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感覺自己想的實在是太多了,這怎麼可能會炸彈的。

再說了,炸彈也不可能寄到這裡的。

他搓了一下自己的手。


到底是拆還是不拆來著,他怎麼感覺自己的手好癢啊,他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手,臭手,給我一邊去。這可是別人的,做人要有道德標準的,再說了,唐俞折那脾氣好怪的,他還真怕他要是知道他把他的包裹給拆了,會揍他的,他的那雙手實在是太重了,而且打人也疼,他摸了摸自己的屁股,現在似乎還有他那隻大腳踢在他屁股上面的感覺。

真是疼死他了。

這叫余疼未消。

而門吱的一聲開了,也是帶來了外面的一股子冷氣,北方的冬天,似是都要凍裂了牆壁。

蘇俊西差一點又是跳到了自己的床上抱被子了。

吃飯,就只是兩個字,然後就見唐俞折將一碗飯扔在了桌子上。

「你能溫柔的對我的碗嗎?」蘇俊西連忙的跑了過去,抱著碗就暖起了手,對了,你的包裹,他現在也不吃飯了,直接拿起一包裹就塞在唐俞折的懷裡。

「不過,這是誰送的啊,你父母?」

唐俞折輕皺一下自己的眉心。

「不知道。」按他爸的脾氣,給他寄東西,不可能,除非他爸不姓唐了。

「拆啊,」蘇公權想知道裡面的東西都是想瘋了。

他這抱過來就扯啊扯的,撕啊撕的,只是這包裹有些太嚴密了,所以,他這撕了半天,還是沒有撒出一個口來,最後,他怒了,他就不信,他蘇俊西搞不過一個包裹。他再是用力的扯著。

總算的,這箱子被他扯破了,也是露出了裡面疊的十分整齊的衣服。

哦,是這個啊。

他大方的從裡面拿出了一條圍巾扔給了唐俞折,「這個你的。」

接著再是從裡面拿出了一件毛衣,抱在自己的懷裡。「我的。」

唐俞折伸出手。

「給我。」

蘇俊西可憐惜惜的抱著毛衣。

最後他還是將毛衣給了出去,雖然他是挺想要的,可是好像要從唐俞折手上搶東西,那是很不明知的,為了自己的屁股不挨腳,他還是老實一些的好。< 「唐俞折,這個送你,」一個女生叫著他的名子,也不知道是幾年級的,話話也是吞吞吐吐,讓他頓時跟著煩燥起來。 「唐俞折,我……我……」 那女生還是結巴的。 唐俞折抿緊自己的薄唇,只是靠在一邊的樹上,微微的光線落在他的身上,更加了一份冷清之感。

「唐俞折,我喜歡你,」人家女生總算是鼓足了勇氣,說出了這一句憋在心中很久的話,只是唐俞折只是微微的睜開了雙眼,那雙黑眸依舊沉不見底,無情無緒。

他輕動了一下自己無情的薄唇。

「跟我有關係嗎?」

女生大受打擊,臉色也是變的十分的難盾。

「你喜歡我,我就得喜歡你?」他再是一句,女生倒退了一步,然後捂著臉跑開了。

唐俞折站直了身體,一張臉也是定的平的沒有一絲表情。這時,他感覺自己身後有著一串腳步聲,他的耳力與感覺比起一般人都要強很多,哪怕是細微的聲音,都是逃不過他的耳朵。

他轉過身,盯著那個那個拿著書的女孩子,一縷淺金色的陽光灑她的頭髮上,微風輕輕的吹來了,正巧吹亂了她額間的髮絲,她的額頭到是飽滿,五官也是長的舒服,雖然不是那種一眼的美女,但是,卻是清清秀秀的很乾凈。

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一笑,唇角也是自然的向上抬了一下。

她而轉身間,唐俞折總算是完全看清了她的長相。

是她,那個會泡綠茶的女生。

雖然說,她一直帶著口罩,但是,他了的眼力絕對的不會認錯。

他其實並沒有放在心中,只是偶然的,心中卻是記起了一個人的長相,而那個人,他甚至還不知道名子。

他抬頭看了很是明朗的天空,下了幾天雪之後,終於是放晴了,但是,北方的冬天依舊是冷的刺骨,他繫緊了脖子上的圍巾,突然之間,心中就像是被什麼給漲滿了一樣。

也是託了這件毛衣的福,這一個冬天,他並沒有受到冷。

只是,這一學期快要過去了。

這一年過年,他卻是不知道要何去何去。

他爸那性子,怕是沒有一兩年,是消不了氣的,他她到是心疼他,可是也得過了老頭的那一關才行,老頭現在正在氣頭上,沒的消。

「俞折,你真的不回嗎?」蘇俊西這話都不知道問了多少次了,你一個人在外面行不行啊,過年外面又是沒有東西賣,你不會餓死吧,要不,這樣吧,他想了想,「你跟我回我家吧。反正我家裡地方大,有我住的,就有你住,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

