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原地思忖片刻後,玉龍飛不由點了點頭,之後再次將目光轉向頭上長着枝椏的女子:“你到底是怎樣的人呢?難道也像思雨一般?” ~~兄弟們,這幾天有點事,只能做到一天一更,但保證質量!!望兄弟們諒解!!~~

就在玉龍飛沉思中,站在其它雕塑前的慕容兄弟,忽然大叫起來:“快看!”

話音剛落,站在他們跟前的雕塑,開始晃動起來.

轟隆!!

一聲巨響過後,雕塑的位置,直接下陷了兩米多,只留它的頭頂露在外面。

見狀,玉龍飛趕忙走過去。陷下去的雕塑,是一名騎着馬的男子,他正在策馬加鞭,好似有急事一般。陷下去的他,佇立在坑中,在他跟前,十幾個臺階正通向遠處。

“他是?”這樣一名男子,着實讓玉龍飛摸不着頭腦,但有一點肯定,在這裏的五尊雕塑來頭都不小。

聽到他的詢問,血魔才解釋道:“傳送官!”

“傳送官?”這個詞對於玉龍飛來說,還比較陌生。在這之前,他只知道有傳送站。在那裏你可以僱傭“交通工具”——一些體型龐大,性格溫順的飛行魔獸。但僱傭那些魔獸的價格,卻是非常的高昂。其中最便宜的價格,都得1000金幣。雖說這些錢對玉龍飛來說,只是九牛一毛,畢竟他可是五星鑑定師,隨便煉製點東西,都可以賣很多的錢。就像在斯坦城,他就煉製了點金瘡藥,竟然收穫那樣大。但其他修煉者卻大不相同,他們沒有掙錢門路,所以想僱傭飛行獸,確實有點困難。


因此,傳送官這種人物,他不知道也屬正常。

看到他滿臉的疑惑,血魔不由得意起來:“玉龍飛,說你沒見過世面,還真不假!”說道這,不由搖晃起手指點,一板一眼的講解道:“很多年前,翔龍大陸的修煉者,都是通過傳送官,實現空間的轉移,比方說你在達斯特帝國,你想回到馬克帝國,只要你找到傳送官,向他們繳納一定費用,立馬就能實現空間的轉移。而這種轉移的速度,要是你飛行速度的千倍,萬倍,整個過程只曉眨眼時間!”

“眨眼時間!”聽到這,玉龍飛及跟前的慕容兄弟都睜大了眼睛。眨眼間能實現空間的轉移?這種速度,那得是怎樣的速度?就算白鶴兄弟的速度再快,它眨眼間也不能實現空間的轉移。

看到三人張大的嘴巴,血魔更加得意起來:“唉——你看你們那點出息樣,眨眼間實現空間的轉移,就把你們驚成這樣?剛纔我告訴你們的,只是普通的傳送官。因爲傳送官的傳送距離、傳送的安全性,都與傳送官的品級,有着莫大的關係。一般的,傳送官一共被分爲三個等級:星、月、辰。其中星級傳送官,他們傳送的距離短,而且同一時間能夠傳送的人也少,剛纔我和你們說的,便是星級傳送官。現在我再講一下月級傳送官,他們除了傳送距離遠外,更大的特點是,他們能實現冥想中傳送。這種級別的傳送官,根本不用你講出你想去的地方,只要你在心中勾勒出那個地方,他們就能將你準確無誤的傳送過去,這就是月級傳送官。至於辰級傳送官,他們更加可怕。他們不僅能實現空間的轉移,而且能實現時間的轉移,簡單的說,他們能實現時間的運轉,將你傳送到你想到的時間段空間!”


“操控時間的運轉?”聽到這的玉龍飛,如同在聽故事一般,本以爲時間不能**控的他,聽到這,心中多少有點憧憬,要是時間能夠倒轉的話,他就不會讓自己的父親被人打死,他更不會讓雪兒被尚武力帶走,當然他也不會讓穆芷晴用命換尚佳琪的命。

“這一切真的可以重來嗎?”滿懷憧憬的他,自言自語道。

聽到他的詢問,血魔不由點了點頭:“辰級的傳送官,讓時間倒轉,輕鬆的很,可是這種級別的傳送官太少了,反正我活了一輩子,是沒有見過!”

