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陵園深處一陣震動,宛若大地要塌陷一般。

「什麼東西,是有太古神魔的屍體通靈了嗎?」那條土黃色手臂衝天,眺望深處。結果,一望之下,大吃一驚。

「原來,是上古第一戰將的墳墓。是他蘇醒了嗎?」

土黃色手臂大吃一驚,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連忙施展神通,將第一戰將的墳墓給打開。頓時,一截刀片衝天,直奔第六片天地而去。

另一個地方,第三片天地,一個『王』的宮殿下方,突然一陣晃動。

「什麼情況?」這個王大吃一驚,連忙自修鍊中跳起,待要查看,結果一根類似棍子般的碎片衝天,眨眼間消失不見了。

第四片天地,皇宮處。

一個祭台上,擺放著一段古老刀刃,此刻散發著土黃色氣霧,即將破空而去。

坐在祭台面前的一個老人突然睜開眼眸,發出嘆息之聲。

「封印了數萬年,這件古老器物終究還是要離去。我們家族的鎮族寶器看來永無見面之日。」

老人面帶遺憾,看著這截刀片破空,消失不見了。

……

第六片天地上,很多兵器碎片自不同的方向飛來,最後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把長戈。但是,還缺了其中一塊后刀片。

玄天仔細凝望,而後嘴角露出了一個笑容,直接伸手,伸進了虛空之中。

第六片天地的某一處,一個人族模樣的身影盤坐在一塊坐墊上,下面赫然壓著一塊古老的青銅刀片。

「哼!想要破空離去,本座可不會輕易的放開你。」他喃喃,額頭的兩片葉子發光,嘴角帶著得瑟的笑容。

「轟隆!」的一聲,就在這時,他身前的虛空破碎了,一隻手從中伸出,直接點著他的鼻子。像是在警告,令這個泥人臉色難看,同時還帶著驚恐。

他是一方強者,幾曾何時被人如此看低過?而今這個模樣像是在指教一個小孩子一般,將他的身份都在貶低。

然而,此刻也不得不臣服。因為這股氣息太可怕了,可怕到令他難以抗拒。

「我交出就是,還請這位強者不要動手。」他服軟,將坐墊下的刀片給取出,扔在了空中。

這隻手拿了刀片,當場消失在虛空之中。

這一切,自然是玄天在操作。若是那個強者再不食好歹,他就直接出手,將其給鎮殺。

不過,一切正如他想象中的一般,一根手指頭點著你,就令你內心奔潰,毫無反抗之力。

這就是強者的權利,實力就是道理,沒有其他。

~~~~~~~~~~~

!!!!!!!

不久前,有人問我這本書會不會有一千章。我回答,有的。不過,現在我放快了速度,應該是沒有一千章了,不好意思。 「轟!」

一聲巨響,空中爆發出了璀璨而絢麗的光芒。一把青銅色的長戈,在空中呼嘯,散發著古老的洪荒之氣。

「這是我的兵器,我的記憶中有這把長戈,昔年稱霸一把就靠它。可是,我又是誰?」玄天大吼,仰天咆哮,恐怖音波如漣波擴散,令方圓萬里的空間塌陷。

他真的很迷茫,自己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什麼出生時會有一塊黑色的鐵片?為什麼出生就有太多的記憶碎片,他知道,那是頭痛症的根源,只要回想過去,這個毛病就會發作。

還有自己身體內的那絲黃金色真血,又是誰賜予的呢!

「轟隆隆!」

就在這時,蒼穹之中響起了一陣轟鳴聲,宛若要塌陷了一般,有一股恐怖的氣勢從天而降,帶著大片土黃色的霧氣。

不是任何強者降臨,而是泥路出現了,直通蒼穹。

「這是要我走上去嗎?」玄天自語,哪裡還不看明白。以為,泥路出現,都是在天地邊緣,而今卻突然的出現,顯然是暗中那一位存在聽到了他的呼喊聲,從而降下泥路。

他當即邁步,踏上了泥路,隨同時這條道路一道消失,走進了另一方天地。

是的,泥路乃是跨界而來,通往一個陌生的天地。這裡的環境灰暗,只有微弱的光芒,照亮著這個世界。

「這裡是哪裡?」玄天騰空,感覺異常的熟悉。位於下方的乃是一片巨大的高地,周邊還有著四條丘陵,頂上還有一座山峰,地貌奇異。

「我似乎來過這裡……也好像在那裡看見過這裡,但是就是想不起來了。」玄天自語,腦海中一片混亂,開始閃爍起白光。

