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塵雪邊問着,邊打開了那袋丹藥。

豈料那袋丹藥竟然如同紅色沙子一般,看着讓人就沒有任何想服用的慾望。

“師傅,這是丹藥還是沙子?”穆塵雪極爲驚訝的問道。

“沙子?這可是天品初階丹藥。你這小妮子真是不識貨啊!”

“天品初階丹藥。”

聞言,穆塵雪隨即倒吸一口氣。

因爲她從未見過這般細小如沙的丹藥。 塵世里的守護者 。甚至按照如今煉製丹藥的技術是根本無法煉製出來的。


但眼前的丹藥竟然如此真切的粒粒分明,簡直就像做夢一般。

“師父,這丹藥到底用的什麼天材地寶煉製而成的?”

“上古神獸,祖龍精血。”凌天不以爲然的說道。

噗!

穆塵雪差點沒當場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

“上古神獸!祖龍精血!!師父,你這是怎麼想的?怎麼能夠就這樣煉製了?那可是神獸精血啊?”

“沒事。區區神獸精血而已。只要能夠救下玄冥教衆人,哪怕是神血,爲師也會取來一用。”凌天更是不以爲然的說道。

但對於穆塵雪來說,簡直就是暖到了心坎裏。她怔怔的看着凌天,滿臉都是熱忱,崇拜與愛慕。

“別發呆,快把這丹藥拿去。”凌天再次提醒到。

穆塵雪趕忙把丹藥送了出去。

而且還認認真真的給申屠軒講了這藥的用量,品級,還有丹藥的來歷。

聽得申屠軒是一愣一愣的。

“什麼?這是上古神獸,祖龍精血煉製而成的。還有600粒這麼多。我的教主大人啊,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他是我們的教主大人。什麼何方神聖。 爲夫不殘 。”穆塵雪強調到。

申屠軒連忙點頭。但他們之間的談話早就讓其他的人聽見了。

未等申屠軒把丹藥拿出來分發給衆弟子,大家已經知道了。現在都在瘋狂的議論起來。

“你們還不知道吧?教主大人爲了給我們煉製丹藥,都去屠龍了。”

“什麼?屠龍?屠什麼龍?”

“上古神獸,祖龍啊!還專門取其精血給我們當藥引子。”

“真的嗎?教主大人這,這簡直就是太……霸氣十足了。”

“教主大人就是教主大人,大義凜然,出手不凡,我這一輩子就跟定他了。”

“沒錯。沒想到我們這等賤命竟然能得到教主大人這般厚愛,真是三生修來的福氣啊!”

衆人不斷議論着。特別是那些女弟子,簡直就快要感恩到以身相許的程度了。

正當大家還在內心感慨萬分的時候,申屠軒的身影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而且神情極爲嚴肅認真。

“諸位,教主大人爲了大家,取神龍之血,煉絕世之丹,這一袋子的丹藥足足有600粒。每一粒都凝聚了教主大人無上的心血和靈力。更重要的是,這一粒粒都是天品初階丹藥。服用之後,定能讓諸位大有裨益。”

“天品初階!!!”

聞言,衆人差點沒當場震驚得昏死過去。

他們這一輩子,別說是天品丹藥,就是黃品丹藥也沒有吃過幾粒。

要不是來了絕情山,得到教主大人的厚愛,偶爾吃上一些玄品,地品的丹藥。

他們這輩子都不知道,玄品丹藥,地品丹藥是這麼的強大。

現在竟然還能服用天品丹藥,這簡直讓他們感動到無以復加。

一個個當場跪地磕頭,對着主殿齊聲呼喊。

“謝教主大人厚愛。我等誓死追隨教主大人。”

頓時,密室中的凌天腦海突然就響起了系統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獲得516人虔誠膜拜,獲得兌換點5000點。”

“叮!恭喜宿主獲得516人的忠誠追隨,獲得兌換點5000點。”

“叮!恭喜宿主拯救受傷弟子,爲重振旗鼓打下良好根基,獲得兌換點5000點。”

噗!

凌天剛喝進去的一口茶猛噴了出來。

“我的乖乖啊,花5000點,得15000點。這買賣也太好賺了吧!”

而此刻,演武場上的衆人,一個個虔誠的捧着那一粒沙,不,丹藥,如同捧着自己的心肝寶貝一樣。

一個個都不捨得下嘴。

直到有人一咬牙一跺腳吞了下去之後,整個人如同被人激活了體內的潛能一般,精氣神瞬間生機勃勃,就連氣息也一陣讓人驚顫不已。

“變強了。我變強了。”

“我也是。我也變強了。”

“我突破了。我竟然突破了。”

“我也是,一直沒能突破的境界,這一粒丹藥下去。我竟然突破了。”

“我的傷痊癒了。身體更強大了。”

“這到底是什麼神仙丹藥?太牛了,實在是太牛了。教主大人簡直就是神!!”