“那這尊雕塑是什麼級別的傳送官?”通過血魔的話,玉龍飛已經可以肯定,這尊雕塑,絕對不是辰級傳送官。

聞聲,血魔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無法判斷!”

“無法判斷?”本以爲血魔會說出傳送官的修爲,沒想到他竟然沒有說出,這讓玉龍飛多少有點吃驚:“他上面不是有文字記載嗎?你再仔細看看!”

“沒多大用處!”雖說上面的文字,同樣密密麻麻,但血魔卻沒從裏面得到可靠的信息。其中上面記載最多的就是這名傳送官的生平,什麼曾經到過的地方,曾獲得什麼樣的寶貝,家屬是誰。這上面記載的明明白白。可對於他修爲的描述,卻沒有一點信息,甚是無奈的血魔,只好再次向玉龍飛解釋道:“許久前的傳送官,他們比你們鑑定師還要神祕,只要他不想讓別人找到,他可以在任意時間,轉換空間,因此要想知道一名傳送官的修爲,還真沒有辦法。但要肯定的是,他們是你們鑑定師的祖師!”

“鑑定師的祖師?”傳送官與鑑定師風牛馬不相及,他們怎麼是鑑定師的祖師呢?

看到玉龍飛滿臉的疑惑,血魔再次解釋道:“鑑定師和傳送官,都是靠精神力操控一切,但傳送官的精神力,比鑑定師的精神力強悍數倍,不然也不能實現空間的的轉移,所以說,當鑑定師的能力,達到一定時,他們便可以化身爲傳送官,到那時,就算他們想秒殺一切,都是簡單的很!”說道這的血魔,眼中盡是欣喜,好似他就是傳送官一般。

“那你的意思,當鑑定師牛X到一定地步時,他們就會向着傳送官進軍?”人總是貪婪的,即便現狀再好,他們都不會滿足。

但令玉龍飛沒想到的是,血魔聽到他的詢問,並沒點頭,而是搖了搖頭:“傳送官雖說比鑑定師強悍數倍,而且是鑑定師的祖宗,但牛X的鑑定師,不一定轉化爲傳送官!”

“何解?”傳送官的精神力,比鑑定師強橫數倍,而且傳送官的瞬間轉移,不說能有多大功效,但逃命確實足夠了,爲何強橫的鑑定師不願意轉換爲傳送官呢?

這樣的問題,同樣讓慕容兄弟大吃一驚:“難道鑑定師還有比傳送官更優越的地方?”

“沒錯!鑑定師的精神力,雖說不如傳送官,但當鑑定師的等級,在六星以上時,他們便具備打破天體平衡的能力,他們可以肆意建造東西,只要他們想建造,都可以辦到,但傳送官卻不同,他們除了能實現空間的轉移外,他們打破天體的能力,卻沒了作用!”講到這,血魔多少爲傳送官有點惋惜。

“傳送官是鑑定師的祖宗,他們打破天體的能力怎麼會沒了作用?”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傳送官每個方面都比鑑定師強,那他們打破天體的能力豈不是更強?

這些疑惑,早就在血魔預料中,因此他再次解釋道:“傳送官的出現,已經徹底打破天體平衡,特別是辰級的傳送官,他們讓時間倒轉,就是逆天,這樣他們就會遭到上天的譴責,就像鑑定師煉製三星以上丹藥時,會遭到丹雷的傾襲,這就是上天對他們的懲罰,傳送官隨意實現空間轉移,豈不是更逆天?因此上天不會放過他們。若是他們敢再次打破天體平衡,那這個世界就容不下他們!試問有誰願意將自己光輝的一生,草草結束?爲了能讓自己生存下去,傳送官們,幾乎不敢做打破天體平衡的事,這就像一句話說的,牛X的都是小角色!”

“說的也是!”一個人的力量再強悍,他都不可能鬥過天,這一直是亙古不變的真理。領悟到這的玉龍飛,不由望了下雕塑上的文字,雖說他依舊看不懂,但他隱隱可以感到:不久後他定可以輕鬆領會其中要義。對文字打量片刻後,玉龍飛纔將頭轉回血魔身上:“武光,那你說這幾尊雕塑擺在這是什麼意思?”

