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在這方面還真是通情達理,將每個人的處境都考慮的非常周全。

就沖這一點,宋相思對老爺子越發敬重了許多。

「爸,您放心,我相信大哥和大嫂一定能夠想到中和的辦法的,大哥那麼厲害,這點小事情一定會難不到他的。」

厲震霆不希望老爺子失望,緩緩的走到他的身側,對他做出了勸說。

看到如今的厲震霆,想到自己方才衝動之下所做的那些事情,老爺子面帶著少許的愧疚,望向方才打過的地方,一臉關切的做出了詢問:「你沒事吧?都是爸不好,話還沒有問清楚,便一拐杖打下來了,疼嗎?」

面對老爺子的關心,厲震霆像個沒事人一般,一臉淡定的否定著:「沒事的,爸打的一點也不疼,而且能夠被爸爸教訓,我心裡其實挺高興的。」

聽厲震霆這樣講,老爺子內心便越發的愧疚了。

緊握著厲震霆的手,頗為認真的向他做出了解釋:「爸真心希望你和相思能夠夫妻同心,無論前方遇到怎樣的困難,你們能夠共同攜手面對,只要你們夫妻同心,相信我,沒有過不去的坎。」

聽著老爺子的叮囑,厲震霆輕輕的點點頭。

一邊緊握著宋相思的手,向他老人家信誓旦旦的做出了許諾:「爸,您就放心吧,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與相思攜手共進退,真正的做到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有了厲震霆的這番承諾,老爺子懸著的那顆心總算是塵埃落定了下來。

笑著點點頭,口中不斷的說著好字。

考慮到周浩天去了倫敦,一時半會回不來,宋相思和厲震霆便邀請著老爺子在家中住下來。

雖然兩棟別墅隔了百米遠,但能夠住在他們家,他們心裡也算是踏實了。

老爺子之所以答應住下來,也是擔心宋相思與厲震霆表面上的和睦只是偽裝出來的,實際上他們的婚姻真的出現了裂痕。

不過,待他住下來之後,通過對他們的觀察,老爺子發現他們夫妻倆的感情是真的沒有發生改變,並非是偽裝出來的。 「爺爺!」感受著微風吹拂在自己臉上,安梓然信步走到了自己家門口,看著那個站在家門口不住眺望著的老人,安梓然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就怕面前出現的是自己的幻影。老爺子是個守舊的老人,安奶奶在s市去世,他說怕老伴孤獨,執意不肯跟著他們來到a市,一個人在s市,沒想到這次安爸爸他們的s市之行,竟然把老爺子帶了過來,這讓已經很久沒見過爺爺的安梓然很是驚喜。

「我的丫頭回來了啊!」老爺子有著輕微的耳背,在安梓然大聲叫了好多聲,伸手搭上老人的手后,才注意到自己想念了很久的孫女已經回家了,「丫頭長大了,你奶奶肯定很高興。」

「爺爺,外面有風,咱們進去說。」聽著老爺子說到安奶奶有些哽咽的聲音,安梓然的鼻尖也有些酸酸的,趕緊收拾好心情。

「丫頭長大了啊,長大了。那麼小的一個娃,竟然長那麼大了。青子教得好啊!」任由安梓然拉著自己,老爺子欣慰的拍了拍安梓然的手,感嘆道,當初和豆苗似的一個小姑娘,轉眼間就那個高了。

安梓然不高興地蹭蹭老爺子的手臂,撒嬌道:「哪是爸爸的功勞,爺爺,你才是大功臣,不是你有爸爸這麼個好兒子,哪有然然啊!」

「就你這丫頭嘴貧,會哄我這個老頭子開心。」老爺子笑呵呵的接下了安梓然的話。

「哪有,爺爺哪裡是個老頭子了?在然然眼裡,爺爺可比爸爸帥多了。」安梓然就像扶著個易碎品,小心翼翼的將老爺子帶進了屋。在安梓然剛出生沒多久,就是由兩位老人幫忙帶著的,雖然時間不久,但是在她心裡,兩位老人佔有很大的分量。

帶著老爺子進了屋,安梓然也褪去了在外人眼裡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樣,笑的就像個渴望家長誇獎的小孩紙似的,不停地說著笑話逗著老爺子開心。

「爸,怎麼又出去了呢?不是都說好了嗎?」正在客廳談論著不知道什麼的安青聽到聲音回頭一看,正好看到安梓然扶著老爺子,趕緊起身,從她手上接過,扶著他在沙發上坐下,「現在然然可能幹了,跆拳道也學得不錯,您老就別瞎操心了。」

