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還是不給呢?

若是不給的話,這就等於是要篡改歷史了,因為通過一路同行接觸,最了解『劊子手』的王雪蕊早已給出了答案,眼前這位還未成長起來的王錢,正是後世那凶名遠播的『劊子手』,再結合眼下王錢尋獲先天破障丹就不難得出,後世的『劊子手』就是這般從一名籍籍無名的外修小廝,破繭成蝶而成為一名內修大能的!

只是若是給的話,又著實有些可惜了,畢竟這玩意的價值就擺在那,哪怕再不濟將其賣給系統商城,也能換來1000大荒幣花不是?

這兩相一抉擇上官昊就有些頭疼了,順應歷史等於將這寶貝拱手讓人打水漂,可篡改歷史的代價上官昊又實在沒勇氣應對,畢竟現在的他實在太弱小了。

「罷了罷了,這一路你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而且我也答應過要帶你裝X帶你飛,既然此物是你尋到的那便由你處置了!」

上官昊左思右想最終還是決定順水人情,說不定眼下自己的一步退讓,就會給未來的自己鋪上一條好路呢?

只不過令上官昊也沒想到的是,那條大道其實早就已經為他鋪好,眼下他的抉擇其實不是為王錢選擇,反而恰恰正是為了他自己而選! 喜獲先天破障丹的王錢自不必說,對上官昊是好一陣的感恩戴德,而後便毫不遲疑的將那枚價值連城的丹藥吞服而下,看樣子竟是打算當場『賭命』,這也使得上官昊是心生佩服,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對自己如何狠心,也不是每個人都敢將性命作為賭注,由此王錢在上官昊心目中的評價無疑又高了幾分。

只見那枚不起眼的藥丸剛被王錢吞服下去,一股濃濃黑煙便自其身體上滾滾升起,就像是一個能量護罩一般將王錢的身體給包裹的嚴嚴實實,這前後其實不過才幾息的功夫,那王錢的身影便徹底被黑煙所吞沒,擺在上官昊眼前的就只有那由黑煙所構成的圓團。

而這黑煙氣團的出現還僅僅只是開始,當那如墨的煙氣越發肆無忌憚的擴張起來時,一道金光在煙氣團中猶如閃電一般的轉瞬即逝,令人沒想到的是那煙氣團卻在那金光劃過的時候輕微的顫了一顫。

還沒等上官昊等人琢磨出那道金光是何物時,那黑煙氣團中突然就冒出了成百上千道更多的金光,每一道都拖著長長的尾巴而後劇烈的撞擊在那黑煙氣團的外壁上,如此看來估摸著這黑煙氣團便是那所謂的壁障了吧,至於那如閃電般的金光應該就是那破除壁障的先天破障丹了。

「這位王家子弟端的好膽量,也許這股膽氣足以感動上天了吧!」

在一旁關注良久的上官陸羽也被這等景象所震驚,一邊也更加的佩服王錢的氣魄,畢竟勝負只在五五開,若是那些金光無法衝破黑煙氣團的束縛的話,那王錢的小命也就徹底交待在這裡了。

而對於知道最終結果的上官昊來說,此時他的內心也同樣無比震動,心中暗想果然每個人的成就都不是白來的,若不是有著這股狠勁和拼勁,那也斷然無法造就出未來威震赤楓城的『劊子手』!

只不過震驚歸震驚,眼下看那王錢的樣子一時半會的還無法結束,也正因此上官昊很快便又再度回到『掘寶』的行動中,對著那偌大的內府大殿廢墟進行了好一番的挖地三尺。

「嘿嘿,這東西不錯!」

「哎喲還有這等寶貝啊?」

「卧槽這個可以啊,歸小爺我了!」

「咦?這又是個什麼玩意?」

就在上官昊忙的熱火朝天滿頭大汗時,在一處廢墟瓦礫堆底下一本滿是灰塵的『小本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原因無他,只因這本不起眼的小本竟與王錢尋獲先天破障丹時一般,看似不起眼的材質可卻偏偏在坍塌中保存完好,連一丁點的損毀都沒有——

《紫霄雷霆意》——黃階上品功法

引九天神雷之一束,劈世間生靈與萬物!