「哧!」

地面上,躺著一截金色的骨骼,上面蒙著厚厚的灰塵,彷彿遺落在這裡多年。此刻,突然衝天,散發出金黃色的璀璨光芒,直衝玄天而去,

「噗通!」正是混亂中的玄天被這些骨骼擊中,當場栽倒,隨著黃金骨一同掉落在了地面,昏迷了過去。

「嗡!」

黃金骨顫動,照射出璀璨的光芒,直入玄天的腦海,到達最深處。那裡有著一個七彩皇冠。

受到金光照耀的影響,七彩皇冠動了,將黃金骨給移進了玄天的腦海深處,而後,這兩件器物一道發光,照耀出時光的力量,帶著玄天的一絲意識進入了時空長河之中。

……

「這裡是哪裡?」玄天至感覺光芒一閃,便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

周邊,古木茂密,高山巍峨,樹木有擎天柱那麼粗,藤條比扎龍還威武,有的花開的比湖泊還大,更是有大樹遮天蔽日,枝葉繁茂的像個大鍋蓋。

這裡的空氣帶著一絲荒古氣味,彷彿是被歲月給浸泡,留下的獨特氣息。古老,悠久,難以敘述。

「天是圓的,地是方的。」那邊的山峰上,一個上古先民,手持一本書卷仰天咆哮,音波傳遍五百萬里大地。

「古人的天地說?」玄天跳起,當即觀望時空坐標,發現這是一千五百萬年前的太古時期。

就在這時,天邊似乎又有一個隆隆的聲音想起,覆蓋天地。

「上有天,下有地,分東南西北。此乃天地六合之勢。」

話語剛落,西邊有傳來了隆隆的咆哮聲。

「錯……上圓法天,下方法地,此乃神龜之象。我們居住的天地就像是一隻大龜。」

「大錯特錯……宇就是屋檐,宇內才是龜蓋所能夠蓋住的地方。我們居住的天地乃是一個大屋檐,龜蓋只不過是一根梁而已。」另一個地方,響亮了雄闊之色。

……

上古先民出聖人,他們聚在一起,討論天地之勢。

「好傢夥,我真的來到了太古時期嗎?」玄天驚呼,吐出了一口氣。看這些聖人之說,簡直是太古老了,乃是遠古人的天地觀。

他騰空,來到了一位聖人的後面,行了一個修士禮儀。然而,對方卻沒有動靜,宛若沒有看見一般。

「前輩……」玄天呼喚,伸手拍了拍聖人的肩膀,卻發現自己拍了個空。他的手竟然如同空氣一般,無法接觸物體。

玄天大驚,用力踩了踩地面,發現自己的腳都踢進岩石裡面了,無法造成任何的傷害。

「我不屬於這個地方,所以無法改變這裡的一針一線。」他自語,仔細思考了一下,認為是這個原因。

他停留了片刻,聽了一會兒的天地之說,而後便騰空,走向其他地方。

不久后,他在山巒的深處,看見了一座宏偉的大殿,金光燦燦,門口有著大量的士兵把守,十分森嚴。

帶著好奇心,他往宮殿走去。漸近,所有的士兵宛若沒有發現一般,不曾有絲毫的動靜。玄天欣喜,知道現在的狀態無人可見,便堂而皇之的走進了宮殿。

剛進入裡面, 老子是壞蛋 ,肩膀遼闊,雖然靜靜的站著,卻好似一座山峰,穩重而威猛,散發著霸王氣息,似乎可以毀滅一切,整個世界都被壓在腳下。

山里人家姐妹花 ,尤其是他的頭上,更是令玄天大吃一驚,竟然帶著一個七彩的皇冠。

那簡直太可怕了。他知道意味著什麼。顯然,這就是七彩皇冠的主人,也就是一直在他『背後』操作一切的那一位。

靠近,可以大概的看清這道背影,全身長著濃密的棕黃色毛髮,肥而高大,散發著土黃色的氣霧。

玄天走過去,想要繞到這道身影的前方,觀看他的容顏。然而,就在這時,它轉身了。

這是一頭老猿,面帶慈祥,臉上有著時光留下來的痕迹,睜眸的一剎那,照射出一陣光芒,彷彿是天地初開,又彷彿是宇宙間的一絲慧光,無數的星辰被這道眸光改變,從九天之上落下。

玄天連忙的遮住了眼睛,有一種被刺瞎的感覺。片刻,他才睜開眼睛,看向前面到身影。

它已經轉過來了,睜眸望著半朦朧的玄天。

「你能夠看見我?」玄天吃驚,所有的生靈都不行,然而,這個傢伙竟然能夠看見自己,太奇怪了吧!

老猿回應似的點了點頭,而後嘴角裂開,帶著笑容道:「你來了?」

它的聲音渾厚而雄偉,似乎摻夾這時光的威力。門口的士兵聽到后,連忙的往後觀望,臉上帶著疑惑之色。

「王。您在和誰說話呢!」

士兵們驚訝,四周空空如也,就『王』一個人,他在和誰說話呢!