「我這不是看你們有事忙,怕冷落了丫頭嘛。」老爺子自知委屈的縮縮肩膀,明明已經答應了卻又反悔,他的確也有錯。先前兒子兒媳也對他說過,讓他乖乖待在屋裡等安梓然回來,他答應的很爽快,卻在後來趁著他們和客人談事的時候,又偷偷地溜了出去。

安青聽了有些哭笑不得,什麼叫冷落啊,這詞真的是這麼用的嗎?他們到底哪裡冷落安梓然了啊喂!「是是是,是我和妍妍的錯【安媽媽原名何妍】,還是爸你考慮的周到。」即使心裡有再多的吐槽,卻也不得不順著老爺子的話說了下去,都說家有一寶如有一老,果然是真理。

「噗嗤,」一直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看著這邊的祖孫三人的互動,禁不住笑出了聲,然後在安梓然猶如看到鬼的眼神中,漫步向前,來到老爺子面前,單膝跪在地上,笑的溫和,「爺爺,你好,我是洛寶宸,是然然的朋友。」 「我去找震霆這個臭小子。」

陸母在看到那則新聞后,氣不打一處來,情緒激動的想要外出去找厲震霆討個說法。

見陸母情緒如此激動,白芊芊顧不得還未出月子的自己,急忙的站起來,將陸母阻攔了下來,耐著性子做出了勸說:「媽,您先冷靜一下,事情或許不是您想的那樣,我相信厲震霆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相思的事情,他是那樣深愛這相思,這一點媽應該是清楚的。」

被阻攔下的陸母聽到白芊芊這樣講,情緒逐漸穩定了下來。

可是當她宋相思現在懷著身孕,若是看到這個新聞的話,定會抓狂、傷心,她這個做母親的便不太淡定了。

「說實話,我也不太相信厲震霆會跟那個女人有什麼,可不管厲震霆跟那個女人有沒有關係,我都要去走一趟,萬一相思在看到這個新聞之後受刺激怎麼辦?」


陸母這樣講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白芊芊的內心也是比較擔心宋相思的。


可是陸母如今這麼衝動,若是放任著他不管的話,總歸是不太好的。

「媽,現在都這麼晚了,相思懷著孕睡覺睡得早,咱們啊,還是等明天在去看看相思好嗎?」

白芊芊的話音才剛剛落下,陸臻忙完了公司的事情,匆匆的趕了回來。

看到陸母和白芊芊拉拉扯扯的,頓時皺起了眉頭,急忙的跑過來,緊張的向白芊芊和陸母做出了詢問:「芊芊,媽,這是怎麼一回事啊?你們吵架了?」

自古以來婆媳關係一直都是非常緊張的。

陸臻知道這一點,生怕白芊芊和陸母發生一丁點的摩擦。

「吵架……沒有啦,是媽看到了新聞,那個叫做米雪兒的女人公然在記者會上說懷了厲震霆的孩子。媽擔心相思,這才衝動的想要去找相思,質問厲震霆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這不正在攔著嘛。」

確定是這件事情后,陸臻懸著的那顆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長長的吁了一口氣,看似淡定的說著:「我還當是什麼事情呢,原來就是為了這事啊!」

不難從陸臻的話語中聽得出他對這件事情是知情的,而且還很不在意的模樣。

陸母頓時有些不悅了,氣呼呼的瞪向陸臻,直接劈頭蓋臉的一頓責罵:「你這個臭小子是什麼態度啊?你妹妹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而你確像是沒事人一般,你未免太狠心了點吧?」

被陸母如此質問,陸臻知道自己的母親這是誤會了,忙活著做出了解釋:「媽,你誤會了,我並非是不關心相思,只是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關心的必要,因為我已經將事情的真相告訴相思了,從頭到尾,這一切都是那個壞女人的圈套而已。」

陸臻的一番話,令陸母和白芊芊明顯楞了一把。

二人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陸臻的身上,好奇的做出了詢問:「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這一切都是那個壞女人的圈套,你都知道些什麼?」

陸臻長長的嘆了口氣,這才向陸母和白芊芊耐心的講述這白天所發生的事情。

「事情就是這樣,就我多年的行醫經驗來看啊,那個米雪兒根本就沒有懷孕,不過性生活應該是非常混亂的,而且啊,相思到醫院做檢查,她也到醫院做產檢,這擺明了就是那個壞女人設計好的,我準備拉著那個女人做DNA鑒定,那個女人出於一份心虛溜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她竟然造假,弄了一張假的DNA鑒定書,到媒體面前胡說八道。」

