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丁牧擺脫兩隻雷光獅的攻擊,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卻是雲蒼。

“原來是丁牧道友在此和這雷光獅戰鬥,怪不得能讓雷光獅如此狼狽。不知道友是否需要在下幫忙?”

丁牧搖頭,“不必了,我就是過來和雷光獅切磋一番。”

丁牧一直覺得雲蒼把煉氣士功法傳給精靈和侏儒是別有所圖,所以對雲蒼生出了諸多戒備。

雲蒼看到丁牧拒絕,也不強求,又道:“對了,巫穹兄弟他們呢?怎麼沒有和你在一起?”

丁牧心裏一動,山谷祕境就是雲蒼告訴他的,或許雲蒼對山谷祕境的瞭解會比較多?

“巫穹在山谷祕境那裏,他在考慮要不要進入山谷祕境接受考驗。”

雲蒼笑道:“我覺得巫穹兄弟還是不要進入山谷祕境比較好。說實話,當初我把山谷祕境告訴你之後就後悔了,因爲山谷祕境真的太危險了,能夠從裏面走出來的人,百中無一,幸虧你沒有進去,要不然我就成了害你的兇手了。”

丁牧笑了笑,沒有說自己已經通過了山谷祕境的考驗,又問道:“這個山谷祕境,真的這麼厲害嗎?被困在裏面的話,會有什麼後果?”

雲蒼說道:“山谷祕境極其詭異,每個人進入所面臨的考驗都是不一樣的,想要在裏面接受其他人的幫助,基本不可能,所以一旦被困在裏面,十有八九是出不來了。巫穹兄弟雖然修爲高深,但據我所知,山谷祕境考驗的可不僅僅是修爲,對心性、人性、甚至人生感悟的考驗也有很多,少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的下場,所以道友還是把山谷祕境忘掉吧。”

丁牧點頭,“也好,我回去之後會勸說巫穹,讓他打消這個心思。”

之後雲蒼倒是沒有再說什麼,簡單和丁牧聊了兩句之後就回去了,丁牧則是再次返回山谷祕境,和巫穹隨便聊了幾句,確定巫穹沒有生出進入山谷祕境的心思之後打算離開。

誰知他剛要進入傳送陣法,一個低沉的聲音在丁牧的腦海中響起:“丁牧,你就不想把陸英救出來嗎?”

丁牧皺眉,直接激發劍域,對周圍展開探查,但是卻沒有任何結果,周圍似乎並沒有什麼異常。

巫穹看到丁牧的反應,蹭地一下站起來,“丁牧,出什麼事了?”

丁牧說道:“有人和我說話,但是我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你不用知道我在什麼地方,也不用知道我是誰,你想要把陸英救出來,我可以給你織一條明路,李晉。”

這個聲音再一次在丁牧腦海中響起。

丁牧冷聲道:“我知道李晉,但他已經消失三千多年了,難道你知道李晉在什地方?”

“這是自然,李晉三千多年前爭奪歸元宗宗主之位失敗,就進入了蠻荒大陸深處隱居,如果你想找他,可以去無回山峯看看。”

丁牧皺眉,無回山峯是劉鼎送來的地圖上特意標註出來極爲危險的地方之一,有極爲厲害的妖獸劍羽雕坐鎮,而且極少有人知道劍羽雕到底有多厲害,至少劉鼎不知道。

如果李晉真的在無回山峯隱居,丁牧倒是可以去試試運氣,否則的話,貿然深入無回山峯,對丁牧來說也有極大的壓力。

“你到底是誰?”

丁牧大聲問道,但是卻再也沒有得到迴應,不知道對方是走了,還是故意不說話。

良久之後,丁牧看向巫穹,“剛纔說話的那個人修爲高深,就來我激發劍域都無法鎖定他在什麼地方,而且敵友難辨,你如果繼續留在這裏,很可能會有危險……”

“不用說了,丁牧,我知道你是爲了我好,但如果我離開這裏,同心丹的效果就是消失,陸英很可能會死在裏面,所以我是不會離開的。”

巫穹語氣堅定,“既然這個人知道我們在這裏,而且還能隱藏身形,那他就不是我能對抗的,既然他到現在還沒有對我出手,反而提醒我們要怎麼樣才能把陸英救出來,那我就暫時相信他是朋友吧。”

丁牧無奈,“那好吧,你剛纔也聽到了,李晉,也就是和凌齊競爭歸元宗宗主失敗的那個,他曾經進入過山谷祕境,而且從裏面出來了,我準備去無回山峯找他,看看他有沒有辦法。”

巫穹點頭,“萬事小心。”