「我在和一位來此千萬年後的朋友說話。」老猿說道,面帶慈祥,再次看向了玄天,道:「我叫空……」

話音剛落,玄天的身影消失在了大殿,順著歲月長河,回到了自己的本體之中。

「嘣!」

玄天自地面上跳起,渾身一個顫慄。

「該死,好奇特的一個夢,已經回到了遠古……」玄天抹了抹額頭,發現出了很多汗。然而,在他的腦海深處,依舊徘徊著不久前,夢境中那老猿說的話。

「我叫空……」

這道聲音悠遠而雄厚,一直響在玄天的腦海之中。

「空?它是誰?」玄天喃喃,眼眶中帶著不解。

夢回遠古,這一切都是真的。他知道,自己看到的東西都是曾經發生過的一切。

尤其是夢中看到的那頭老猿,更是深深的印進了他的腦海之中。


「來了,那種感覺又來了。」玄天自語,有這種預感。這一次他很自覺的躺在了地上,沒有反抗。

黃金骨與七彩皇冠再次聯合,打開時空長河,帶著玄天神遊太古。

這是兩千萬年前,空氣依舊是帶著古老的氣味,大地一片蒼茫,古老的山川河流橫穿山嶺,一片大好的江山。

一座高峰上,一個蛇人族的男子,手持長槍,仰天咆哮,道:「生亦如死,我欲戰天。」

「蛇人族的最強戰神——血無情。」玄天認識這個傢伙,曾經在太古陵園中看過。

而今,更是看見了他的真身。他一手持槍,一手指天,眸光中乃是如劍般的光芒,背後還有十四對翅膀,更是燃燒著火紅色的氣焰。

「一代強者,天才中的天才。」玄天評價,而後邁向另一邊,哪裡亦是有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

「先天之靈,崑崙之鏡。」一位人族少年,手持一面圓鏡,竟然形成了天地太極的圖案。

這是一種異象,只有天才少年身上才有的。

「好可怕的人物,天地間少有。」玄天評價,繼續前行。

不久之後,他來到了一個山谷,這裡種滿了各式各樣的靈草,仙氣濃郁。

「神槍一出,誰與爭鋒?」一個長有九顆頭顱的黃金巨龍咆哮,手中持著一根金黃色的龍槍。

這一刻,龍氣浩蕩,震動蒼穹。山谷內的所有花草,都在這一聲巨吼之中開出花朵,有著萬花齊開之景。

「這是古時期,龍族的第一戰神——敖野。」玄天驚呼,眸光不由得看向那邊,被這頭擁有九顆頭顱的神龍給吸引。

「嘩啦!」

遠方,億萬里大地之外,一個中年男子,全身毛髮濃密,眸光精銳似電,帶著一股肅殺與沉穩之氣,盤坐在地面之上。在他的胸口,還有著一口大刀。

「嘩!」

突然,他舉起了長刀,朝著天空狠狠一劈。整個九天,似乎在這一刻分為了兩半,很多星辰破碎,化作點點晶光,跟隨著劍氣形成了一道軌跡。

「銀河,原來就是這麼來的,僅僅是一刀之威。」玄天驚天,對著那個男子豎起了大拇指。

他認識這個傢伙,就是太古時期,東荒第一高手——令狐長空。

就連天上的太陽,也在這一刀之下,化作了兩半,天地一片黑暗。

「既然如此,就讓我來製造一個太陽。」遠在億萬里大地之外的血無情衝上九天,用無數星辰,重新凝聚出了一個新的大日。

這樣的景象,無疑驚動世人。多年以後,還有人相傳,昔年一個蛇人族的絕世強者製造出了一個太陽。

玄天看的熱血沸騰,沿途看到了無數的強者,每一位都驚天動地。

毫無疑問,這就是太古時期,萬族爭霸的年代,那時候,天才齊出,像六指神童、荒蠻之體、上古昆體這樣的體質,在這個年代比比皆是。

他驚嘆,這才是天地盛世,無與倫比。 在這個年代,天才齊出,誰也不會誠服於誰。很多天驕甚至還沒有成名,就已經被同輩之中的強者所殺。

「我若是來到了這個年代,不知道是否可以和這些大能爭鋒?」玄天自語,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著這個世界。

不久之後,他看見了一座閃閃發光,氣霧衝天,有著很多威嚴的恢宏大殿。

「轟!」

一道威猛而高大的身影,突然自虛空之中走出,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席捲八荒,震碩天地,彷彿整個世界都在他的腳下。

「噗!」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