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的是那個能夠做自己的千仞雪,是那個敢愛敢恨的她,是那個一言不合就會向我動手的她。」

他忍受着來自體內無處宣洩的煎熬,將這股躁動的情緒壓回去。

千仞雪亦是在此刻恢復清明,但還是沒能完全褪去影響,軟軟的靠在李耀身上,連背後的翅膀都停止了煽動。

他輕輕地摟着懷中的佳人,那無名的慾火早已熄滅。

兩人四目相對

「雪兒!你不是誰的附庸,自己不喜歡就要拒絕,你該做回你自己的。」

千仞雪的紅暈褪去,身體也恢復了行動力,卻沒有離開他的懷抱。

他接着說道「我們在一起,並不是互相的遷就。」

自從他們確定關係后,千仞雪一直都有一種迎合他的感覺,這並不是個好現象。

「我們之間不需要這樣」

李耀的一番心話,讓千仞雪逐漸放下心中的擔憂,

從前她對於李耀的感情就處於弱勢,這次李耀重生之後,她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失去這個讓她無法割捨的人。

這或許是自幼的不安全感,給她造成的恐慌心理。

在她眼中李耀越是強大就越是優秀,而她越來越有種卑微的感覺,她感覺好像在逐漸失去自己的優勢。

她怕會有其她的女人出現在李耀的面前,一種無言的危機感充斥她的心頭。

所以才會有剛才的順勢而為,還帶着一點點的誘惑,只是沒想到,在這樣的狀態下,李耀還是忍住了。

不知道是該高興呢?還是失落呢?

「耀!謝謝你。其實我們真的可以的,我心甘情願。」

說出此話的千仞雪並沒有躲閃,而是閃著晶瑩的眸子,和李耀對視着,沒有半分的嬌羞。

若是剛才她還有些其它心思,那現在真的是由內而外的真情流露。onclick=”hui” 前後包夾!

這一波有點難走了。

孫策還是從二塔那裏繞過來的,船速很快,跟楊玉環貼著龍坑過來的路線剛好錯開,所以楊玉環這波想要過來支援也是有心無力。

林海依舊是面色不變,繼續往回走。

孫策已經到了虞姬的後面,他直接丟出船隻,往後跳下船,然後一技能朝着虞姬扔過來!

孫策的腦海里已經想到了接下來的畫面,虞姬被他的大招控起,然後被他接下來的一技能接暈眩繼續控住,緊接着就是貼臉三段二技能橫掃帶走!

然而事實卻是,就在孫策的船快要撞上虞姬的瞬間,虞姬身上叮噹一聲,二技能秒放,孫策的船就這樣跟虞姬交錯而過,虞姬並沒有被擊飛。

緊接着,林海點下三技能,虞姬朝着孫策飛撲過去,同時林海接上閃現,虞姬一個後空翻直接越過了孫策,來到孫策的後面。

孫策依舊是保持着一技能向前撲的姿勢,同時由於短時間內反應不過來,孫策這波直接跟上了召喚師技能暈眩。

暈眩和一技能,以及緊隨其後的二技能都是只能對着空氣釋放!

虞姬則是在孫策的身後翩翩落地。

對於一個全部技能都交過,已經沒有還手之力的孫策,林海自然不會客氣,他直接回頭平A。

孫策此時整個人都是處於一個懵逼狀態。

這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我志在必得的繞后一套連招全部打到了空氣?

甚至,對面的虞姬連血都不帶掉一下?

而且,她是怎麼到我身後的?

這下子,危險馬上就從虞姬轉移到了孫策身上。

因為他這波越塔了!

孫策對虞姬的傷害,幾乎可以說是都被虞姬的二技能給免疫掉了,但是防禦塔可不會管你這些,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打了我的人,那就是打了!

