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雨涵愣了一下,也笑道:「……航哥,你這……能不能不要皮了?」

顏航把手放下,一臉懵地轉過身來,「不是吧?這樣都能把我認出來?」

全場哈哈大笑,不是他們笑點低或者顏航長的搞笑,而是顏航本身就是那種讓人看了就想笑的人物……參考沈騰就明白了。

這就是一個還沒長殘的騰哥,確實帥的一比,而且因為常年演話劇和小品的緣故,在舞台上相當放得開,他周圍的空氣里彷彿都在散發著一種能夠引人善意發笑的磁場。

這是一種比天賦還玄學的特質。

連不苟言笑的顧語都露出了笑容,輕輕鼓掌。

顏航長吁短嘆地在全場笑聲中走下台,坐到了姜萱身邊的座位上。

最後是顧語宣布第四名。

這一波還是有點懸念的,畢竟如果單純論唱功,雪栗鼠在剩下的這四人中並沒有明顯的劣勢,可惜黑貓神探和莫得感情的殺手唱的是兩首質量很高的原創,而大碗喝酒的女俠則奉獻出了一次可以逼死原唱的顛覆性表演,雪栗鼠只能無奈地接受了這個苦澀的結局。

揭面。

「江帆?!」

「好傢夥,一線歌手?」

跟前面兩人揭面的時候各種歡聲笑語不同,江帆多少有點強顏歡笑的味道。

看台上的楚靈和沈瑤楞了一下,然後轉頭互視。

兩隻小手舉起,在空中匯合。

「啪!」

「大仇得報!」

林解語失笑道:「你們兩個,有必要嗎?」

「媽,是那個叛徒啊!」沈瑤道,「一個一線歌手,連前三都沒進,難道不是報應?」

林解語搖搖頭,「各有追求罷了,哪有什麼叛徒不叛徒的,算起來晨曦對他確實有點忽視了,心裡有氣也正常。」

「行,您大度,不過我可看不慣這種二五仔,當初要不是您,他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家酒吧里賣唱呢,結果呢?在您最困難的時候說跑就跑了,這種人,沒扎小人詛咒他都算本姑娘善良了。」

江帆牌面還是很大的,幾位被淘汰的選手都站起來對他表示歡迎。

「下面宣布一下第一輪的前三名得分情況,得分最高的可以自由選擇第二輪的出場順序。」

「第三名,莫得感情的殺手,1202票!」

「第二名,黑貓神探,1277票!」

「第一名,大碗喝酒的女俠,1291票!」

「恭喜女俠獲得第一,請您選擇出場順序。」

「女士優先,」大碗喝酒的女俠眨了眨眼,「所以我第二個唱好了。」

「那黑貓老師,您呢?打算第一個唱還是最後一個?」

楚陽道:「不是說先手必輸嗎?我當然要最後一個出場了。」

「好的,那麼請大家做好準備,莫得感情的殺手第一,大碗喝酒的女俠第二,黑貓神探第三。」 海瑟薇羅曼諾夫拿出來一個水晶球,輕聲念動了幾句咒語,然後——

「嘭——」海瑟薇把水晶球往地上一摔。

水晶球破裂,一道強光瞬間充滿了整個房間,緊接着,等強光褪去之後,等所有人都睜開眼睛之後——

周圍的景象完全變了個樣。

是的,他們似乎不再位於三把掃帚酒吧二樓的會客廳裏面,而是位於霍格沃茲後門的廣場上——

那應該是霍格沃茲的廣場,不少已經在霍格沃茲生活了至少四五年的斯萊特林在心底暗自確認道。

但是不同的是,現在的霍格沃茲廣場一片破敗,無數殘破的石塊斷臂和巨人的屍體堆滿了這片廣場。

在廣場的中央,面對面的站着兩個人——

其中一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變矮了很多,還變老了很多,頭髮還變得有點稀疏,但毫無疑問,那是——

「是哈利!」德拉科馬爾福適時的喊了出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看上去像是要禿頂了還變矮了很多,但確實是哈利無疑!」