此刻,一個個都震驚不已。一個個都在感動天感動地。

而另一邊,那些丟盔棄甲的逃離絕情山腳之後,便一個勁的衝回了營地。

“不好了。不好了~”

“我們的人幾乎全部被滅了。就連三輛攻城掠地炮也被魔頭搶了過去。怎麼辦?”

“快向掌門宗主們彙報情況。”

“是!”

……

此刻,衆人一路朝着營地前的空地猛撲過去。那感覺就像是再慢上半拍就會身死道消一般。

“前方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只有你們這些人回來?其他人呢?”原本負責接應這些人的人震驚的問道。

“太可怕了。實在太可怕了。”

僥倖保存性命的人根本餘驚未定,一個個臉色極爲煞白難看。彷彿就像剛從死神鐮刀下逃出來一般。

“到底怎麼了?你們發生什麼事情了?”接應的人追問到。

“魔頭,太可怕了。他的修爲,他的實力,我們絕對不可能有獲勝的機會。”

“沒錯,沒錯。他們太強大了。特別是魔頭,一揮手,整個攻城掠地炮的靈力之光就被消散了。完全就不是人可以做到的。”

“他不是人,是魔鬼,不,是魔神,是魔神降臨了。”


剎那間,整個營地都人心惶惶。每個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但他們每個人都不得不相信。

因爲從這些倖存者恐懼的臉上可以看出,這一切都是真的。不然,攻城掠地炮怎麼會沒了?這麼多人怎麼只剩下這一點人回來?

“魔神!!”

“一定是魔神降世!!”

頓時,整個營地開始不斷流傳這種不着邊際,但又讓人聽着十分真切的事情。

就連那些門派的掌門宗主們都差點被這種極爲蠱惑性的語言給唬弄過去了。

“你們在幹嘛?這不過是魔頭的詭計。魔頭就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我們心理防線崩潰,以至於不戰而勝。”

“沒錯,所以我們必須要拿出真正的勇氣來。這一切只不過是魔頭的實力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罷了。”

“我聽說你們在使用攻城略地炮的時候,只是修爲達到了武聖境界的人再使用而已。那麼如此看來魔頭的實力是在武帝境界,如果再強,也僅僅是武神境界罷了。”

“只要不是突破了在場所有掌門宗主的修爲境界,那麼我們就一定能夠聯手將其制服。所以傳承下去,讓所有的弟子保持冷靜。即可,我們將會思考出絕對的戰術一舉制服魔頭,拿下絕情山。”

此刻,除了身處在營地帳篷之內的掌門宗主,還有那些門派的長老執事們。

他們聞言都覺得各掌門宗主說的甚有道理。

當即讓執事們出去,把這些掌門宗主的話,傳遞給各弟子們。讓他們保持冷靜,稍安勿躁。

很快在執事們的行動之下,整個營地的氛圍由之前的詭異,緊張,壓抑,慢慢緩和了下來。

弟子們都相對的冷靜下來,甚至有些見底的弟子們也開始在思考着掌門宗主們的這番話。

對於他們來說這是很好的現象。最起碼不會產生內亂。

“各位掌門宗主,不知誰想到一些良策?” 營地帳篷之內,各門派的掌門宗主們一個個神色冷峻,甚至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但即便如此,身爲一派掌門宗主又豈能在這衆人之前表現得那麼明顯。

所以一個個都低頭故作沉思狀。

良久,端坐在帳篷內中央位置的常林劍派掌門燕道江緩緩站起身來。

他雖一言未發,但是那一身驚人的氣魄卻讓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


而且就在燕道江起身的剎那,在場所有的宗主掌門以及長老執事們刷的一聲,全部站立了起來。

而且一個個神色十分的嚴肅恭敬。

畢竟常林劍派的鼎鼎大名在整個蒼元大陸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因爲就連元陽殿總殿主也對他常林劍派禮讓三分。

這樣的存在,他們這些門派又豈能得罪,甚至是能夠得罪的。

“既然諸位都沒有什麼良策,那燕某就說說自己心中的看法吧。”燕道江緩緩開口。

在場的各掌門宗主根本沒有任何的異議,那就更不要提那些長老執事們。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