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可以最大限度不去波及到城中百姓。

猴子再怎麼也只是臨城的混子頭頭,而不是視人命如草芥的兵卒。

心性使然!

刀一隼帶著麾下兵卒,四處追擊猴子帶的人,倒是一時難以追上。

城中大火越來越大!

燕城本屬於顏家,刀家發動閃電攻擊拿下城池,盡數斬殺顏家弟子,不過,顏家在燕城的勢力顏家盤踞多年,除了明面上的城守力量,一些盤根節錯的關係早已經在此地生根發芽。

刀家的腳跟還未真正在燕城站穩,落蠻城的羅江就率大軍進犯,點燃城池。

刀家一千餘人的隊伍,鎮守四門兵卒分散,必定實力難全,加上百姓的恐慌,給了顏家餘孽作亂的機會。

燕城中的深巷之中,一些黑影神出鬼沒的閃動起來,悄無聲息的追向刀一隼兵卒隊伍的身後。

縱觀全城動靜的楊虎,嘴角露出几絲猙獰!

這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岩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轟一聲巨響!燕城之下城門轟然碎裂。百餘名臨城兵卒持盾前沖,搶進城去。

受命於刀平雲的刀平新已經把之前慌亂的刀家弟子組織起來,兩百餘人張弓對準城門,城門碎裂的同時,一**箭雨射向城門。

巨盾掩身,結成盾陣的臨城兵卒中頓時倒下數十人,不過盾陣硬是往前衝出二三十米,為後面的兵卒打開了進城的通道。

這個時候,隸屬落蠻城的兵卒,也表現出了異常的勇猛。從戰鬥一開始,就是臨城兵卒在進攻,無論是正面的強攻,還是破城的搶佔。

這讓第二梯隊的落蠻城兵卒肚子里憋了一口氣。雖然不服楊虎接管落蠻城,但是他們知道楊虎進攻燕城,是在為自己的城主擺平事情,他們也是兵,也是有血性的漢子,別人都能這麼做了。

自己不敢沖?盾陣推進間,第二梯隊陣營中有指揮怒吼起來:「落蠻城鐵甲衛給我上。碾碎他們。」轟然的腳步聲,從盾陣后響起。

盾陣順勢向兩側讓開。百餘名身穿鐵甲重鎧的魁梧兵卒,持盾拖刀衝出城門道口撲向刀平新的隊伍。

覆蓋全身的鐵甲重鎧重達百斤,面對刀家弟子射出的弓箭,展現出了極佳的防禦能力,從盾牌間偶爾穿過的箭矢落在他們身上,立刻被彈飛。

兇悍的鐵甲衛如狼似虎的撲入不斷撤退的刀家箭陣中,收割人頭。面對突然冒出來的強大力量,刀平新率領的隊伍,瞬間被衝垮。

不得不說羅胖子怕死得到回報,這些年精心培養出來的百餘名野狼衛,本是為了保護他的生死而存在,所以不惜大價錢,為這百餘名野狼衛裝備了最精良的鐵甲戰鎧,最好的戰刀。

這股力量上了同級別的戰場,同樣勢不可擋。眼看箭陣被衝垮,落蠻城指揮怒吼著揮刀指向城頭:「鐵甲衛上城樓,清理上面的渣滓。」一隊鐵甲衛轉身衝上城樓。

隨後而至的落蠻城兵卒,也像潮水一般湧入燕城,至此,燕城破!城牆之上刀平雲率領自己的親衛正和孔武等人的魚鱗陣在鏖戰,傳令兵慌張的從城牆一側沖了過來大聲對他說道:「城守大人,城門已破,落蠻城的鐵甲衛衝上來。」刀平雲心中一震,揮刀震退孔武,藉機向後退了幾步向另一側看去。

數十名身穿鐵甲的落蠻城兵卒,已經衝上城牆,瘋狗似得撲向刀家弟子,野狼衛實力結出的軍陣,怎麼是那些刀家弟子能抵擋的,不過數息時間,刀家弟子就成片倒下。

刀平雲怒聲咒罵著:「刀平新那個蠢貨,讓他擋住大門,他人呢?」傳令兵驚恐的回道:「平新大人已經帶領屬下,向城東退去與平呂大人會合。」刀平雲心底一股怨氣衝上腦門:「那個白痴,不死守城門他竟然跑了?」他更怒的是,城門一破,刀平新退走,那麼就是把身為城守大人的他給留下了……這是要自己戰死在這裡啊!

