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龍飛煙囂張的模樣,凌風忍不住笑著搖頭,「丫頭,你這樣真是高大威武啊。」

龍飛煙的眼神冷冷地掃過在場的寒家人,被她視線掃過的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覺得她的目光跟結了冰一般,隨時有凍死人的跡象。。

將在場的人都被掃過一遍后,龍飛煙低笑起來,「報復?鳳梧鳳桐差點因他們而消散,這筆賬我怎麼能輕易散去?」

想到鳳梧鳳桐對龍飛煙的重要性,凌風明智的閉嘴了。

可是,寒家的人不明白,他們甚至不知道鳳梧和鳳桐是誰,又怎麼會得罪了?

寒明升道:「鳳梧和鳳桐是誰,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龍飛煙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知道些什麼?倘若不是你們,他們兩個怎麼會耗盡自己的本源之力?」

寒明升還不明白,但見多識廣的寒碧瞳已經明白了,耗盡本源力后瀕臨消散的,除了器魂外別無他物。

忽然,寒碧瞳想到面前這女子的姓氏——龍。

千年前,同樣有個姓龍的馭獸天才,在寒冰城掀起波瀾,那時他尚且年幼,現如今只隱約記得一個名字——龍傲風!

寒碧瞳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和龍傲風,是什麼關係?」

聽到熟悉的名字,龍飛煙嘴角綻放出笑意,「他是我先祖!」 「原來如此!」

對方聽了這話,眉頭舒張開來,似是弄明白了什麼。

隨即,寒碧瞳嘆了口氣,「關於你的器魂,我表示很抱歉,但寒家,真的是無辜的。」

「我知道。」龍飛煙打斷他的話,「所以,把城主之選第三輪計劃的制定人交出來便可!」

龍飛煙話音剛落,就見寒明升站了出來,「計劃是我想的,要殺要刮隨意!」

見到寒明升還要開口,龍飛煙搖了搖頭,「夠義氣!」

面前這人和冰銘比起來並不差,更甚至比冰銘還要優秀,不過只可惜,寒明升的身邊多了一堆豬隊友。

所謂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而且找到了正主,龍飛煙也不願意在這裡浪費時間,顯然也懂得如何行事。

龍飛煙看著凌風,兩人交流了一會意見后,凌風便道:「既然如此,我們便告辭了。」

寒碧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二人帶著寒明升離去,就在他們走出沒幾步時,寒惜突然拔高了聲音,「龍飛煙,你們為難就儘管為難我,不要牽扯到其他人!」

龍飛煙停下來看著她,「我跟你無冤無仇的,幹什麼要為難你?」

聽了她的話,寒惜癱坐在地上,她看著龍飛煙的背影,大聲道:「龍飛煙!你記住,不管日後怎樣,我寒惜與你不死不休!」

聞言,龍飛煙邊走邊背著她道:「我拭目以待!」

寒惜死死的捏緊了拳頭,但也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

當初就是因為她太過於衝動,所以才會將龍飛煙推到寒家對立的地步。現在經歷了一系列變故后,寒惜學會了很多,成長了很多。

在沒弄清楚狀況之前,寒惜絕對不會再像以前一樣莽撞的去得罪人。

帶著寒明升離開寒家后,在路上凌風有些好奇的問道:「丫頭,你帶他要去哪?」

龍飛煙伸手揉了揉太陽穴,「不知道,到時候看吧。」

雖說是這個人手段厲害,但龍飛煙明白,倘若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的話,鳳梧和又怎麼會選擇那樣一條路呢?

所以龍飛煙將大部分責任攬到了自己身上。

嗯,以要去寒家,不過是為了讓他們明白,她龍飛煙不是好惹的!

兩人離開寒家后,便朝召長老會而去。

柳茗已經站在門口等候了,見到他們二人,柳茗連忙迎上來道:「你們終於回來了!」

見到柳茗的模樣,凌風有些奇怪,「怎麼了?

