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眼前的正是林海庄的最強者林梵。中年人身高八尺,一身布衣,看上去完全就是個鄉下農民的樣子,可但凡有點實力的人都能感覺到這個中年身上散發的微微源氣。

「聽到你從荒野安全歸來,也讓我鬆了一口氣,」中年人林梵臉上露出了笑容,「我從你身上也感覺到多了幾分屬於荒野男人的血性。你的冥想法練得如何?」

「還好,前幾日終於登台了。」一提到這,林軒眼中就有了興奮的光芒。

在很久很久之前,人們的修行只有內力與源氣一途,但彷彿突然有一天,一種全新的極為神秘的修行法在人群中傳播開,那就是冥想法。沒有人知道它從何而來,亦沒有人知道是何人探索而出,在一開始被視作異端、邪派的修鍊之法。

當冥想法所展露的甜頭被那些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發現后,風向就變了。

通過控制自身的呼吸,控制體內內力或源氣的在經脈中的流向,使自己進入空靈的狀態。而在此時,據傳是一個人最為接近前世的時候。此時此刻,一個人能夠回憶起前世修鍊的功法修鍊的技藝和經歷。

能否清晰回憶在於冥想時的深度,而能夠回憶出什麼卻完全是隨機的。有些人記起了前世修鍊的功法,對於源氣的修鍊速度大增;有些人記起了修鍊的技巧,即使源氣修鍊不如人也能憑藉技藝取勝;有些人記起了前世的經歷,對實力提升不大,但畢竟長了見識。

冥想法已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慢慢也不斷延伸出不同的冥想之法。有的人選擇在靜坐著讓自己接近於那種空明狀態,有的人覺得在戰鬥的熱血沸騰中更能激發自己的潛能,有的人認為在鍛煉自身技巧時的思考才更令人沉醉,甚至有人逐漸將雙修之法與冥想法結合起來。

冥想法,一開始不過是放空大腦明見心靈,如今真可謂五花八門但越來越繁雜的方法究竟還能不能再稱作「冥想法」?到頭來也沒人去計較了。

不過無論是什麼樣的冥想法,不同的人掌握冥想法后也會有自己的見解,以自己的體質自己的習慣進行改變,變成最適合自己的冥想法,方能在冥想時有著最大的效果。

「不錯!」林梵的聲音中也是難掩的興奮,「我聽你爹說你在成人禮時收穫了一副象牙,今日你就要開爐煉器?」

「是,儘早煉出來,換成銀兩給我弟弟治病。」

「嗯,你的煉器冥想比你靜思冥想要更擅長些,多練習些煉器技藝對你來說是好事,」林梵點了點頭,「等你功成,我親自送你們去鎬城。」

在諸多冥想法之中,只有靜思冥想的傳播最為廣泛。林海庄雖然身為比較強大的莊子,在很久以前也只弄到了一份煉器冥想的法子。

「多謝梵叔。」梵叔是先天高手,有他保護自然要安全許多,在縣城裡也不會太被欺負,林軒當然會感到高興。

隨後林軒也把從何斌那得來的木片展示給梵叔看,讓他失望的是連梵叔這木片的珍貴程度也是一無所知,他能做仍然只是把木片收好,希望以後有機會弄清楚它的真相。

……

鐵匠鋪旁。

「怎麼阿軒?現在不需要原爺爺幫忙了?」胖胖的長須爺爺林慶原癱坐在石椅上,一手拿著酒往嘴裡灌,「有信心不?」

「放心吧原爺爺,讓您看看我的手藝。」林軒把各種材料準備好,拿出了那珍貴的暗象象牙,點上了一柱清心靜神的香,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

不出半柱香的功夫,天地周圍的源氣便開始順著林軒呼吸的規律不斷翻騰起涌,隱隱有著白色的氣流在林軒身旁環繞。無論是怎樣的冥想法,呼吸的方式和規律十分重要。冥想之時因為自身體內內力或源氣的調動,呼吸和脈搏的調整,天地能量會與人產生共鳴,這才會使人進入那種與天地相合的境界,在天地的眼皮子底下窺探到過往雲煙。

「這小子,沒丟我的臉,」林海庄的第一鐵匠林慶原又仰頭猛灌一口,頗為欣賞的看著點起火焰揮起巨錘的林軒,「我還擔心他浪費了這珍貴的材料呢……哎老了老了,人都看不準了。」

他吹起自己的鬍子自嘲著,臉上的笑容卻是藏不住。林軒沒有聽到他原爺爺的話,此時的他已經沉浸在了煉器與冥想之中,他的精神和意志正沉浸在那種玄之又玄的空靈狀態之中。在他的體內,精純的內力正在經脈中不斷遊走,做著簡單的周天,又隨著呼吸而變化。

他死死盯著火爐上的工具,汗珠劃過他的臉龐,林軒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仍然一心一意鍛造兵器。心思專心致志的煉器,而他的潛意識卻憑藉著特殊的冥想法已經完全進入了最深層次的識海空間。

冥想法第二境界……登台!