“你這個笨蛋!”玉龍家族,有着祭拜祖先的方式,祭拜祠堂,金龍家族雖說也有棺材,但那都是普通的祖宗,像這些具有歷史先河的祖先,當然得用更好的方式祭拜,不然怎麼能顯現出他們的不一般的。聽到這話的血魔,不由拍了玉龍飛肩膀一下:“他們是金龍家族的先河,祭拜的方式當然得隆重一點,你沒看這周圍是一座殿堂,前面是一條小路,要是不出所料的話,金龍家族的弟子,要想外出,都得經過這座殿堂,這樣的話,都能見到自己的長輩!”說道這的血魔,眼中盡流露出對玉龍飛的不滿。

“那你的意思,剛纔的女子也是金龍家族的祖輩?”說着,不由將手指向頭上長滿枝椏的女子。他不說還不要緊,這一說,不由讓血魔捶打起自己的腦袋:“你不說我還真忘了,這名女子不是金龍家族的長輩,但爲什麼會在這裏呢?”

本還滿心憧憬的幾人,聽到血魔的話,都在那兒沉思起來:“難道這裏還有着什麼祕密?” 對着男子跟前的臺階望了一眼後,血魔才邁着大步向裏面走去:“要是不出所料的話,這些臺階通向的地方,便有傳送石!”

在他走下後,玉龍飛等人相繼走了下去。

轟隆!!

就在他們走下去後不久,黑漆漆的前方忽然掉落了一塊石柱,將他們前方完全堵死。此時,它上面點點星光,正將四周照的一閃一閃。

“果然有傳送石!”這東西一降落,血魔不由大喜起來,隨即興奮的轉向玉龍飛:“玉龍飛,你想去哪個地方?”他開心的樣子,猶如小娃娃得到蜂蜜一般,是那樣的高興。儘管這樣,玉龍飛並沒被突如其來的傳送石衝昏頭腦,而是不解的望着血魔:“武光,這塊傳送石還能用?”

傳送官已是雕塑一塊,沒有他的話,傳送石怎麼啓用?

看到他一臉茫然的樣子,武光不由將手貼到了傳送石。

而在他將手貼到傳送石時,傳送石閃動着的光點,忽然停止了閃動,轉變成蓄力的光柱,光點強度,一點點在變強,好似只要達到一定值時,傳送石就會將血魔傳送一般。

感受到光柱蓄力,越來越強悍的血魔,才從上面走下來,很是得意的望着三人:“雖然那個傳送官只是雕塑一尊,但他卻將自己的精神力,完全寄託在傳送石中,也就是說,只要你報出想到的地方,興許他還能將你傳送到!”

說着,又是對傳送石望了一眼。

“嘿嘿!”聽到血魔說傳送石還能用的玉龍飛不由一樂,這樣的話,自己豈不是能輕易到達雪兒那個地方?想到這的他,邁着大步就朝傳送石走去。同樣的,接近傳送石的他也將手貼到了傳送石上面:“我要去找雪兒,要是不介意的話,你們可以跟我一同前往!”

此時的玉龍飛,完全認爲傳送石一定會將自己送到想去的地方。

億萬老公請慢用 ,血魔不由捏了把汗:“玉龍飛,我只是說興許,我說過一定能到達?”

“你說什麼?”玉龍飛剛纔只顧着興奮,確實忘了血魔說的“興許”,聽到血魔這樣講,他猶如從萬丈高空跌落懸崖一般,甚是無奈,但片刻後,又恢復常態:“武光,怎樣才能啓動傳送石?”

“玉龍飛,算你還沒傻!”看到玉龍飛恢復的血魔,再次得意道:“雕塑的下陷,足以說明,我們徵得男子的同意,不然這尊雕塑,根本不可能讓我們靠近傳送石,如今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在傳送石跟前放下一件寶貝,作爲他的勞務費。

“勞務費?”這傢伙都死了,還要勞務費,這不是扯淡嗎?