仇恨鎖定一開,這下,即使是東和橘右京等人都跑到了防禦塔下,也無濟於事。

剛剛越塔的時候,前方戰場的四個敵人還沒摸到林海的虞姬呢,就讓虞姬通過孫策跑路了。

這會自然也是幫不了孫策抗塔傷。

看着虞姬一直在點他,孫策也有些慌了,雖然他出了護甲,但是被這樣一直風箏著也不行啊!防禦塔也同樣在集火他啊!

更別說虞姬的大招還有一段減速的控制,這會孫策已經感覺有點舉步難堅了。

於是,孫策做了一個很愚蠢地舉動。

那就是,逃跑!

只見孫策直接頭也不回地放棄了二技能的連續揮舞,轉而從林海下路的一塔就想要逃出防禦塔的打擊範圍。

林海往前追着A再A了一下,看到東皇已經朝他衝過來,只得作罷。

臨走時,林海還扔出了一技能,一發強力弩箭直接戳到了孫策的屁股。

這一下算是保險起見了,其實如果直接走,孫策大概率也是會被防禦塔打死了。

林海回頭剛沒走兩步,就收到了語音提示。

他已經擊殺了孫策。

只能說,防禦塔居功至偉!

林海這一波操作,雖然只是殺掉了對面的一個人,但是戰略意義還是很重大的。

因為對面五個人集火想越發育路的防禦塔,殺人後再推塔的想法落空了。

反而對面還白給了一個人頭!

而林海這邊的隊友們,戰術上肯定是有問題的,這波上路上去的三個人連對面一個人影都沒見到,只能是在上路OB了一波發育路的戰況,兵線到了之後,上路的三個人就集火將上塔點了。

當然在孫策往下路支援的時候,其實上路達摩一個人點塔就足夠了,這三個人湊一起推塔,那叫勞動力過剩。

不過這些都不影響林海的整活。

小秀一波后,林海又是開啟麥克風,開始了表演。

「對你那放肆的回禮!」

這一句林海將那種咬牙切齒的感覺再現出來了。

【少年想毀容】(韓信):虞姬姐姐秀啊!

【句話碎大石】(達摩):我在上路無聊地拆塔,目睹了全部的操作,此時此刻,我只有一個字想說,那就是,佩服!

林海回家補了個狀態,再次上線,他不得不開啟全隊麥,繼續說道:「項羽哥哥,能來下路幫幫我嗎?」

輔助是大爺,輔助跟誰誰就發達,所以跟輔助說話的時候,語氣必須誠懇,必須謙虛,不能頤指氣使。

這是林海的上分小攻略。

然後,林海就聽到項羽酷酷地回了一句:「要叫老公!」

噗!

林海差點沒一口82年的唾沫噴出來。

小夥子,你這話有點沖啊!

【天線短路寶寶】:看到老婆這麼秀,項羽連忙想過來表明自己的身份。

【離異帶兩百個孩子】:這項羽選出來的時候,就是為了這一刻吧?

【國際孤兒】:哎呦,不錯哦!我聞到了姦情的味道。

當然只是玩笑,項羽經歷了這一波,也是知道了林海這裏的處境,對面明顯就是針對下路了,於是項羽也連忙趕過來,充當保鏢。

林海讓項羽在站位的時候盡量靠外側一點,這樣能夠最大程度地提供視野,讓他不至於再次被抓。

有了項羽在一旁護駕,林海也能輕鬆地跟守約對線,關掉全部麥,林海繼續跟觀眾們介紹道:「我這一波的操作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懂。」

「總的來說,這波我之所以能成功逃生,就是那關鍵的兩次解控。」

「第一次,是對面孫策的船快要撞到我的剎那,我卡到了那個時間點,直接開啟二技能,免疫了孫策大招的控制。」

「當然這個孫策也算比較會玩的了,竟然還會主動下船調整位置,剛一下船,我和他的距離就正好是一個一技能的距離。」

「接着他就打算用一技能接暈眩繼續將我控制住,然後用二技能給上傷害,一套擊殺。」

「但是由於我二技能已經解掉了孫策大招的控制,所以接下來我依舊是可以行動的,並沒有在他的控制鏈裏頭。」

「然後,我立刻跟上了大招接閃現,這個原理之前我以前也有跟大家講過了,虞姬只要點得夠快,大閃調位是成立的,虞姬大招時空中接閃現,可以將那個閃現當做韓信的二技能來用,等於是會朝你二技能施法方向的反方向位移。」

