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易陽的周身不過是瀰漫著一層虛無之力而已,眼前的死亡法則,就宛若是遇到了剋星一般,那是徹底的消融起來,甚至一部分的奧義矩陣,那是全部被易陽的虛無之力給吞沒。

那恐懼的黑『色』骨手,僅僅不過是在易陽頭頂懸浮數息而已,那便是全部的消逝起來,不死主宰失聲驚駭,「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死亡法則自動潰散,小畜生,你究竟是什麼人。」

易陽一步跨越而出,直接是欺身到了不死主宰的面前,『露』出了邪異無比的笑容,道:「老骷髏,你說我是什麼人呢?今天我就拆你這骷髏架子。」

話落,易陽一拳狂暴而出,宛若是天河倒卷,『混』沌隕滅,整個天地那是為之一暗,星辰無光,日月暗淡,整個蒼茫天地猶如是覆蓋了一層無盡的黑暗,如同是深淵一般的虛無,似能夠吞滅一切,同化一切力量。

不死主宰再次的大駭起來,身影急的倒退,可是身前依舊是無窮無盡的黑暗虛無,發出了無盡的怒吼與咆哮,「該死的,這究竟是什麼力量,小畜生,你究竟用的是什麼邪『門』的奧義。」

「轟」的一聲巨響,不死主宰直覺得『胸』前那是一層清晰的震『盪』,整個宛若是白『玉』一般的骷髏身軀,此時居然是層層散了架子,而易陽更是一手抓著一根大『腿』骨。

宛若是雷霆萬鈞一般,朝著不死主宰的骷髏頭變成砸了起來,每一次的重擊都如同是世間最凶狂的力量,直讓他是靈魂震『盪』,差點沒是頭骨爆裂而出,甚至就連靈魂火種,也是變的黯淡無光。

「別砸了,別砸了,住手,住手,別在砸了。」不死主宰發出了無盡的是求饒之聲,易陽的每一擊都帶著恐怖的虛無之力,每一擊都是對他的靈魂產生了可怕的震『盪』,活了無數年的不死主宰,想過很多種死法,可是從沒有想過這種屈辱的死法。

… ?第862章不服你咬我

尼瑪,這是什麼情況,不死主宰啊!始祖六重天的至強者,可是掌道中期的的中階始祖,戰力無雙,死亡奧義也是大成,只要一步就是高階始祖,十祖之中,也是不弱的存在,而且始祖一步一重天,居然被人給拆了,而且居然還求饒了。【最新章節閱讀.】

樹老,老亡靈,大邪魔主,這些都是七重天的始祖,一個個都是強悍至極的存在,可是就算是不死主宰一對一的單挑,也做不到拆了他的身軀,這可是當面打臉,活生生的羞辱啊!

「我去,這尼瑪太生猛了吧!師尊,老大,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生猛,能夠跟始祖單挑了,而且拆了他的骨頭架子。」

孔義一向冷靜,可是面前的情況,也是真正的目瞪口呆,完全就是超越了他的認知。

「這樣的垃圾,為師當年一捏一大把,跟少主相比,他可是差的太遠,不值得一提,不值得一提。」

血魔目光之中掛著無比的欣慰之意,易陽的強悍他可是早就知道了,掌握三千大道,而且融合創始之光的九**則本源印記,可是真正的達到一個強悍無比的地步,論真實的戰力,不會弱於一名七重天的始祖,而且易陽可是真正的萬法不傷之軀,普通的奧義法則,根本就是休想傷害他的身軀。

「老骷髏,你剛才不是很叼的嗎?張口閉口小畜生的嗎?怎麼現在求我住手了嗎?你們以前不是一直高高在上的嗎?一直視我易陽為螻蟻的嗎?怎麼現在不叼,繼續叼給我看看。」

易陽一腳重塌而下,宛若是太古魔神的一擊,可見不死主宰的頭骨產生道道裂紋,金色的靈魂火種那是越發的暗淡。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這才多長時間,你怎麼會變的這麼強,要殺就殺,我也是堂堂始祖,何苦這般羞辱於我。」

不死主宰差點沒氣的靈魂潰散,太侮辱人了,不,這是侮辱他們骷髏一族,可現在的他,根本就不是易陽的對手,他不明白一個人的戰力,短時間之內,怎麼會變的這麼強,而且達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羞辱你,就是羞辱你怎麼的,咋的,不服嗎?今天我還就是羞辱你了,怎麼樣,你咬我啊!今天不僅要羞辱你們,血魔老哥,你見多識廣,我精通丹道,器道,陣道,符文,有沒有辦法,能夠將一名始祖記憶與法則全部保留,徹底煉成兵魂或者丹藥,從而讓一個人可以得到其全部法則奧義。」

