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這時候,林凡的大手也是緩緩的拍下,直接將葉良辰禁錮,一切都是在眨眼間發生,所有人都是沒有注意到,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了,

葉良辰在被林凡禁錮之後神色立刻就是一變,但是在隨後他的神色就恢復了正常,直接閉上了眼睛,一言不發,

「我該叫你葉良辰呢,還是其他的什麼呢,」

林凡在看到葉良辰此時被他禁錮才算是放下心來,緩緩的笑道,

「既然已經落在你的手中,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葉良辰在聽到林凡的話之後閉上的雙目立刻睜了開來,然後淡淡的說道,他的聲音淡定無比,彷彿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一般,

「我沒想過要殺你,不過我也不想就這麼放了你,你說我該將你怎麼辦呢,」

林凡在聽到葉良辰的話之後也是點了點頭,但是在隨後卻又是搖了搖頭,並且歪著腦袋緩緩的說道,

葉良辰:「……」

「將他交給本帝吧,本帝要好好的和他聊聊天,」

就在林凡為難的時候,小老虎的聲音卻是傳了過來,而林凡在聽到小老虎的話之後臉上也是有著一絲笑意出現,總算是等到這句話了,他要的就是這句話,

開始的時候就是小老虎告訴林凡這個葉公子很不一般,因此林凡才會出手,事實證明果然如此,因此只有將葉良辰交給小老虎才是最好的選擇, 「來來來,小子你過來,讓我給你講將我幾萬年前的一些趣事,你一定會感到很有意思的,」

小老虎在聽到林凡的話之後立刻就沖著葉良辰興奮的說道,那樣子好像是有人聽他講話比他有吃的還高興一般,

葉良辰在聽到小老虎的話之後立刻輕輕的走了過去,臉上的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他彷彿是已經接受了現在命運一般,

林凡在看到這一幕卻是默默的替葉良辰悲嘆了一聲,聽小老虎講述曾經的歷史絕對是對一個人最艱難的考驗,反正林凡是看到小老虎講述曾經救感覺到頭暈,

小老虎在給寒冰聖女講述了數日的經歷之後一發而不可收拾,見人就想要炫耀一下他的輝煌歷史,

此時林凡在看到夜裡哦昂陳絲毫不自知的走了過去,他也是連忙大手一揮將兩者都收入煉神鼎之中,以免自己再頭疼,

「好險,」

在將小老虎和葉良辰都送入煉神鼎空間之中后,林凡才暗嘆好險,好在他反應夠快,不然的話到時候等小老虎開始講了的話,恐怕老闆就不用做生意了,

在吃完之後,林凡立刻就離開了客棧,在他離開的時候,小二還特意將林凡送出了門口,在小二看來,林凡也算是救他除了火坑,因此對林凡也是十分感激,

走出客棧之後,他立刻信步向著街上走去,林凡發現,自從進入風火界之後,別的不說,但是街道,他不知道逛了多少次了,恐怕這兩年逛街時間加起來都沒有最近這段時間的多,

聽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各自忙碌著自己的事情,林凡突然發現周圍的一切都已經離他好遠了,就算是他想要刻意的融入進去,但是他始終卻已經脫離了原來的生活軌跡,

回不去了,

「修者,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於己斗,這何嘗不是一種快樂呢,」

在良久之後,林凡曬然長嘆,現在的這條路,已經超出了他的預計,但是現在的這條路,才是最適合他的道路,修者如蟻,隨時都有可能泯滅,但是這也有一線生機讓他證得大道,

「好志氣,」

只是就在林凡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從旁邊卻是傳出一道讚歎聲,同時一個中年文士輕搖摺扇走了出來,中年文士在走過來的時候,臉上也是有著一絲讚賞,在林凡看過來的時候更是露出一絲善意的微笑,

「繆贊了,」

林凡在看到中年文士的出現之後立刻就是瞳孔微微一縮,只是在感受到對方身上那平和無比的氣息之後才緩緩的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

