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蕭炎一個人煮了點早餐,三個月時間,煎、炒、蒸、炸學得不好,但是煮還是學得很不錯的。

端著碗,坐在草地上,太陽緩緩地升起,把溫暖撒下來。

「師姐,來這麼早啊。」

胡列娜來到旁邊,開口問道,「怎麼樣,心情不好?」

蕭炎吃掉最後一口,把碗收起,舒展一下身體,「對呀,我現在想打人。」

「那就走吧,高級魂師學院的入學手續已經辦好了,我陪你一起去。」

「今年全大陸的高級魂師學院大賽,我們贏了,下一屆的參賽者開始挑選了嗎?」

胡列娜表示不清楚,「這件事情師傅心理有數,怎麼,你想參加啊!」

「那是當然,身為教皇徒弟,這是必需的。」

「嘻嘻,那你可要加油了,你現在才三十三級,五年後能成為五十級魂王嗎?」

「我只要能打贏魂王就好了,有沒有五十級不重要。」

「哎,對了」,想到一件事,胡列娜說道,「向全大陸正式通告你的身份,還要等到五年後魂師大賽出結果才行,要是輸了,這臉可就丟大了。」

「有我在,師姐放心。」

兩人一路聊天,離開右城區,穿過教皇殿北面的商業區,走進了高級魂師學院。因為要建大量擬態修鍊場所,學院面積巨大,位於北城門附近,護城河都流入到了學院內部,形成了一片湖。

蕭炎暫時不想去辦公區見學院負責人,於是胡列娜帶着他直接就來到操場上。

精神力釋放出去,在人群中找到目標,胡列娜走過去,行了一禮,開口道,「陳老師,我帶着蕭炎過來了。」

這是一位中年男性,六十級魂帝,穿着灰色勁裝,體格健壯,臉闊方圓,聲音隆隆作響,「哦,你們兩個來啦,這麼快,沒去找院長嗎?」

胡列娜俏皮一笑,「我們想快點見到老師,看看同學,就先來這裏了。」

蕭炎此時也行了一禮,「陳老師好。」

陳明岳上下打量了一下,「蕭炎是吧,三十三級魂力,武魂藍銀草,培養方向不明,戰鬥力不明。」

蕭炎聲音變得低沉了點,「老師,我有戰鬥力。」

「哦,精神力是吧,在我這不能用精神力戰鬥,不然我就教不了你什麼了。」

閉上眼,蕭炎拷問自己內心,教皇徒弟的行為應該是怎麼樣的,是要逢人打好關係,還是要強勢無比。

睜開眼,蕭炎直視陳明岳,「老師,找幾個同學來陪我試試手,就可以看出我的實力了。」

「行,我找一隊人來。」

此時胡列娜悄悄附耳說道,「很不錯,我還怕你會退縮呢,第一次出手,要強勢一點。」

很快,陳明岳帶了六個男女過來,對着蕭炎講道,「這是我原本給你挑選的六位隊友,想讓你們組成標準的七人魂師隊伍,正好你們可以切磋一下。」

抬頭環視一圈,對人群吼道,「所有人集合,坐地,觀看比試。」

一聲令下,三十餘人相繼坐下,僅陳明岳、胡列娜、蕭炎以及另外六人站着。

蕭炎精神力掃過去,六個人魂力在三十一到三十五級之間,看他們的氣勢,應該是攻擊、控制、輔助全部都有,確實是一個完整的團隊。

各自站好位置,陳明岳開口大喊,「戰鬥開始。」

七人同時釋放出武魂,均是兩黃一紫三個魂環,蕭炎站立不動,對面六人調整陣型,四人排成一列,兩人自側翼衝出。

「第三魂技,蔓延」,眾人只見到一片片泛著藍色光芒,齊膝高的藍銀草開始生長,佔據了方圓二十米,將蕭炎完全包圍起來。

踏入其中的六人速度當即慢了下來,完美推進的陣型變得散亂,彼此之間的距離被迫不斷改變。

中間為首之人一抬手,六人相繼停下來,和蕭炎進行對峙。

蕭炎無所謂,一打六,耐不住的只會是對面,他們肯定會強沖,而自己只要等著就行了。

果然,等了十息,觀戰的眾多同學就開始竊竊私語起來,對面一人覺得丟了面子,着急喊道,「老大。」 暮雲楚雙手插在腰間說:「我可聽說了這翼王是相當殘暴啊,而且還有毆打女囚的癖好,你說就憑這一點又有哪個女生願意嫁給他?」