「剛才寒家有一大批老幼婦孺離開韓冰城,我以為你們在那打起來了。」

聞言,龍飛煙笑道:「想打,只可惜沒打起來。」

「那你們接下來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柳茗望著她們身旁的寒明升問道。

龍飛煙沉思了片刻,「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這裡,等到我們離開后,你在放了他吧。」

她剛說完,就見寒明升一臉疑惑的「你……」

「閉嘴!」龍飛煙瞥了他一眼,「再說話就把你丟出去喂魔獸。」

寒明升「……」

他真心不知道,龍飛煙這抓了又放的行為是什麼意思,不過聽到她傲嬌的語氣,想到她的性子,寒明升就沒有將她拆穿。

緊接著,龍飛煙伸手一手刀將寒明升砍暈,見到她的行為,柳茗張了張嘴,龍飛煙卻滿不在乎的說:「怕什麼,皮糙肉厚的,又不會死人。」

柳茗「……」

它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就聽見龍飛煙說:「兄長,我們接下來去哪?」

凌風想了想寒冰城周圍的城市,又考慮了召喚**流賽的時間,最終決定去死亡山脈,激發烈焰鳥體內的鳳凰血脈。

聽到死亡山脈,龍飛煙的臉一下子垮下來了,她才從靈韻森林出來沒多久,轉眼又要進死亡山脈,她是不是天生和這些地方有緣啊!

見龍飛煙的反應,凌風饒有興緻的問道:「怎麼了,喪著個臉!」

龍飛煙的眼睛四處亂瞟,「我可以選擇其他地方嗎?」

凌風一愣,隨即道,「可以啊,不去死亡山脈那就去鬥技場吧。」

想到這,那些傭兵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他們一定要想辦法替自己的老大爭取到這兩個馭獸師!

龍飛煙焉了,「那還是去死亡山脈吧。」

雖然她不喜歡死亡山脈,但一想到去無字書袋上面的鬥技場,龍飛煙就覺得還是老老實實的去死亡山脈吧!

畢竟死亡山脈在恐怖也不如鬥技場!

見龍飛煙做出選擇,凌風笑道:「那我們就走吧。」

龍飛煙看著他,「不收拾東西了嗎?」

「沒事。」凌風壕氣的道:「到時候缺什麼再買!」

叫見他那模樣,龍飛煙默默地把想說的話重新咽回去,然後跟著他離開寒冰城。

冰家。

得到他們二人離開的消息時,冰銘鬆了口氣。他看著賬本上那少了一半的東西,頓時就覺得一陣肉疼。

真是獅子大開口啊!

不過,想到龍飛煙給自己和冰家帶來十年的發展時間,冰銘又覺得值了。

所以現在的他是異常的糾結,難以選擇。

不過再怎麼糾結,這些事情都成了定局……

且不論寒冰城之後的局勢如何,現在的龍飛煙和凌風兩人已經離開了寒冰城,朝著所謂的死亡山脈走去。

死亡山脈和靈韻森林一般,都是魔獸的聚集地。只不過比起靈韻森林,死亡山脈更加恐怖。

靈韻森林外圍的魔獸最好的便是九級和統領級別,而死亡山脈的魔獸,都是統領等人捕殺時間以上的。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有數不勝數的人聚集在一起,進入靈韻森林斬殺魔獸,獲得魔核。

人們稱這些人為——傭兵!

而且想要成為一民傭兵,不僅僅需要有實力,還需要獲得傭兵協會的認可。

如同馭獸天才一般,傭兵同樣擁有自己的組織。

而且,只有通過了傭兵協會的考驗,他們才能更好的走下去。

兄妹二人一連行了幾天,才到了離死亡山脈最近的城市——落日城。

落日城和龍飛煙到達過的兩個城市不同。

在落日城裡,沒有城主,有的只是無數的傭兵組織以及傭兵協會。就連守門的人,都是傭兵。 而龍飛煙兄妹二人到達的時候,老遠便引起了這些守門傭兵的注意力。

畢竟在這個世上,能夠騎著魔獸到處跑的人,除了馭獸天才之外,他們也想不到還有其他人了。

等到他們二人靠近時,這些傭兵已經敢肯定,面前這二人絕對就是強大的馭獸天才!

有生之年竟然能親眼見到馭獸天才,那些傭兵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他們一定要想辦法替自己的老大爭取到這兩個馭獸師!

