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陣手機鈴聲急促的響起來。

她連忙從床上爬起來,這是她專門為路南設置的專屬鈴聲。

一定是哥哥,他覺得自己話說重了,打過來跟自己道歉的。

想到這裡,路西西頓時滿臉喜色。

她連臉上的淚水都來不及擦,就趕緊接通電話。

路南聽到路西西甜甜的聲音:「喂,哥哥!」

他的心裡,頓時升起一抹難受的感覺。

路西西喜歡他,他不是不知道。

可是,他是她的親哥哥,怎麼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他當年去國外,也只是為了防止路西西越陷越深。

沒想到,五年之後,她還是執迷不悟。

路南沉沉的開口:「西西,為什麼?」

路西西聽到路南的話,臉上的笑容一僵,她頓時委屈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她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傻傻的說:「哥哥,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路南深吸了一口氣,他緩緩開口:"西西,你不要跟我裝糊塗,我跟蘇北的事情,是你找私家偵探拍的照片吧! 拜託花少滾遠點

路西西頓時啞口無言,她聲音帶著哭腔,委屈的喊了一聲:"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樣……"

路南實在不想凶路西西,他從小那麼疼路西西,一直覺得她是個聽話的孩子。

可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她會喜歡上自己,他們是親兄妹啊!

而且,她現在竟然還做出這樣的事情。

路南無奈的開口:"西西,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跟你說,一些執念,既然知道是錯誤的,就應該早早放下,不要再執迷不悟了,以後也別再做這樣的事情了,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路南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路西西聽著電話里的忙音,直接抱著枕頭,嚶嚶的哭起來。

晚上,本來是蘇北和路南迴路家吃飯的時間。

可是,因為上午發生這樣的事情。

所以,當孫靜怡給路南打電話的時候,路南直接告訴她,他晚上有事情,就不跟蘇北回家吃飯了。

孫靜怡有點失落,只不過,她也能理解。

畢竟,兒子使公司的總裁,很多事情都需要他操心。

路南跟孫靜怡打完電話,就聽見敲門聲。

他淡淡的說了聲:"進來!"

雲帆推門而入。

路南微微挑眉:"不是讓你去發布公告,召開記者發布會了嗎?你怎麼回來了?"

雲帆開口道:"總裁,公司內部的公告,我已經發布了,凡是議論這件事情的人,一律開除,可是,記者發布會那邊,可能還需要您親自去,不然的話,很難有說服力!"

路南想了想,他的眼前,突然浮現出蘇北生氣的眸子。

她盯著自己,好像在責怪他,既然不願意公開他們的身份,但是,卻還要讓她背負罵名。

路南臉上閃過一絲自責。

他看著雲帆說道:"這樣,你先去準備,我馬上就到,到時候,我會親自跟那些記者解釋的!"

雲帆看了路南一眼,神情擔憂:"總裁,您都不怕,現在這樣說了,以後要是您和蘇小姐的關係,再次被爆光出來,到時候,您又該如何自圓其說呢!"

路南頭疼的伸手揉了揉額頭,他無奈的說道:"到時候再說吧!"

雲帆嘆了口氣:"好吧,那我現在就去!"

蘇北正坐在辦公室里看劇本。

公司剛發布公告,說是不準議論她和路南的事情。

她不禁覺得有點好笑,這樣的事情,能管得住嗎?

這個世界上,最難管的就是流言蜚語。

唾沫有時候可以淹死人。

蘇北翻著劇本,覺得有點心煩意亂。

她剛剛打算起身,找本書看看。

孫麗麗就敲門進來。

蘇北詫異的看著她:"麗麗,怎麼了?"

孫麗麗快速的走到她旁邊:"Anne,你打開電腦,趕緊看記者發布會!"

蘇北有點吃驚:"記者發布會,什麼時候的事?"

孫麗麗無奈的看著她,看來,她對自己的事情,還真是一點都不上心。

她開口說道:"路總這會正在召開記者發布會,說是給大家一個真相,我猜想,他會不會是要宣布你的身份,給你正名啊!"

蘇北扯了扯嘴角,臉上的笑容有點諷刺。

路南給她正名,估計是天方夜譚吧。

路南最介意的,就是自己在公開場合,說自己是他的妻子。

只不過,她也很好奇,他究竟要給公眾,一個怎樣的真相。

蘇北和孫麗麗打開電腦,看著正在召開的記者發布會。

明明是跟娛樂報道相關的記者發布會,但是,現場的秩序,維持的卻非常好。

記者們有條不紊的提出問題。

"路總,請問您和Anne小姐,究竟是什麼關係?"

路南面無表情的開口:"就是上下屬的關係!"