招式一:奔雷拳

招式二:天雷引身

招式三:天雷引身·雷霆一擊

招式四:天雷引身·雷霆萬鈞

推薦部位:左臂、右臂

修行最低等階:一重天

功法指數:★★★

價格:25大荒幣(會員VIP折扣價23.5)

曾幾何時上官昊也對上官家的鎮族功法垂涎不已,不論是那林晚榮還是上官炎,上官昊都在他們的手上吃過《紫霄雷霆意》的虧,尤其是在不論傷害的情況下這部功法戰意還有著短暫麻痹的效果,這在搏命相殺的情況下效果尤為強悍,畢竟生死往往只在一瞬之間,哪怕再短暫的麻痹用的好了也是一大殺招。

只是後來由於系統商城的出現,在先後獲得了《枯榮意》和《御蟲意》這等難得的高級功法后,上官昊才慢慢的對《紫霄雷霆意》淡忘了許多,只不過眼下當真本靜靜的擺在他面前時,那股早已沉寂的悸動又再度的重回心頭。

「想不到會在這裡尋到。」

看著手中這本戰意功法上官昊頗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只不過當其眼角餘光不經意的朝上官陸羽方向一瞥時,其心中也逐漸瞭然,想來上官家的鎮族功法就是從赤楓城主府內獲得的吧?

由於先前有了扶植王錢的舉動,因此在這本《紫霄雷霆意》的歸屬上,上官昊倒也沒有過多的猶豫,在上官陸羽一臉懵逼的神情中,這本具有特殊含義的戰意功法便放在了他手中。

「這,上官家實在無以為報,上官小兄弟有甚要求儘管提,只要能做到的我陸羽絕無二話!」

心知手中功法價值幾何的上官陸羽,看著那一臉無所謂的上官昊誠摯的說道。

雖然二人在第一次合作之時,就有商榷過這本屬於外府青龍堂的專屬功法,但由於後來的變故和突髮狀況,說實話上官陸羽早已不抱希望了,也正因此當其真的獲得這本戰意功法時,內心的觸動絲毫不亞於那獲得先天破障丹的王錢。

「要求?得了吧!」

上官昊心中暗想自己也是作死,明明曾經吃了這本功法那麼多虧,可現在不還是將此物『物歸原主』了么,這樣想來那自己受的那些罪還是自己造成的了?

「這個啊,就當做是那『藥師坊』情報的報酬了!」

上官昊隨意的揮了揮手后說道,就在他再度埋頭打算搜尋廢墟時,上官陸羽的一句話讓其感覺那本《紫霄雷霆意》果然沒白給。

「其實我已經是藥師坊的外門弟子了,就像之前我跟你說的那般,若是有一天你有興趣了隨時來找我,雖然我現在的身份還比較低微,但是推薦修士的資格還是有一個的!」

上官陸羽的話無疑又是一枚重磅炸彈,先不說他已是藥師坊外門弟子的身份,單就那唯一的推薦資格就足夠驚人了。

「你有推薦資格?」

上官昊不得不驚訝,畢竟從上官陸羽這了解到的情況來看,那藥師坊絕對比什麼上官家或是赤楓城主府要高級的多的多的多,而這樣一個類似伸出橄欖枝的邀請,其中的價值自然不用多說!

只不過有一點上官昊卻無法道明,這可是位於兩百年前的一個承諾,也不知等其重新回到城主府遺址之外時,在那兩百年歲月光陰的變遷下,這上官陸羽的承諾還能作數么?

甚至於兩百年後還有沒有上官陸羽這個人,那都還是一個未知數。

「是的,這個推薦資格我會永遠為你留著!」

而這便是上官陸羽的回答! 相繼為王錢和上官陸羽尋到最適合他們的『寶貝』后,上官昊自己反而陷入了兩手空空的境地,倒不是說他一無所獲,而是與另外兩人相比起來,他自己的收穫實在是可有可無乏善可陳。

「哎,人比人氣死人哦,也就小爺我這大善人會這麼好心,要是換個人哪鐵定自個吞咯!」

上官昊一邊扒拉著面前的廢墟堆,一邊有氣無力的哀聲嘆氣道。

也不知是他的抱怨感動了老天,還是真的時運來臨,就在這瓦礫堆隨其動作緩緩被揭開后,那塵灰之下的東西瞬間吸引了上官昊的目光。

而這東西倒也不是說是什麼天材地寶,亦或者說是什麼神兵利器,相反其只是一個手掌大小的圓環,只不過這圓環之上的一頭竟是被焊死在地面之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拉動暗門的把手一般。