他們的眼神太過炙熱,以至於龍飛煙老遠就感覺到了。察覺到他們的視線后,龍飛煙微微偏頭問道:「兄長,他們這是怎麼了?」

「估計是因為我們吧。」凌風說著,伸手拍了拍身下的火焰魔獅,「閻火,加速吧。」

火焰魔獅長嘯一聲,腳下的速度加快。

見此,九尾玄水狐同樣加快了速度。

等到他們到達城門口的時候,一堆傭兵便圍了上來。見到這些人,火焰魔獅和九尾玄水狐長嘯一聲,讓他們後退了好幾步。

「兩位,不知你們對我們薔薇傭兵會有什麼觀感?」

「兩位來我們晨曦傭兵會吧!我們可比他們薔薇傭兵會等級高!」

……

聽到也這話,龍飛煙默默地低下頭,任由凌風一個人去應付這些人。

凌風微微一笑,對著那些傭兵道:「我們二人初來駕到,不知這裡的情形,是什麼樣的?」

凌風話音剛落,就有熱心腸傭兵搶著說道:「外地人啊,那我給你們說一下,落日城的西邊便是死亡山脈你們知道吧?」

龍飛煙和凌風點了點頭。

「死亡山脈里有什麼大家都懂,我就不說了。在落日城,是沒有城主的存在的,所以我們組成了一個個傭兵組織,由傭兵協會統一管理……」

聽完他的話后,凌風和龍飛煙對落日城有了個大概的了解。見此,凌風又問道:「那麼傭兵協會要怎麼走呢?」

「從這裡一路直走,五百米之後右轉一進去,便是落日城的傭兵協會。」替他們科普的那人繼續道。

見此,凌風抱拳,「多謝了。」

「不客氣,記住我是天嵐傭兵團的啊,如果你們想要加入傭兵組織,記得來找我!」

聽到他的話,龍飛煙和凌風微微一笑,齊聲道:「好吧,若是我們想要參加傭兵協會,第一個考慮的必然會是天嵐傭兵團。」

不過,現在二人還沒有參加傭兵團的心思。

兩人收了魔獸進城后,便化作茫茫人海中的一個。

但是,等到他們找到傭兵協會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時辰。

龍飛煙一臉無奈的看著手裡拿滿吃的凌風,淡淡道:「兄長,照著你這麼吃下去,咱們很快就要露宿街頭了。。」

凌風吃著手裡的糖葫蘆瞥了她一眼,半點焦急也沒有:「放心好了,真要是到了那等地步,我去死亡山脈走一趟,保管不會讓你露宿街頭。」

龍飛煙:「……」她說得是露宿街頭的事情嗎?是露宿街頭的事情嗎?

她發現真心的沒法子跟凌風溝通了。

偏偏化身吃貨的凌風,沒感受到她的鬱悶,竟還十分肯定的說道:「真的,你兄長我什麼本事沒有,但讓你吃飽喝好睡好的本事還是有的。」

聽出他語氣里的肯定,龍飛煙勾起嘴角,身體朝右一轉,「喏,傭兵協會,等你吃完,咱們就進去吧!」

凌風:……

說實話,凌風會買那麼多吃的,完全是因為凌風是個路痴,帶著她繞了無數地方。

到最後是龍飛煙看不下去了,才帶著凌風重新回到正道上。

真是一條直路凌風都有本事迷路,龍飛煙很懷疑以前他在寒冰城是怎麼生活的,難怪初次見面,將自己弄成乞丐一般。

凌風尷尬的咳了一聲,帶頭進了傭兵協會。最前面的櫃檯前,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女孩站在那,見到二人,她甜甜的道:「歡迎來到傭兵協會,不知有什麼可以幫到二位呢?」

凌風道:「我們來註冊傭兵身份的。」

「二位請跟我來。」女孩道:「我叫碧書,接下來負責二位的考核。想要成為一位傭兵,第一個限制便是達到統領級別以上,這一點我想二位都已經到達了。」

「接下來考核分為四樣,分別是武力值,靈力值,實戰以及應急反應。」

碧書話音剛落,他們便停在了一間屋子前。

龍飛煙和凌風對視一眼,同時道:「被淘汰的人負責伙食!」

碧書直接笑了出來,「你們兩個真有趣,好了,可以進去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