路南剛說完,孫麗麗就下意識的看向蘇北,發現蘇北的神色毫無變化,她才鬆了口氣。

她有點不忒的說道:"什麼啊,路總怎麼能這樣說呢,他為什麼就不能說出你的身份,這樣的話,難不成還堵不住悠悠眾口嗎?"

蘇北諷刺的盯著電腦:"他和我的關係,遲早是要結束的,說出來,也只是徒增煩惱而已,還不如什麼都別說!"

孫麗麗忍不住搖搖頭,繼續看向電腦。

記者接著問道:"那路總,既然你們是上下屬關係,為什麼晚上一起去吃飯,還被人拍到那麼清楚的照片呢?"

路南平靜的看了那個記者一眼,緩緩開口:"你們也看到了,照片拍的非常清楚,照片中,我和Anne沒有絲毫過分的行為,只是單純的吃完飯,散散心而已!"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Anne是有名的金牌經紀人,她被我挖到星空娛樂,本就是我們公司的一員大將,我原本是打算給她接風洗塵的,但是,她為人低調,不喜歡太張揚,所以,我就私下裡請她吃了頓飯,不知道大家還有什麼疑問嗎?"

立馬又有記者問道:"路總,就算這次吃飯是接風洗塵,那Anne從您的車上下來的事情呢,大清早的,您不要告訴我們,這也是總裁對員工的特別照顧!"

路南臉上閃過一絲冷意,只不過,他神色還是十分的平靜。

他從容的開口道:"這個呢,大家可能有所不知,Anne的住處,是公司準備的,早在她回國之前,這個公寓就已經買在她名下了,她回國后,就一直住在那裡,正好跟我是鄰居。那天早上上班趕不上了,她順便搭個順風車而已!"

路南說的一臉正派,讓人看不出絲毫說謊的痕迹。

所有人都恍然大悟的點頭,原來這才是真相啊!

路南說完,還讓雲帆將蘇北的房產證,以及買房的時間證明,全都在身後的大屏幕上展現出來。

這下,眾人全都啞口無言了。

證據已經鐵錚錚的擺在那裡,還有人敢說什麼。

路南禮貌的看著台下的記者,他從容不迫的站起來,無比淡定的開口:"謝謝各位記者今天到場,參加我們的記者發布會,這就是我要給各位的真相,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路南說完,就轉身離開,剩下的事情,全都交給雲帆處理了。

坐在電腦前的孫麗麗,早已驚得目瞪口呆。

她忍不住吐槽:"這特么也可以啊,這房子什麼時候買的啊,Anne,你是住在那裡嗎?"

蘇北無辜的聳聳肩,她攤開雙手:"鬼知道這是哪裡來的房子,我從來不知道,我的名下,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套公寓!"

孫麗麗好奇的看著她:"那你回國的時候,公司都沒有給你配車,安排住處嗎?"

蘇北想了想,開口道:"有啊,不過被我拒絕了,當然,我也不知道事情後來會發展成這樣,不然的話,我那個時候,就應該接受的!"

孫麗麗忍不住感嘆道:"我現在終於知道,你為什麼那麼篤定,路總不會公布你的身份,他原來可以這麼一本正經的說謊,把證據偽造的這麼真實啊,如果不是我早就知道真相的話,我都快信以為真了!"

蘇北諷刺的笑了笑:"可不是嘛,只不過,他做的也沒錯,隱瞞彼此的關係,本來就是我們協議的前提,我也懶得跟他有任何牽扯!"

孫麗麗點了點頭,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她又無奈的搖搖頭。

蘇北跟她說了會話,她便起身離開蘇北辦公室。

盛世頂樓,總裁辦公室。

路南面無表情的看著面前的男子,不徐不疾的開口:"顧總怎麼有時間來我們盛世了呢?"

顧念城笑得風輕雲淡,他坐在那裡,端看氣質,就給人一種公子如玉的感覺。

仔細看,他的眉目如畫,長相精緻矜貴,如果生在古代的話,他肯定是個翩翩俏公子。

他緩緩開口,聲音淡漠如風:"今天正巧路過這裡,順便來找路總談個生意,不知道路總有沒有興趣!"

路南皮笑肉不笑得看著顧念城:"那得看顧總口中的生意,指的是什麼了!"

說完,他淡淡的看著顧念城,沉默不語。

顧念城可是出了名的笑面狐狸,如果說天虹和盛世集團,是南希市一南一北兩大商業巨柱。

那麼,顧念城的雲城集團,就足以形成三足鼎立的姿態。

顧念城看著路南,笑而不語。

半晌,他才不動聲色的開口:"聽說今天路總這裡傳出來一些緋聞,我順便上樓來湊湊熱鬧,看看有沒有合作的機會!"

路南頓時眸子一凜,他冷冷的看著顧念城:"顧總這話,究竟幾個意思?"

顧念城笑得淡然疏離:"路總別生氣,你先坐下,聽我把話說完!"