「相遇即是有緣,小友不如一起去喝杯茶如何,」

中年文士在看到林凡那不卑不亢的神色之後臉上的笑意變得更濃,並且在接下來的時候更是主動邀請道,

「既然老伯有這個雅興,那麼在下也就捨命陪君子了,」

林凡在看到中年文士這般盛情的邀請之後也是露出了一絲笑意,緩緩的說道,

只是在同時,他還是不敢大意,在對方身上他沒有感受到絲毫的道力波動,但是對方給他的壓力卻是前所未有的強大,這個中年文士絕對是一個高手,

只是對方為什麼會邀請自己喝茶,真的只是偶然撞見,或者是對方刻意為之,不管如何,林凡都打算隨機應變,以不變應萬變,看看對方究竟想要幹什麼,

在兩人身後不遠處正好有一個涼棚,涼棚之下赫然是一個茶攤,兩人也就就近來到了這個涼棚之中緩緩坐定,在坐定之後,中年文士立刻向著林凡望來,在看到林凡始終沉著冷靜,沒有絲毫的神色變化之後不由得暗自點頭,

「何為道,」

在突然之間,中年文士直接開口,他在一開口就是一聲斷喝,讓林凡腦袋直接就是一暈,而後整個腦海中都是這個問題,

「何為道,道是什麼,」

在一瞬間,林凡就陷入到了一個特殊的狀態之中,他的心中也是迷茫無比,他清楚的記得很久之前有人問過他這個問題,但是當初的答案他卻是再也說不出來了,

「究竟什麼是道,」

在林凡的腦海中,林凡一遍遍的在問自己,一個個答案出現在他的心中,卻是在最後都被他捨棄,這不是他的道,他的道是大無畏,大自在,不被束縛,就算是天也不能束縛他,

他很早之前的選擇雖然正確,但是不全面,還差一點,而現在這一點卻是再次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在一瞬間,林凡陷入到了深度的沉思中,

中年文士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林凡思考,奇怪的是兩人的異狀外邊的人卻都是沒有看到,即便是中年文士剛才大喝了一聲也是沒有人關注他們,

在這一刻,林凡和中年文士兩人彷彿從這個空間脫離,進入另外一個空間一般,

「道是法則,是規則,是一切的原始,」

「道是道路,是我所要踏足的領域,是我的未來,」

「道是萬物,萬物皆為道,世間的一切都是道的體現,」

在這時候,一個個想法如雨後春筍一般的出現在林凡的腦海中,但是在隨後林凡卻又是一個個的將他們都掐滅,這些雖然是道,但是也不是他的道,

「道為萬物,萬物為道,我亦為道,道是我,我就是道,」

在最後的時候,林凡的腦海中直接閃過了一個想法,彷彿是一道閃電從他的腦海之中閃過一般,林凡瞬間就明悟了,而在同時,這句話也是從他的口中緩緩的傳出,並且林凡緊閉的雙目也是在同時緩緩的睜開,

「果然不愧是你選定的傳人,和你當年的選擇一模一樣,」

在林凡話語傳出之後,中年文士立刻苦笑一聲道,他的臉上有著一絲絲的震驚之色,顯然是沒想到林凡居然會有這樣的結論,

以自身為道,這是當年那個人的選擇,只是當年他卻是失敗了,現在他的傳人又是同樣的選擇,也不知道能夠走到哪一步,會不會也倒在哪一步之上,

在這一刻,中年男士想要阻止林凡的選擇,但是在最後他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他尊重林凡的選擇,在這時候他只能夠期待林凡能夠創造一個奇迹,替他自己,和那個人證明這條路是成功的,

「多謝前輩,」

在醒轉之後,林凡立刻深深的沖著中年文士拜了一拜,對方值得他這一拜,對方看到了他心中的迷茫,替他掃清了前路,讓他看到了他的道,

這雖然沒有讓他的境界有什麼變化,但是在未來,對他的作用卻是巨大無比的,因此林凡在這一刻是真正的感謝對方,不管對方是因為什麼,但是總管是幫助了他,

「不用謝我,我只是助你早日想通而已,沒有我你也會有想通的一天的,」

中年文士在聽到林凡的話之後立刻輕輕的搖了搖頭,但是在隨後他卻是緊緊的盯著林凡,神色也是變得凝重無比,沖著林凡緩緩的問道,

「我有一句話想要問你,曾經我認識一個逆天妖孽,那絕對是超出你想象的天才,他當初也和你的選擇一樣,但是他最終還是倒在了大道之門外,你確定還要繼續選擇這條道走下去嗎」

