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巴特斯雪山主峰之巔光芒四射,巨響連連,浩大的神魄衝擊使得山巔一圈的雲霧都被驅散。

藍芒璀璨的星辰,傲嘯奔騰的龍馬就要潰散的同時,朱曦和王皓往後一掠,麗英和莫寧上了前。

「狂蟒噬天!」

「百合心!」

交接的時機恰到好處:玄靜剛抬眼,準備撲過來!

巨大蓮盤一般的百合花哧溜溜極速旋轉,看著就像一團白色的漩渦在逼近;颳起的氣流卻明明白白告訴玄靜,不擋下的話,以他的體魄修為也肯定血肉模糊!

想躲避?半空十道綠色巨蟒,恐怖的大口從各個方向撲了過來!

「該死的!」玄靜不怕擋不下這些攻擊,心裡卻微微有點急了,身為六殿殿主只能被動挨打,這是什麼恥辱!而且他擔心的是這樣下去,即使他神魄容量再大,也有被耗完的時候。

在麗英和莫寧全力攻擊的時候,朱曦和王皓除了眼睛半眯著警戒,疾疾吸收進來的天地靈氣卻在丹田和奇經八脈不停運轉,飛快回復的神魄,慢慢儲存到胸口魄核去。


魄師的神魄都耗光,想恢復完全一般需要兩個小時。

神魄剩餘三分之一時,想恢復如初就快多了,半個小時就夠了。

從凝聚神魄到出招,有準備的話一般三秒就夠了;大招慢一點,也就五秒。但是對手要是也全力以赴,那麼一次大招完全結束,剛好需要一分鐘左右。

朱曦和王皓不可能有這麼多時間,莫寧和麗英只能擋五分鐘,黑老怪玄靜就會反撲過來!

所以朱曦和王皓只有五分鐘的回復時間,麗英和莫寧有六分鐘。

「我們上!」

朱曦剛恢復一半多一點神魄,又頂了上去。

「我再來一招!」麗英說道。

王皓沒有遲疑,剛邁出的步子立即停了下來。這不是矯情的時候,他知道麗英姐的神魄量僅次於朱曦,幫他多出了一招,他要做的就是利用好這一分鐘,哪怕一秒也是勝負關鍵!

「該死的!」

玄靜破口大罵,一波緊接一波近乎搏命的攻擊下,他根本沒時間反擊,即使他神魄再多這時也已經被耗去了一半!

他現在心裡開始後悔沒出先手了!不由心裡一凜:這四個被他藐視的螞蟻竟然要啃大象!

朱曦的「七星破」三式:破防式攻擊力是最猛的,破招式主要是破解對手攻擊的防身,破質式消耗最大攻防兼備,但缺點是要攻到對手身上才能發揮效果。

面對這十八級神魄的絕對高手,他知道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攻擊得手,因此破防式是最合適的:威力猛,對手就要以同樣威力的招式化解。只要達到消耗對方神魄的目的就可以了。

一半多的神魄,想留三分之一恢復,他只能發出兩次破防式,也就是只能為莫寧和麗英爭取兩分鐘的時間了。

「我再來一招!」朱曦不等麗英上前,再次揮出神槍。

莫寧和王皓已經交換了位置,「他應該剩三分之一左右了!」

「現在是關鍵!防止他狗急跳牆,反撲!」

朱曦往後一掠,飛快回復神魄的同時,再也不敢半閉著眼睛了;反而一絲藍光在微微遊動,一眨不眨盯著怪叫連連的黑老怪!

玄靜心裡更急,破口大罵不頂事,神魄慢慢見底是事實,有辦法早就用出來了。他知道神魄一耗光,這四隻螞蟻就會一擁而上,直接把他分解了!

「難道今天我玄靜要死在這?」玄靜眼角絲絲血跡滲了出來,「我不甘啊!明兒,以後誰來照顧你啊!」

兩分鐘后又一輪交換開始,朱曦看著披頭散髮,招式開始凌亂的黑老怪,心裡一絲難抑的興奮涌了上來,傳音道:

「就快了!你倆一恢復好,我們一起上!」

十八級啊!

這是每個魄師無比渴望達到的巔峰!隨便哪一種修為突破,那就是半仙啦!

而在最佳狀態四人,天衣無縫的合擊下,終於就要見到勝利的曙光了:擊敗十八級魄師!