一般人冥想只處於第一境界「未眠」,只能看見一片黑暗,偶爾會有所啟發。而踏入這登台的第二境界,潛意識才會出現在識海靈台之上,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前世的那些記憶。

林軒的意識逐漸出現在識海靈台之上,卻如同置身於漆黑寂靜的海底,聽不出一點聲響看不見一絲光亮,唯一能夠感觸到的只有冰冷和死寂。

死寂。

這是林軒每次進入冥想時唯一的共同感受。他不喜歡冥想,這種死寂的感覺每一次都讓他毛骨悚然,不過按人們廣為流傳的說法,越接近於這種死寂的境地,越是接近空靈,越能有所收穫。

空靈和死寂,怎麼就能扯上聯繫呢?林軒無法理解。不喜歡冥想,可為了能夠更加強大,他也不得不這麼做。他在這方面似乎還挺有天賦,時常能夠感受到幾招殘缺的武學招式或是前世記憶技巧。

林軒的意識在識海中慢慢清醒,盤膝坐在靈台之上,抬頭看向識海中那些或是閃耀或是暗淡的光點。此時他的身子就像是魂魄一樣,沒有實體,看上去似有非有的樣子,有著虛無縹緲之感。

他緩緩提起手臂,有意無意地點向其中一個暗淡光點。光點隨著林軒一點而劇烈震動起來,彷彿與整個識海是融為一體的。林軒就如同要強行拉拽一樣要將光點拉到自己身前,而在他全力拖拽的時候,光點的碎片一點點飄向林軒,融入林軒的身體。

隨著碎片的融入,林軒空靈的狀態也隨之開始解除。一個個記憶的片段在識海中林軒周圍浮現幻影,只不過看上去斷斷續續並不完整,有些顯現幻影也不過是殘缺的。

幻影不斷的浮現,林軒自身所處的空靈狀態也不斷的被破壞,但那光點卻仍然是遙不可及的樣子。林軒的手持續地顫抖著,整個識海也隨之地動山搖,但最終還是因為林軒的放棄再度恢復平靜。

林軒睜開眼睛,同時右手落下一錘。這是一對雙月彎刀,白色的象牙邊緣閃爍著銀色的寒光,原本象牙尖的地方更加鋒利,刀柄仍是象牙質卻被蓋上了一層木色。

「這暗象的象牙可不比銀鐵差,熔鐵打鐵磨材淬鍊……阿軒你的手藝可不比我差咯,」林慶原眼睛發亮從椅子上跳起來,咂著嘴打量著林軒打造這件兵器,「要不是我們莊子里沒有畫器紋的手段,說不定你這都成一件凡寶了。」

林軒自然為自己能夠完美打造出這雙彎刀而高興,但他內心更加震撼的卻是剛才在冥想時的所見。就在林軒的潛意識脫離識海之前,他能夠清晰地看到在他識海深處散發的那一道白色光芒,白色光芒中包裹著一對泛著青色的微微顫抖的羽翼。 現在臨近春節,江小狼所在的幼兒園,剛放了寒假。

江小狼就好像擺脫了一個巨大的束縛,剛在家自由兩天。

他接到夜靜軒的電話,明亮的大眼睛一轉,輕咳一聲,小大人似的說道:「好說,這件事可以包在我身上。只是,親戚跪親戚,買賣歸買賣,二叔,你懂吧?」

夜靜軒差點栽一個跟頭,笑罵道:「小子,你的意思是,要收費嗎?平時我給你的禮物少了,是吧?」

江小狼又輕咳一聲,道:「二叔,一碼歸一碼,我現在要辛苦給我妹妹掙奶粉錢!」

夜靜軒噗嗤笑出聲:「我哥是要破產了嗎?」

江小狼道:「那倒沒有。只不過,他是爸爸,我是哥哥,我也不能不要面子,是吧?見面禮,還是要給的!」

夜靜軒笑道:「好,你小子,你開個價吧!」

江小狼笑道:「二叔,您畢竟是長輩,我開口就已經很不對了。如果讓我媽咪知道了,肯定會罵我的。所以,你就當心疼我,隨便給點,一兩萬不嫌少,百十萬不嫌多!而且,包售後,包您老滿意!」

夜靜軒:……

這小子成精了嗎?明明是獅子大開口,還得讓他給得心甘情願!

