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鄉野俏婆娘最新章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鄉野俏婆娘全文閱讀、鄉野俏婆娘txt下載、鄉野俏婆娘免費閱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

武韜文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鄉野俏婆娘、田野花香、

。 看封晏那樣子,似乎也捨不得給她委屈。

封晏微微頷首,算是答應了她。

就算譚晚晚不提,他也會好好善待唐柒柒的。

他心愛的人,自然要寵著的。

他讓人送譚晚晚離去,唐柒柒站在鐵門前淚眼汪汪。

但是她看到那名畫和酒都帶上車的也鬆了一口氣,薅羊毛可真開心啊。

譚晚晚走了,她還是有些難過,失魂落魄的回來耷拉着腦袋晃晃悠悠的上樓。

封晏跟在她後面,擔心她栽到哪裏。

果不其然上樓梯的時候被地毯絆了一下,整個人朝前沖了一下,封晏立刻出手拉住她的胳膊往懷裏一帶。

小丫頭砸入懷中,揉了揉酸疼的鼻子,眼睛紅紅的,可委屈了。

「好疼……疼死我了。」

她可憐巴巴的說道:「你這個人就是討厭,跟你在一起似乎就沒好事……」

唐柒柒的話還沒說完,封晏冷著嗓音道:「那我去讓人把你送出去的東西全都追回來。」

「別別別,你怎麼這麼小心眼呢?男人應該大度,你和我一般見識幹什麼?」

她趕緊撫摸他的胸口,不斷安撫他的情緒。

封晏看着她狗腿的小樣子,心都要軟化了。

喝了酒生了病,怎麼都這麼可愛?

「暈不暈?」

他敲了敲她的腦袋。

「嗯,好暈,周圍的東西都在轉,你也在轉。」

她指着他的腦袋,卻不想下一秒直接被他打橫抱起。

「你你你……」

她驚慌失措的掙扎,卻不想耳邊傳來封晏不客氣的威脅。

「你要是再亂動摔下去了,到時候可不是暈了,還能疼上好幾天。」

「別,我怕疼……」

她嘟囔著,聲音里有着說不出的可憐,惹人憐惜。

她埋首在懷中,整個人都是懨懨的,似乎這句話戳傷了她。

她感受到的不是身體的疼,而是心裏的。

心裏那一遍遍被人拋棄的疼痛,像是滾燙的刀子一遍又一遍的割著肉放着血。

封晏把她帶回房間,「我去吩咐廚房給你準備解酒湯。」

他正準備轉身離去,卻不想她緊緊的抓住他的衣角。

「為什麼……為什麼他不來救我,為什麼……是不是我不夠重要……」

唐柒柒紅着眼,抬着頭看着封晏。

這受傷的眼神深深地扎入心間,讓他呼吸一顫。

他突然有些後悔。

他故意安排譚晚晚和她見面,就是為了告訴她,陸昭根本不夠在乎她。

他的未婚妻被別的男人帶走了,日夜關在家裏,可是他卻毫無作為。

她在這邊絞盡腦汁的想要逃跑,想過尋死想過刺殺……

她不懈努力,因為她知道陸昭同樣緊張自己,也許為了救自己想破了腦袋。

可她萬萬沒想到……

外面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

陸昭忙於自己的事情,似乎她的安危並不重要。

陸老師以前不是這樣的,但不知道從什麼開始,他更在乎洛氏集團。

「他不要你,我要你。」

「你也是個騙子,最開始不要我的人,是你……是你啊……」

她一想到這兒更委屈,自己竟然被男人無情拋棄了兩次。

。 綠衣姑娘乃是綠脂。

楊珍一看到她,立即將剛伸出去的半個頭縮回樹林。

他猜到這丫鬟來意,不想見她。

過年和趙瑩的雙修,他成功幫助對方開闢出一條木系經脈。隨後三天,在嬤嬤的要求下,又接連開闢出三條,總計四條木系經脈。

自那之後,趙瑩便暗示他幾次,想繼續和他一起修行。

楊珍當然不願意,一則他並不喜歡這姑娘,兩人當年甚至差點成為生死仇人。現在雖然一笑泯恩仇,但也談不上是朋友。

二則嘛,和她雙修,對自己沒有任何幫助啊!

是以對她的暗示,楊珍視若罔聞。

想不到今日,趙瑩竟是將她的丫鬟派過來了。

看綠脂這樣子,應該是被彩雲給拒之門外。

這也不難理解,過年和趙瑩的雙修,因為是嬤嬤的安排,趙玥兒雖然老大不樂意,也只好噘著嘴認了。但彩雲做為她的心腹,自然是知道主人的心思,這會兒又怎麼會同意綠脂的請求?

果然,就在此時月珍閣洞門打開,一個白衣姑娘怒氣沖沖走了出來:

「綠脂,你還不走!楊公子不會去吃你家小姐的宴請,你死了這條心吧!」

卻聽綠脂抽泣著說道:「我要見楊公子。」

「楊公子半夜才回來,」彩雲哄騙她:「我們不會留你過夜的,到時天都黑了,看你怎麼回去!」

「那我也要等,」綠脂倔強道:「小姐說了,我一定要親自跟楊公子說。」

「那你等吧,等到天黑了,被人抓走可別賴我們。」彩雲嚇唬道。

實際上這五方亭治安很好。因為那些作姦犯科的事情,在這個修士存在的世界,有各種手段可以查出是誰幹的。

這些修士,在各自的家族都是天之驕子,又豈會因為一時貪慾而斷送自己前程?