「不用了,」唐俞折收好好自己的不多的行禮,就準備隨便找一個地方,將這個年給過了。

「你爸還真是狠,」蘇俊西一想起唐爸爸的臭脾氣,就大乎受不了,「哪有把兒子丟在外面不管不顧的,大過年的,也不讓他回家。」

「俞折,你真的沒事吧?」

蘇俊西忍不住的再是擔心的問著。

「你看像有事嗎?」唐俞折拉開門就走,別人離校,他也一樣,不過別人是回家,他還不知道要去哪裡。

「樣子是沒事,可是心呢,唉……可憐的唐俞折啊,」蘇俊西抱了抱自己的胳膊,說實話,如果換成了他,他都不知道要怎麼活下去,不過,唐俞折就唐俞折,他雖然還是擔心,卻是知道,等到明年他來時,唐俞折這個可怕的變太的人一定會出現在他的面前的,還是陰魂不散。

學校里的學生大部分都是回家過來了,學校也會在這時封閉學校,再不走,也是要被趕出來的,自己走和別人趕,傻子都知道要選哪一個。

唐俞折找了一家外租的公寓,公寓裡面什麼都有,包括電視機,暖氣,還有烙都是帶全了,一個月下來,差不多一千多塊。

他連眼睛也沒有眨的就直接淘出了錢,這就住進了這個小公寓裡面。

算是獨門獨戶,也算是安靜乾淨。

他靠在陽台上面站著,神色淺淡的望著外面街上來來回回出行的人,快要過年了,街上的人多了起來,都是去備年貨的,也不知道這世上到底有多少個像是他唐俞折的人。

有家回不得的。

他站直了身體,準備去睡覺了。

至天明天,他微微的皺了一下眉,明天他應該去次超市,買些泡麵才對。

對人,他這個人幾乎什麼都會,會修電腦,懂電,打打架,會賺錢,但是唯一的缺點就,他不會做東西吃,煮個面還行,就是味道不對,所以,他不喜歡自己動手。

現在還好,還可以去外面吃上一兩頓,但是,到了過年的時候,怕是他就只能吃泡麵度過這些日子了。

別人過年都是吃好的,穿好的,他呢。

他無所謂的勾了一下唇角。

這一夜到睡的不錯。

第二天,他便出了門,去了附近一家大型超市,準備去買些泡麵,給購物車裡丟了一大堆的泡成,他也沒有多挑什麼,就直接去結帳了,只是,偶然的,他卻是認出了一個對他而言,分外熟悉身影。

她怎麼也在這裡,而且,她好像是在躲他。

他微微鈹緊自己的眉頭,不動聲色的觀察著那個躲在一邊的女生。

怎麼,她也沒有回家,還是說,她家就在這裡了。

而這些似乎都不關他的事情,結了帳,拿了自己的東西,但是,不由的,他卻是沒有走,就這麼站一邊,淡淡的盯著超市的出口,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等什麼,更不知道自己站在這裡做什麼。

似乎他的心比他的人要城實一些。

他只是想要看看罷了。

他看到那個小小的女生提著兩個大袋子出來,袋子裡面依稀裝著的是一些鍋碗盆之類的。

而他已經肯定這個小女生怕是和他一樣,並沒有回家。

鬼使神差的,他竟然跟著她,跟到了她住的那一個地方,那是一處民居,應該也是租了房子,他看到她進去了,還有她費力的提著那些鍋碗盆的之類的上了樓,再是開了門,然後進了一間可能並不算大的房間之內。

他將自己身體靠在一邊的牆上,一張臉也是定的有些冷淡。

一個女孩子家的,不回家,真不像話。

他轉過了身,提著自己的東西也是準備回去,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卻如同是被壓了什麼東西一般,有些不舒服。< 而他抬頭看了看天,這樣的天氣,怕是這個年要在雪中度過了。 而他猜的不錯,確實是下雪了,而且雪下的很大很大,都是將整個城市變成了一坐冰雪之城。 趁著還不算是太冷,他又是給自己買了一些能吃的東西,也不太挑,能吃的就行,而他在走了幾步之後,微微的停下了腳步。
有人跟著他。