「真是可惡!」

在得知所有的事情經過後,陸母情緒變得越發激動起來。

對米雪兒的行為痛恨到了極點。

「原來事情的結果是這樣的,那個米雪兒還真是挺有心計的。」

看到白芊芊一直在站著,陸臻率先走到白芊芊的身邊,攙扶著他到床上躺下來之後,這才將厲震霆現在所面對的局勢告訴了陸母。

「媽,其實這件事情從始至終厲震霆都是受害者,就在剛剛我得到消息,厲氏集團的重要機密被泄露,雖然已經報警處理,但還是會給厲震霆造成一定的損失,我知道您疼女兒,希望相思能夠過得好,但現在確不是見相思的最佳時間,您啊,就在忍忍,免得反過來讓相思為您擔心,您說是吧?」

得知厲震霆的公司再次遭遇機密泄露的事情,陸母不禁皺起了眉頭。

緊張的打量著陸臻,滿是關切的做出了詢問:「怎麼會這樣?你有沒有聯繫厲震霆?」

「在回來的路上聯繫了,震霆說被泄露的機密雖然重要,但不會給公司帶來太大的影響,而且,盜取公司機密的人或許就是那個米雪兒,這個米雪兒在公司擔任部門主任的要職,是有這個權利到他的辦公室的,除此之外,相思更是懷疑這個米雪兒便是失蹤多日,至今都沒有找到的宋琳。」

提到宋琳的名字,所有人都不太淡定了。

大家都知道宋琳這個女人有多麼的壞,如今將米雪兒的所作所為與宋琳聯繫到一起的話,他們認同宋相思的這份懷疑並非是沒有道理的。

「陸臻,你可要想辦法幫助你妹妹和妹夫度過難關啊,再有幾個月,相思便要生了,這段時間可是非常關鍵的,可不能夠有半點的閃失,知道嗎?」

面對陸母的各種叮囑,陸臻信誓旦旦的走到陸母的面前,將雙手搭在自己母親的肩頭,為她老人家捏肩膀的同時,更是信誓旦旦的做出了許諾:「媽,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幫助震霆和相思度過這次難關的,先不說我和震霆從小一起長大的這份友情,就沖現在我們是一家人,我也不可能坐視不理,更何況,震霆現在還有周浩天這個親哥做後盾,您啊,就不需要太擔心了,我相信事情很快便會解決的。」

話呢,總是說的暢快,真正遇到事情的時候,確是那樣的麻煩。

警察那邊始終都沒有給厲震霆一個合理的說法,每次被追問的時候,警察那邊都是以敷衍為主。 「而且,我過會還要和你說下洛世的事情。」所以他現在是不會走的哦不會走的~洛寶宸笑眯了眼。看著安梓然為了自己的事情糾結惱怒,他的心情就特別的愉悅。

「你來我家,幹嘛不提前告訴我?而且我爸媽今天回來我都不知道,你又是怎麼知道的?」似是想到什麼,安梓然的眼神突然一凜,一個眼刀直接飛了過去,就連她都是接到了電話后才得知消息的,作為外人的洛寶宸又是從哪裡得知安爸安媽回a市的消息的?「跟蹤?」

洛寶宸覺得自己很冤枉,他會查他們的資料,了解他們的喜好,但是跟蹤這種事情是他會去做的嘛?「然然,你這可真是冤枉我了,我連續都來三天了,今天來發現叔叔阿姨回來了,便和他們先談起來了,想給你打電話告訴你,沒想到被你掛了。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問門口的保安。」漂亮的臉上滿是委屈的神色,被冤枉了還是小事,重點是自己還沒說幾句話就被老婆大人掛了電話啊有木有!都三天沒見,想聽她說說話還被嫌棄了……想想就覺得心塞!

她才沒無聊到去問人家這種事情!安梓然傲嬌的揚揚腦袋,撇過頭,把洛寶宸拋在身後,自顧自地和老爺子嘮起嗑來,一段時間沒見,祖孫兩人有著說不完的話。

洛寶宸一點都不介意自己被冷落了,更準確的說應該是被無視了,只是高傲如他不願意承認罷了,靜靜地坐在一邊,看著湊在一起不知說著什麼笑得開心的祖孫戀,臉上也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這溫馨的氣氛一直持續到安媽媽一手端著一盤菜從廚房出來,看著客廳里明顯兩種不同的卻又異常和諧的氛圍,笑的有些深意:「小洛啊,然然這孩子就這脾性,你也別介意啊。」

「阿姨,我知道,沒關係的。「洛寶宸趕緊上前從安媽媽的手裡接過菜,放到飯桌上,這才回身回答道,他寵著她還來不及,怎麼會介意?

