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天眼中出現數十把長劍,劍芒吞吐,鋪天蓋地,如同滔滔江河,瞬間就被淹沒其中。

嗤嗤!

劍影瀰漫,血水飈射。

穆天感覺自己彷彿置身在一個劍的世界里,無數把劍瞪大了眼睛,將自己牢牢鎖定,竟連反抗的意識都沒有,任由那些長劍穿體而過,帶出大量鮮血。

片刻,劍影消散,凌晨平穩降落在地面傲然而立,雙手持劍,如霜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陽光照射在劍身上,倒映出耀眼的亮光,如水波流轉。

曾虎看在眼裡,驚在心中。

那一刻,曾虎腦子一片空白,耳邊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還有從穆天口中發出的求救聲,細不可聞,細若蚊蠅,聲音越來越淡,最後被沙沙聲覆蓋。

一時間,林間充滿死氣,殺氣四溢。

半晌,曾虎回過神來,他先瞟了一眼全身傷痕無數、沒有絲毫生氣的穆天,然後僵硬的扭轉脖子,目光放在凌晨身上,他嘴皮發紫,一陣哆嗦,說話聲斷斷續續:「這……這……是……二刀流?」

最後三個字,曾虎說得非常利索,似乎是對這個「二刀流」有很大的感觸。

凌晨深深喘息著,目光停留在左手上面。

片刻前……

人,是一種很神奇的動物。

往往在最險峻,最為難的時候,會爆發出神人般的力量與智慧。


左手持劍……

這——

是被逼的。

是人類潛力的爆發,卻給凌晨帶來意外的驚喜。

見凌晨不言不語,盯著長劍發獃,曾虎小心翼翼的往後移了幾步,內心早被恐懼佔據,一心逃走,毫無戰意。

原地挪了兩步,曾虎見凌晨沒有任何反應,心裡不但沒有鬆氣,反而更加緊張,耳邊彷彿能夠聽見一顆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著。

走出一段距離后,曾虎心裡一喜,但還是不敢放鬆,一口氣息分出幾次吐出,生怕驚擾對面那尊殺神。

開玩笑,這小子連凝真階的穆天都能斬殺,還有什麼做不到的,他曾虎可沒有能超越穆天的自信。

「想走?」凌晨將曾虎牢牢鎖定,雙劍向下斜指,殺氣縱橫。

上一次讓曾虎逃了,現在還會嗎?

前進過程中的曾虎心裡猛然一沉,沒轉身就已經感覺後面有一雙冰冷如魔的眼眸死死盯著自己,如處冰窖,手腳冰涼,恐懼油然而生。

風從遠處吹來,曾虎打了一個激靈,狂咽唾沫。

手腳麻痹,竟不聽使喚,動彈不得。

「啊!」曾虎一聲咆哮,面部扭曲,猛的轉過身來,瘋狂的朝凌晨吼道:「小子,你少開玩笑了。剛剛與穆天一戰,你早已體力耗盡,真氣損耗一空,想殺我簡直做夢。」

他嘴上如此說,心裡卻一陣心虛。特別是看到凌晨那張從始至終,沒有任何變化如木雕一般的臉,一顆心跌落谷底,心頭被深深的絕望縈繞。

在氣勢上,曾虎已經輸了,輸得徹底。

未戰先怯,此乃禁忌。

「……」沒有什麼台詞可說,凌晨雙手持劍,腳下連連輕點,如蜻蜓點水,身姿優雅不失迅疾。

曾虎臉無人樣,發瘋一般,眼睛血紅,配上臉上傷痕,猙獰如魔鬼。

「小子,你找死。」

受到刺激,體內真氣向上席捲,曾虎身子閃閃發亮,真氣似要破體而出,晉級凝真。

凌晨目光一凝,速度猛增,身體一分為二,再分為四,虛實交替,真假難辨。

下一刻。

凌晨從幻影中走出,雙劍如蛟龍出海,氣勢恢宏。

「哈哈!」曾虎簡直瘋了,他咧嘴邪笑,竟徒手握住一把長劍,鮮血溢出,染紅劍身。

右手長劍被牢牢固定,前進不得,也抽不回來。

右手從腰間一抹,可硬可軟的軟刀突現,用起來十分順手,當另外一柄長劍襲來的瞬間,長刀一下子軟化,如麻花般向前席捲。

同樣的虧,凌晨不是吃第二次,在軟化席捲而來的剎那,體內真氣彙集於右臂,速度猛增。

嗤!