「我滴乖乖,這該不會是赤楓城主府的藏寶庫入口吧?」

試著用手拉了拉那不起眼的圓環,雖然入手是無比沉重的感覺,但是上官昊敏銳的察覺到地表的一絲鬆動,似乎他剛才的一拉也不是完全的毫無作為。

一想到也許下面是一個偌大的地窖,而地窖中則存滿了數不盡的金銀財寶,上官昊整個人頓時就來了精神,當即二話不說的就要再度去拉那圓環。

與之前的試探不同的是,這回上官昊可是將吃奶的力氣都用了出來,在其外修二重天的身體素質下,一般的百來斤事物根本就難不倒他,可偏偏這個圓環卻很不給面子,就像是長在了地上一般死活也無法拉起。

無奈之下上官昊只好求救上官陸羽,他倒是不怕上官陸羽貪墨裡頭的寶貝,畢竟有那本《紫霄雷霆意》的打點,相信上官陸羽還不至於做出撕破臉皮的事。

果不其然,當上官陸羽聞訊而來時,雖然也有些驚訝這類似於地窖入口的拉手,可卻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只見其身後光幕一閃,一隻巨型紫砂茶寵便憑空自其中生出,在上官陸羽的授意下口銜圓環拉手,也不知費了多大的勁力才堪堪將那『暗門』打開。

看著那黑洞洞只能容一人之身的洞口,說實話上官昊的心裡也有些發虛,就怕裡頭不但沒有寶貝,反而還圈養著什麼妖魔鬼怪的話,那這樂子可真就笑大發了。

「上官小兄弟確定要下去?」

上官陸羽覺得這是一個不太明智的決定,再加上上官昊之前對他有恩,因此在一旁對其好言相勸道。

「哎,搏一搏單車變摩托,若想成大事怎能不冒險?」

俗話說虱子多了不癢,想到自己一路也算是歷盡艱辛了,眼下有這麼一個類似於『機會』的東西擺在眼前,上官昊又如何能夠做到放棄?

只見上官昊一咬牙便一腳踏入了那黑乎乎的洞口,還不待他做出任何反應那洞口就莫名傳來一陣巨大的吸力,而後上官昊就瞬間不省人事的昏迷了過去,至於那在外頭目睹這一切的上官陸羽,也只是感覺到一陣空間動蕩就發現地下的洞口消失不見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上官昊迷迷糊糊的從昏迷中醒轉時,入眼的卻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

難道已經是晚上了?自己現在是在哪?是在那個黑乎乎的像是地窖一樣的地方么?

上官昊是滿肚子的疑惑,只是周圍的靜謐顯然無法告訴他答案,苦思無果下其也只好起身自行摸索起來。

而在榮之意那暖暖的白光照耀下,上官昊才總算看清自己身在何處,與其想象中的地窖密室不同的是,這竟是一個幽深的溶洞,看著那濕漉漉的岩壁想來應該是地下水,如此看來自己應該是處於地平面以下,極有可能就是在那赤楓城主府的地表下頭!

「這鬼地方也不像是藏寶貝的啊,難道又是一個空間密道?」

上官昊可沒忘記他們幾人是如何潛入內府的,看著眼前頗有些相似的場景,上官昊頓時整個臉就垮了下去,因為如果真的是那空間密道的話,那就憑他自己恐怕是找不到出口了。

不過顯然上官昊也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所謂既來之則安之,在一時找不到頭緒的情況下,上官昊還是決定先行摸索一番,於是乎其《御蟲意》又再度施展出萬蟲出動,那浩浩蕩蕩的蟲族便在這溶洞中探查起來。

隨著蟲族的探查越發深入,上官昊的心可謂是涼了半截還多,這黑乎乎的溶洞就像是個無底洞一般,並且分岔路還極其的多,彷彿就是個巨大的地下迷宮一般,縱是其有著成千上萬的蟲族恐怕都不足以摸透這溶洞。

要不是那些岔路之中也無機關也無埋伏,說不定上官昊都要懷疑這是誰安排的死局了,但是好在的是上官昊的氣運也沒想象中的那麼差,在將近整整三個時辰的排查探索下,一隻獨自探路的金剛火甲蟲總算給他帶來了喜訊。

「喲呵,藏的這麼深?」

透過那隻金剛火甲蟲的視角,上官昊在一處溶洞的最深處看到了一道平整的岩壁,按理說這封住道路的岩壁已然說明這是條死胡同,只是那岩壁之上的幾處凹槽卻是沒有逃過上官昊的法眼。

那是整整十個形態不一的凹槽,有長條狀的,也有方塊狀的,每個凹槽看上去都渾然天成不經人工修飾,可越是看上去自然的東西實則也更加的可疑,因此上官昊在沉吟半晌后便做出了決定,他要去那堵岩壁前好好研究研究!