路南神情如霜,他面無表情的看著顧念城,等著他的下文。

顧念城緩緩開口:"聽說前段時間,城北顧家,因為一些事情得罪了路總,不知道可否屬實啊?"

路南眸子微閃,看顧念城的意思,難不成,他已經知道了蘇北的身份?

可是,路南轉念想了想,當天的事情,雲帆做的相當乾淨,應該不會有人知道。

既然這麼說的話,那顧念城就是在試探自己,想探探自己對顧家的態度。

想到這裡,路南神色慢慢舒展開來。

他淡定的開口:"是有點小摩擦,但是,也無關緊要!"

顧念城的神色微變,他明明得到消息,路南在帝爵大酒店,跟顧勝澤有了衝突。

後來,又因為路西西,在市中心某個商場的咖啡廳,大打出手。

莫非是自己這邊,消息有誤? 一時間,顧念城的心中,湧現出無數的想法。

但是最後,都被他一一鎮壓。

就算是路南跟顧家沒有衝突,只要存在利益合作的事情,想必他也會考慮一二。

顧念城突然笑了笑,緩緩開口說道:"想必這些事情,都是道聽途說罷了,我今天找路總的主要目的,還是想知道,路總對天虹集團,有沒有興趣?"

路南若有所思的看著顧念城,原來他今天來找自己的目的,在這裡啊!

說實話,因為蘇北的事情,還有顧勝澤在商場找路西西的麻煩,他本來就打算對天虹集團出手。

只不過沒想到,現在多了一個盟友。

既然這樣,那他何樂而不為呢!

路南淡淡的笑了笑:"顧總說笑了,天虹集團,本就是南希市的大集團,一口吃下去,說不定會撐死啊!"

顧念城笑得非常有深意:"所以,我才邀請路總一起啊!"

路南看著他,勾了勾唇:"難道顧總不知道,一山難容二虎的道理?如果我們聯手吞掉天虹集團,你覺得,這種三足鼎立的經濟模式一旦被打破,南希市的商場,還有安穩下去的可能嗎?"

顧念城認真的看著路南:"既然路總提出來了,那我也不妨直說,天虹集團的發展模式,遲早是要被淘汰的,趁著它現在還有點商業價值,我們不妨早點下手!"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至於路總擔心的問題,其實也不算什麼大問題,盛世集團是跨國大集團,我們這些小集團,豈敢比擬,而且,據我所知,靳東的凌風集團,一年後,也要進駐南希市,到時候,南希市的商業平衡模式,自然會被打破,所以,我們現在出手,才是最好的時機!"

路南目不轉睛的看著顧念城,怪不得他能白手起家,將雲城集團做大做好。

看來,他做事情之前,都是做足了準備。

他微微一笑:"聽了顧總的分析,我好像突然心動了,但是今天時間緊迫,眼看就要下班了,我們不妨約個時間,下次詳談計劃,如何?"

顧念城笑得如沐春風:"路總的話,正合我意,那我們下次再談,我先告辭了!"

路南"嗯"了一聲,向著辦公室門口開口道:"雲帆,送送顧總!"

雲帆點點頭,便跟著顧念城,向著電梯走去。

剛走了幾步,雲帆突然皺眉。

肚子里翻江倒海,好像是中午吃壞了東西。

雲帆不好意思的抱著肚子,神色看起來非常難受:"顧總,我肚子有點不舒服,要不,您先等等我,我待會送您!"

顧念城溫和的笑了笑:"沒事,你去衛生間吧,不用管我,我自己下樓就行了!"

雲帆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就向著衛生間衝過去。

顧念城輕笑了一聲,就向著電梯里走去。

蘇北辦公室。

孫麗麗剛離開后不久,蘇北的手機,就瘋狂的響了起來。

蘇北看了一眼,是個陌生號碼。

她神色有點詫異。

只不過,最後想了想,蘇北還是接通電話。

她剛一接通,葉婷洛急促的聲音,就在電話中響起。

她說:"北北姐,你終於接電話了,不好了,小寒不知道吃了什麼東西,現在肚子疼的厲害,這會我正要送他去市醫院呢,我怕有什麼大問題,就趕緊給你打電話了!"

蘇北臉色瞬間一變,她隨手拿起包包,著急的起身,向著辦公室門口走去。

她擔心的開口:"婷洛,你先送小寒去醫院,穩住場面,有什麼事情,及時給我打電話,如果病情實在嚴重,可以讓醫生先做決定!有什麼問題我擔著,我馬上就趕過來!"

葉婷洛著急的都快哭了:"嗯嗯,那你快點啊,北北姐,小寒疼的臉色發白髮青,我害怕……"

蘇北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的。"

蘇北掛了電話,就著急的按著電梯。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