刀平雲雙眼發紅,他怎麼也想不到,幾十年的老兄弟了,這個時候會給自己背上插上一刀。

就這瞬間,衝上城頭的鐵甲衛已經逼近刀平雲,與白靈,孔武等人匯合,換下他們把刀平雲和他七八名親衛圍在中間。

刀平雲一聲怒吼,揚刀撲向衝來的鐵甲衛……密密麻麻的鐵甲衛幾乎把刀平雲等人圍了個水泄不通,幾名鐵甲衛身上的鎧甲突然發出一連串的清脆撞擊聲,一支詭異的箭矢從人群中冒了出來。

沒入剛剛揮刀震退一名鐵甲衛的刀平雲肋下。刀平雲身體巨震,堅如磐石的腳步頓時變得虛浮,兩名鐵甲衛的戰刀寒芒閃爍一蹴而就,狠狠落在他左肩和胸前。

戰甲碎裂間刀勁慣體。就是擁有戰熊衛五級的刀平雲也難以承受兩名野狼衛的重擊,張口噴出一陣血霧,向後摔倒去。


他的幾名親兵拚死搶上前來護主。也被鐵甲衛亂刀砍翻。身受重傷的刀平雲心如死灰,瞬間被鐵甲衛揮刀剁成肉泥!

不知何時出現在城樓上的楊虎,滿臉猙獰對燕城中放聲咆哮:「刀家刀平雲已經伏誅!刀家弟子投降者不殺。」轟鳴如天際落雷的咆哮,傳遍刀家弟子的耳中,燕城百姓也聽得清清楚楚。

主將戰死,大勢已去!鎮守各門的刀家弟子大為驚慌,各門指揮急忙調兵遣將打算自己的後路,看著城中烽火連天,落蠻城兵卒殺聲震天,頹勢難挽。

終於有人離開自己鎮守的位置,帶著身邊的兵卒倉惶向黑夜深處逃竄去。

有一個逃的,自然有第二個,沒多會功夫,到家鎮守四門的指揮,除了刀平雲戰死,別的三門指揮連拚死的心都沒有,帶著兵卒逃出燕城。

落蠻城兵卒和臨城兵卒,開始聯合清剿城中刀家餘孽。燕城易主!羅江不斷聽著身邊斥候回報的消息,獃獃坐在椅子里。

他有點不敢相信。楊虎就這樣勝了。刀家那些廢物,人數也少不了多少,還佔據了守城的優勢,就這樣給那個紈絝拿下了?

羅江想不明白,抬頭看向身邊羅軍:「他憑什麼會贏?」羅軍算是落蠻城兵卒中的佼佼者了,羅明一手為羅江培養起來的將帥。

說道戰略他的眼光,和羅江自然不同。羅軍躬身對羅江由衷說道:「楊虎看得很准,他的戰略,趁了刀家沒在燕城站穩腳跟的便利。陣前強攻,後方縱火。」

「刀家千人之數的兵卒分散鎮守城門必定力微,楊虎一刀斬敵首級,點燃臨城兵卒的戰意,一鼓作氣登上城樓拖住敵軍主將鏖戰,兵丁悍勇。」

「城內縱火起,刀家兵卒沒了城守指揮,自然驚慌失措,刀家把燕城看做自己的,他們必定要再派出兵丁追捕潛入城中的敵人,兵力再次分散,就從根本上難以和臨城兵卒對抗了。」

「最後那支詭異的暗箭助鐵甲衛把刀平雲一舉斬殺。逼得沒有了統帥的刀家弟子倉惶車裡,順勢取城,定然十拿九穩。」羅軍眼中露出几絲凝重:「每一個步驟,似乎都在楊虎的計算之下。」羅江吞了吞口水:「那我們要不要追擊那些殘兵?」羅軍眼角抽出了幾下,沒有出聲。