雖然其中的路程可把上官昊給走的夠嗆,但是好在其還是堅持到了那堵岩壁面前,看著那十個各不相同的凹槽,上官昊的腦海中也不知怎麼的竟有了一個奇怪的念頭。

似乎,這十個凹槽與那十件東西剛好吻合呀?

也不怪乎上官昊會這麼想,因為自從其完成了系統頒布的史詩任務后,那十件任務物品竟沒有隨著任務的結束而消失,再加上它們仍然無法被上官昊使用、兌換、甚至於丟棄的奇怪特性,上官昊曾有一瞬就猜測那十件物品是不是還有其他作用,畢竟怎麼說它們的頭上也掛著一個「城主信物」的名號! 殘缺的印璽、殘缺的帥旗、殘缺的佩劍、殘缺的朱雀陣匙、殘缺的青龍陣匙、殘缺的白虎陣匙、殘缺的玄武陣匙、殘缺的麒麟陣匙、殘缺的聖獸令、殘缺的木頭釵!

這十樣東西便是那所謂的任務物品,只不過如今隨著史詩任務的完結,這十樣東西反而成了占包裹的玩意,任憑上官昊想破了腦袋也無法對它們做到丟棄、銷毀、或是使用。

只不過好在它們還是能夠取出的,當上官昊將這十樣東西盡數自系統包裹拿出時,竟也滿滿當當的擺滿了一地,其中尤以那殘缺的帥旗最為大件,韌性十足的旗杆上至今仍懸挂著一方殘破的旗幟,從其上那依稀可辨的楓葉圖形來看,也許這桿帥旗當年就跟在赤楓身邊征戰,也算是一件頗有意義的事物了。

而也正是這桿帥旗的巨大和特別,因此上官昊只在岩壁上稍一搜索,便發現了一個同樣巨大的長條形凹槽,在所有的十個岩壁凹槽中一樣顯得尤其突兀。

「就先拿你試試好了!」

上官昊深深的吸一口氣后也不再遲疑,扛起那殘缺的帥旗便往那長條形凹槽上放置,還真別說,雖然不知這些凹槽是否真的是為這些城主信物準備的,但眼前的這道長條形凹槽還真的與帥旗十分吻合,就在上官昊將旗身徹底放置好后,岩壁之中便『哐哐』地傳來一陣機簧動作聲,在這幽深的溶洞中顯得尤為刺耳!

如此自然證明了上官昊的判斷是正確的,然後便見其將剩餘的一眾城主信物挨個放好,那岩壁內的機簧聲也隨之更加的響亮,就像是解開了一道又一道的封禁一般。

只不過當上官昊最後放置四枚外府陣匙時,卻碰到了一個不小的麻煩。

怪就怪那四枚陣匙除了印上雕刻不同外,其他不論是體積大小還是材質重量都十分接近,再加上那岩壁上的最後四處凹槽實在長得相似,於是乎這究竟哪個陣匙對應哪個凹槽可把上官昊給難住了,畢竟別看就四個物件可真排列起來卻有整整二十四種組合方式,為此上官昊可謂是忙活的腳不離地,一會動動這個一會又挪挪那個,總算在其嘗試到第二十一種排列組合時,岩壁之中的機簧聲陡然尖銳了幾分,而後便是那種類似於「吱吱呀呀」的開門聲傳來。

只見那也不知屹立了多久的岩壁此時竟隨著聲響慢慢咧開了一道縫,也許是因為長年累月的無人使用導致這開啟的速度實在磨蹭,導致上官昊足足等了約莫十分鐘,這岩壁上的入口才僅僅能容一人通過。

「卧槽不帶這麼玩的吧?怎麼又是溶洞?」

隨著上官昊一閃身進了岩壁之後的空間,擺在他面前的卻不是什麼金山銀山,更沒有什麼天材地寶靈丹妙藥,反而竟又是一條不知通往何處的隧道,這下可著實是把他看的有些蛋疼,心中暗想這誰設計的坑爹玩意?怎麼搗鼓半天完后又是這樣的鬼地方?