見到玉龍飛滿臉的吃驚,血魔只好解釋道:“傳送官,和你們鑑定師一樣,都是那種無功不受祿的傢伙,不給他點好處,休想指使動他們。所以就算他們死後,他們的精神力也要將他們這種貪婪延續下去!”

“原來這樣!”在血魔的解釋下,玉龍飛才平靜下來,好奇的望着血魔:“那你覺得我們身上,有什麼值錢的東西,能讓他們精神力覺得值得?”這段時間的忙碌,已經讓玉龍飛忘了雪兒的事,如今聽到傳送石能將他送到任何一個地方,怎能不讓他激動?

所以此刻的他,就算想盡任何辦法,也要讓傳送石將自己傳送過去。

“爲情所困的傢伙!”玉龍飛一路以來,都是爲了女人,透過他的的所作所爲,你可以總結出一個道理,自古男人愛女人。雖說這樣的道理,人人都懂,但有幾個能像玉龍飛這般?爲了身邊的女人,他可以不惜一切,這一切中,就包括他的生命。

儘管他這種做法,很沒大局觀,但卻讓紅極印中的龍魂讚歎不已。他和玉龍飛,同爲女人心中的英雄,白馬王子,但他比起玉龍飛來說,卻差之又差。雖說剛接觸玉龍飛時,血魔一直勸導玉龍飛不要爲了兒女私情,毀了自己的前程。但此刻的他,想同化玉龍飛的欲 望,卻是減少了許多。玉龍飛有時能被女人左右,但在大事面前,他還是鎮定的很。這比起龍魂的冷酷,確實強了數倍。想當年的龍魂,雖說沒有因爲女人壞了自己的大事,但他的冷酷無情,卻傷了不少女子。不然璐菲就不會在蒸籠塔下爲他落淚千年。

感觸到玉龍飛變化的龍魂,不由從紅極印中探出腦袋,想看看自己得意弟子的面容。而就在他探頭的剎那,在玉龍飛跟前的木乃伊眼睛忽然變成赤紅,樣子十分的可怕。

“怎麼回事?”這一路下來,木乃伊都很安分,眼下他眼珠赤紅,不由不讓玉龍飛爲他擔憂。見狀,血魔等人都沒了之前的悠閒,一臉緊張的望着木乃伊。

眼前的木乃伊,並不普通,他要是不安分,突然改變想法的話,這裏沒有一個人可以倖免。

“難不成是被藍球中能量影響到?”雖說現在離木乃伊吸收能量,有一段時間,但並不排除這種可能,那種能量,就算鼎盛時的血魔,都不能吸收一絲一毫,更不用說木乃伊將它們完全吸收。

滿心緊張的衆人,都緊緊盯着木乃伊。不過還好,他們不想見的狀況並沒出現,木乃伊眼中的赤紅,不久後再次消失,之後他又變爲溫順的天之藍。

望着已經恢復過來的他,玉龍飛才深呼了一口氣,不解的望着木乃伊:“天之藍,剛纔你怎麼了?”天之藍剛纔的變化,太過詭祕,要是不能找出原因的話,以後這種狀況還會發生。爲了避免這種狀況再次發生,他只有找出天之藍變化的原因。

對於他的詢問,天之藍並沒立即回答,而是用手摸了摸腦袋,顯出一臉無奈:“其實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剛纔的我只覺得心頭一顫,之後什麼感覺都沒了!”

“心頭一顫?”望着一臉困惑的木乃伊,血魔似是想到了什麼。天之藍乃千年產物,能讓他心頭顫動,除非周圍有特別強大的存在出現,剛纔他們三人,並沒感動這個存在的出現,說明這個存在已經是非常的強悍。這座古墓雖說很古怪,但以他的觀測,這座古墓中,並沒特別強悍的存在,不然天之藍早就心頭顫動。而天之藍只是顫抖一下,說明這個存在只是出現了片刻。能有這種實力的,除了玉龍飛體內的龍魂外,別無他人,想到這的他,不由詢問起玉龍飛:“玉龍飛,剛纔你沒感覺到身體的變化?”