兩分鐘對恢復神魄的莫寧和麗英來說極其短暫,但對朱曦和王皓來說卻每一秒都很漫長。

「上!」

看著出招越來越慢的黑老怪,朱曦當先一步垮了出處,一聲大喝:

「七星破——破質!」

「龍馬嘯天!」王皓同樣出招了。

麗英和莫寧知道倆人這時的任務是防止黑老怪閃避;莫寧的綠巨蟒封鎖了空中,麗英的梨花先他一步蜂群一般裹向了黑老怪。

就在朱曦四人看著黑老怪被轟飛,撞向山崖的時候。

緊跟著掠了過去的朱曦忽然一聲大吼:「出殺招!」

莫寧一愣,看見奄奄一息的黑老怪忽然氣息一變,瞬間山巔風起雲湧,一股熟悉的壓迫急急撲來。

「半仙之氣!」莫寧一聲大喊,「狂蟒噬天!」

「白合心!」麗英心頭一凜的同時,也出招了。

王皓本就跟著朱曦往前掠去,之前見朱曦臉色大變接著大吼,已經知道事情有變,緊跟著朱曦之後發出了大招。

「哈哈哈哈哈……」

玄靜黑氣一盛,瞬間殘影連連,反撲了過來,「我是半仙!終於成就半仙啦!你們這些螻蟻都給我去死……」

話沒說完,朱曦的破質式瞬間轟了上去。

再次被撞飛的玄靜臉色大變,眼裡滿是血淚,顫聲道:「這…怎麼可能……」

轟隆!轟隆!轟隆!

三道絕殺接連撞了過去,被撞到山崖的玄靜連慘叫都沒發出,身體四分五裂,魄核早已消散,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代梟雄,黑魔城六殿殿主玄靜,星宇最短命的體魄半仙身亡!

「好險啊!」

朱曦撿起滴溜溜轉動的魄戒遞給莫寧,撓撓頭微笑道,「想吃螃蟹,差點被它咬了!」

「虧你還笑得出來!」王皓這時才發現自己驚出了一身冷汗。

莫寧抹抹額頭的汗珠,微笑道:「殿主大人真富有!五十萬…不,至少七十萬啊。」

麗英微笑道:「這下我們真是狠狠剮了他們一刀,估計以後的日子不會好過呢。」 峰巔之戰落下帷幕。

滅殺了剛剛突破還沒穩固的半仙,朱曦四人都興奮不已。

但大家心裡都明白,即使四人聯手,面對半仙還是沒有絲毫勝算的。之所以能成,主要是突破時候的他不但神魄消耗殆盡,且身受重傷;朱曦的破質又轟了得意忘形的他個正著。

兩個條件合在一起,這才讓這半仙斷了命!

朱曦說就像血統再高貴強大的龍鳳,剛剛誕生的幼崽也頂不住四匹普普通通餓狼的搏命撕殺。

「你這比喻真難聽!」王皓微笑道,「應該說惡狼再強大,也逃不過被獵人狙殺的命運吧。」

「難聽?莫寧的坐騎乖乖就是一匹強大的狼呢。」朱曦笑道。

「無缺說帶同伴回去,換天的六殿會不一樣。我還是有點不大相信,他們難道敢不聽那魔尊的話嗎?」莫寧說道。

麗英微笑道:「難得遇到一個識大體的,就隨他去吧。」

「對下個夥伴有感應嗎?我們已經進入玉衡了。」朱曦問道。

王皓呵呵一笑,「之前就有模糊的感應,先往前吧。」

「前面,半個多月路程后,有一個叫斯冬威的小鎮。」莫寧想了想說道,「我們在那稍作休息,再制定具體行進路線吧。」

瑤光行省普魯米平原,一場大戰剛剛結束。

神情微微有些疲憊的后卿一言不發,走進了帥帳。剛一進去,一把木椅嗶嘰一聲碎成了齏粉。

「蠢貨!」

后卿白得嚇人的臉上滿是黑氣,「拇指!進來!」

拇指,黑魔城第一城主歐秀峰眉頭微微一皺,躬身進來營帳,「魔尊您叫我?到底發生什麼……」

「那個蠢貨死了。」背對著身的后卿,淡淡說道,「你去趟開陽,把該死的帝國神軍支援線給我切斷!都快一年過去了,我們這邊還沒徹底解決瑤光。帝國高層太平靜了,那老頭和那小子半年多沒露面,再這麼拖下去,我怕發生什麼意外啊。」

「誰…玄靜死了……」歐秀峰一愣,顫聲道,「難道又有帝國大魄師出手了嗎?」

「……」后卿沉默良久,一揮手的同時,淡淡說道,「自己看吧。」

瞬間一道光幕出現,峰巔之戰一幕重現。

「這…嗨!」歐秀峰長長嘆了口氣,「居然違背命令跑去報私仇,好不容易成半仙卻被殺了!這傢伙真倒霉啊……」

「去吧。順便把六殿給我整一下。」后卿淡淡說道。

「魔尊…那四個傢伙怎麼辦?」歐秀峰猶豫道。

后卿轉過身來,掃了一眼歐秀峰,「提高黑魔令懸賞額度,一百萬吧。其他三個你看著辦…同時嚴令各殿,禁止對他們下手!」

戰戰兢兢的歐秀峰,抬起頭微笑道:「借其他勢力消除這隱患,魔尊英明!我這就去開陽。」

看著歐秀峰出了營帳,后卿坐了下去,嘴角浮起一絲譏笑,「沒想到我這一逼,反倒成就了你。該死的,連這屁股大的地方都不讓我如願嗎?難道又要重演那一幕……」

半個月後。

天璣黑魔城內,六殿殿主玄靜身死的消息傳遍了大街小巷。

城裡一處幽靜的小院。

一個戴著黃銅面具的少年正盤坐在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吸納進天地靈氣,自丹田處開始,流經奇經八脈,最終匯聚在胸口處。