長劍刺進曾虎胸膛,攪動之下,內臟成為一灘碎肉。

曾虎瞳孔放大,目光血光大放,仰天怒吼,真氣破體而出。

最後一刻,他竟然晉級凝真。

可是……

螢火之光,閃耀的時間僅是一剎那。

曾虎瞳孔里的生機如潮水迅速褪去,他死死盯住凌晨,想是要把這個少年印在腦子裡,此仇永世不忘,到了地獄在伺機尋仇。

「你說錯了……」看著曾虎慢慢倒下,凌晨緩緩開口:「這是,雙劍流。」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戰鬥結束后,凌晨在兩人身上找到兩枚最下級儲物戒,裡面有幾千兩銀子以及一些妖獸屍體,還有幾本低級的武功秘籍,多半是殺人越貨來的,現如今全部變成凌晨的財富。

一陣忙活,凌晨收穫頗豐。二人加起來的錢財,比他這幾日辛苦獵殺妖獸的價值高出許多。也難怪這些人會做起強盜的勾當,利益確實不小。

感嘆之餘,凌晨將兩具屍體丟進草叢,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恢復體力。

大約一個時辰后,凌晨恢復得差不多了,他從穆天的儲物戒取出一套乾淨的衣服換上。

之後,原路返回楓葉城。

沒走多久,凌晨發現路邊大樹下拴著兩匹烈馬。

「應該是剛剛那二人的馬匹。」凌晨這樣想著,走到一匹白馬旁,輕拍馬腹,翻身上馬,揚塵離去。

聚德店鋪,是一個專門出售丹藥、妖獸材料、及內丹的小鋪子,價格公道,口碑不差。

鋪子里,人來人往,生意興隆,客人大多都是凝神、凝真階武者。

環顧一圈,凌晨來到櫃檯前。

夥計急忙放下手中活計,熱情招呼道:「這位公子是出售妖獸材料,還是購買丹藥?」

「出售妖獸材料以及內丹,有勞了!」凌晨把其中兩枚裝滿妖獸材料,還有內丹的儲物戒遞給夥計。

夥計認真盤點。

「開山豬完整妖獸屍體十頭,價值五千兩。紫雲燕妖獸屍體七隻,價值三千五百兩……三級妖獸內丹一共十枚,一共是兩萬五千兩銀子。」

「嗯!」凌晨點點頭,沒有任何意見。裝好銀兩,順勢走到左邊放置丹藥的櫃檯前。

放眼一看,凌晨小小吃了一驚。

這裡放置的都是最為普通丹藥,價格卻高的離譜,一枚曾元丹居然賣到兩千兩一枚,比一枚三級妖獸內丹還要值錢。

夥計走了過來,熱心詢問道:「客觀,有需要的嗎?」

凌晨想了想,決定道:「曾元丹三枚。」

「好叻!」夥計麻溜的陶瓷瓶子,把三枚增元丹裝好遞給凌晨:「一共是六千兩銀子。」

「歡迎下次再來。」送走凌晨后,夥計又去招呼其他客人,忙得不亦樂乎。

從藥鋪出來后,凌晨走進一家客棧,找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

點了幾個小菜,凌晨吃得津津有味。


林中的日子,凌晨竟吃乾糧,肚子早就淡出鳥來了。

「你們聽說了嗎?」不遠處,一個光著膀子,嗓子頗大的漢子開口道。

「聽說什麼?」旁邊的人應了一句。

那大嗓門的漢子喝了酒,咂咂嘴,頗為享受,饒有興趣的說道:「我有個兄弟是九幽宗的正式弟子,再過一段時間九幽宗大開山門,廣招門徒。要不,咱也去碰碰運氣,說不定還真能加入九幽宗。」

「你做白日夢吧!」有人嘲笑道:「九幽宗的規矩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收十八歲以下的年輕一代,還要有凝神初期的基礎修為,你要是早生幾年或許還有機會。」

「凝神階算個鳥啊,老子現在可是凝真階。」那漢子有些不服,扯大嗓門憤憤不平的說:「不就是晚生了幾年嗎,草。」

哈哈哈!