中年文士在問完之後,立刻緊緊的盯著林凡的眼睛,他在等待林凡的回答,並且他也是有些好奇,告訴了林凡這個事實之後林凡會如何選擇,儘管他想要讓林凡選擇這條路,但是他也會給林凡一個選擇,讓林凡自己選擇,

「逆天妖孽倒在這條路之上,」

林凡在聽到中年文士的話之後立刻就是心中一震,對於對方的話他絲毫不懷疑,並且他也相信那個逆天妖孽絕對是恐怖級別的,起碼應該不會遜色於仙府傳人這些人,他們都沒走通這條路,他能夠成功嗎,

林凡明白自己論天賦,不算什麼,論努力,也不會是最勤勞的一個人,那麼他還能夠成功嗎,在這一刻,林凡心中也是出現了一絲猶豫,這註定是一條死路,他要繼續走下去嗎,

中年文士也是清楚的看到了林凡臉上神色的劇烈變化,在看到林凡為難他心中也是緊張無比,林凡的選擇對他來說也很重要,如果林凡選擇繼續的話,他也是有一些事情要去做了,

這些事情對他來說也是很困難,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也是希望林凡能夠選擇繼續下去,他希望林凡能夠證明這條路是真正的大道坦途,而不是一條斷路,

「我自從修鍊以來,從來沒有一天是在平靜之中度過的,我的修鍊之路註定不會那麼簡單,即便這已經被人證明是一條斷路,那麼我也要走下去,如果到時候前方沒有路,那麼我就轟出來一條路便是,」

在良久之後,林凡的神色緩緩的堅定了下來,在同時他也是緩緩的開口,一道道響亮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涼棚,而在林凡聲音傳出的時候,中年文士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很好,你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中年文士在聽到林凡的話之後立刻點了點頭,然後緩緩的說道,他的臉上有著一絲滿意之色, 「你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中年文士在聽到林凡的話之後立刻點了點頭,臉上也是出現了一絲讚賞之色,

「他是誰,」

林凡已經聽到中年文士提到好幾次那個他了,他心中明白,中年文士所說的他應該就是那個逆天妖孽,當初和他選擇一樣的存在,

「時機到了你自然會知道,現在告訴你對你沒什麼好處,」

中年文士在看到林凡臉上的那絲疑惑之後之後立刻搖了搖頭,緩緩的笑道,

「不過雖然不能告訴你這些,但是我倒是可以給你一點好處,」

中年文士在說完之後或許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再次抬首沖著林凡說道,林凡聞言立刻向著中年文士望了過去,

「就是它了,」

中年文士說完立刻深深的望了林凡一眼,在隨後的時候立刻一揮手,在他的手中直接出現了一個珠子,那個珠子正是林凡在葬仙之地得到的蘊含空間之力的神秘珠子,

「唰,」

中年文士在將神秘珠子抓在手中之後立刻就是輕笑了一聲,然後直接伸手在珠子之上一抹,而就在他一抹之後,漆黑如墨的珠子立刻就變得純白如玉起來,

並且在同時,林凡在那個珠子之上也是感受到了一絲空間波動,在那絲空間波動出現的時候,珠子周圍的空間立刻就有些不穩定起來,彷彿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影響了一般,

