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商王手記中還記載了有關於長生的祕密,以及大虞王朝的祕密,按照這個思維去推斷的話,白玉牌的源頭,或者說,我們楚家的謎團,會不會也和長生之謎,包括大虞王朝,有關呢?

通過陸茗軒的這番話,我想到了許多,甚至看到了解開楚家謎團的希望之光!

這還是第一次,我感覺我距離解開楚家謎團,這麼近!

當然,前提是,我必須要拿到商王手記,並且破開其中的祕密!

陸茗軒見我久久不語,倒是沒有出言打斷我的思緒,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

直到我的眉頭舒展開,陸茗軒的聲音才傳入了我的耳中,“通過我剛纔所說的那番話,我相信你應該想到了許多事情,當然,我還是那句話,我希望你離開這裏,因爲,如果你死在這裏,外面的那羣傢伙,應該會徹底發瘋……千萬不要低估你的影響力……”

陸茗軒這句話說的很奇怪,完全就是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最起碼,我現在根本就無法理解她這句話的含義,尤其是最後一句話,我的影響力,又是什麼意思?

“如果你不打算離開祖乙大墓的話,那麼,我想我們可以合作!”陸茗軒沒有理會瘋狂燃燒腦細胞的我,而是自顧自的說道:“我和石乾坤這次代表各自家族,進入祖乙大墓,目的也是爲了奪到商王手記,他爲了尋找大虞古王朝,而我則是爲了解開天機眼的祕密……小弟弟,我和你之間的關係很特別,甚至已經到了那種完全可以無條件信任的地步,所以,我們完全可以毫無顧忌的聯手對付阿修羅,龍虎山,搶奪商王手記!”

綜穿拯救男配計劃 Wωω◆тtkan◆¢o

我被陸茗軒這番話拉回到了現實之中,當即,我便順着陸茗軒的話,脫口問道:“我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的雙眼,一眨不眨的凝視着陸茗軒那雙深邃的美目,問完這個問題之後,我並沒有開口說話,而是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待陸茗軒的回答。

陸茗軒的絕美俏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波動,甚至,那雙深邃的眸子中,也沒有閃過哪怕是一絲的異色,就好像,她根本就沒聽見我的問題似的!

“小弟弟,你現在還不能知道那些事情,這樣的話,只會對你造成更沉重的壓力!”陸茗軒沉默片刻,堅決的回絕了我,“等到時機成熟,你自然會知道所有的一切!”

說完這句話,陸茗軒便徹底不打算給我繼續追問的機會了,她徑直的轉過了身,朝着篝火的方向邁出了步子。

神祕的陸茗軒對於我的事情,總是三緘其口,這讓我更加好奇我和天機家族之間的關係了,包括陸茗軒剛纔對我說的那些話,有很多都是莫名其妙,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話,現在的我,的確不能完全理解……不過,和陸茗軒的這次密談,我也不是沒有收穫,最起碼,我找到了楚家謎團的線索,這對於我來說,至關重要!

還有胡老三帶回來的信息,那位大人說過,如果能找到商王手記,便能改變二叔的命運,我想,那位大人想要表達的,應該並不是單單改變二叔的命運,而是改變整個楚家的命運,包括我在內!

胡老三口中的那位大人,知道的事情一定更多!

一時間,我竟然有些期待與那所謂的大人合作了!

我一邊沉思,一邊跟着陸茗軒的腳步,走回到了篝火旁邊,這時候,圍在篝火四周的衆人,全都將視線定格在了我和陸茗軒的身上,包括始終都在演講的石乾坤,都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

“茗軒,和他說了?”石乾坤好像也知道一些什麼,異常隱晦的問了陸茗軒一句。

陸茗軒看了石乾坤一眼,然後,她竟然緩緩的搖了搖頭!

陸茗軒搖頭了!

這就代表,陸茗軒否認了石乾坤的問題!

也就是說,石乾坤知道的事情,陸茗軒並沒有說!

說實話,我現在真的有一種想要殺人的衝動!

陸茗軒剛纔和我說了那麼多,石乾坤知道的那件事,她竟然沒和我說?

而石乾坤知道的那件事,到底是什麼事情?

陸茗軒又爲何要對我隱瞞?

書歸正傳。

見陸茗軒搖頭,石乾坤連忙打了個哈哈,把事情岔開,“趕緊休息吧!好好休息一夜,養足精神,明天我帶你們去祖乙大墓的真正入口!”