黑衣人看了眼暮雲楚道:「那也不一定,我瞧著這暮雲府的大小姐就肯嫁給他。」

暮雲楚輕呵一聲說:「你為什麼這麼肯定?」

黑衣人:「你看到現在為止也沒見這暮雲府要拒絕這門婚事啊。」

暮雲楚又再次嘆了口氣說道:「他們沒有拒絕可不等於暮雲楚本人就同意。」

這句話她說的特別認真。

黑衣人接過她的話說:「你又不是暮雲楚,怎麼說得你就是她本人一樣。」

暮雲楚被他這麼一說才想起來,她似乎還沒有告訴他自己是誰,「呃,今天晚上謝謝你的烤地瓜,我們以後都不會再見!」

她說完準備飛起輕功離開,忽而她又像想到了什麼,扭頭對黑衣人說:「喂,你叫什麼名字?」

黑衣人笑了笑說:「以後你會知道的。」

當暮雲楚再次看他的時候,黑衣人早已經沒了蹤跡。

暮雲楚回到暮雲府的時候突然發現她家的後門被人打開了,幾個家丁還鬼鬼祟祟的進進出出,暮雲楚趕緊跟着這幾個家丁瞧著發生了什麼事。

暮雲楚見這幾個家丁往屋后的小樹林跑去,她也緊跟了過去。

他們在地上跑,暮雲楚就在林子中的樹上跳來跳去,由於她的輕功很好,所以想要追上他們也不是什麼難事。

離得近點暮雲楚才看清他們這是悄悄的要把什麼人給運出暮雲府呀。

暮雲楚加緊腳下的步伐,從一棵樹眾身一躍又跳到另一棵樹上。

再離得近點兒,暮雲楚這才看清他們這會兒要從暮雲府運出的居然是春香。

只是這春香臉色慘白的樣子,只怕是早已被他們殺害了。

「阿爹還沒有審呢,他們居然還草菅人命了。」

暮雲楚看着春香這副模樣,心裏也是一陣不忍。

雖然她之前是想要加害她來着,可畢竟她曾經也是伺候過她暮雲楚的婢女,這主僕情分還是在的。

春香就算犯了天大的錯除了她暮雲楚外,還能有誰可以給她定罪。

這會兒居然把人給殺了,分明就是讓暮雲楚查這件事的時候無從下手。

暮雲嵐不會這麼做,那就有可能會是丁敏雪了。

可是從春香那晚鬧出的事情來看,這可是關係到她暮雲楚的名聲的,這要萬一是暮雲嵐不想讓春香跑出去了亂說話,又或者翼王府里的人聽見什麼有損暮雲府名聲的事,所以要說這事到底是誰幹的還真不好說。

暮雲楚思前想後,覺得還是不要打草驚蛇的好,所以就沿着另外一條小路回家了。

當她回到閨房裏后,才突然覺得一種莫名的害怕湧上心頭來。

在這看似平靜的暮雲府里,是敵是友分不清的情況下,暮雲楚似乎覺得她要找到宋熙辰的機會更加渺茫了。

也許是夜更深了,暮雲楚躺在床上后就沉沉的睡去。

這一夜的夢裏有驚恐,有甜蜜,還有些許憂傷。那段時間葉蘿芳在家中可把喬寧馨罵個半死。

原本還想要找喬寧馨去碰瓷,可喬寧馨沒有出來擺攤。

這就讓她找不到人了,只能作罷。

葉蘿芳住在喬家隔壁,以前可是對王秀梅沒有少羨慕。

覺得喬正山對王秀梅好,也沒有讓王秀梅幹活。

家裏的事情又是王秀梅幾個孩子在做

《穿成年代裏的炮灰反派》第七十五章打聽 威脅!

赤裸裸的威脅!弟弟威脅兄長!

三公子威脅世子!

世子嬴天身體不停地微微抽搐。

饒是他自制力好。

換了別人早就暴怒咆哮。

今天他徹底認清了三公子嬴天的本來面目。

看着深不可測、城府極深,善於偽裝的三公子嬴天。

世子嬴盪自知不能再強行將三公子嬴天趕往廷尉署大牢。

因為,他的小辮子在三公子嬴天手裏。

只要嬴天一天不死。

他在成為秦候之前。

便一天不得安寧。

三公子嬴天雖然嘴上說着會讓知道此事的人消失。

但是換做誰都不會相信。

想當逍遙公子?

我呸!

那你為何在咸陽做出那種驚天動地的事情來?

嬴天!你是欺我傻啊!

饒是如此,世子嬴天雙目赤紅、青筋暴起,面目扭曲。

但考慮到三公子嬴天已經退讓一步。

自己在苦苦相逼。

恐怕自己這個世子之位就難以保全。

即便是秦候保他。

嫉惡如仇、剛正不阿的嬴氏頭領老祖宗嬴虔也會逼他退位。

罷了。

今天一遭,完全是班門弄斧。

想要露臉,結果把屁股露出來。

世子嬴盪敗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