而另一個人——

腦袋像是一個蒼白的滷蛋,滷蛋上面血管密佈,整個臉就像是人類和蛇類混合起來一樣,一雙眼睛閃動着紅光,鼻子扁平,只有兩條插座一樣的縫隙。

「是,是,是伏……伏……是黑魔王!」

不知道那群人中誰吼了一句,瞬間引起了一絲騷亂——

畢竟伏地魔這個黑魔王……無論對敵人來說還是對自己人來說都過於恐怖了一點。

所以哪怕在場的諸多青年才俊的父輩兄輩都是食死徒,但在面對伏地魔真容的時候依舊抑制不住的恐懼。

伏地魔和哈利波特之間似乎在對話。

伏地魔優雅高貴的繞着哈利波特轉圈圈,一邊轉,還在一邊氣急敗壞的說着什麼。

突然,頭頂上的天空爆出一道金紅色的光,從地平線上露出了小半輪耀眼的太陽,黎明悄然刺破黑夜,降臨到了這片空間。

陽光同時照到他們兩人臉上,伏地魔的臉頰時火紅一片。

在那一瞬間,彷彿有誰大概了聲音的開關似的,無數嘈雜的聲音瞬間湧入圍觀眾人的耳朵裏面。

廣場中央的伏地魔和哈利也同時舉起了魔杖,朝天空喊出了他最熱切的希望:

「阿瓦達索命!」

「除你武器!」

砰的一聲,如炮彈炸響,在他們反覆踩踏的圓圈正中央,射出了金色的火焰,那便是咒語相撞的地方。

他們看見伏地魔的綠光碰到了哈利的魔咒紅光,看見那在在他們心目中戰無不勝的黑魔王費勁全身的力氣才和哈利波特僵持不下。

他們還看見哈利的紅光正在一點點逼近,一點點擠壓着伏地魔的綠光。

終於,隨着時間的推移,紅光終於蓋過綠光,擊中了伏地魔。

伏地魔手中的魔杖飛到了空中,在初升的太陽里呈現為深邃的黑色,打着旋的飛向哈利。

哈利以找球手精湛的技巧,用空着的那隻手抓住飛來的魔杖,只見伏地魔踉蹌後退,雙臂張開,通紅的眼睛裏細長的瞳孔往上翻著。

「噗通——」

黑魔王,那個戰無不勝,彷彿惡魔一般籠罩在所有人頭頂的黑魔王倒下了——

不,不僅如此,一片又一片彷彿煙灰一般的東西從伏地魔身上飛了出來。

最終,一點點的,伏地魔變成為了飛灰。

預言到這裏就結束了。

周圍的場景如同煙霧般散去,馬爾福,海瑟薇,還有其他斯萊特林依舊站在那個被放大了的酒吧會客廳裏面。

從海瑟薇摔碎預言球到預言消失,總共不超過五分鐘的時間,但在場的斯萊特林們卻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彷彿經歷了荒誕不經的一個世紀一般。

「這是來自偉大領袖,格林德沃先生的預言。」海瑟薇羅曼諾夫冷笑着說道,「如果你們之中還有人不清楚格林德沃先生是誰的話,我建議你們回去查查書籍,或者問問你們的長輩。」

「這則預言我向你們展示了,你們可以視為我們塔羅密會對於純血家族們展示的善意。」海瑟薇羅曼諾夫依舊冷冷的說道,「至於信不信,由你們。」

「但我建議你們,和你們的家族儘早做好準備,做好伏地魔失敗之後,被清算的準備。」海瑟薇羅曼諾夫依舊冷著那張臉說道,「伏地魔失勢的時間不會太遠,我希望到時候你們能做好被鄧布利多等人清算的準備。」