帶著老爺子在餐桌邊坐下,安梓然面無表情的看著直接在自己身邊空位上落座的洛寶宸,皮笑肉不笑道:「我媽的手藝還不錯,洛老師,您好好品嘗!」然後拿起筷子給老爺子夾了幾個他喜歡吃的菜后,這才開始吃起來。

「阿姨親自做的,我自然是要好好吃的。叔叔阿姨,真是麻煩你們了。」洛寶宸也在落筷前對著在廚房忙了許久的安爸安媽道謝道。

安媽媽私下是個待人很熱情的人,一頓飯下來,如果不是安爸爸看不過去,直接餵了的話估計都沒打算讓自己吃上幾口,幾乎都忙著給老爺子和洛寶宸夾菜了,在餐桌上幾乎也就她一直在說著話。

「爸,這個口味雖然有些清淡,但是味道不錯,來,您嘗嘗。」

「小洛,你怎麼光忙著給然然夾菜了?你是客人,快,自己多吃點,阿姨做的紅燒肉可是一絕,你一定要多吃點。」

安媽媽,你確定我是你的親生女兒嗎?面癱著一張臉聽著安媽媽對洛寶宸噓寒問暖的洋自重,安梓然將碗中洛寶宸剛夾給自己的肉放進了安爸爸的碗里,這些日子在慕家吃的肉夠多的了。

「謝謝阿姨。」洛寶宸扯扯嘴角,對著安媽媽道了謝,但是當低頭看著那堆得滿滿的幾乎看不見底下的米飯的碗時,不禁有些頭疼,這該從哪裡下口?

眼角的餘光一直放在洛寶宸身上的安梓然自然是沒有錯過他這麼一個細微的表情變化,面上露出了一種名為幸災樂禍的神情,想洛寶宸請客吃飯的那次,她也是這麼一個處境!真的是應了一句老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而且,我過會還要和你說下洛世的事情。」所以他現在是不會走的哦不會走的~洛寶宸笑眯了眼。看著安梓然為了自己的事情糾結惱怒,他的心情就特別的愉悅。

「你來我家,幹嘛不提前告訴我?而且我爸媽今天回來我都不知道,你又是怎麼知道的?」似是想到什麼,安梓然的眼神突然一凜,一個眼刀直接飛了過去,就連她都是接到了電話后才得知消息的,作為外人的洛寶宸又是從哪裡得知安爸安媽回a市的消息的?「跟蹤?」

洛寶宸覺得自己很冤枉,他會查他們的資料,了解他們的喜好,但是跟蹤這種事情是他會去做的嘛?「然然,你這可真是冤枉我了,我連續都來三天了,今天來發現叔叔阿姨回來了,便和他們先談起來了,想給你打電話告訴你,沒想到被你掛了。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問門口的保安。」漂亮的臉上滿是委屈的神色,被冤枉了還是小事,重點是自己還沒說幾句話就被老婆大人掛了電話啊有木有!都三天沒見,想聽她說說話還被嫌棄了……想想就覺得心塞!

她才沒無聊到去問人家這種事情!安梓然傲嬌的揚揚腦袋,撇過頭,把洛寶宸拋在身後,自顧自地和老爺子嘮起嗑來,一段時間沒見,祖孫兩人有著說不完的話。

洛寶宸一點都不介意自己被冷落了,更準確的說應該是被無視了,只是高傲如他不願意承認罷了,靜靜地坐在一邊,看著湊在一起不知說著什麼笑得開心的祖孫戀,臉上也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這溫馨的氣氛一直持續到安媽媽一手端著一盤菜從廚房出來,看著客廳里明顯兩種不同的卻又異常和諧的氛圍,笑的有些深意:「小洛啊,然然這孩子就這脾性,你也別介意啊。」

「阿姨,我知道,沒關係的。「洛寶宸趕緊上前從安媽媽的手裡接過菜,放到飯桌上,這才回身回答道,他寵著她還來不及,怎麼會介意?