他能看懂楊虎的一些步驟,但是不代表他能猜到楊虎下一步的行動,這次指揮大軍的是楊虎,不是他,這些話他不能說。

因為旁邊還有楊虎的人。羅軍看向旁邊的瞎子。瞎子站在一旁,面上帶著神神秘秘的笑意,不為所動。

他自然聽到羅軍的話了,他見過這樣的攻城戰並沒什麼過多出奇的,瞎子更在意城主大人下一步的行動。

城主大人要服眾啊!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aidu以蝦=Yixia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一天一夜的清剿基本完成。

羅江站在城樓上,滿臉興奮指揮兵卒們把搜刮出來金銀糧食堆放到一起。

燕城雖然小了點,但是料還是很足的。

刀家的刀平雲是率軍一路打到這裡休整,等待下一步的命令,光是兵卒們掠奪攜帶來的就是一塊肥肉,再加上燕城裡搜刮出來的。

那收穫真是不小。

沒一會,羅胖子那邊就堆起一座金光燦爛的小山。

楊虎坐在城樓上,雙手杵在下顎看著還在冒著青煙的城中廢墟。

聽著身邊瞎子報上來的數據:「抓獲刀家弟子一百餘人,斬殺四百九十餘。城中各處已經清理過,能搜刮出來的都在下面了。」

「我們臨城的兵卒死亡三十八人,重傷四十六,輕傷不計,落蠻城那邊……」

「落蠻城和臨城都是我的。」楊虎打斷瞎子的話。

瞎子手指一顫,恭聲道:「兩千兵卒進攻:死亡五十二人,重傷六十九,輕傷不計。」、

他重新把數字說了一遍。

千人之戰,只用這樣小的代價換取到了一座城池,可以說非常站便宜了。

楊虎杵著下巴:「死的兵卒,家人以後就歸城主府來養著。」

瞎子一愣:「城主……」註:字元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УаП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楊虎看向燕城遠處的目光有些空洞,卻霸氣說道:「我就一個人,外加三妻四妾。以後老子的城池那麼多,哪有那麼多人去管理,要想我開枝散葉兒孫滿堂,那得等到什麼時候!」

