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對於那些來路不明,或者劣跡斑斑的生物,姑涼也不會相信,而且她有著自己的目標,融合外來的精魂是大事,除非適合,否則可能適得其反。

素素和小胖子已經提前退出,她如果找不到合適的,也只能寧可放棄。

楊迪則是鬱悶不已,他來這裡站了那麼久了,一直在等著心儀的目標對自己拋出橄欖枝。

可事實證明楊迪想多了,非但心儀的存在不鳥他,周圍那些無論善意還是惡意的亂古恐怖生物,也是只圍著姑涼一個人團團轉,完全將他那位一同進來的朋友當做了空氣無視。

這讓楊迪很受傷,他決定等姑涼做出選擇后,自己主動去找那些心儀的目標談談。

事實證明,姑涼這回真的走大運了,她不僅左右逢源,而且最終得到了心儀目標的關注。

「可以過來談談。」太虛祖鳥那邊,終於傳來淡淡的聲音。

「嗯嗯。」雪琳驚喜萬分,大眼直發光,就像是只貪吃的小松鼠看到實物,差點一股腦撲上去。

快穿套路:逆襲BOSS反撩男神 ,有些認真道:「我看這傢伙也靠不住,它之前沒把你當回事,看到了神靈圖才示好,恐怕是挖了什麼坑!」

雪琳一驚,她差點忘了九劫魔貂的警告。

「你是害怕我奪舍你的靈魂和身軀嗎?」豈料太虛祖鳥竟然主動把事情點破,它平靜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決定跟你談談,並沒有答應要跟你這小女娃融合,沒錯,我改變態度確實與神靈圖有關,但正因有了那件東西,你才具備將我等帶離此地的基本條件,否則無論我等是否願意,一切都是空談!」

「鳥祖前輩你的意思是現在我無法與你融合?」雪琳驚呼道。

她那一聲「鳥祖」,讓楊迪倍感無語,這稱呼鬧的……

太虛祖鳥一笑:「如果沒有神靈圖,強行與你融合的下場,便是本座魂飛魄散,而你則是形神俱滅,就你那小身子板,連本座神魂的十分之一都承受不住。」

「哦……」雪琳恍然,俏臉泛起紅暈,難怪剛才那麼多恐怖存在示好自己。

楊迪也是有種想死的衝動,難怪直到現在這裡還沒有恐怖存在搭理自己,並非看不上,而且壓根不認為有與自己融合的可能性。

這是赤果果的藐視啊!

楊迪很傷心,自己居然連備胎的都當不上,完全入不了它們的法眼。


不過,楊迪卻沒氣餒,這只是那些恐怖存在的第一印象,但楊迪自信,憑藉自己的諸多能耐,最起碼具備融合的可能性。

似乎是為了較勁,似乎也是為了顯露底氣,楊迪故意顯露出霸體狀態,同時讓兩道仙氣在周身盤繞。

「霸體!」

「仙氣!」

這一招果然有效,他的舉動,立馬就吸引了好些恐怖存在的關注。

正如楊迪先前所料,被困無盡歲月後,這裡的存在如今大多數的眼界已經很低了,將標準不斷的往下放,諸如九劫魔貂和黃金人那些,更是已經到了只要有可能便飢不擇食的地步。

在這最深處,表面上也有這樣的恐怖存在。

迷情女總裁 年輕人不錯,你有此底氣,可以過來跟本座談談。」一尊無比高大,生有三頭六臂的生靈率先召喚他。

那不是別的,正是一尊貨真價實的朱厭。

對於這種恐怖生物,楊迪並不陌生,柳一凡老人正是因為體內有著一定的朱厭血脈,才與眾不同,而當初他在成就霸體的時候,也沒少受惠於朱厭血脈。

雖然這種生物名頭也不佳,被視為不詳,引發過可怕的災難,但因為昔日的種種,楊迪倒也沒有一口回絕。

他選擇了無視,並告知姑涼,要跟他一起過去跟太虛祖鳥商討。

雪琳俏臉紅紅,大眼中滿是竊喜,這傢伙是在關心自己嗎?

她自然不會拒絕,於是兩人便來到了太虛祖鳥石像跟前。

但對於楊迪靠近,太虛祖鳥顯然很不歡迎,這尊神級生物的精魂淡淡開口道:「這裡是一片特殊的虛空,有著很特別的規則,你們手中那份太古靈書缺失嚴重,支撐不了多久的。」

「這……」楊迪一驚,雖然這尊神級存在是要把自己支開,但所言非虛的話,那豈不是意味著他們的時間所剩無幾,機會也所剩無幾。

雪琳急切道:「你也去嘗試吧,有神靈圖在此,我不會有事的。」

說著她將靈書交給了楊迪。

「好,你自己小心。」楊迪重重點頭,轉身離去。

「你也要小心……」雪琳小聲嘀咕。

楊迪離開太虛祖鳥石像,進入了另一片區域的最深處,沿途有很多恐怖存在對楊迪示好,他都不曾搭理。

楊迪徑直來到了一片威嚴肅穆的地帶,這裡的每一尊雕像,儘管外貌形狀有所差異,但都屬於同一種逆天生物。

龍!