易陽的目光之中瀰漫著一股森冷的殺機,轉而是朝著血魔看去,他知道血魔來自天域,知之甚多。

「有,我曾屠戮數百大千界,曾在九虛大世界得到過一本永恆境強者的手札,他跟你一樣,乃是一位丹,陣,器,符的門門精通,手札中明確的記載著各種法則大丹,奧義神兵,各種法則神陣,天符的記載,甚至還有永恆武裝的鍛造,少主,我這便將這手札送與你,希望少主參悟之後,能夠給我煉製一件永恆武裝。」

血魔二話不說,直接是拿出了一件不知名材料打造的書籍,上面銘刻著無數的符文,充斥著玄奧的氣息,直接是落入了易陽的手中。

永恆武裝,法則大丹,奧義神兵,天符,法則神陣,這怎麼可能,他究竟是什麼人,永恆境至強者的手札,毀滅無數大界,他到底是什麼來歷,難道想將不死主宰練成法則大丹。

「住手,易陽,你想幹什麼,這個時候抹殺一名始祖,你知道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我告訴天地殺劫將至,每一位始祖都是一份至強的戰力,你滅我一族傳承此事我可以不追究,你若是想殺不死,你就不怕引起公憤,導致所有始祖追殺你嗎?」

老亡靈心中此時可是憋屈到了極點,區區數月不見,易陽居然提升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而且身邊還跟隨著一位看不清境界的強者,他到底是什麼來歷。

「所有始祖,哈哈哈!就憑你們這些水貨,也配威脅我家少主,就是老魔一個人,要殺你們,也是揮揮手的事情,只不過老魔只對血肉生靈有興趣,對於你們不感興趣,少主,你說吧!究竟怎麼干。「血魔目光之中充斥著一股不屑之意,身上的氣息僅僅稍微的釋放出了一絲,那股無邊的血煞氣息爆發而出,可見他的身影背後籠罩著無數的毀滅的世界,滔天的血氣直衝九重天外,讓人感覺到了無比的恐懼。

「你們追殺我,哈哈哈!就憑今日今時的你們,我說過遲早有一天我會斬下你們的頭顱,你們十祖,我一個也不會少,這些年你們怎麼對我的,我的心裡都給你們記著一筆賬,我會一一的去拜訪你們。」

易陽整個人露出了幾分的不屑之意,完全就是不將他們給看在眼裡,今日今時的易陽,那是完全有足夠囂張的本錢,光憑他如今手中掌握的力量,可以輕易的佔據封印之地,但他不準備暴露所有的力量,肉要一塊塊的撕,才會有快感。

「易陽,冤有頭,債有主,事情是我做的,跟不死無關,不死也從來沒有對你出過手,你要殺就殺我,放過他們。」

老亡靈向前一步,心裡不由的嘆息起來,當年的一念之錯,導致今天的因果,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還有我,當年魔族入侵,乃是我一手授意,你要報仇儘管找我們,跟不死無關,放過他,取我的性命。」

大邪魔主也是向前一步,他知道今日今時的易陽,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隨意可以主宰他生死的存在了,一個完全足以跟他們可以抗衡,而且可以主宰他們生死的存在。

血魔身影一閃而過,直接是到了大邪魔主的身邊,仔細的掃了過去,一指擊中他的眉心,一滴黑色的魔血被逼出,同時又是從自己的身上逼出一滴精血,兩滴精血交織天穹,居然是慢慢的融合起來,而且過程是沒有任何的排斥。

「魔崽子,居然跟本魔的精血完全相融,當年毀滅逃出黑獄,老魔曾逼出一滴精血托他帶了出去,看來你就是這滴精血的演化,算起來也算是老魔的後裔。」

血魔沒有嘆息,而且面色很平靜,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非常的陌生,可是目光一直看著易陽,只要易陽一句話,就會毫不猶豫的斬殺了他。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863章暫時留著你們的狗命

「父親,真的是您嗎?您還活著,我就知道您一定還活著,我從你的血脈之中就能夠感受您的存在,父親,萬古歲月,您真的從那個地方逃出來了嗎?」

大邪魔主喜極而泣,幾乎是就是跪倒在了血魔的面前,可是不禁的出聲。【最新章節閱讀.】

「父親。」血魔聞言,身軀可是明顯的一怔,這是自己的一滴精血所化,擁有自己的意識,可不是真正的父親嗎?說不在乎那是鬼話,血魔心中無比感慨,可是在這個時候,他卻是不敢有所動作。