說完這句話,石乾坤便將篝火熄滅,然後自顧自的找了一顆巨樹,靠了上去,看他那模樣,完全沒有想要繼續演講的想法了。

石乾坤之後,陸茗軒也是擺出了閉口不語的姿態,圍在那堆尚有餘溫的篝火邊,盤膝而坐,閉眼假寐。

石乾坤和陸茗軒都不打算再開口了,也直接導致我如鯁在喉那般,睡意全無,我現在腦子裏全都是那件石乾坤知道,但陸茗軒卻沒對我說的那件事情!

就在這時候,張銘走到了我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風小子,有些事情,時機成熟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答案……還是先睡覺,等到天一亮,咱們就上山,石家的小娃就是在地宮的入口附近,遭遇到的阿修羅,這才被迫退到了山下,有他帶路,我們倒是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我深深的看了張銘一眼,這老傢伙貌似也知道很多事情,可是他偏偏不告訴我……

然而,說完這番話之後,張銘也自顧自的走到了一邊,閉眼睡覺去了……這老傢伙,看來也和石乾坤,陸茗軒一樣…… 我頗爲無奈的站在原地,極其壓抑的嘆了口氣。

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有我不知道,這種感覺,真的很不爽!

“楚風,別忘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拿到商王手記……你先睡吧,我來守值!”忽的,李靈兒的聲音飄進了我的耳中。

的確,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從龍虎山,阿修羅,甚至是白天虹和陳泰的手中,奪到商王手記,這纔是至關重要的事情,至於陸茗軒那件沒有告訴我的祕密……看來我只能等到那所謂時機成熟的時候,才能知道了……

或許,我可以從石乾坤那個話癆口中,套出一些線索……

想到了這裏,我又不動聲色的看了已經熟睡的石乾坤一眼,旋即,我也走到了一棵巨樹下,靠着巨樹閉上了雙眼,逐漸的,我的意識開始模糊了起來,因爲我已經很久沒有睡過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睡着了,而且睡的很沉。

不知道過了多久,恍恍惚惚之間,好像有人在搖晃我的手臂。

我睜開了雙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微微發白的東方天際,朝陽才只露出一小部分而已,緊接着,便見陸茗軒神色冷淡,眼神銳利的望向山下的方向……

我環視了一下四周,發現大家都在熟睡,看來,是陸茗軒替換了李靈兒替我們守值……可是,陸茗軒叫醒我幹什麼?難道她還要和我聊一聊?或者說,她是想讓我替換她守值?好像都不是,因爲陸茗軒的眼神,異常銳利,而且隱透殺氣,事情,絕對不是我想象中那麼簡單!

當即,我便將視線落到了陸茗軒的身上,不解的出言問道:“怎……”

我纔剛剛說出第一個字,陸茗軒便連忙朝着我作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被陸茗軒這麼一嚇,我倒是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

隨後,只見陸茗軒躡手躡腳的走到了石乾坤的身邊,蓮足輕輕的踢了踢石乾坤的腿,把石乾坤也給叫醒了。

見石乾坤醒了過來,陸茗軒便擡起纖纖玉手,指着山下樹林的方向,對石乾坤做了一個我看不懂的手勢,旋即,石乾坤便朝着陸茗軒點了點頭,輕輕的活動了一下雙腿,忽的,石乾坤恍若殘影那般,直接掠進了密林,身影也完全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之內!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石乾坤剛纔站立的地方,說實話,我萬萬沒想到,這傢伙的速度竟然這麼快,而且看他的身法,好像很有名堂,不是普通的身法那麼簡單!

華夏靈異四大家族之一的石家,傳說是泰山石敢當的後人,善於捉鬼,占卜天文,想不到,身手竟然也這麼好?

石乾坤的身法和速度,給了我不小的震撼,我的思緒還沒從石乾坤帶給我的震撼中恢復過來,忽的,陸茗軒一句輕言,卻是傳入了我的耳中,“還有一個……”

還有一個?

我聞言,無比驚訝的將目光,再次落到了陸茗軒的身上,只見陸茗軒的一雙美目,金光爆閃,就像是電視中孫悟空的火眼金睛,奇妙無比!

