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打手聞言,瘋狂踩踏起刀仔攀附的那根竹竿。

「咔~~」竹竿受不住,終於折斷。

「哎呀~!」刀仔慘叫著從半空中摔下。

「噗~!」被下面的防摔網兜住。

「還好還好~!」刀仔慶幸。

「過來吧~!」花柳成身邊幾個打手走過去,把刀仔擰到花柳成面前。

「湊他~!」花柳成斜著眼瞄了一眼道。

「噗噗….」眾打手瘋狂毆打起來。

「饒命~啊~」

「哎~!」李國傑一拍花柳成肩頭。

「嗯~!你誰啊?拍我幹什麼?」花柳成見李國傑行頭不一般,不敢太放肆。

「呵呵呵..他欠你多少錢?」

「怎麼你要幫他抗啊?」

「你先讓你手下停手再說~!」

花柳成上下打量李國傑一眼,扭頭道:「停手~!」

此時,刀仔已經鼻青臉腫。好在眾打手做慣了這活,出手都有輕重,都是皮外傷。

「喂!我幫你還錢,你給我寫張欠條怎麼樣?」李國傑問道。

刀仔,聞言,忙不停的點頭。

事情處理好,李國傑隨著刀仔上樓,去醫院接巧克力。

見到高進時,李國傑發現高進的眼神比以前更明亮了,看著不像是白痴。不過,其行為語言,確實又幼稚的可以。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

「高進!~」李國傑喊道。

巧克力沒絲毫反應,只顧著跟刀仔要巧克力。刀仔聽到,疑惑道:「你喊誰啊?」

「他啊~!」李國傑指指高進道:「他是我朋友,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幫你還高利貸!」

「啊..」

「喂~!」李國傑在招呼,發現高進確實秀逗了。

「他是高進,他是賭神?!」刀仔這時反應過來。

「怎麼,不信~!你不是靠他贏了很多錢嗎?」

「….」刀仔聞言,一下想起那張一翻就有的方塊三。這種不講道理的變牌,也只有「神」才能辦到了。頓時,眼睛放光。

「師父~!」一下死死抱住高進。

「啊~…小刀,我要吃巧克力~!」高進迷迷糊糊道。

「沒問題,只要你答應收我為徒,我馬上給你去買~!」

「真的?好,我答應~!」高進喜道。

李國傑沒阻止,這是刀仔的機緣。掏出電話,給龍五打過去。龍五聽說后,忙開車趕過來。

….

高義現在心急如焚,他和南哥做的局失敗了。沒想到那個破蠱,發作時間需要那麼久。害的南哥輸了900多萬,這筆賬現在算在了他的頭上。揚言不把損失補回來,就要了他的命。

現在,唯一的好消息是,高進應該是傻了。而且,不出意外,他還要傻很久。給他留出了彌補時間。如果在賭王大賽開賽前做了高進,那他就能擺脫陳金城。也可以獨吞了高進的家產。

於是,高義派出了所有手下出去尋找,重點關注了鐵路線沿線。功夫不負有心人,手下打聽到粉嶺附近有個叫刀仔的爛仔最近帶著一個傻瓜到處賭錢。得知這個消息后,高義喜出望外,忙去找南哥幫手。