龍魂就算再強大,只要他進出玉龍飛體內,玉龍飛若是仔細點的話,還是可以注意到的。聽到血魔提示的玉龍飛,忽然明白他說的意思,忙將精神力探進體內。

“臭小子,不想活了!”龍魂剛纔本想多看玉龍飛一眼,但沒想到竟然招來木乃伊如此反應,無奈之下,只好縮回紅極印中。所以一看到玉龍飛,他便表現出滿臉的氣憤。

打離開蒸籠塔後,玉龍飛就沒和龍魂溝通過,此時看到龍魂正氣憤的望着自己,心中不由欣喜起來:“師父,你終於肯出來了!”

“廢物!”被他提到傷疤的龍魂,臉色頓時驟變:“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不然我讓你永遠見不到那妮子!”

“啊?”聽到龍魂的威脅,玉龍飛不由張大了口:“師父,弟子不敢了!不敢!”說着,還對龍魂拜了幾拜。

看得他還夠恭敬,龍魂才撤去臉上的氣憤,嚴肅的望着他:“臭小子,我知道你對雪兒很在乎,但現在還不是你去找她的時候,這個傳送石,雖說能送你到任何地方,但它好像只給你們一次傳送機會。金龍家族,是古老的門派,他們在周圍布了陣,要是不通過傳送石的話,你們根本進不去,黃龍印就埋在蒸籠塔內,要是你拿不到黃龍引導符的話,那黃龍印就不能認你做主!”

說道這的龍魂,眼中盡是擔憂,真怕黃龍印被別人奪去一般。

玉龍飛向來是懂事的孩子,在這種時刻,他知道選擇什麼。雪兒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固然很高,但起碼雪兒還沒有危險,但黃龍印就不同,鑑定師部落內沒有璐菲,別人要是闖進蒸籠塔,那後果就不堪設想。

想清楚這些的玉龍飛,不由點了點頭:“放心吧師父,弟子不會讓你失望的!”

“恩!”儘管龍魂經常對自己的弟子責罵不停,但他對自己這個弟子卻放心的很,短短几年,就由一個弱不禁風的少年,成長爲可以撼動一方的強者。這種進步,值得自己對他稱讚一番,滿心欣慰的他,第一次朝玉龍飛豎起了大拇指:“小傢伙,努力吧!”

“是,師父!”第一次看到龍魂豎起的大拇指,玉龍飛心中不知多麼的開心。多少年來,他都沒聽過龍魂對自己的誇讚,雖說他的奮鬥,不是爲了這一聲稱讚,但聽到這聲稱讚,他還是相當的滿足。

望着他興奮地樣子,龍魂不由打斷道:“小傢伙,去開啓傳送石吧!”

“好的師傅!”話音剛落,玉龍飛便將自己的精神力收了回來,隨即滿臉興奮向傳送石走去。

“他想好用什麼寶貝了?”看到笑意盎然的玉龍飛,血魔不由疑惑起來? 就在血魔吃驚不已時,玉龍飛忽然將赤焰槍拿了出來。對着赤焰槍觀望了一眼後,他纔將赤焰槍放在了傳送石跟前:“希望可以博得傳送石的同意吧!”

赤焰槍雖說只是金龍裝備,但它卻是玉龍飛所能拿的最好寶貝。這一路以來,要不是有赤焰槍的幫助,玉龍飛很可能已經掛了,眼下讓他扔下赤焰槍,他多少有點捨不得,但現在的他只能這樣做。赤焰槍具有靈性,已經認他做主,就算放在這兒被別人發現,別人也不能使用赤焰槍。不過,傳送官比他修爲高,不出所料的話,傳送官可以將赤焰槍化爲己用,因此他可以收下這件寶貝。

再次對赤焰槍觀望後,他才朝血魔等人擺了擺手:“你們過來吧!”

“這?”赤焰槍乃金龍裝備,玉龍飛爲了一名女子,竟然能忍心割愛拿出來,這讓血魔多少有點失望,因此他不由舉起手掌,甚是氣憤的望着玉龍飛:“玉龍飛,爲了一名女子,你忍心放下赤焰槍?”