出現在楊迪眼前的,無一不是神龍雕塑,每一尊都有著傲世九天的威嚴。

在所有神級生靈中,龍向來備受推崇,世俗間的古代君王以真龍天子自居,世上最耀眼的那些人物,也被冠以人中龍鳳的稱呼。

但龍有化龍和真龍之分。

所謂化龍,便是那些正在變化成龍的生物,諸如金鯉、天蟒、蛟、螭龍都是如此,這其中最高等級的是應龍!

而真龍則是意指那種已經成為真正神龍的生物,世人口中提到的龍,多數都是神龍。

眼下出現在楊迪面前的,有蒼龍、黃龍、黑龍、青龍、金龍、紫金磐龍等,簡直是一個真實神話再現。

這片葬魂之地中,唯一能與這裡氣勢相提並論的,便是對面的那處鳳穴。

那裡有朱雀、金烏、青鸞、鳳凰等石像。

而楊迪此行最大的夢想,便是得到一尊龍魂的認可,這想法現在看來已經近在咫尺了。

「離開吧,你來這裡沒用,我族與天同齊,傲世萬古諸天,從未在卑微、弱小生物面前屈尊,外面那些傢伙的心態,與我們無關!」

然而不等他開口,前方便是傳來一道冷漠威嚴的聲音,充滿了無情和藐視。

我無敵了億萬年 ,但到了這裡,卻被青龍說的一無是處!

「卑微、弱小?」楊迪當場就火冒三丈了,他來這裡可不是受氣的,而且如果一開始就卑躬屈膝,那接下來還有什麼人權?

「你有意見嗎?」一尊火神龍冷笑。

「妹的,你們這些泥鰍不過是命好罷了,若非脫胎於混沌中的精氣,同樣跟爬蛇無異,除了天生強大,你們有什麼值得稱道的成就,能夠古往今來那些聖皇比嗎,能跟留下萬古功績的人皇、女媧比嗎?」楊迪火力全開,乾脆不跟這些逆天存在客氣了,直接針鋒相對。

對方一開始便藐視自己,如果他自己不先站住腳,那接下來一切都別想了。

「小子,神靈圖不在這裡,你這是在自尋死路嗎?」紫金磐龍哼聲道。

這些亂古時代的神級生物,縱然化作鬼,也在俯視著芸芸眾生,根本沒把楊迪的話當回事。

「那又如何?」楊迪一哼。

「成全你!」

青龍石像發難,一道虹光斬落,要讓楊迪血濺三丈,取下他的頭顱。

楊迪自然不會坐以待斃,衝天而起,一道劍虹犀利斬出,以劍意催動,擊潰了對方的精神攻勢。

隨後幾尊神龍先後出手,這裡光火耀眼。

而楊迪也是全力對抗,各種手段層出不窮,先天真火等都被毫無保留的施展了出來。

沒錯,楊迪故意跟這些逆天存在鬥狠,其實也是有心的。

他心裡很清楚,像神龍這樣高傲的生物,無論如何也不會認可一個弱者。 他除了利用自己的智慧,唯一能做的便是盡情展現自身的強大。

「有點意思!」

看到楊迪花樣這麼多,紫金磐龍動作更大了,一束虹光從它的石像中飛出。

那束虹光而後竟然化作了一條龐大的紫金神龍,向楊迪兇狠撲來。

楊迪變色,那雖然只是精神力量所化的龍,但卻來自於龍魂的精氣,沒有這麼簡單。

吼!

下一霎,又一道龍嘯聲回蕩開來,楊迪同樣化身為龍展開應對。

他將應龍體術極力施展,正面跟這尊紫金神龍的精神力量爭鋒。

身為真正的神龍,紫金磐龍自然不會懼怕楊迪的應龍體術。

轟!

它強悍的身軀衝擊力恐怖,散發出紫金色的霞光,每一片龍鱗都清晰可見,一招神龍擺尾,竟然有山河破碎之象顯現。

這雖然不是真實的場景,但至少曾經發生過,也證明了這尊神級存在昔日是何等的逆天強大。

紫金磐龍不曾將楊迪放在眼中,始終如同看待螻蟻爬蟲,那種輕視勾起了楊迪的激昂戰意。

「風雷!」

楊迪大展霸體神通,動用了強絕手段,抬手一招,周身狂風與雷電交加,朝那尊神龍傾瀉而去。

「雕蟲小技!」

然而紫金磐龍無懼,竟然沐浴在雷電中,迎風涌動,像是如魚得水一般。

楊迪大驚失色,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欠抽,神龍乃萬靈之首,水火不侵,風雷無懼,而且紫金磐龍更是神龍中能夠掌控雷電,呼風喚雨的存在。