夜靜軒說道:「小子,你掙錢未免也太容易了點吧?」

江小狼傲嬌地說道:「二叔,這也就是您,不然這麼沒有技術含量的小活,我是不接的。」

他這話說的到是真的,他現在每天接一單,這一單都是世界懸賞榜上,前十的任務。

每一單的賞金,都是千萬起價的。

夜靜軒嘖嘖兩聲,畢竟是自己主動找上門的,只能忍痛挨宰。

他要了江小狼的賬號,利索地轉賬一百萬。

江小狼收到錢,給夜靜軒回過電話來,說道:「二叔,你現在就是我的僱主了。」

夜靜軒好笑:「小子,如果你干不好事,看我不削你屁股!」

江小狼笑道:「二叔,我做事,你放心!不過,有件事,我得向你核實一下,新聞里那個女人,你確定不會成為我的小嬸嬸?」

夜靜軒笑罵道:「你二叔我,眼光有那麼差嗎?絕對不是!我和她八竿子打不著!」

江小狼嘿嘿一笑:「那就好,那我就沒什麼可客氣的了!對了,我舅媽呢?」

他的一聲舅媽,讓夜靜軒一愣,但隨即就明白過來,走向不遠處的容黛兒,問江小狼:「怎麼,你要和她說話?」

江小狼嘆口氣說:「我就說兩句吧,我是操不完的心啊!」

夜靜軒噴笑出聲:「小子,操心老得快哦!」

江小狼:……我才五歲,距離說老,是不是有點太遠?

夜靜軒終於扳回一局,心中有點得意,把手機交給容黛兒,說道:「小狼想和你說話!」

容黛兒的眼眸刷地亮了起來,說話都有些結巴了:「小,小狼啊,他,他找我?」

她很喜歡江小狼,尤其喜歡聽他喊她舅媽,她覺得那是這個世界上,最榮耀的稱呼。

她接過電話,對着話筒,興奮地說:「小狼,你好嗎?有沒有想舅媽?」

電話那端的江小狼翻了個白眼,他沒事想舅媽做什麼?

他卻板著一本正經的小腔調,說道:「今天秋奶奶來看媽咪,她說,舅舅連續三天沒回家了。」 宋顯臉上很平淡,並沒有黎曼想要的驚喜。

他說道:「好的,我知道了,合作愉快!」

黎曼道:「你現在哪裡,我們一起吃個飯吧?吃完飯,我們正好把工作對接一下!」

宋顯道:「我正在吃飯,吃完飯,我去找你!」

黎曼笑道:「那正好,你在哪兒呢?我去找你!」

宋顯說道:「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等你過來,我們就吃完了!」

黎曼驀地怔住,女朋友?

他們才兩三天沒見面,他哪來的女朋友?

難道這幾天,他背著她又去相親了?他遇到喜歡的人了?

黎曼瞬間充滿了危機感,笑道:「你又去相親了?正好,介紹我認識一下,我也給你把把關。」

宋顯一蹙眉,道:「不是相親,是喬天羽,上次我們在飯店,你見過的。我們正式在一起了!」

宋顯不是一個遲鈍的男人,他能感受到黎曼對自己的好感。

但是他現在的心裡,都被喬天羽佔滿了,不可能再容得下別人。

他也不喜歡曖昧,所以,就直接把和喬天羽的關係,告訴了黎曼。

黎曼一怔,沒想到宋顯竟然真的和喬天羽在一起了。

之前這段時間,宋顯都和她在一起,跑市場,搞策劃,他閉口不提喬天羽,而她也沒有主動提起。

她以為,喬天羽已經成為了過去式,卻沒想到,他們竟然在一起了!

黎曼手心驀地握緊,幾乎要把手機捏碎了。

她不甘心,自己看上的男人,就這麼被搶跑了。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麼樣呢?

他們已經在一起了,那個女孩和夜北梟的關係莫逆,似乎家世也不錯,而她只是一個普通出身的打工仔,她怎麼和人家爭?

黎曼第一次感覺到挫敗,第一次感覺到,不是自己足夠努力,一切好運,就會來到自己身邊。

她心中苦澀,卻還是體現了自己的大度:「原來是她啊,那恭喜你們了!」

「謝謝,我會轉告小羽的!那我吃完飯去公司找你吧?」

宋顯鬆了一口氣,說道。

「好的,我等你!」黎曼先掛了電話。

喬天羽一直托著腮,看著宋顯打電話。

她問道:「是上次見到的那位姐姐嗎?」

宋顯點點頭,解釋道:「她現在是夜氏的首席網路運營官。我和夜氏合作,會得到夜氏網路運營方面的扶持。而黎曼現在是這個項目的主要負責人,以後,我們肯定會經常在一起!」

他伸手握住喬天羽的小手,鄭重道:「我和她只是工作關係!」

喬天羽笑了:「宋哥哥,你不用解釋這麼多的,我都明白的。如果你有一分的喜歡她,你就不會和我在一起了。所以,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吧,我相信你的!」

如此聰明通透大度的女孩,讓宋顯心頭暖暖。

他忍不住把她柔白的小手,放在唇邊,親吻著,語氣溫柔:「謝謝你,小羽!」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