除非是完全做到神不知鬼不覺,不過以五方亭這些學子的修為,想做到這點幾乎不可能。

因而像綠脂這樣的漂亮丫鬟,就算是大半夜行走山嶺,也不會有多少危險。真正讓其害怕的,是她們自己內心的恐懼。

所以,綠脂還是被這句話嚇住了,似乎是想到寂靜夜晚,獨自一人身處山林的情景,不由自憐自艾,放聲大哭。

彩雲氣得直跺腳,恨不得拿根棍子將她趕走。

楊珍懶得再看下去,乾脆圍著月珍閣饒了大半個圈子,去後山看落日。

此時已是黃昏,遠處巍峨的群山,在夕陽映照下,宛若塗上一層金黃色,顯得格外瑰麗。

楊珍諦視著夕陽,雙瞳閃爍著晚霞的迷人光焰,一份淡淡的心境悠然升起。

這是他喜歡的生活。

許久之後,他返回月珍閣。

夜幕已降臨,綠脂還杵在門口,只是不再哭泣。

彩雲站在一旁看著她,卻沒有讓她再進去的意思。

楊珍嘆了口氣,從山後邊現出身來。

彩雲一眼便望見他,連連擺手示意,想讓他躲開,自己來對付這丫鬟。

「你要是能搞定,我也不用出來啊!」楊珍心中暗笑。

此時綠脂也從彩雲的動作中發覺身側有人,連忙轉過身,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楊公子——」

「綠脂,」楊珍止住她往下說:「你的來意我知道了。我今天很累,替我謝謝你家小姐的好意,你趕緊回家吧!」

「楊公子,」綠脂哀求道:「小姐說,請公子過去,只是想好好謝謝公子。她親自下廚做了幾道菜,就是想表明自己的心意。」

「今日確實不巧,天色也晚了,」楊珍指指夜空:「你趕快走吧!」

綠脂還是不肯挪步。

楊珍突然想起一事,問道:「綠脂,你怎麼過來的?」

「走過來的。」綠脂答道,突然悲戚戚哭起來。

從火巒那邊山上,一直走到水戊峰,差不多有二三十里,大部分都是山路。

恐怕這小丫鬟,今兒一大早就開始趕路吧。

怪不得哭得這麼傷心,也是難為她了。

楊珍心生惻隱,拿出傳音石,聯繫上田承。

然後回到房間,拿出紙筆,刷刷寫了幾句。

大意是感謝好意,綠脂是個好姑娘,以後別這麼使喚人家。又說自己修為低微,一切以自身修鍊為主,不願有他念。望你好自為之。

言語不算很客氣,不過還留了幾分情面。

再出門時,田副巒長剛好也到了。楊珍掏出一枚靈石,拜託他送這姑娘回去。

這田承憑藉自己修為,一心賺辛苦錢,這一年在水巒給各位師弟師妹當「司機」,忙的不亦樂乎。

他雖然不像方宏那麼風流,更不及對方俊朗,但勤勤懇懇的做事,溫文爾雅的待人,也讓他贏得了不少師妹的好感,向他直接表白的也大有人在。

一位三靈根的築基修士,未來可期。

楊珍接著又將剛寫好的書信交給綠脂。

「將此信交給你家小姐,她不會為難你的。」他和顏悅色的說道。

綠脂啜泣著點點頭,知道楊珍心意已決,自己再不走就是不知好歹了。

「等等。」楊珍掏出十顆火極棗,裝在一個玉盒裡:「這東西算我的賠禮吧,跟你家小姐說,今後莫再如此。」

……

目送飛舟離開,楊珍招呼一聲,和彩雲返回洞府。

熱水早已燒好,看得出中間又加熱過。楊珍美美的洗了個熱水澡,感覺渾身舒坦。

此時餐桌上彩雲已將兩人飯菜端上,自己坐在對面細嚼慢咽。

兩人都在鍛體,吃得也都是靈獸肉,只不過一個吃的是不入流的,另一個吃的是初階的妖獸。

兩人胃口都很大,那彩雲雖是個小姑娘,面前也是擺了好幾份不同的獸肉。

只不過小姑娘吃相頗為講究,每塊肉都切成小塊。有些要求必須生吃的獸肉,也是切成絲條,還蘸了佐料一塊伴著下咽。

楊珍看得好笑,自己毫不客氣,抓起身前一塊獸腿啃了起來。

見楊珍在看她,彩雲臉上微微泛紅,吃得愈發慢了。

「今晚,吃完這盤獸肉,你這鍛體的三個階段,就全完成了吧?」楊珍開口問道。

「嗯。」彩雲輕輕應了一聲。

「辛苦你了,」楊珍嘆道:「若是最後不能……」

「小郎君!」彩雲突然伸手捂住他的嘴,隨即發覺自己的莽撞,臉頰已是緋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