當然,我可不認爲陸茗軒擁有孫悟空的火眼金睛,那一定是進化到了一定程度的天機眼!

然而,陸茗軒的話音還爲落地,現實卻好像是刻意的想要證明陸茗軒所言那般,突兀之間,一條黑影於樹林之中閃現,從石乾坤奔去的另外一個方向,朝着我們瘋狂的閃爍而來!

我猛的瞪大了眼睛,凝視着那條黑影……那黑影的服飾,與之前我遇到的風水師一模一樣,而且臉孔也極具島國人的特色,最重要的是,這傢伙的右手上,好像隱約的握着什麼東西…… 炸彈!

沒錯!

那黑影的右手上,一定握着炸彈的遙控器,就像上一個引爆了自己的風水師一樣,朝着我們飛掠而來的黑影,也是一名風水師死士!

“小心!這傢伙手裏有炸彈!”我凜然一吼,整個人如同離弦的箭,瘋狂的朝着那黑影衝了過去!

此時的我,已經顧不上什麼人體炸彈之類的事情了,我的潛意識告訴我,不能讓那風水師死士接近大家,不然的話,我們大家全都得玩完,如果必須要死一個人,那麼,這個人應該是我!

我瘋狂的朝着那名正在不斷向我們接近的風水師死士衝了過去,可就在這時候,一道銀色光芒卻突然從我的身後飛射而來,幾乎眨眼之間,那道銀色光芒便超過了去的身體,徑直射向那名風水師死士!

說實話,從我身後飛出的這道銀色光芒,實在是太過突兀,甚至突兀到連我都沒有任何的反應時間,還好,這道銀色光芒不是從後背射向我,不然的話,我絕對不可能有任何生還的可能,那道銀色光芒,一定會從後面洞穿我的身體……

書歸正傳。

只見那道銀色光芒,電光火石之間,便超越了我的速度,然後,以一種快到了極致的速度,飛速射向了那名風水師死士!

五絕十秘 與此同時,那名風水師死士臉上的猙獰表情還爲消散,仍舊是瘋狂的朝着我們衝了過來,直到那道銀色光芒超越了我的身位,距離那風水師死士只有瞬息之遙的時候,那名風水師死士臉上的表情才從猙獰,轉變成了驚駭,最重要的是,我能清晰的捕捉到,那風水師死士的右手肌肉,已經產生了緊繃的跡象……

風水師死士要引爆炸彈了!

這是我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可是,當我腦中的這道念頭纔剛剛閃現,瞬間,那風水師死士的口中,便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慘叫……只見那道銀色光芒,快速無比的洞穿了風水師死士的右手手腕,而且,猶豫力道巨大的原因,那道銀色光芒直接將風水師死士的右手手腕釘到了一顆巨樹的樹幹上!

直到此時,我纔看清那道銀色光芒,到底是什麼東西……是一杆亮銀色的長槍,毫無疑問,那是屬於北地槍王張銘的長槍!

wWW★t tkan★co

剎那間,我猛的回過了頭,只見張銘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起了身,一臉冷笑的凝視着那名被銀槍釘在了樹上的風水師死士,而且,其他衆人也被那風水師死士發出的慘叫聲給驚醒了,目光紛紛在我,張銘,陸茗軒和那風水師死士的身上游離……

“銘叔……你什麼時候醒的?”我沒有理會驚訝的衆人,只是震驚的望着張銘,這一路上,張銘這老傢伙所展露出的實力,總是不斷的讓我驚歎!

“陸家丫頭把你叫醒的時候,我就已經醒了,並且感覺到了有人在向我們接近,沒想到,竟然是這羣島國的雜碎妄想對我們發動奇襲……”張銘一邊說着,一邊指着那名哀嚎不斷的風水師死士,又對我說道:“還不快把引爆炸彈的遙控器找到,老子可不想在同一個地方栽兩次跟頭!”

我應了張銘一聲,隨後便奔向了距離我不遠,被釘在了樹上的風水師死士的四周,開始尋找起了炸彈的遙控器。

沒找多久,我便找到了那名風水師死士脫手而飛的炸彈遙控器,直到此時,我懸着的那顆心才放了下來……

上次風水師死士引爆炸彈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套用張銘的話說,我也不像在同一個坑裏,跌倒兩次……

最重要的是,我們這次成功的活捉了一名風水師死士,龍星夜交給我的任務,我想,現在應該做個了結了! 宗門暴徒 而且,從陸茗軒叫醒我開始,一直到張銘出手,將風水師死士釘在樹上,前前後後最多也就五、六秒的時間,可是,就是這幾秒鐘的時間,卻是差點把我們大家都推進鬼門關!