丁牧嗯了一聲,取出傳訊石和林詩慧說一聲,然後取出地圖,算出無回山峯的大概位置,然後對傳送陣法做出一些改動,激發之後,丁牧直接消失不見。

而在這個時候,一個隱藏極深的身影臉上露出了幾分玩味,看了巫穹一眼之後,身形瞬間消失,而就在旁邊的巫穹,竟然毫無所覺! 無回山峯位於蠻荒大陸深處,極少有人涉足,劉鼎這份地圖上所描述的關於無回山峯的資料,都是前人收集的,距離現在已經有幾百年了,所以丁牧不可能完全相信這份地圖,最多就是參考一番。

只要無回山峯的位置沒有出錯就行了。

白光過後,丁牧來到一座山峯之上,還沒來及看清周圍的環境,就聽到空中傳來一聲鳥鳴,隨後一陣勁風襲來,丁牧本能地做出閃避,然後纔看到一隻氣息波動達到了十六階的劍羽雕擦着他的肩膀飛過。

劍羽雕,飛行禽類妖獸,一雙利爪和喙都極爲鋒利,飛行速度極快,要不是丁牧已經形成了本能,怕是也躲不開這一次撲擊。

不過在丁牧有了防備之後,劍羽雕想要再對丁牧造成傷害,就不現實了。

眼看劍羽雕一擊不成,就要飛到天上,丁牧擡手發出上百道劍意,對劍羽雕發起覆蓋式攻擊。

劍羽雕在無回山峯生活已久,何曾見過如此手段,急忙躲閃,卻還是被數道劍意擊中,發出一陣悲鳴,振翅想要高飛,避開丁牧的攻擊。

但丁牧怎麼可能給它機會?

劍域激發,源源不斷的劍意出現,將劍羽雕完全淹沒。

但戰鬥到這裏還沒有結束,劍羽雕雖然被劍意淹沒,但並不是沒有還手的力氣,竟然頂住劍意的攻擊,雙翅急速震動,身上的羽毛如同飛劍一般飛射而出,直指丁牧!

看到這突然飛射而來的劍羽雕,丁牧才明白劍羽雕爲什麼要叫劍羽雕,因爲它們身上的羽毛可以當做飛劍發起攻擊,而且威力不凡,丁牧發出的劍意對上這些羽毛竟然快速消散,若是被這些羽毛擊中,尋常的仙尊大能必然會受傷,如果擊中要害,丁牧也不敢說一定能擋住。

所以丁牧取出陰陽劍,憑藉陰陽劍高階靈寶的品質揮劍擋住這些羽毛,然後左手打出法訣,無數劍意融入到陰陽劍之中,對着劍羽雕飛射而去!

下一秒,陰陽劍刺穿了劍羽雕的身體,劍羽雕在空中掙扎幾下,卻再也無法飛行,發出陣陣悲鳴,摔到地上。

丁牧擡手發出一道靈氣,陰陽劍帶着劍羽雕飛了回來,他本以爲這次的戰鬥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天邊突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劍羽雕,粗略一看,竟然不下一千隻!!

劍羽雕本就是羣居妖獸,雖然對丁牧發起偷襲的這隻劍羽雕是落單的,但不要忘了無回山峯是劍羽雕的地盤,這隻劍羽雕在臨死之前發出的悲鳴已經召喚來了大量的同伴,它們會給它報仇。

丁牧看到這上千只劍羽雕的時候也變了顏色,因爲這上千只劍羽雕竟然有將近一半都達到了十三階的標準,也就是說,將近五百隻劍羽雕都達到了仙尊境界額!

五百名仙尊是什麼概念?

橫掃光武城完全不是問題,就算天封城也無法抵擋五百名仙尊大能的衝擊!

丁牧雖然自負甚高,修爲和戰力也很高,但也沒有託大到敢於正面面對五百名仙尊大能的地步。

所以丁牧在發現這上千只劍羽雕之後,毫不猶豫地施展了融劍術,用最快的速度逃離,奈何劍羽雕飛行速度太快,丁牧只有窺天境的修爲,飛行速度根本快不起來,無奈之下,丁牧只能落到地上,從納空戒中取出殺意鐵劍,隨後一股冰冷的殺意擴散開來。

這上千只劍羽雕感應到殺意,竟然發出陣陣哀鳴,不敢再對丁牧發起攻擊,卻也沒有散去,而是在空中盤旋。

它們忌憚丁牧發出的殺意,不敢對丁牧發起攻擊,但是它們也不想就這麼放丁牧離開,所以把丁牧包圍起來,等待更強大的劍羽雕現身。

丁牧見狀,很是無奈,只好從納空戒中取出傳送陣盤激發,一道白光閃過,丁牧消失不見。

這上千只劍羽雕看到丁牧突然消失,發出陣陣鳴叫,似乎是在詢問丁牧去了什麼地方。

丁牧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一千公里之外,這個距離之下,就算劍羽雕再厲害,也不可能感應到他的氣息波動。