可惜上官昊的抱怨無人能解,在這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溶洞中,其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向前探索,不過好在的是這條通道倒不像之前外頭那般岔路遍布,在幾隻金剛火甲蟲的頭前帶路下這一路倒也走的算是安穩。

但是這種安逸卻很快到了盡頭,就在上官昊百無聊賴的繼續深入下去時,一股暈眩之感沒來由的便闖進他的腦海,要不是其定力夠深硬是頂了過來,只怕在那一瞬間他就要昏迷過去了。

而這種突如其來的暈眩在上官昊左手上的光團驟然熄滅后,其也大致猜到了是為何由此一出,原來是戰意體力消耗殆盡了!

是的,就像那朱雀堂在南門時候的樣子一般,上官昊一路又是用榮之意照明一邊還要控制著《御蟲意》進行探路,這兩個戰意相疊加下消耗自然堪稱恐怖,也正因此其才會體力不支到差點昏迷過去。

可要只是單純的體力消耗枯竭那還好,偏偏就在榮之意的最後一點亮光熄滅下去后,一直寂靜無聲的幽幽溶洞中卻漸漸響起一陣奇怪的聲音,那是一種生物爬動時所發出來的聲響,並且聽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竟然就在上官昊的正前方!

什麼東西?

竟能躲過金剛火甲蟲的耳目?

這聲音是向自己來的?

對於前面兩個疑問上官昊一時還拿不出答案,可對於最後一個疑問其卻很快明白了答案,那不知為何物的東西確實在向著自己移動!

「這也太坑了吧?」

此時的上官昊可謂是欲哭無淚,難道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屋漏偏逢連陰雨?這早不來晚不來的偏在自己戰意體力枯竭的時候來?

不過若是讓上官昊就這樣坐以待斃那也是不可能的事,強撐著自地上慢慢站起來后,上官昊毫不猶豫的便取出了他唯一的倚仗——屠龍寶刀!

當那略有些沉重的寶刀握在手裡時,上官昊才稍稍有了一些底氣,至少自個還能抵抗一番不是么?

至於溶洞中那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在這危機關頭還真被上官昊找到了應對的辦法,那就是被其多次使用的那沓元素符紙,現如今早已成了上官昊的戰鬥標配,這也使得原先繳獲的一大沓符紙,現在只剩下最後寥寥的十幾張了。

在一道代表火屬性的元素符紙,被貼付在屠龍寶刀之上后,幾簇火苗便在其上歡快的跳躍起來,霎時間使的上官昊再度重見光明,只不過這火光帶來的光亮多少還是比榮之意差點,能見度範圍也至少整整小了一圈,但多少還是比之前的睜眼瞎要好上許多。

也許有人會問上官昊的戰意體力是枯竭了,可他不是還有先天戰境傍身么?

其實看似戰意消耗的是體力,戰境消耗的是精神力,兩種能力乍一看確實是毫無交集,可實際上它們卻都有著一個共通的地方,那就是修士的整體身體素質,只有當修士的身體素質徹底提升到可將兩者分開運用時,那才能夠完全的將兩種能力分開運用。

否則就像上官昊這般雖然消耗的是體力,可體力枯竭的代價卻是影響其精神力的暈眩、昏迷,也正因此現如今的上官昊看似只是戰意無法運用了,其實他的先天戰境也早已陷入了無法施展的地步了。 雖然為了照明而浪費一張元素符紙令上官昊十分肉痛,可當他看清那來襲的敵人之後,其心中又無比的認可自己之前的果斷,畢竟相比起性命來說那區區一道元素符紙還算不上什麼。

【檜木蛟】-[白銀三品境獸]

一種十分擅長隱匿的殺手,一旦決定了暴起發難便將是不死不休的存在,是一種頗為瘋狂的冷血生物。

戰鬥力:玄階下品(相當於四重天修士)

攻擊力:???

防禦力:???

戰勝成功率:40%

擊殺成功率:10%

推薦指數: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群居類蛇形境獸!

對於系統偵測中所提到的隱匿好手,上官昊是非常認同的,這不僅僅是因為對手躲過了金剛火甲蟲的偵測,更是因為哪怕此時出現在了上官昊的眼前,那檜木蛟的身影卻還顯得隱隱約約朦朦朧朧,大致判斷下也許是跟其體表膚色有關,那是一種生物天生具備的保護色,就像是變色龍一般會將自己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

「哼,相當於四重天的外修么?」

說實話自從上官昊進入了赤楓城主府遺址后,其所面對的存在無不是高於這個階位的,甚至於連那玄家統帥這等存在都在上官昊的手上栽了跟頭,也正因此當其看見對手不過四重天修為時,上官昊竟頭一次的露出了不屑的眼神。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