然而,驚喜似乎仍在繼續……

就在我找到了引爆炸彈的遙控器的同時,不遠處的樹林中也傳來了一聲慘叫,緊接着,一連串的腳步聲便通過空氣,傳進了我的耳中。

沒多久,便見石乾坤扛着一名同樣穿着風水師服飾的島國人,走進了我的視線之內。

石乾坤也成功的抓獲了第四名,也是最後一名風水師!

話說回來,風水師死士的奇襲,實在是太讓我意外了,我怎麼也沒想到,這羣神龍見首不見尾,好像陰魂一樣的傢伙們,竟然會主動攻擊我們,難道是,他們想爲同伴報仇嗎?

不管怎麼說,送上門的獵物,我沒有拒收的道理,雖然過程驚險萬分,但結果是好的,這就足夠了!

書歸正傳。

石乾坤將最後一名風水師丟到了我的腳下,隨後,這傢伙又一次開啓了話癆模式,“送給你了,我知道你想從風水師的嘴裏套出一些情報……可以開始了!”

我沒有去看那名在我腳下昏迷不醒的風水師,而是想石乾坤投去了好奇的目光,出言問道:“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情?”

“我也是龍軍靈組的一員,你執行的任務,我也有所耳聞,只不過,龍星夜並沒有把任務交給我而已!”石乾坤聳了聳肩,道。

什麼?

石乾坤也是龍軍靈組的人?

我頗爲意外的望着石乾坤,但我卻並沒有再次發問,因爲,石乾坤這話癆,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說實話,我也沒想明白,龍星夜爲什麼要把這項任務交給你……”

可是,石乾坤的話纔剛說了一半,陸茗軒突然冷哼一聲,道:“你就不能少說兩句話嗎?”

聽了陸茗軒的話,石乾坤的身體明顯一滯,好像很怕陸茗軒似的,滑稽的縮了縮脖子,立刻擺出了一副“我是啞巴”的模樣。

見石乾坤如此模樣,我的嘴角下意識的揚了起來,倒不是因爲石乾坤的樣子很滑稽,而是因爲,石乾坤這話癆,就是我的突破口!

石乾坤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而且他話癆的本性,註定了他的口風不會很嚴,只要我找到機會,把他話癆的毛病引出來,那麼,我應該可以獲得更多的情報……

我深深的看了石乾坤一眼,旋即,我便立刻將目光從石乾坤的身上移了開,因爲,我害怕被陸茗軒發現我的意圖!

如果陸茗軒發現了我將石乾坤認定爲突破口這件事,她一定會警告石乾坤,雖然我不知道石乾坤和陸茗軒是什麼關係,但我能看出來,石乾坤很害怕陸茗軒,而且,他看陸茗軒的眼神,也充滿了愛意……難道說,這兩個人是一對戀人?

我定了定神,將思緒從石乾坤和陸茗軒的身上,轉移到了風水師的身上,當然,我並沒有直接弄醒那名昏迷的風水師,而是一臉獰笑的緩步走向了被張銘釘在樹上的那名風水師……

因爲,這最後的兩名風水師,我要分開審,絕對不能讓他們之間有任何的眼神和肢體交流,他們,是我完成任務的最後機會,所以,我一定要謹慎一些,甚至,我還有另外一種感覺,這羣風水師的身上,一定還隱藏着其他的祕密,比如他們收了大妖雪女的法器,沒錯,就是那件號稱來自疆省的法器,我的直覺告訴我,那件法器,會對我有很大的幫助! 我緩步走到了那名被釘在樹上的風水師身前,面色平靜的望着他,而那名風水師好像也感覺到了什麼,停止了低吼,而是一臉猙獰的直視着我,看他那模樣,好像恨不得馬上把我生吞活剝了似的。

我站在那名風水師死士面前,雙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冷笑道:“你們來祖乙大墓的目的是什麼?”

“殺了我!”那名風水師死士恨恨的咬了咬牙,用生澀的華夏語對我低吼了一句。

“殺了你其實很容易,但我奉勸你一句,千萬別把自己的命看的太重,因爲,有時候想死,其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突然揚起了嘴角,臉上的冷笑,瞬間變成了獰笑!