聽到他的斥責,玉龍飛才知道他理解錯了,因此不由搖了下頭:“武光,要是還想跟我去金龍家族的話,就給我快點,不然你就在這兒吧!”

話音剛落,他便將頭轉向了傳送石:“前輩,這把赤焰槍,隨說算不上什麼寶貝,但這是我們所能拿出的最好裝備,要是覺得可以的話,就通融一下將我們送到金龍家族吧!”

刷刷!

他剛說完,石柱上的光芒,驟然倍增,將周圍照的如同白天一般,讓人難以將眼睛睜開。看到石柱變化的血魔,二話不說,拉着慕容兄弟,就跳到了石柱跟前。

而在他們剛剛跳到石柱跟前時,從石柱身上射出的白光,忽然將他們包裹在內,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是什麼事時,他們就隨着石柱消失在原地。之後,周圍才恢復到和他們剛進來時一般。多出來的石柱,還有通向石柱的階梯,隨着男子身體的上移,又被埋沒在地下。片刻時刻後,周圍才徹底恢復。

轟隆!!

伴隨一聲巨響,玉龍飛等人已出現在其它空間。他們身後是一個大瀑布,此時激流正從上方涌下,將他們這個角落隱藏的嚴嚴實實,要是從外面往這邊看的話,根本看不出這裏還有如此大的空間,但從裏面向外面看,卻看得清清楚楚。

瀑布的外面,是一塊懸崖,懸崖的對岸,是他們降落的那座山。要是沒有傳送石幫助的話,他們根本不能達到這個位置。 浮生渡紅塵 :“師父果然說得對!”

可其他三人並不知道在瀑布這邊有着陣法,所以對四周觀望片刻後,三人也是後悔的說道:“早知道金龍家族在這個位置的話,我們從懸崖那邊飛進來就是,何必浪費這樣的機會!”

聽着他們的抱怨聲,玉龍飛並沒作何回答,而是仔細打量着周圍。

被瀑布擋着的這邊,是一塊龐大的空地,在這裏蓋幾十房絕對不成問題。空地的周圍,種着密密麻麻的樹,此時它們正莊重嚴肅的站在空地四周,恭賀着幾人的到來。

“這地方確實不錯!”與古墓下面的陰暗潮溼相比,這裏的環境可是優美的很。要風有風,要光有光,儘管它的上面有着山頂擋着,但在這個位置卻感覺不到一點壓迫感,甚至還有着遙望藍天的感覺,任憑怎麼努力,都無法望見天的那端。

對四周打量片刻後,玉龍飛才朝血魔等人擺了擺手:“前方應該就是金龍家族了,大家小心點!”說話間,帶着白鶴兄弟,還有天之藍就走了過去。

而隨着他們的前行,頭頂上的山峯,忽然沒了跡象,展現在他們跟前的是藍瑩瑩的天。

“呼——”

好久沒有呼吸到新鮮空氣的玉龍飛,感受到空氣正在變純淨,忍不住深呼了口氣。

聽到他呼吸聲的血魔等人,也快步趕了過來,望着沒了山頂的頭頂,心中不由疑惑起來:“這地方難道有陣法?”難不成剛纔看到的瀑布是假的?瀑布的起源地,一般在山上。現在山頂沒了,那些瀑布依然向下傾瀉,不是陣法在作怪還有什麼?

看到他們的疑惑,玉龍飛不由笑了笑:“走吧,這種陣法不是想就能想明白的!”

金龍家族乃神祕家族,他們家族的陣法當然要牛X點,要是這樣輕鬆被他們看透的話,他們家族就不會屹立千年還不倒。聽到玉龍飛提醒的三人,只好點了點頭:“看來得小心一點了!”

之後,三人再次向前行去。

之前的四周雖然很寬廣,但由於陣法的原因,周圍還是能看到石壁。現在已經出了陣法範圍,因此周圍那叫一個廣袤,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盡頭,但即便這樣,玉龍飛也不敢放鬆警惕。因爲剛纔他向傳送石報的地方是金龍家族,它並沒把自己送進去,而是把他們送到這個位置,說明金龍家族就在附近。

想到這的他隨即朝跟前的三人擺了擺手:“都注意點!”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