「受死!」

下一霎,紫金磐龍逞威,那片風雷被他駕馭著掉轉了目標,殺向楊迪這裡。


楊迪深吸一口氣,而後迅速變招,五團先天真火齊出,盤旋在周身,由仙氣串聯。

遠遠看去,他身上彷彿籠罩著一個火環,異常明亮,散發出恐怖的溫度,同時還有割裂、侵蝕、極炎等各種可怕屬性。

這是楊迪首度在五色融合火蓮之外同時動用五大先天真火,相較於五色融合火蓮,這個招數攻防兼備,更適合近身交鋒。

楊迪駕馭火環衝天而去,撲向紫金磐龍,打出了驚艷的攻勢。

在這些龍魂面前,楊迪不必遮掩什麼,他手段盡出,要將這道精神力量凝聚的龍影打破。

最終,楊迪於耀眼火光中刺出霸氣一劍,半道劍意發揮到了極致,終於一劍貫穿龍影喉嚨。

那道龍影最終消散而去。

楊迪落地后氣喘如牛,非常激動,同時也是震撼萬分。

這只是一道紫金磐龍的精神意念而已,就逼的自己手段盡出,難以想象這種生物活在世上的時候何等恐怖逆天。

楊迪的表現,似乎也是得到了紫金磐龍的認可,那座雕塑傳出波動,讚許道:「不錯,有些成為巔峰強者的潛力,你過來,可以跟我談談。」


面對這種邀請,任何人恐怕都要瞬間狂喜萬分,尤其是在拼盡全力大戰後,更是會理所當然的認為是自己的努力征服了這尊神級生物。

然而楊迪很冷靜,他無動於衷,站在那裡咧嘴冷笑:「少來這一套,你缺少誠意,只是想騙我過去成為你的龍仆而已,你剛才在與我交手的過程中,偷偷感應到了我的靈魂脈路,真以為我不知道嗎?」

在場的龍魂出現顯露出了吃驚波動,紫金磐龍自己,更是相當錯愕,這小子是怎麼發現的?

楊迪確實非常謹慎,沒有被勝利沖昏頭腦,不過洞悉這些,還是要歸功於他身上的一尊古老存在。

不是一炁爐老祖宗,而是極炎古樹,後者暗中提醒他這尊神龍圖謀不軌,這件事本身有詐。

下一刻,紫金磐龍顯然失去了耐性,冷喝道:「小子,給本座過來跪下,你這渺小的生靈,能夠為本座做出貢獻是你的福氣,你需要做的只有服從!」

在那威嚴冷酷的聲音中,還散發出一股無形可怕的魔力,楊迪旋即駭然的發現,他的身子竟然開始不受控制的往前移動。

對方一定做了什麼手腳。

「這是紫金龍魂鎖,它記下了你的靈魂輪廓,從而通過秘法想要強行征服你。」極炎古樹提醒道,經驗相當老道豐富。

「這條狡猾虛偽的龍!」楊迪一哼,旋即第二階段的靈魂瞬間在識海中化作一柄劍,直接從無形中斬斷了那種聯繫。

「什麼?」紫金磐龍大驚,難以置信。

「真以為你有本事奴役老子嗎,你還太嫩了點兒!」楊迪冷笑,這便是魂劍的厲害之處,他的劍,早已可以在有形和無形之間自由轉換,甚至能夠在心神內凝聚劍意展開精神層面的進攻。

正當紫金磐龍準備憤怒的展開新一輪攻勢之際,一道威嚴滄桑的聲音,從最裡頭傳來。

「好了,到此為止吧,他有不弱的魂力,又有兩道仙氣護體,任你手段使盡,也控制不了他。」那是一尊生著白須的神龍,龍鱗暗淡,不顯光華,唯有一雙龍炯炯有神,明亮發光,彷彿時間長河在眸子間流淌。

它,正是蒼龍!

蒼龍在這裡顯得與眾不同,那座雕塑,盤踞在一座山石上,最詭異特別的是竟然被沉重鎖鏈纏繞著,彷彿犯下了滔天罪孽一樣。

在眾多神龍中,蒼龍似乎有著令人敬畏的聲望。

它一出聲,便是威嚴肅穆,周圍的龍魂紛紛安靜了下來,連桀驁不馴的紫金磐龍、青龍都沉默了。

不過,蒼龍精魂所說的也是實情,剛才那種情況,紫金磐龍很難有什麼機會欺壓楊迪,畢竟它現在限制太多了,早已不復當年之勇。

「年輕人你過來。」數息后,被厚重鎖鏈纏繞的蒼龍再度開口。

楊迪呼吸緊蹙,這一次極炎古樹沒有說話,他想了想,當即繼續保持警惕,懷著忐忑的心情便過去了。

然而靠近之後,蒼龍卻給他澆了一盆冷水,那尊古老存在淡淡的告知道:「本座有一徒孫,名曰螭吻,它的精魂也被鎖在外面,你可以去找他談談。」

楊迪倍受打擊,在傳說中,螭吻雖然擁有龍的血脈,卻不是真正的神龍。

不過,楊迪還是感受到了這尊神級古老存在對自己的善意。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