他從一邊的汽車鏡中發現了那個小小的女生。

又是她。

他輕抿了一下自己的唇角,要跟就跟吧。

直直他進了自己的公寓中,關上了門,再一次站在窗戶向外望過去時,她已經離開了,雪依舊是在下著,他看到她的肩頭落下了片片白雪,再是抖落了一地的銀白。

唐俞折給桌上放了一些零錢,他站了起來,明天這裡就要關門,老闆要過年,所以,生意也不做了,當然,他也沒有飯吃了,而這一家是這一帶最後還在開著門的。

而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也就是除夕。

雪揚揚洒洒的一直在下,而再多的雪也是無阻止人們出行買東西的節奏,而離年關越近,人卻開如漸漸的少了起來,直到了除夕的這一天,街上的行人,零零散散,也可以數的清了。

唐俞折給自己泡了一包泡麵,他就這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上面還有很多的美食,以及各地的風土人情。他呢,只是守著一碗泡麵。

面好了,他一口一口的吃著,也是嘗不出來的什麼味道,反正什麼這個面,那個面的,在他的看來,都是一個味道,泡麵的味道。

晚上,是家家戶戶團年的日子,這一天,不是要包餃子,就要吃湯園。

唐俞折又是一碗泡麵,他在等春節晚會開始,也在等的面泡好。

就在這時,他敏感的聽到了外面似乎是有敲門的聲音。

誰。

他站了起來,向門口走去。

吱的一聲開了門,而他還真不知道,這個時候,會有誰是來拜訪他的。

門打開,一股冷風加著雪吹在了他的臉上,他的身上並沒有穿太多的衣服,雖然是冷,但是他卻是動過一下,依舊是這般冷冷的站在風雪裡面,似乎,他要比現在的風雪,還要冰,還要冷,也還要寂寞。

沒有人。

只是,他的鼻子卻是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卻是不知道從哪裡而來。

而他低下頭,看到了放在地上的一包東西。

這個是?

他蹲下身子,抱起了那包東西,還能感覺到來自於上面的溫度。

這是什麼,他不知道。

好像是飯盒,他打開了外面的袋子,已經看到了外面那層白色簡易飯盒了,關上門,將飯盒放在了桌了上,他自己卻是走到了窗戶邊,一排排長長的路燈之下,有一個瘦小的身影正深一腳淺一腳的踩著雪。而路燈將他的身影越拉越長,最後直到看不見為止。

笨,他的唇角微向抿了起來,再一次的坐在發沙發上同,而此時,春節晚會已經開始了,熟悉的喜氣,熟悉主持風格,熟悉的節目,就像是以往一樣,或許看的多了,就會感覺有些索然無味。

每年都有,每年卻也是不可缺少。

他打開了那還熱著的飯盒,卻是在裡面看到了一個個包的像是元寶一樣的餃子,還是熱著的……

他忍不住的夾了一個,就這樣放在嘴裡。

也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感覺,突然之間,他的心就這樣的暖了起來,只是因為一個餃子。

而餃子,真的很好吃。

尤其是裡面的一種,他嘗出了蝦仁的味道。

再是沾著一邊酸味十足的汗水,說實話,在這樣一個冬天裡面,這是一種讓他這輩子也無法忘記的事情。是的,他一輩子也不可能忘,都說雪中送炭,他或許沒有多大的感覺。

可是,現在明白了,原來這就是雪中送炭,就是這這樣的。

在他最需要的時候,給他送來了,他最想要,也是最缺的東西。

這一天晚上,他吃著餃子,看著春節晚會,說實話,他並沒有感覺這個年有多麼難過的,最起碼,他還吃到了餃子。

雪依舊是在下著,怕是這個年就真的在雪中度過了。

外面可以聽到不時的鞭炮聲,而一碗餃子吃完后,他摸了摸自己的吃的都是有些撐的肚子,很好吃,尤其是那個蝦仁的,只是不知道,明天是否他還能吃到,或許他需要給明天留上一些才行。

不過,現在說這些都有些太晚了。

因為這一大飯盒的餃子,已經被他給吃光啃凈了,連一個也沒剩下,

「明天還是吃泡麵吧,」他自嘲了一聲,從來都沒有像是今天一樣,如此討厭去過一個年。

大年初一仍然是雪,似乎就有下不完的雪,從空中不斷的飄落著,融化著,而地上已經鋪滿了白茫茫的一片,除了白色以片,再無其它,這樣白的純凈,似是洗去了世間所有的塵埃。

晚上,電視節目依然是與過年有關,他換了一個台,還是,直到換到了一個電視劇,他才是心不在焉的看了起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