這次丁牧學乖了,現身之後馬上激發劍域,對周圍細細感知一邊,沒有發現劍羽雕之後才稍稍放鬆一些。

這無回山峯不愧是蠻荒大陸的禁地之一,不說那強悍無比的劍羽雕王,單單劍羽雕這個族羣,就不是丁牧能夠對抗的。

如果李晉真的在這裏隱居,那李晉如今的修爲已經到了什麼地步?

三千多年前,李晉和凌齊競爭歸元宗的宗主,說明兩人的修爲是相當的,如今三千多年過去,凌齊已經來到了仙帝第六層,那麼李晉應該也是在仙帝第六層左右吧?

再考慮一下,精靈一族投靠的樹妖已經達到了十九階,也就是仙帝第三層、第四層的樣子,但是樹妖在蠻荒大陸上的地位和劍羽雕無法相提並論,說明劍羽雕至少也是二十階,相當於仙帝第五層和第六層!

這樣看來,李晉確實有實力在無回山峯隱居,因爲劍羽雕拿他沒有辦法。

收起劍域,丁牧將自身的氣息壓到最低,在低空飛行,尋找李晉。

但他也只是知道李晉在無回山峯,具體在什麼地方,他就不知道了,而且無回山峯很大,到處都可能出現劍羽雕,丁牧尋找起來非常費事,整整一天過去也沒有任何結果。

第二天,丁牧就改變了策略,既然找不到李晉,那就讓李晉來找他。

那又如何才能吸引李晉的注意?

當然是在無回山峯搞出來大動靜,所以丁牧沒有再躲避劍羽雕,而是在遇到劍羽雕之後直接出手擊殺,攝元神,取妖丹。

在丁牧毫無顧忌地出手之下,短短一個小時就有十幾只劍羽雕被殺,其中包括了兩隻十五階的劍羽雕,然後,成千上百隻劍羽雕出現,要不是丁牧見機得快,怕是又要被包圍了。

既然沒有被包圍,那就有了遊斗的空間。

丁牧激發劍域,上萬道劍意飛射而出,平均每隻劍羽雕都能受到十道劍意的攻擊,修爲不夠的劍羽雕直接被殺或者受傷,十三階以上的劍羽雕才能擋住劍意的攻擊。

只是一個照面,便有近百隻劍羽雕被殺,這一下劍羽雕算是徹底怒了,齊齊發出陣陣哀鳴,隨後一個極爲強大的氣息波動出現,一隻體長超過兩米的劍羽雕從天邊出現,以極快的速度朝着丁牧這邊飛過來。

丁牧臉上露出嚴肅地神色,因爲他已經感應到這隻剛剛出現的劍羽雕,已經達到了十八階! 十八階妖獸就相當於仙帝大能了,和雙獅河的兩隻雷光獅相當,再加上這上千只劍羽雕,丁牧頓時覺得頭疼,但這種程度的熱鬧還不夠,恐怕很難引起李晉的主意,所以丁牧沒有後退的意思,而是取出了殺意鐵劍,冰冷的殺意擴散開來。

這一次就連十八階的劍羽雕都受到了殺意的影響,嘴裏發出陣陣鳴叫,卻沒有貿然衝上來和丁牧戰鬥,隨後一個聲音在丁牧腦海中響起:“你是誰?爲什麼要闖入我們劍羽雕的領地,還對我們劍羽雕大打出手?”

終於碰上一個能說話的,丁牧也不再隱瞞,大聲道:“我是來找李晉的,如果你知道李晉在什麼地方,我馬上離開!”

“無知!你殺了這麼多劍羽雕,難道還想走嗎?”