「王八蛋~!你還敢來~!」南哥一揮手,幾個手下撲上去不由分說就是一頓揍。

「不要打,不要打~!南哥,我有重要消息說~!」高義挨了幾下,忙喊道。

「說~!」

「我打聽到高進消息了,只要你幫我搞定他,事後我不僅還你900萬,還付你200萬美金報酬。南哥,這買賣你做不做?」高義道。

聞言,阿南陷入短暫思考。砍人對他來說實在太簡單。砍個人就能得1000多萬,不用想也知道值得做。更何況現在殺了高義也沒用。

「好~!說說吧~這次要是再砸了,哼~…~!」

「這次不會再壞事,我打聽到他現在已經傻了。你只要派幾個刀手去,手到擒來!」高義興奮道。

「哼~不用你教我辦事,這次你跟著一起去。出了岔子,我直接就把你幹掉~!」阿南惡狠狠道。

「啊~南哥,我不會砍人啊~!」

「開槍會不會?」說著,阿南把一把槍丟在高義懷中。「去不去隨你,反正900萬的我就算在你頭上,你逃不掉~!」

高義額頭冒冷汗,這次他算是栽了,不去也得去了。

「好,我去~!」

「呵呵~,…那就走吧~!」阿南一拍高義肩頭帶著手下出門。

李國傑拖著高進和刀仔返回銷魂別墅。讓他們上樓收拾行李。自己在樓下等。

等一會,就見四五輛車以此停在樓下。接著就見高義下車,帶著眾人人朝著樓上撲去。

「我靠~!」李國傑暗罵。

「不要下車~!」朝著方靈清喊一聲,下車幫忙。

李國傑幾步趕到最後一個槍手身後。猛地一手刀砍在其脖頸上。以李國傑力量,槍手瞬間就撲街了。

其餘槍手猛地回頭,李國傑腳步輕快,一矮身就鑽進槍手堆中,頓時,槍手們都不敢隨意開槍。走廊狹窄,很容易跳彈誤傷。只好和李國傑對拳腳。

隊拳腳,他們再多一倍李國傑都不怵。三下五除二,四五個槍手躺了一地,不是斷手就是斷腳。

收拾完,站崗放哨的,李國傑繼續上樓。電梯坐不成了,李國傑沿著樓梯飛奔。一步就是半層,幾大步趕到時,槍手正好走到銷魂別墅門口。(他怎麼知道銷魂別墅在幾樓?額..他就是知道。不然又要水好多對話。)

李國傑掏出收繳的手槍,對著槍手背後就砰砰砰不停開火頓時,打他們個措手不及。躲都沒位子躲。十幾秒后,七八個槍手都報銷了。

李國傑忙走上前敲門。主動開口道:「是我~!不要在收拾了,我們要趕快走~!」

聽到是李國傑的聲音,嚇得六神無主的刀仔忙開門,拉著王珍不要行李就跑出來。

李國傑護著眾人下樓,走到大樓門口正巧龍五開車到了。李國傑忙把高進塞進他車裡。刀仔見狀也擠上車,好不容易抱得大腿不能丟了。

李國傑朝著門廊處的柱子看了一眼,心道「算你識相~!」上車走人。

高義躲在柱子后,嚇得雙腿顫顫發抖。他是知道龍五和李國傑的。看到這兩個猛人,他機智的慫了。 如果你很榮幸的通過了第一重考驗、第二重考驗,那麼只要你再通過了一重考驗的話,那麼恭喜你,你就是『問天門』的一名入門弟子了。.

至於最後一重考驗是什麼,那就是遠近聞名的『煉心大陣』了。

要知道,這一個『煉心大陣』跟修為沒有直接的聯繫,因為它考驗的,是人的內心,所以心境水平要是沒有達到一定境界的話,那麼你就很難通過第三重考驗了。

把考核入門弟子的那三重考驗布置好了之後,時間也剛好過去了三天,於是,葉問就把柳如雲找了過來,並且微笑的說道:「呵呵,老婆,外面已經聚集了一批想要接受考核的帝國公民了,而這三座考核的陣法,我就交給你把關了,辛苦你了哦!」

「呵呵,這有什麼好辛苦的呢?畢竟新山門剛成立,所以一切都還未步入到正軌之中呢!因此,我辛苦一點,那又有什麼關係呢?」聽到葉問的話語之後,聰明的柳如雲馬上就明白了葉問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了,因此,柳如雲就非常懂事的說道。