「我靠,要不要這麼狗血,這個時候居然上演這麼一出悲情劇,大邪啊!大邪,你可真是給我出了一個難題,究竟殺不殺你好呢?殺你,血魔老哥必然心生芥蒂,不殺你,我心中怨恨難消,可好像仔細算起來,你並沒有間接或者直接的對我出手,就算是官府論罪,你也只從犯,老哥,恭喜你了,父子團聚。」

易陽微微一笑,盡量的給自己找了一個不殺大邪的理由,算起來跟大邪真的沒有什麼冤讎,遠遠不如老亡靈與不死主宰來的強烈。

「老弟,多謝,小崽子,你特么真是一個混球,敢對老弟出手,你有幾條命啊!今天是老弟給我面子才不殺你,以後別跟他們瞎參合了,就跟在老子身邊,至少未來殺劫,能夠保你一命。」

血魔對著大邪魔主就是一陣噼里啪啦的教訓,畢竟如今的易陽,乃是這方世界的救星,而且乃是真正的應劫者,那九**則本源印記可不是假的。

「是,父親,易皇,以前的事情還望易皇多多海涵,若是你心中依舊有怨氣,你便給我一刀出氣。」

大邪魔主重重的嘆息一聲,他不知道易陽如今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但是連自己父親,這個絕世老魔都是真心的追隨,易陽絕非是一般的存在,幸好以前沒有得罪的太狠。

「算了,若我真的介意,別說你父親,就算天王老子,我也不會給他面子,過去的就過去了,不要在提了,老鬼,樹老,你們以前高高在上,漠視眾生,可曾會想過有今日,當年你們幫助太上,我不怪你們,要怪就怪你們不應該殺我人族普通子民,這你們自己種下的惡果。」

易陽的目光之中帶著無比的森冷氣息,如今到了這個高度,突然是提不起了報復的快感,看他們一個個的樣子,真是晦氣的很。

「成王敗寇而已,要殺就殺,生死無怨,天地殺劫將至,你易陽未必就能一直囂張下去,世界很大,你也會有隕落的一天。」

樹老的聲音之中蘊含著無匹的凶煞之意,對於易陽依舊是充斥著幾分的不屑之意。

「好一個成王敗寇,樹老,看來你也不是這方世界,甚至不是這方天域的人,你隱藏的很好啊!這麼多年沒有人發現你的身份,世界的確很大,可惜最後死的人一定不是我,就算是我要死了,你也看不到,因為你絕對比我先死,看來你的本體是在紫霄天域是嗎?我真就好奇了,這虛無天域,最後的一界,竟然引得你們這麼多外來的始祖覬覦,這裡究竟著什麼奧秘呢?」

易陽此時已經是多少的猜出了樹老的身份,就憑他這般舉動,無比詭秘的行事手段,絕對不是這方世界的人,一定是來自紫霄天域,就憑他對太上的身份就知道了。

「你居然知道紫霄天域,小畜生你等著,我紫霄天域的軍團十年之內,一定殺入玄黃大世界,屆時這方世界的生靈,你們全部等著毀滅吧!易陽,你給我等著,來日再見,我必取你性命。」

樹老的人形面孔之中露出了無盡的殺機,給人一種恐怖的氣息,身影居然是化成了一道綠光,逐漸的消散起來。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虛無天域是什麼地方,留下。」血魔一聲爆喝,整個周身無盡的血煞之氣爆發,一道道符文猙獰而出,形成了恐怖的奧義神鏈,演化成了一道恐怖的血色魔爪,撕裂虛空,穿破混沌,直達域外,生生將樹老的靈魂給直接抓來了回來。

幾百道的恐怖奧義神鏈,生生將他的身軀給抓出,徹底是鎖在了虛空,血魔宛若是一尊狂暴的魔神,散發出了無邊強勢的氣息,「老弟,抓回來了,如何處置。」

「大邪,召集封印之地所有始祖,以我的名義召喚,如果敢不來,後果自負,紫霄天域潛入我虛無天域無盡歲月,留下無數後手,暗地裡還不知道有多少勢力,我們怎麼斗乃是我們自己的事情,老鬼,還有老骷髏,你們的命我暫時給你們記著。」