十八階劍羽雕還是圍着丁牧盤旋,就是不肯主動進攻,大概它也看出來丁牧釋放出來的殺意非常厲害,就連它都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

丁牧冷哼一聲,“既然你不肯說,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罷,丁牧揮動殺意鐵劍,數十道紅光飛射而出,直奔十八階的劍羽雕而去。

至於剩下那些劍羽雕,已經被丁牧忽略了,因爲根本不可能對他造成什麼威脅,甚至它們都不敢頂着殺意對丁牧發起攻擊。

十八階劍羽雕看到丁牧發起攻擊,急忙躲閃,它擁有的智慧告訴它這些紅芒絕對不能碰,否則後果很嚴重。

奈何丁牧真正的意圖並不是要殺死十八階劍羽雕,畢竟十八階的妖獸相當於仙帝大能,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殺死的,丁牧的目標還是周圍這些十七階一下的劍羽雕。

在紅芒飛射而出的時候,丁牧的身體突然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一隻十七階劍羽雕的旁邊,陰陽劍驟然刺出,這隻劍羽雕受到殺意的影響,還沒來及反應,便被直接刺穿,用力撲騰翅膀,卻還是無法掙脫,被丁牧抓在手裏,隨後丁牧激發傳送陣盤,白光過後,消失不見。

在見到十八階劍羽雕之後,丁牧就改變了主意,既然李晉在這裏隱居,那麼這裏的劍羽雕多多少少都應該知道一些消息,既然十八階劍羽雕不肯說,那丁牧就自己動手。

白光過後,丁牧帶着被他刺穿的十七階劍羽雕出現在一千公里之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對劍羽雕施展搜魂,片刻之後,丁牧的臉上露出了幾分笑意。

在無回山峯上確實有一個極爲厲害的仙帝大能隱居,但這隻劍羽雕並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不過從劍羽雕的記憶畫面來看,倒是和許至描述的李晉有幾分相似。

更重要的是,這隻劍羽雕的記憶裏有這個人的準確位置,就在距離丁牧一千多公里的位置,全力飛行,只要一個小時就可以了。

所以丁牧將劍羽雕的元神吞噬,取出妖丹,直奔李晉所在的方向而去。

因爲剛纔他和劍羽雕交手,驚動了一隻十八階妖獸,丁牧也不敢太過張揚,所以飛行的速度慢了一些,格外小心,花費了一個多小時纔來到一座石屋面前,根據劍羽雕的記憶,李晉應該就在這座石屋之內。

但是丁牧靠近石屋,卻感應不到任何氣息波動,就好像石屋裏沒有人一樣。

就在丁牧納悶的時候,一個聲音從石屋裏傳出來,“你是來找老夫的嗎?”

隨後就看到一名身穿粗布麻衣、頭髮很隨意地束在一起的老人從石屋裏走出來,臉上的表情不悲不喜,沒有什麼表情,甚至丁牧在他身上都感受不到什麼氣息波動。

感受不到氣息波動不代表面前這個老人沒有修爲,能在無回山峯隱居,而且還沒有受到劍羽雕的攻擊,這本身就代表了絕對的實力。

丁牧拱手道:“在下丁牧,敢問可是李晉先生當面?”

“談不上先生,想不到我在此隱居數千年,竟然還有人記得我。”李晉臉上的表情有了一些變化,“沒錯,我就是李晉,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丁牧早有準備,說道:“我有一個朋友被困在山谷祕境裏了,聽說你曾經進入過山谷祕境,並且還從裏面出來了,我想問問你有沒有辦法把我的朋友救出來。”

李晉搖頭,“山谷祕境極爲詭異,當年我也是非常僥倖才從裏面走了出來,就算經過數千年修煉,我的修爲已經有了明顯提升,還是不敢說一定能通過山谷祕境的考驗,因爲每個人、每次進入山谷祕境,接受的考驗都是不一樣的。我只能說你這個朋友,十有八九是出不來了。”

丁牧早就料到了這個答案,又問道:“那你能和我說說當初你進入祕境,都經歷了什麼樣的考驗嗎?”

李晉臉上露出回憶之色,沉吟許久才說道:“罷了,已經過去了三千多年了,當年的事,也該放下了。”

“你知道我的名字,還能找到這裏,那你肯定知道歸元宗凌齊吧?當年我和他一起來到蠻荒大陸歷練,找到了山谷祕境,我們知道山谷祕境的危險,爲了給歸元宗留下一個宗主的候選人,我們抓鬮決定誰進入山谷祕境接受考驗,然後是我得到了這次機會,進入了山谷祕境。”

“山谷祕境極爲詭異,最大的特點就是會利用人們心中的執念,對進入祕境的人進行重重考驗,當初我和凌齊爲了爭奪宗主之位,在各個方面都展開了較量,所以當我進入山谷祕境之後,就看到了歸元宗宗主接任的場面,而成爲歸元宗宗主的人,不是我,而是凌齊。”

“雖然凌齊是歸元宗的下一任宗主,但是我能感覺到凌齊的修爲遠遠不如我,只要我願意,我隨隨便便就能殺死他。除了凌齊,歸元宗內的長老,前任宗主的修爲和我比起來,都差得太遠了,只要我願意,我就能以強力的手段成爲歸元宗的新任宗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