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是實力超群的新星,面對無數人瘋狗式的糾纏撕咬,也會凄慘隕落。

遠離人群后,魏小寶提議道:「不如我們先去探探密道?」

武山的這些密道,肯定是龍吟城挖建的。

這些密道存在的目的,就是幫助龍吟城弟子順利贏得武道會。

與其在一個地方乾等,還不如進入密道一探究竟。

三人都表示同意,確認他們所在的位置后,便迅速前往就近的那條密道。

從密道在山下的入口進入,很有可能在山頂的出口處,就藏着入圍物品。

「你們說龍吟城的人會不會已經在密道里?」令狐嬋笑問。

鍾夢點頭道:「十有八九吧,總之我們小心行事就是,要在密道里遇到對手,下手一定要狠,絕對不能心慈手軟。」

「放心,我下手向來都很重。」令狐嬋已經有太久沒有活動拳腳,此刻已然心癢難耐。

頃刻間,他們已是來到密道的入口附近。

按照地圖上的標示,入口處會有幾塊雜亂的石頭,開啟密道的機關就藏在石頭下。 海東宸信任若晴,是因為若晴救了他。

小孩子,一旦認準了一個人,是很固執的。

聽說小傢伙發燒,若晴騰出一隻手摸了摸海東宸的額。

「東宸吃了葯,喝了不少的水,出了一身汗,已經退燒。」

若晴關心地問「醫生有說是什麼原因導致發燒?」

「著涼感冒。」

海銘鋒低沉地道,「他昨天聽到他一位同學說生病後,就能得到媽媽的重點關愛,他回來后就……躲在洗手間里泡了冷水澡,又在房裡開著空調來吹,成功地把自己整得感冒發燒。」

「他去叫他媽媽,告訴他媽媽,他發燒了,很難受,問他媽媽什麼時候醒過來看看他……」

海銘鋒沒有再說下去。

也說不下去。

妻子成了植物人後,他比兒子更難過。

只是,他不能在兒子面前流露出悲傷,他還要撫養兒子,還要守著妻子,等著妻子醒來。

若晴聽得心疼。

她對摟著她脖子不肯撒手的小傢伙說道「東宸,你媽媽那麼愛你,寧願用命去換你的生存,你一定要好好地愛護自己的身體,才對得起你的媽媽。」

「你媽媽肯定會醒來的,她也很想很想東宸的,在媽媽醒來之前,你要好好的,這樣你媽媽醒來看到你,才會欣慰,才會開心。要是你老像昨天那樣做,把自己的身體整垮了,你媽媽醒來,會很傷心的。」

海東宸輕輕地說道「慕姐姐,我就是想讓媽媽心疼我,媽媽心疼我,就會醒過來的。」

「你媽媽會醒來的,相信慕姐姐,以後別做傻事。」

不過三歲的小娃娃,故意讓自己生病的事,都做出來了。

這小子是個很聰明的。

「你要是生病了,慕姐姐也會難過的。」

海東宸眨著眼,他是真的很喜歡慕姐姐,他不想慕姐姐難過。

想了想,他鄭重地點頭,說道「慕姐姐,我聽你的。」

若晴這才笑了笑,然後把他的頭按靠在她的肩膀上,她緊緊地摟抱著他片刻,便把他放站在地上。

「海家主,你們是剛到的吧?」

「嗯。」

海銘鋒低頭看著還緊抓著若晴衣擺不放手的兒子,眼底的心疼更甚。

他們所有人都疼愛東宸,給東宸再多的愛,都不是母愛。

小傢伙,太渴望母愛了。

妻子還醒不來,兒子便把慕若晴當成了媽媽的寄託。

「一起吃飯吧。」

海銘鋒猶豫。

他本想是帶兒子過來見到了若晴后,就馬上帶著兒子回去的,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不能一直逗留在江城。