帶著老爺子在餐桌邊坐下,安梓然面無表情的看著直接在自己身邊空位上落座的洛寶宸,皮笑肉不笑道:「我媽的手藝還不錯,洛老師,您好好品嘗!」然後拿起筷子給老爺子夾了幾個他喜歡吃的菜后,這才開始吃起來。

「阿姨親自做的,我自然是要好好吃的。叔叔阿姨,真是麻煩你們了。」洛寶宸也在落筷前對著在廚房忙了許久的安爸安媽道謝道。

安媽媽私下是個待人很熱情的人,一頓飯下來,如果不是安爸爸看不過去,直接餵了的話估計都沒打算讓自己吃上幾口,幾乎都忙著給老爺子和洛寶宸夾菜了,在餐桌上幾乎也就她一直在說著話。

「爸,這個口味雖然有些清淡,但是味道不錯,來,您嘗嘗。」

「小洛,你怎麼光忙著給然然夾菜了?你是客人,快,自己多吃點,阿姨做的紅燒肉可是一絕,你一定要多吃點。」

安媽媽,你確定我是你的親生女兒嗎?面癱著一張臉聽著安媽媽對洛寶宸噓寒問暖的洋自重,安梓然將碗中洛寶宸剛夾給自己的肉放進了安爸爸的碗里,這些日子在慕家吃的肉夠多的了。

「謝謝阿姨。」洛寶宸扯扯嘴角,對著安媽媽道了謝,但是當低頭看著那堆得滿滿的幾乎看不見底下的米飯的碗時,不禁有些頭疼,這該從哪裡下口?

眼角的餘光一直放在洛寶宸身上的安梓然自然是沒有錯過他這麼一個細微的表情變化,面上露出了一種名為幸災樂禍的神情,想洛寶宸請客吃飯的那次,她也是這麼一個處境!真的是應了一句老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除此之外,米雪兒更像是從人間蒸發了一般。

厲震霆想盡了辦法聯繫米雪兒本人,可始終都聯繫不上。

厲震霆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能夠動用私人偵探,以高價的方式讓他們幫他尋人。

可結果依舊是一無所獲,彷彿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沒有米雪兒這個人一般。

但是米雪兒在新聞發布會上的那些話,確對厲震霆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

所有不知情的人,都認定了厲震霆是一個負心漢。

「厲總,我們接到線人來報,說是找到米雪兒了。」

厲震霆正在會議室召開緊急會議,簡峰突然闖了進來,情緒顯得非常激動向厲震霆做出了稟告。

聽簡峰這樣講,厲震霆猛地站了起來。

在看向大家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后,淡淡的開口:「會議到此為止,大家先回去工作吧。」

話音落下,厲震霆便與簡峰急匆匆的離開了公司。

留下一份懸疑給在場的所有人。

「我也是剛剛接到通知,說是有一個女人拿著米雪兒的身份證在銀行辦理業務,只不過,因為對方全副武裝的緣故,他們無法辨別是不是我們要找的米雪兒,人現在已經被我們的人扣下了。」

厲震霆的臉色從始至終都顯得非常難看。

他的內心祈禱著會是米雪兒,畢竟整件事情都是因她而起,只能夠因她而結束。

厲震霆並未喊司機,直接讓簡峰開車來到了銀行。

才剛剛走進大廳,便聽到一個女人罵罵咧咧的在與他的人發生爭執。

「你們有什麼權利扣押我?我警告你們啊,你們若是在不放我走的話,我可是要報警了。」

女人的情緒顯得非常激動,不僅僅揚言要報警,更是對這些將她團團圍住的人拳打腳踢。

「住手……」

厲震霆來到現場后,疾言厲色的對女人的行為進行了斥責。

只是一眼,厲震霆便可以肯定眼前的女人並非是他想要找的米雪兒。

深邃的眼眸中流露出來少許的失落,不願意放過任何的可能,走到女人的面前,將她頭上戴著的帽子和眼鏡摘掉,所露出來的果真是一張陌生的面孔。

「不是米雪兒……」

站在厲震霆身邊的簡峰,率先驚呼著。

聽到簡峰這樣講,女人有些不樂意了,氣呼呼的瞪向簡峰,冷冷的呵斥著:「什麼叫做我不是米雪兒,我身份證上明確的寫著我叫米雪兒,而且從小到大我都只有這一個名字。」

女人的叫囂,令簡峰皺起了眉頭。

簡峰只能夠當著女人的面,將自己的調查結果向眾人說明:「本市只有一個米雪兒,如果你是米雪兒的話,那之前在厲氏集團公司上班的那個米雪兒,又是誰呢?」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