緊接着,我從身上摸出了一把匕首,反手將其握在掌中,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注視下,我抓住了風水師的左手,然後將匕首的鋒刃,放到了那名風水師的左手小手指上,然後,我那隻握着匕首的手,便開始發力了!

別誤會,我並沒有一下子斬斷風水師的小手指,我只是把匕首當成了鋸,一點一點,極其緩慢的拉動匕首……

“啊!”那名風水師立刻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他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彷彿臉上的血液一下子停止了流動那般!

“我會慢慢的,一刀一刀的割斷你的十根手指,然後是腳趾,然後是你身上的一些器官……放心,我不會太用力的,我要讓你慢慢體會這種極限的疼痛感!”我望着那風水師小手指上不斷溢出的鮮血,殘虐的笑了起來。

誠然,我所說的極限疼痛,並不是危言聳聽,我所割下的每一刀,都極其緩慢,確保疼痛感能夠通過神經傳遍那風水師的全身,讓他深刻的體會這種感覺,當然,如果我一刀下去,直接斬斷風水師的手指,我估計他也就會有那麼一瞬間的劇痛,然後他就會被這陣劇痛疼暈過去,而我這種方法,則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讓他暈過去,因爲,他所承受的劇痛,不會一下子涌上他的大腦,而是一點一點的涌上他的大腦!

直白的說,這就叫鈍刀割肉的刮骨療毒法!

我緩慢的拉動着手中的匕首,最開始,風水師的小手指只是不斷的傳出“噗哧”的聲音,可是,一分鐘之後,那“噗哧”的聲音,竟然轉變成了“吱吱”的刺耳之聲,就好像磨刀那般,尖銳無比……

可是,當那陣“吱吱”聲傳出的一剎那,風水師立刻歇斯底里的哀嚎了起來,“你快殺了我!啊!”

這是爲什麼?

那是因爲,我的匕首,已經割開了他的皮膚,肌肉和血管,開始鋸他的手指骨了!

雖然我沒體會過這種我自創的酷刑,所帶來的疼痛感,但我能想象到,一定很疼,而且還是痛不欲生的疼,就算當年關二爺刮骨療毒,我估計都沒有我這招鋸骨審問來的殘暴!

鮮血,不斷的順着刀鋒滴落到地上,再加上那風水師的淒厲哀嚎聲,整個場面,血腥無比,在場的衆人,除了張銘和大熊之外,剩下的倔強小青年們,差不多都扭過了頭,不再看我審訊的場面……

鋸骨審訊仍舊在繼續……

風水師的這根小手指骨,我足足鋸了一分鐘,我感覺,最多也就鋸斷了三分之一而已,可是,雖然我只鋸了三分之一,但那風水師卻已經受不了了!

“你想問什麼……我說……快停下來……”風水師似乎已經沒有力氣嘶吼了,語氣也變得弱了下來,聲音之中更是充滿了哀求! 我承認,這風水師死士並不怕死,那是因爲,把自己改造成人體炸彈,想死,也只是一瞬間的事,甚至連疼痛都感覺不到,可現在,我卻是將疼痛無限放大,讓他一點一點的慢慢品嚐,這種酷刑,就算是不怕死的風水師,也挺不過去!

所以,風水師妥協,並沒有出乎我的意料,相反,他的妥協,在我的意料之中!

聽了那風水師的哀求,我下意識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不過,卻並沒有將匕首取出來,因爲,我怕我拔出匕首的一瞬間,把他弄暈過去,我們手上現在可沒多少水可以浪費,更加不會浪費在潑人這件事情上!

“告訴我,你們來祖乙大墓,爲了什麼?”我輕輕的問了一句。

“我們來尋找商王手記……商王手記上記載了一處寶藏……寶藏裏面有許多威力無窮的法器……只要得到了那些法器……九菊一脈就能一統島國的靈異界……”那風水師上氣不接下氣的回答起了我的問題,說實話,我真怕這傢伙一口氣沒上來,被活活的疼死!

商王手記裏,到底記載了多少東西?

怎麼還有遍地法器的寶藏?

難道,這風水師口中的寶藏,和大虞王朝有關?