易陽的面色之中露出了無邊的嚴峻之意,紫霄天域,仙神兩族,虛祖隕落,他們的勢力在這裡潛伏很久,這一域之中,絕對是隱藏無數的大秘密,而且他們經營多年,誰也不知道暗中究竟在搞什麼。

「易陽,易陽,無論你怎麼變,無論你如何恨我們,可是你這個人有一點永不會變,直當有外來壓力之時,你永遠不會為了一己恩怨至天下於不顧,當年在人族如此,如今你也是如此,不死,我們真的做錯了。」

老亡靈重重的嘆息一聲,朝著易陽恭敬的一禮,徹底是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滾,不用你們這麼假惺惺的奉承我,殺了你們固然很痛快,但是留你們一命更能發揮更大的作用,老鬼,若你還敢在背後搞事,我絕對弄死你。」

易陽的面孔散發出了陰冷的殺機,一腳將骷髏王的頭骨踹開。

「易皇,血祖,魔龍,光明,妖祖更在抗衡永恆國度與大厄帝國的人,暫時難以分身,到是道祖與青靈仙子過來了,我們怎麼做。」

大邪魔主現在對於易陽可是尊敬無比,這樣一個能夠為了放下私怨,一心抗敵的人,光憑這份胸襟與氣度,就是非他們所能及。

「道祖,來的正好,一會看我眼色行事。」易陽便是不動聲色,暗中已經是準備隨時的祭出黑獄,足以將道祖給鎮壓。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864章放長線

「樹老,你們這是什麼情況,不死你的身軀是怎麼了。【風雲閱讀網.】」道祖的身影遁空而至,整個人露出了無邊的驚駭之意。

「道祖快走,我的身份泄露了,你也暴露了,趕緊走,去找太上,快走。」

樹老見到道祖的到來,直接是發出了無盡的怒吼,示意道祖趕緊是離去。

「想走,你認為你這個時候你還能走的了嗎?乖乖的給我留下吧!道祖,最好別反抗,別讓大家難做,只要你不出手,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易陽身影負手而立,緩緩的逼近而去,給人一種無比的凌厲氣息。

「易小友,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有什麼事情不能坐下來慢慢說嗎?老道我自認沒有對不起你的對方吧!小友,做人可不能這樣。」

道祖的面孔之中透露出了幾分的無奈之意,若是真的誠心算計他,根本就是走不了,而且他自認跟易陽的關係還不錯,至少一直沒有撕破臉皮。

「是,就因為這樣,我才沒有對你出手,不然的話,那貨就是你的下場,道祖,我很有誠意的,說吧!你們紫霄天域的人,隱藏我虛無天域多年,究竟所為何事,十年之後,葬天獄開啟,是不是仙神聯軍的入侵,我虛無天域只剩下這最後的一界,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

易陽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了幾分的笑意,有些事情已經是到了這個局面,那麼自然是開誠布公的談。

「紫霄天域,小友,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們都是虛無天域的人,我們所在的界被兩大國度毀滅,無論才逃亡了這裡,我們可不是什麼紫霄天域的人,小友,你說的這些,老道真的聽不懂。」

道祖完全就是一臉的枉然,他根本就是不明白易陽在說什麼。

「老弟,跟你這個牛鼻子還有什麼好說的,直接抓過來搜魂便是,不管他隱藏著什麼秘密,最終都能查出來。」

血魔重重的冷哼一聲,屬於半步永恆大能的強者氣息那是瞬間的閃爍而出。

「老哥,暫且住手,道祖,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跟我揣著明白裝糊塗呢?仙子,你最好勸勸道祖,我真的不想跟你們動手。」

易陽一步步的向前,看著青靈仙子,再次是嘆息一聲,道祖很有可能真的不知道,但也有可能在裝,目前易陽是判斷不出。

「小友,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是土生土長,虛無天域的人,我是隨太上一起過來此界的,我誕生在赤雲大世界,我可能算是唯一的倖存者,這一點大厄帝國的第十三法老王知道,當年就是他追殺於我,要不是太上出手,我早就是隕落了。」

道祖可是滿臉的懊惱之意,這完全就是無妄之災嗎?如果他真是外域的人,早就是隨太上一起離開封印之地了。

「老弟,這個牛鼻子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在撒謊,赤雲大世界乃是我一手覆滅,根本就是沒有什麼生靈活著,他在撒謊,其實要查他的身份很簡單,每個人誕生虛無天域的人,都自然有一道屬於虛無天域的印記,只要檢查他的生命印記,就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在撒謊。」