「慕姐姐,我好餓呀。」

小傢伙一見父親沒有馬上答應,馬上就抱著小肚子,仰著小臉,可憐兮兮地叫著餓。

「東宸,飛機上也有吃的。」

「我不要在飛機上吃,我要和慕姐姐一起吃飯。」

若晴笑著再次把這個小傢伙抱起來,對海銘鋒說道「海家主,還是吃過飯再回去。」

「那,就吃了飯再回去吧。」

海銘鋒萬般無奈。

他伸手把寶貝兒子抱過來,扭頭對站在不遠處的保鏢說道「你們在這裡等著就行,不用跟著了。」

保鏢們恭敬地應聲。

海家父子倆上了黃叔的車子。

為了避嫌,海銘鋒坐在副駕駛座上,若晴帶著海東宸坐在後排。

慕若晴每天都是陪著丈夫一起用餐的,希望戰爺看到他們父子倆時,不要當場把他們父子倆轟出去。

海銘鋒帶著兒子當人家夫妻倆的電燈泡,也是很無奈的。

路過花店的時候,若晴叫黃叔停車,她下車買了一束花。

「慕姐姐,你為什麼要買花?」

海東宸好奇地問著,他還伸手摸了摸花束,說道「我家裡有很多很多這樣的花,成片成片的,都開花時,特別的漂亮,爸爸說,那是我媽媽最愛的花。」

所以,家裡就種了成片成片的玫瑰花。

只要是媽媽喜歡的,家裡都有很多。

「這是慕姐姐要送給我丈夫的,就是你的戰叔叔。」

海東宸眨著眼,戰叔叔?

他想起上次見到的一個坐著輪椅的叔叔,那叔叔長得特別好看,就是,似乎對慕姐姐不太好。

慕姐姐看到那位叔叔時,都縮了縮呢。

別以為他小,他懂得很多的。

「就是慕姐姐看到都縮了縮,很害怕的那位叔叔嗎?」

若晴「……慕姐姐不怕他,他是慕姐姐的丈夫。」

「丈夫是什麼意思?」

小萌娃好奇地問,「慕姐姐那麼怕他,幹嘛要他當你的丈夫,慕姐姐,你讓我當你的丈夫吧,我會對你很好,你不用怕我的。」

若晴撲哧地笑。

還真是童言無忌。

海銘鋒「……」

小子,這是向戰爺挑戰嗎?

「東宸,你還小,不懂。這麼說吧,你媽媽的丈夫是你爸爸,你比慕姐姐小了二十幾歲呢,慕姐姐就算再喜歡你,對你也下不了手,不想當吃嫩草的老牛。」

海東宸烏溜溜的眼珠子不停地轉動著。

好半晌,他一副懂了樣子,長長地哦了一聲。

其實,他還是不懂丈夫的意思。

「那,慕姐姐可以等我長大的呀。」

若晴笑道,「你長大了,慕姐姐就老了,成了個老太婆,滿臉皺紋,牙齒都掉光,頭髮花白,你哪裡還能看得上慕姐姐呀。」

海東宸「……」

好深奧的話呀,他這個年紀還是想不明白。

慕氏與戰氏的距離近。

很快,就到了帝國集團。

戰博的車隊也是剛好從公司里出來。

見到黃叔的車子后,司機緩緩地停了車。

以往,若晴都是坐到戰博的專車上。

今天,她也沒有例外。

抱著花束就下車。

只是,今天有條小尾巴寸步不離地跟著她。

戰博看著先爬上車,很霸氣地橫在他和若晴之間的小萌娃,眼神深了深,問著海東宸「小東西,你怎麼會在這裡?不用上學?」

被叫做小東西,海東宸也不生氣,他稚氣地解釋「我想我慕姐姐了,就請假過來找我慕姐姐。」

說著,他挪了挪位置,緊挨著若晴。

還防備地看著戰博,防著戰博跟他爭搶若晴似的。

「戰爺,東宸今天發燒,請了假,他說想我,海家主就送他過來,吃完飯,父子倆就要回去的了。」

若晴補充了解釋,免得她家爺跟一個三歲的萌娃爭風吃醋。 徐錦成不知道是該去烤魚店,還是應該開到醫院去,穆慧妍精神失常了,在遇到他之後,更加沒譜,也許壓抑的太久,見到他之後終於能發泄出來了,「紫萱,你冷靜一下!」

這聲『紫萱』更讓穆慧妍看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她是夏紫萱,是那個被糟、蹋過、被徐錦成拋棄后九死一生的夏紫萱,「徐錦成,我恨你,我恨你!」

「我知道,我知道你恨我,對不起,紫萱,對不起!」徐錦成緊緊抱着她,他不嫌棄她,真沒嫌棄過,但他已經有蘇晴了,是蘇晴讓他來的,他只能做自己該做的,給不了任何其他的承諾。

穆慧妍慢慢冷靜下來,哭過一陣后像是又恢復了正常,「走吧,去吃烤魚,我差點忘了你說今晚要帶我去吃烤魚的,對了,錦成,明天是蘇老闆的生日,你要帶什麼禮物去?禮物輕了拿不出手,禮物太貴重我們又買不起,怎麼辦?」

徐錦成怔住,她怎麼了?「紫萱,你、在想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