「來一滴血,最好是精血,」

在這時候,中年文士再次開口,他一開口就問林凡所要鮮血,並且是精血,不過在這時候林凡卻是沒有什麼捨不得的感覺,連忙逼出一滴精血送到了中年文士的身前,

「唰,」

在林凡那滴精血出現在那個白色珠子身前的時候,白色珠子立刻劇烈的開始晃動了起來,彷彿是要逃避一般,只是任憑他在中年文士手中不斷的晃動,卻是始終無法逃脫,

「老實點,對你沒壞處,」

中年文士在看到白色珠子這般劇烈的晃動之後立刻笑罵了一聲,然後直接一揮手就將林凡的那滴精血直接打入到了白色珠子之上,

在精血碰到白色珠子之上的瞬間,立刻沒入了進入,並且在瞬間,林凡感覺到他和這個白色珠子產生了一股特殊的感應,林凡知道,這珠子認主了,

在白色珠子認主的瞬間,林凡立刻知道了這個珠子的用途,這個珠子乃是一位精通空間法則的絕世高手所留下的空間法則精華,只是在經歷過無盡的歲月之後卻是化作了這個珠子,

這段漫長的時間或許已經有數萬年,使得這個珠子都產生了一些靈智,雖然不是很成熟,但是總歸也是出現了靈智,

法則精華不管是什麼時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逆天寶物,更別提是兩大至高法則之一的空間法則,可以說林凡這個東西就算是大秦皇朝知道了都會出手搶奪,

「好自為之,」

在這時候,林凡卻是感覺到周圍空間一震,隨後中年文士就消失不見,唯有他的聲音從空間深處傳出,中年文士離開了,

「謝謝,」

如果不是林凡現在有空間珠,根本感受不到中年文士的離開,但是即便是他有空間珠在手,也是在對方離開的時候才發現空間波動,這足以說明對方的實力,

只是不管對方實力如何,林凡都很感謝對方,除了白衣男子,這是第二個對他這麼好的陌生人,林凡將其牢牢的記在了心中,

他相信隨著他不斷的強大,總有一天他會再次見到對方,到時候一切都會明白了,

「客官,你的茶,」

在這時候,林凡耳朵旁卻是一響,原來是中年文士離開之後,空間已經恢復正常,攤主給他送茶來了,

林凡接過茶立刻開始就喝了一口,然後直接丟下了一塊碎銀子就離開了這兒,他要回去琢磨一下這個空間法則,

真是困了就有枕頭送上門,他正好即將突破王者境界,而對於法則卻是沒有絲毫的領悟,而就有人為他送來兩大至尊法則之一的空間法則精華,這不得不讓林凡激動,

在一趕回客棧之後,林凡立刻就布置了一個陣法,然後立刻取出空間珠開始感悟空間法則精華,但是在隨後的時候林凡就是有著一口鮮血噴出,然後面色驚恐的放下了空間珠,

在將空間珠收起來之後林凡也是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在剛才他感悟空間法則的時候,居然遭受到了反噬,這個空間珠雖然已經認主,但是他想要感悟法則的時候就需要放開全部心神,並且需要對方放開全部心神,

而明顯是空間珠的精靈不願意開放心神,而林凡的心神也沒有強大到可以壓制對方,因此他第一次領悟法則算是以失敗而告終,

在感受到這一幕之後林凡也是唯有苦笑,他就知道這東西沒那麼好領悟,現在看來果然如此,只是他心中也是有一種感覺,只要他達到道宗九重天圓滿境界,到時候或許就能夠領悟了,

這是他的一種直覺,雖然沒道理,但是林凡卻是相信自己的直覺,

既然不能夠領悟道力,林凡就開始修鍊了起來,趁著還有一段時間,他要將傷勢修復,並且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

在隨後林凡就緩緩的閉上了雙目,開始吸收道力修鍊,

這一修鍊就是一下午,

在到了晚上的時候林凡也是被一陣敲門聲叫醒的,在知道了已經到了晚上之後,林凡也是緩緩的起身,他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並且狀態也是達到了頂點,

「怎麼樣,」

在林凡打開房門的時候,卻是發現寒冰聖女出現在了門外,此時的寒冰聖女一身黑衣男裝,看起來彷彿一個翩翩美公子一般,

「很好,」

林凡在看到寒冰聖女穿男裝的樣子之後也是不由得讚歎一聲,寒冰聖女一向是身著白衣,看起來聖潔無比,沒想到在穿上男裝的時候給人的感覺也是這麼的出眾,

「那麼就走吧,」

寒冰聖女在看到林凡那驚訝的樣子之後臉上立刻出現了一絲得意的神色,隨後的時候直接就沖著林凡說道,

「好,我們出發,」

林凡聞言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招呼旁邊修鍊的諦聽準備出發,諦聽聞言立刻就沖著林凡點了點頭,然後直接被林凡收入到了煉神鼎空間之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