「最關鍵的是,虞姬在釋放大招的時候,依舊是免控的狀態,連起來,就是雙解控,將孫策的一連串控制完美躲過,並且通過大閃,藉助孫策成功逃生!」

??晚上還有一章,還在碼,到點了,這一章先發出來

?

????

(本章完)「柯總,您找我嗎?」

「商譽的案子,再去催一催顏楓,三天之內,把他帶去調查。」

趙楠愣了一瞬,「會不會太急了啊?我們先前剛聯繫過,顏少那邊說了,還得再等等,主要是證據還沒整理好,必須得準備周全,給商譽致命一擊。……

《招惹》第二百一十四章我在這裡 上院內。

楚鳳九正一針一線地綉著抹額。

芍藥喜笑顏開道,「夫人要是見到小姐給她繡的抹額一定很高興,只是小姐為何要放些藥材在裏面?」

「天氣冷了,母親本就體弱,這些藥材可以凝神靜氣,也免得她頭疼。」楚鳳九淡淡回應。

恰好這時,門突然被人推開。

「二小姐,您不能進去,小姐正在休息……」

丫鬟急促的聲音傳來。

楚若雲疾步走到了楚鳳九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含淚道,「大姐姐,求你救救我姨娘!」

楚鳳九分了心,纖細的指尖便被銳利的針刺得滲出了血珠。

她放下手中刺繡,纖長的睫毛微垂,掩藏住了莫測的眸光,「二妹妹這是作甚,事情不都已經查清楚了嗎?」

「蘇姨娘假孕,被貶為通房,乃是父親的決定,我沒有辦法救她。」

略顯冷淡的話夾雜了凜冽的寒意落入楚若雲耳畔。

她驚懼不安之際,又倍感難堪,剋制住想要發怒的衝動才聲淚俱下道。

「大姐姐誤會了,姨娘一事父親已經查清楚了,雲兒自然不會拿此事來為難大姐姐。」

「雲兒今日前來,是想求大姐姐為姨娘看診。」

「姨娘身邊伺候的丫鬟說她自昨日起便病重不能起身,請了好幾個大夫都束手無策。大姐姐醫術高明,想來定是不會見死不救的,所以才前來求大姐姐出手。」

「哦,二妹憑什麼以為我會出相救?」楚鳳九險些被氣笑。

一聽這話,楚若雲頓時急了,哭得越發楚楚動人,「大……大姐姐這話是何意?」

「難道大姐姐真要如此狠心,見死不救嗎?」

「若是如此,只怕此事傳入父親耳朵中,對大姐姐聲譽有毀!」

「二小姐你……」芍藥當即就要替楚鳳九打抱不平。

「二妹妹都這樣說了,那我自當應下,為蘇姨娘看診。」

「多謝大姐姐。」楚若雲喜不自勝道。

她在丫鬟的攙扶下站了起來,「那大姐姐便隨妹妹去浮華院吧,正好一會兒父親也要來。」

楚鳳九眸中噙著清淡冷意,意味不明開口,「二妹妹可稍等片刻,我讓人備好藥箱。」

「那妹妹便在外等候大姐姐。」楚若雲達成了目的,這便善解人意地帶着人退了出去。

芍藥急忙湊到楚鳳九,悄聲道,「小姐,二小姐此番舉動只怕是不懷好意,您一定要去嗎?」

楚鳳九將佈滿了銀針的針囊放好,「她將此事鬧到了父親面前,不就是想讓我去嗎,那我便跟去瞧瞧……她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她與蘇姨娘母女素有嫌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