而且,風水師身上的法器來自疆省,會不會,他所說的寶藏,也在疆省,包括大虞王朝的線索,也在疆省呢?

想到了這裏,我不由的微微皺眉,繼續追問到:“你說的寶藏,是怎麼回事?還有,你們身上收服了雪女的那件法器,是否來自你所說的寶藏?”

“收服雪女的這件法器……叫做煉魂戒……是九菊一脈的先輩從華夏疆省所獲……根據那位先輩留下來的文獻記載……河省的一座千年古墓內……有一本筆記……筆記中記載了一處寶藏的線索……煉魂戒……便是那處寶藏中流傳出的一件法器……還有那處寶藏……號稱是某神祕文明留下來的遺址……”

聽了風水師的話,我下意識的將目光落到了他的手指上……空空如也,我並沒有看到所謂的煉魂戒。

旋即,我便扭過了頭,望向那名仍舊昏迷不醒的風水師,這一次,我終於有所收穫,我從那名昏迷不醒的風水師手上,發現了一支寬厚的烏黑古戒,古戒上還雕刻着各種繁瑣的咒紋,這應該就是煉魂戒了吧?

當即,我便指着那枚古戒,向風水師死士問道:“煉魂戒,就是這個?”

“是……”風水師有氣無力的回了我一句。

風水師死士話音剛落,張銘便走到了那名昏迷不醒的風水師身前,將古戒從他手上摘了下來,當然,那名風水師並沒有從昏迷狀態中轉醒。

見張銘拿到了煉魂戒,我便打趣的問向風水師,“那傢伙身上佩戴着煉魂戒,是不是證明,他的身份要比你高一些?”

“沒有……”風水師死士的聲音越來越虛弱,應該是極限疼痛所導致的身體虛疲,“我是九菊一脈的大風水師,九菊一脈掌舵人,近門雄太的大弟子,我是這次行動的領軍人……我之所以會讓他佩戴煉魂戒,那是因爲這枚古戒,我們還沒有完全掌控它,害怕被它反噬,所以,我纔沒有佩戴……”

“你的解釋很合理,我接受你的解釋。”我笑吟吟的對着這位近門雄太的大弟子說道:“我們聊聊這枚古戒吧!”

“只要將靈魂之力注入古戒之中……便可以發動這枚古戒的無上威力……鎮壓陰靈……任何強大的陰靈……強如雪女……也能被它輕易收入其中……與古戒融爲一體……成爲古戒的美食……進而增強古戒的威力……這件事情……還是我的師尊和港島的大風水師……霍東方……一起發現的……” 港島?

島國的風水師,怎麼又與我們華夏的港島扯上關係了?

我的眉頭,下意識的又緊了幾分,貌似,這件事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這次,風水師死士似乎聰明瞭許多,沒等我發問,便自己說了起來,“港島的霍東方大師……與我九菊一脈交好……而且……此人野心不小……一直都想統治港島的靈異風水界……包括這次我們九菊一脈和伊賀流……進入華夏河省……也是霍東方大師一手策劃的……他也想得到幾件類似於煉魂戒這種強大的法器……至於霍東方大師與我的師尊……到底定下了什麼樣的約定……我就不清楚了……”

港島霍東方?

那又是什麼傢伙?

竟然能暗中安排大批忍者,風水師和陰陽師潛入河省,貌似霍東方那傢伙,有些門道!

致命婚姻 “霍東方,是什麼人?”我沉聲問向風水師死士。

還沒等那風水師死士回答我的問題,話癆石乾坤便搶先出言道:“霍東方是港島排名前三的風水大師,他是有真才實學的圈裏人,可不是招搖撞騙的那種傢伙。”

“我們石家在東山省勢力不小,碰巧東山省靠海,我們石家自然也有一些商界的生意和港島有往來,對於霍東方這個人,我倒是還真有一些瞭解。”

“港島區域特殊,風氣也很獨特,港島的人,不論貧窮富貴,都特別信奉風水靈異,故而,霍東方在港島的勢力和人脈,也非常龐大,許多富豪爲了討好霍東方這位風水大師,都希望能爲霍東方辦一些事情,進而獲得霍東方的青睞,得到霍東方爲他們占卜堪輿的資格,也就是說,霍東方,完全有能力將這些島國的人,祕密安排他們進入河省,因爲河省也靠海,需要海上貿易來維持!”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