「老婆,實不相瞞,我等下與『萬寶樓』的萬老交易完靈植之後,我就會閉關半年的,所以山門這半年的發展,就有勞老婆你照顧了啊!」

「還有,如果你要是碰到了難以解決的事情,那麼你可以來我閉關的地方找我的,到時,我自會出關幫你解決問題的。」看到柳如雲乖巧的樣子,葉問頓時就把自己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

「呵呵,老公,你放心的去忙吧!我可不是那一種只會『兒女情長』的人哦!所以,我會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山門的。」聽到葉問溫柔的話語之後,柳如雲馬上就給了葉問一個無比放心的眼神,然後面帶微笑的說道。

「好!那我先走了。」聽到柳如雲無比自信的話語之後,葉問馬上就回應的說道。

接著,葉問與柳如雲道別了之後,一下子就來到了上一次與萬老交易『靈植』的地方,而萬老早就在一旁等候多時了。

「葉前輩,在下已經恭候多時了,您所需要的『靈植』,已經全部被移植到了這裡,因此,請葉前輩進去一觀。」看到葉問的突然出現,萬老馬上就無比恭敬的說道。

要知道,近一段時間,陰陽帝國所發生的一些事情,早就傳入到了萬老的耳中,所以對於『問天門』的崛起之勢,萬老比誰都看得清楚,因此,為了結交『問天門』,萬老自然就要好好的巴結一下葉問了。

「嗯嗯,萬老,那我就多謝了,而且你們的辦事效率,我還是非常滿意的,如果還有下一次交易的話,那麼我還會繼續選擇與貴樓合作的。」對於萬老的辦事效率,葉問非常滿意的說道。

「呵呵,葉前輩,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萬老謙虛的說道。

接著,葉問一個人就走入到了這一個葯園之中,並且還把葯園裡面種植的靈植,取走了一大半,至於剩下的靈植,自然就不在交易的範圍之內了。

把靈植移入到空間之後,葉問就與萬老告別了,下一刻,葉問就出現在了『問天門』的新駐地,並且走入到了自己的專屬房間,然後布置了數道禁制,接著,葉問便開始閉關了起來。

也許有人就會問,陰陽帝國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把自己的『國名』改為『大中華帝國』呢?要知道,陰陽門的餘孽,葉問並沒有完全的消滅光啊!而這一些陰陽門的餘孽,他們的修為可都是『元嬰期』的大高手啊!

其實,這一個問題很好回答,因為葉問回到天藍星的那一刻,就已經與『升仙門』的清心道人溝通好了,所以,在『升仙門』的大力支持之下,陰陽帝國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

因此。把『陰陽帝國』改為『大中華帝國』。那簡直就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所以,有『升仙門』在一旁照顧的話,葉問自然也就能夠安心的閉關了。

此時。還留在空間之中的就只有葉問的爺爺奶奶以及龍飄了。

要知道,葉問的爺爺奶奶本來就喜歡那一種『田園般』的生活,所以有空間這麼好的環境,葉問的爺爺奶奶自然就不想離開了。

而龍飄,葉問把她放入到空間的主要目的,自然就是為了好好的提升一下龍飄的實力了,要知道,因為信仰之力的關係。龍飄現在的實力,也只是剛剛達到『元嬰期』的程度而已。

所以,等龍飄的實力提升到『分神期』的時候,葉問自然就會把龍飄放出去收集信仰之力的,到時,『問天門』的眾多弟子,也會幫助龍飄收集信仰之力的。

於是,來到空間之後的葉問,就跟自己的爺爺奶奶以及龍飄,講明了空間等下要發生的事情。並且希望爺爺奶奶以及龍飄能夠把握住這一次修為提升的難得機會。

要知道,葉問等一下就會利用『五彩補天石』提升空間的。所以葉問自然就會把這一種『好處』分享給家人們了。

而目前的空間,已經有半個華夏國那麼大的面積了,所以空間裡面的靈氣濃度,自然就相當充沛的了。

不過,為了能夠讓空間凝結出更多的靈石出來,因此,葉問決定利用『五彩補天石』繼續升級一下空間,畢竟升級空間的時候,會產生大量的靈氣潮流,而這一些靈氣潮流有助於空間凝結出更多的靈石出來。