光潔的額頭,細長的睫毛,無不顯示這曾是一個英俊的少年。

黑黝黝的神魄不斷纏繞著身子,房裡的空中靜靜浮著各種東西:書籍,椅子,還有一件女子的紗衫……

「少爺!少爺……」

焦急的女子叫聲和敲門聲同時響起,少年募然睜開眼,眉頭一皺,喝道,「什麼事這麼慌張?不是叫你別到這來打攪我的嗎?」

「少爺,是您吩咐說只要有那個惡魔少年的消息,要及時……」女子委屈的聲音,低低響起。

少年一躍下床,身影一閃,人已從門裡掠了出來,「說吧!」

「半個月前,六殿殿主被他殺了。」女子抬起清秀的臉蛋。

「你聽誰說的?」少年撫摸著女子的臉蛋,冷冷說道。

女子任由他的手慢慢往下滑,微紅著臉說道:「街上的人都傳遍了…我還去天魔宮打聽了一下,他們都說這消息屬實。還有…還有關於他的黑魔令懸賞,變為一百萬了。更奇怪的是聽說魔尊親自下令,禁止我們黑魔城的人對他下手……」

「去吧,晚上你到我這來。」少年瞬間掠回房裡,吱呀關上門。

砰一聲,一張兩米長一米多寬的紫檀木桌,瞬間粉碎。

「該死的!難道我伊漠這輩子就把這深仇大恨,活活咽回肚子里去!那我到底為了什麼才變成這鬼模樣?」

伊漠,也就是莫毅,慢慢摘下了面具,滿是肉芽疙瘩的臉頰,塌陷的鼻子,歪了半邊的嘴,赫然像是被深度燒傷的痕迹!

「你廢我魄核!還害得我被魔核吞噬成這鬼模樣!」伊漠一聲怪叫道,「朱曦!你我不共戴天!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還沒走很遠的清秀女子,聽到身後歇斯底里的嘶叫,搖了搖頭,「到底是怎樣的惡魔,把好端端的少爺逼成這樣呀?」

天璣洛麗公主府邸。

看著桌上一份遲到的牒文,公主站起身慢慢走到窗前,看著窗外漸漸落下山去的夕陽,遲疑一下,伸手輕輕拉了拉鈴鐺。

門吱呀一聲,輕輕打開了。

一個女官進來,恭聲道:「公主您有什麼吩咐?現在用膳嗎?」

洛麗公主轉過身來,臉上明顯一絲疲憊,擺擺手說道:「去吧,傳姬壁大魄師前來見我。」

「姬壁大魄師回來了嗎?他不是…我知道了!」女官退了出去。

兩個小時后,一個身高一米八,相貌英俊的橙袍男子,在女官帶領下,很快到了門外。

「進來吧。」門裡洛麗公主的聲音傳了出來。

「見過公主!」姬壁大魄師微微躬了下身子。

洛麗公主點點頭,說道:「大魄師辛苦了。關於朱曦子爵半個月前的信息你知道了吧…你回來了,我想聽聽你對此事的意見。」

姬壁點點頭,看著神情微微有些疲憊的公主,心裡不由一酸,微笑道:「您應該多注意休息啊。關於這個少年,剛好是我主持的練氣神海試煉,當時就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我還就此事稟報過皇室。現在黑魔城居然懸賞一百萬要殺他,恰恰說明這個少年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因此有必要把他納入帝國大魄師的培養序列。」

「你居然這麼看好他。」洛麗公主抬了下眉毛,「說說你其他的理由。沒有足夠的說服力,帝國大魄師培養序列可不好進呀。」

「證據就是他修為進步飛快,現在雖然只是六級神魄,但實力估計已經超過普通十六級神魄的魄師了。而且他還只有十歲。十歲就有十六級神魄的實力,這在帝國無盡的歷史上,已經可以排在第五十位左右了吧。」

姬壁大魄師微笑道,「還有一點就是為人沒什麼問題。據我調查:在瑤光他和夥伴一起消除連雲谷黑惡勢力,幫助解除奧布尼森詛咒,援助一個小村子,毀掉達姆加亞暗道。在開陽,他們毀掉魔核製造機構,消弭了地下斗魄場之亂,除掉六殿玄靜殿主。從他們的主要行程看來,應該是急著前往每個行省,要做一件對他們來說極其重要的大事。從他們所做的主要事件看來,都是光明磊落,大是大非分得很清楚。這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洛麗公主微微一笑,說道:「真是辛苦你了,你調查得很仔細呀。你的提議再讓我考慮一下,畢竟這對帝國來說也是大事。那他家人怎麼樣?還有那幾個一起的少年情況如何?」

「只查到他有一個爺爺,如今去向不明。至於那幾個少年,其中有兩個也進入了仙境試煉。都未經行宮選拔,也算機遇巧合吧。另一個少年是開陽的,人品都沒問題。」姬壁大魄師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