聽著楊虎的淡語。

瞎子心裡突然堵得慌。

楊虎說的話,瞎子懂。

簡單說,以後那些兵卒的家人,就是他楊虎的家人了。

值了,瞎子突然覺得那些死去的兵卒值了。

「不值,無論他們再怎麼垃圾,活著始終是活著。」楊虎說著起身往羅江走去。

留下見鬼一般的瞎子站在。

楊虎大步走上前去,拍了拍羅胖子的肩膀虐笑道:「怎麼樣胖子,賺了吧?」

羅胖子眼中早就閃滿了小星星,連連點頭:「賺,賺了。」他指著下面堆積如山的收穫:「那些東西,能抵得上落蠻城兩年的出產了。還只是糧食,不說金銀。」

楊虎大咧咧的在他頭上來了一下:「興奮完了就收拾東西準備走了。」

羅江猛的回頭盯著他:「你還真想把刀家的城池一個個打下來啊?」

「必須的。」楊虎一抹嘴怪笑起來:「刀家剛剛才攻下顏家的城池,就算有守軍兵力也不過就這樣。」

他說著起身對正在城池咆哮起來:「集合!給你們三十息的時間出現在我面前。誰他么的趕不過來,老子親手剁了你。」

楊虎一刀斬首的英姿還在兵卒們腦海里,他這一喊,城池裡頓時炸了鍋了,各處都有兵卒衝出來。

急急忙忙往楊虎的方向跑來。

其中還有些衣冠不整的,不用說也知道幹什麼勾當去了。

陸續回來的兵卒在燕城外集結。

楊虎上前幾步,蹲到牆頭指著下面的兵卒怪笑道:「剛才幹壞事的自己出來。」

臨城兵卒心中一寒,每次城主一露出這種怪笑,就要有人倒霉了。

臨城這邊兵卒們相互看了看,終於有幾個畏畏縮縮的走了出來,落蠻城那邊也是一樣,走出來幾個。

楊虎掃了眼那幾個垃圾點頭怪笑:「不錯,不錯。自己做的總算是敢承認。沒走出來的,你們準備倒霉吧!」

他猛的躍下城牆,沖入軍陣中。

啊……

一聲恐懼的慘叫,一名兵卒被楊虎拋飛七八米甩了出來落在幹壞事那堆人邊上。

一個又一個被拋飛出來。

眨眼就丟了一地的兵卒在那裡哎呦哎呦叫個不停。

楊虎這才慢慢悠悠走回,指著自己丟出來的那些,對著那幾個自動走出來的,怪笑道:「把他們的jj用布條捆上。給我捆結實點。」

此言一出,全場兵卒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尼瑪是人乾的事么?

被丟出來的那伙已經嚇得渾身顫抖了,要動手的那伙也嚇得渾身發抖,天知道把那幾個倒霉蛋捆了之後,會不會輪到自己?

楊虎看著他們:「你們不動手那我就親自來。不過我會嫌麻煩,一刀解決了比較好。」

他順勢拔出戰刀走上前去。

被丟出來的那伙慌了,有幾個臨城兵卒急了大叫起來:「你們快快動手啊,過來綁上綁上,不用城主大人動手,我們自己綁上也行。」

說著還有人真的撕下衣角,脫下褲子自個動手了。

這要是真讓楊虎動手,那就真沒了。

要命的關頭,誰還顧得上害羞,一個個垃圾貨色自己動手把自己的命根子給綁上了。

楊虎笑眯眯的回頭看著兵卒們:「自己拿把握,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下一次再被我發現,我把你剝光吊在你家門口。」

「給我滾回去。」

最後這句,變得如九幽冰寒。

兵卒們屏住呼吸,看著面前的紈絝城主。

每個人心裡都在想一件事:這傢伙是變著法整人啊!

楊虎上前寒聲下令:「劉能,趙天笑,羅曉,羅方帶上你們的,把這些金銀都運回落蠻城。把傷員也送回去。」

陣前的白靈高聲問道:「城主大人,兄弟們的屍體……」

「你要吃啊?」楊虎打斷他的話,冷冷的瞪了眼白靈:「帶你的人出列,就地掩埋。」

白靈閉嘴對手下揮揮手挖坑去了。

楊虎哼了聲:「慶奎,大羅帶你們的人出發。前往三合里。今天在那裡過夜。柳一繼續帶人跟上去。」

「是!」慶奎和大羅,柳一應聲,集結隊伍開始出發。

聽到三合里,隊伍中大半指揮都抬頭看向楊虎。

羅江身邊的羅軍也澀聲說道:「城主大人,三合里一過去,就是亂石堡了,我們這點人很難攻下亂石堡吧?那裡常駐的就有差不多兩千兵卒……再加上那些亂石掩護……」

羅江說的停了兩次。

楊虎哈哈大笑起來伸手對羅軍點了點:「你啊!你覺得刀家丟了一座燕城,死了一個城守指揮損失幾百的兵卒會很心疼,會害怕嗎?」

「不會。」羅軍應聲。

楊虎面上浮起猙獰:「所以,我們就要把他打疼,打怕。而且我們現在少了兩個大隊,也應該適合的補充一些兵力。」

「去準備吧!」

「是!」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岩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aidu以蝦=Yixia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楊虎懶洋洋的坐在城頭曬太陽。

他面前的城池面板中,一些在這次戰鬥中冒頭的名字,被他歸到一邊總數大概有三十人左右。

當然,評定的還是城池系統提供的數據。

戰鬥力是必須的。

刀平雲的失敗,是小看羅胖子麾下無人能抵擋戰熊衛,他派出的刀平金才做了自己的刀下鬼。

但是同時,也讓楊虎看到了戰熊衛的兇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