在座的斯萊特林裏面,雖然有一部分人並不清楚,為什麼會「清算」到自己頭上,但是但凡明白的,臉色幾乎都變得煞白。

「呵呵……」海瑟薇羅曼諾夫冷笑了一聲,「畢竟,就算鄧布利多脾氣再好……也不會允許那些兩次都站錯隊伍的純血家族繼續存在了,對吧?」

那些斯萊特林的臉色再次煞白了一分。

「尤其是我聽說最近鄧布利多的脾氣還不是那麼好。」海瑟薇羅曼諾夫又補充道。

「羅曼諾夫小姐什麼意思?」其中一個已經畢業的斯萊特林學生站了出來。

「阿拉斯多洛霍夫。」那個年長的青年自我介紹道,「不知道羅曼諾夫小姐有何高見?」

「我沒有任何高見。」海瑟薇羅曼諾夫又冷笑了一下,「我只是給你們提個醒而已,你們可以當做我們塔羅秘社的善意。」

「我可不可以理解為,羅曼諾夫小姐在威脅我們?」阿拉斯多洛霍夫色厲內荏的說道,

「呵呵呵呵……」海瑟薇羅曼諾夫面無表情的笑道,「威脅是可憐的手段,我用不慣。」

「威脅你們站在我們這邊,威脅你們加入我們,是對我們偉大的事業的一種侮辱。」海瑟薇羅曼諾夫說道,「我們塔羅秘社珍視你們,珍視純凈的血脈,就如同我們珍視我們自己的羽翼一樣。」

「我希望我們聚集在這裏,聚集在一起,不僅僅是因為共同的敵人,和共同的恐懼。」

「我希望我們能有一個共同的理想和信念。」

「伏地魔不是我們共同的恐懼。」海瑟薇說道,「他甚至連敵人都算不上。」

「我們真正的敵人,是麻瓜。」海瑟薇說道,「這個星球上有五十七億麻瓜,他們是人,和我我們一樣,有手有腳,成建制,能戰鬥的人,不是五十七億頭豬。」

「按照伏地魔的想法去殺光麻瓜?哼——」海瑟薇羅曼諾夫冷哼了一聲,「他在痴心妄想。」

「鄧布利多雖然老糊塗了,但有一件事情他說的對。」海瑟薇說道,「麻瓜們不可小覷。」

「你們知道我為什麼要把這間房間變大嗎?」海瑟薇臉上第一次出現了表情,那是嘲諷的表情,「我在嘲笑你們,我在嘲笑你們的坐井觀天。」

「我在嘲笑你們的狂妄自大。」海瑟薇羅曼諾夫笑道,「渺小的你們明明身處巨人的房間裏面,卻自大的以為自己是這個房間的主人。」

「好自為之吧,我的同僚們。」海瑟薇羅曼諾夫以一個禮貌的微笑結尾,「我要說的就這麼多,變革的時代即將到來。」

7017k 下午,陳遠又去郊外轉了一圈,至於董明況殺人的事。他昨天就聽說了,坊間傳得沸沸揚揚,他沒有多想,至於要不要去董家一趟,也還在猶豫。

雖然那個陳遠與董家婚約在身,畢竟不是自己,自己也存了心要退婚。那天趙氏的態度,讓他很不爽,別人兒子殺人,自己去了,幫不上什麼忙,反而是去挨罵吧。

他沒見過董明況,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毫無交情可言。不過他出事,估計受連累的是那個董明燕吧,想起那天她居高臨下、輕蔑的說出「寧做英雄妾,不做庸人妻」,陳遠啞然,丫頭,你命不好,攤上這樣的老哥,攤上這樣的老媽,縱然你是學識滿腹、傾城容顏也難以過得幸福。

何況,你還只是個小家碧玉,心比天高,卻沒有那份本事,家裡的事,你也不敢反抗。

陳遠忽然同情起這個女孩來,一個小孩,讓承受這些人情涼薄、世道艱難。想了一會,忽然道,我想這些做什麼,我自己日子都沒混好。

他躺在床上,忽然覺得疲累無比,穿越到古代,呵,想起來多麼美麗。要生活,卻是多麼艱難,不會,沉沉睡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陳遠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猛地睜開眼來,卻見眼前站著一個人,正冷眼望著自己。

「鬼啊——」陳遠大叫道,渾身冷汗涔涔。

那人影靜靜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任陳遠大聲叫喊。

陳遠喊了一陣,卻不見人來,那影子一動不動,象是根本沒有生命般。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