,對著蕭凌天蜂擁而來。

蕭凌天毫不猶豫的吞噬煉化。

在蕭凌天的身後無盡佛光閃現,吞噬雷鳴的一身精血和聖元,蕭凌天的第三尊法天相地終於出現了,龍帝佛衣。

蕭凌天的第三尊法天相地,是一尊身披袈裟的龍帝,莊嚴寶氣,至高無上。

隨著蕭凌天的意念一收,龍帝佛衣法天相地,隱入蕭凌天的丹田,和那尊光明聖嬰融合。

看著雷鳴被蕭凌天以雷霆手段秒殺,雷鳴城的武者,瞬間失去了抵抗之力,兵敗如山倒,蕭凌天知道大局已定,身體落下,出現在大殿之中。

此時,大殿之中噤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出一個。

「你們怎麼選擇呢?」蕭凌天那冰冷的聲音,在大殿之中響起。

看見蕭凌天的雷霆手段,眾人早已嚇得半死,聽見蕭凌天的聲音,有三分之二的武者瞬間跪下,表示臣服。

剩下的三分之一,蕭凌天一句話也沒說,直接施展大吞噬術,全部凝聚為果實,這些人實力不低,都是無生雷劫的強者,蕭凌天將這些果實丟給司空屠,讓司空屠去犒賞那些立功的武者。 雷鳴城寒獄,恐怖的寒流在肆虐,在那寒流中心,一個神色冷峻的青年,被上百根鐵鏈拴著,雙目緊閉,全身上下全部是寒霜,這座塵封百年的監獄大門,在今日終於開啟了,在第一道陽光射入的瞬間,冷峻青年的臉上,浮現一絲寒意,眸光如刀的對著監獄的大門射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