眾人哄堂大笑。

笑過之後,一個穿著青衣的年輕人壓低語氣說道:「不知道你們聽說了沒有,今年的九幽宗跟過去不一樣了。」

「不一樣?」有人質疑道:「有什麼不一樣,我估計是換湯不換藥。」

青衣男子笑了笑,又道:「我有個兄弟,跟九幽宗外門長老關係很好。據他說,九幽宗此次廣收門徒,不光要有凝神階修為底子,還要連續闖過三個考驗關卡。不只是如此,他還說:前三甲會被九幽宗視作種子天才培養,不僅有專門的內門長老指點,還有機會修鍊靈級上品功法。」

「嘶!」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目光全部集中到青衣男子身上,眼冒金光,頗為羨慕。

「這是真的?」有人舔了舔嘴唇,感慨道:「我的乖乖,靈級上品可是難得的寶貝,除了宗門就只有那些大家族子弟有那福氣修鍊,若能讓我看兩眼,讓我做牛做馬也願意啊!」

「誰說不是呢?」

感嘆之餘,一個瘦高個提出疑問:「你們說,此次入宗考核,誰能夠奪得第一?」

「林家林穎修為精湛,使得一身好槍法,我看她有些奪冠的可能。」

說起林穎,在場年輕人面色潮紅,一臉神往。

顯然,林穎頗受年輕人推崇。

「林穎雖然有些天分,卻比不上楓葉城第一天才少年。」突然,一個極不和諧的聲音出現了。

「李青河嗎?」有人驚呼一聲。

大廳里一片寂靜,短暫的沉默后,二樓走下來一個二十五歲左右的青年。他揚起腦袋,高傲的掃視一圈后,搖頭嘲諷道:「林穎?李青河?哼哼,不過是一群井底之蛙罷了!」

眾人面色一沉,還沒開口反駁,就被那人說得啞口無言:「龍翔大陸,強者如林,天才如蟻,天鳳國人傑地靈,少年天才更是多如牛毛。什麼林毅,什麼李青河,哼,凝真階都未達到,也好意思稱之為天才,當真可笑。」

一席話下來,眾人沉默不語。

那青年說得一點不錯,在座的都是本土人士,不像那些縱橫江湖,刀口舔血的熱血漢子,見識短目光淺薄一點也不奇怪,在這些人眼中,像林毅、李青河這樣的少年就算是天才了。

被那青年這麼一攪合,大家頓時沒了興緻。

走的走,散的散,人走茶涼。

凌晨若有所思,低聲自語道:「」這片大陸功法諸多,腿法、掌法、指法……無所不有,品級頗多。若有機會,我也應選擇一些適合的功法修鍊,畢竟技多不壓身,光靠劍術的確有些單一,戰鬥的時候吃虧不小。不過,未曾可知我所學的《諸神劍法》是什麼品級?」

須知,功法分為心法、武技兩種。

武技種類繁多,品級各有高低,品質不同,給武者帶來的戰力提升也就不同。

武技與心法,品級由低至高,分別是地級、人級、靈級……

不止如此,同一個品級的功法,還有高低貴賤之分。

地級普通功法,是大陸最常見的功法,供最底層武者修鍊。

這三種功法分為下品、中品、上品。

再往上,是靈級、玄級功法,珍貴無比,唯有宗門、朝廷亦或者某些大家族擁有,一般人無法涉足。功法越高,就越難修鍊,可高品質功法給武者帶來的效益遠超低品級功法。

酒足飯飽,付錢走人,返回林家。

林家只是暫避之所,等時機一到,凌晨必定會離開林家。

九幽宗倒是個不錯的去處。

有宗門弟子這一層身份,日後行事也方便許多,又有武功秘籍可以修習,看稱不二去處。

王家,某處密室內。

王奇盤坐於蒲團上,凝神閉目,熱氣騰騰,往上翻湧,臉色紅一陣綠一陣。

王銘雙掌緊貼在王奇後背,真氣源源不斷的通過雙掌輸送到王奇體內,為他開拓經脈,提升境界。

良久。

王銘收掌起身,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憂慮。

王奇睜開眼睛,長長吐出一口濁氣,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眼冒精光,欣喜無比:「爹,碧凝丹居然有此神效,竟讓我連跨兩級,晉級凝神後期。」

王銘一臉凝重,晉級突破固然是好事,但王奇卻是利用丹藥強制提升起來的,這無異於拔苗助長。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