反正『五彩補天石』,空間的小屋當中還有許多,所以葉問也不怕這一點消耗。

因此,給家人們交待好了之後,葉問就飛入到了空間的小屋之中,並且還拿出了數顆大小不一的『五彩補天石』,然後葉問很輕鬆的就把這一些『五彩補天石』放入到了古老的石碑當中。

緊接著,古老石碑在吸收了『五彩補天石』之後,整個空間就劇烈的搖晃了起來,與此同時,一股股不知道從哪一個地方冒出來的靈氣,一下子就形成了靈氣潮流,並且充斥在了空間之中。(未完待續。。) 高義等到李國傑等人走遠,忙快步離開現場。再不走警察就要來了。

回到家,高義洗了一個熱水澡。惶恐的心漸漸平復下來。

「哼~」高義一拳打在牆上。

「媽的~!倒霉!」

擦乾水漬,高義來到客廳。倒一杯酒喝起來。高進妻子珍妮聽到高義回來,忙打開房門走到客廳詢問。

「阿義~,還沒有進哥消息嗎?」

高義仰起頭看向珍妮,珍妮剛洗了澡。穿著浴袍,露出一節白藕似得小腿,濕濕的頭髮還沒來得及吹乾,貼在頭皮上,有幾分狼狽的嬌柔。

「咕嘟~!」高義咽一下口水,眯著眼不躲閃,仔細觀摩珍妮。

珍妮發覺古怪,忙道:「沒消息算了~!我去睡了~!」忙趕回房間。

「呋~!」高義呼出一口酒氣,心中有種變態的快感。難怪人說,不在壓抑中變壞,就在壓抑中變態。

「哼~!」高義冷哼一聲,又到了一杯酒。

珍妮回到房間,越想越不對,習慣性的拿出她的錄音機,記錄下自己的感受。

高義喝完半瓶酒,心中的鬱悶和怒火再也壓抑不住。起身一把摔了酒瓶,大肆發泄一翻,聽到動靜趕來的僕人被他粗暴的趕走。

情緒稍微放鬆,一股酒意就猛地湧上他的心頭。都說酒是色之媒,酒意帶起了他想要放縱一翻的心緒。高義內心深處,最禁忌的可望被激起。

他想起了珍妮,想起她剛才羞怯軟弱的表情,那種小獸受驚后的嬌柔,就像一把毛刷不停的撫弄在他的心尖上。高義所有情緒轉化成了本能的衝動,一種雄性動物佔有的衝動。現在別墅中只有他們兩人,打消了他最後的忌憚。

高義帶著酒氣,邪笑著一把推開珍妮房門。

「啊~你幹什麼?」

珍妮驚叫從床上站起,後退到窗邊拉遠和高義距離。。

她不知道,她害怕的表現更激發了高義的膽量。「她就是個膽小鬼,她就是好欺負,她不敢拒絕,她可以被我霸佔~!」

「呵呵呵…睡不著,找你聊會天~!」高義笑眯眯道。一屁股坐在珍妮床上。

高義放肆表現,讓珍妮心中害怕極了,自己剛才故意大聲說話,也並沒有引來僕人問詢。她有些著急,可是現在她只能自救。

「阿義~!請你出去,我要睡覺了~!」

「睡覺」二字更一步激發了高義色心。

「哈哈哈..來來來,過來睡~!」高義拍拍身邊床鋪。

珍妮臉色一下氣的漲紅,怒斥道:「高義,我可是你嫂子,請你馬上出去~!不然,等阿進回來,我一定會告訴他~!」

這番斥責,讓高義又驚又怒。驚,高進在他心中還是有幾分威懾。怒,高進、高進,自己哪一點不如他?看著珍妮氣急敗壞,高義心中一發狠,一不做二不休,強佔了珍妮,讓她說不出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