血魔一聲爆喝,直接就是揭穿了他的謊言,畢竟赤雲大世界可是他一手覆滅的,怎麼可能是大厄帝國的人覆滅。

「道祖,讓我查查你的印記吧!這樣對大家都好,不然的話,他可不會向我這麼好說話了,你不要逼我動手,道祖,我可希望你要考慮清楚,要麼露出印記,要麼我自己動手。」

易陽一步步的逼近,周身虛無之力籠罩而出,以他為中心,整個天地變的是宛若無盡的深淵一般,充斥著恐怖的虛無。

「慢著,你們自己仔細看。」道祖感受到了一股威脅,他雖然也是七重天的始祖,但是在易陽的身上,真正的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脅,而且這股威脅,隨時都能要他的命。

話落,可見道祖的眉心直接是迸發出了一道青色的印記,整個印記的深處,帶著一抹虛無的氣息,宛若是深淵一般,這股印記可是很熟悉,而且是熟悉到了極點,絕對是代表著虛無天域的印記。

「沒錯,每一位誕生虛無天域的生靈,體內都會自然的帶著虛祖的氣息,不過就算這樣,也不能證明你就是這一界的人,虛祖隕落多年,紫霄天域之祖,若真是誠心想要侵佔這裡,改變一個人的印記不會是那麼困難,少主,查他的往生記憶,我就不信了。」

血魔雖然是絕世凶魔,乃是真正的大惡之人,但是對於外域入侵者,真正可是痛恨到了極點,不管虛無天域怎麼斗,那是自己的事情,外域的人干涉,就絕對不行。

「易皇,你別逼人太甚,你讓我們交出印記,已經是給了你足夠的面子,還要窺視往生記憶,你這要打我們的臉嗎?」

青靈仙子已經是被逼到了極限,忍不住的發出了怒意,有些事情能忍,但是有些事情,絕對是忍不了。

「不必了,我相通道祖的為人,若真是紫霄天域的人,早就應該是逃走了,而不會交出了印記了,老哥,帶這貨去黑獄,好好拷問一翻,我賜你一道黑炎,留下的法則與奧義,我們可以煉製奧義神兵與法則大丹。」

易陽徒手一揮,一道連接著黑獄的虛空之門開啟,一道黑色的火焰直接是出現在了他的血魔的掌心之中。

「放心吧!保證完成任務,小崽子,跟我過來,帶你去見識見識。」血魔也不管大邪魔主答應於否,一把將其給懾進了黑獄之中。

「青靈仙子,事關重大,得罪之處,還望海涵,紫霄天域關係重大,我不得不這麼做,希望你們能夠體諒,天地殺劫將至,沒有生靈能夠逃脫,唯有聚整個世界之運,才能有一線生機,未來何去何從,希望你們考慮清楚。」

易陽重重的嘆息一聲,帶著微微的惆悵之意。

「哼!我們走。」青靈仙子直接是撕裂虛空,帶著道祖離開了這裡。

「易老大,就這麼放他們走了,師尊說了,有可能會有人暗中庇護啊!咱們難道就什麼也不問了嗎?」

孔義很不理解易陽的行為,怎麼就輕易的放他們走了。

「走,你以為他們走的了嗎?這叫放長線,釣大魚,不拋出誘餌,又如何引大魚上鉤,孔義,你回玄黃大世界一趟,請你族老祖來一趟,有要事相商,倘若不肯來,孔義,我會在你身上留下一道虛空之門,到時候帶著你三叔,還有你的族人回來吧!」

「不死,回去冥府,整頓軍團,準備應付未來的戰爭吧!老鬼,隨我走一趟,看看道祖究竟搞什麼鬼。」

易陽仰望天穹一眼,戰爭很快將要開啟,玄黃大世界不是鐵板一塊,必須先從內部肅清所有敵人。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c_t;第865章風烈子的計策

老亡靈現在可是尷尬無比,心中生起了無比的悔恨,當初將寶全部的壓在了太上的身上,現在到好,易陽強勢崛起,想要鎮殺他們,簡直就是輕而易舉,而且身邊還是隱藏著一尊恐怖的老魔,還是大邪魔主的父親。【無彈窗.】

倘若當初能夠跟易陽保持一絲良好的關係,如今的局面肯怕也不會是這樣了吧!至少與易陽不會敵人,不過索性現在還不晚。

皇城,區區數月不見而已,整個帝庭的氣運那是越發的強盛,整個皇城區域,光是這一條氣運之龍,幾乎是全部將皇城的範圍覆蓋,充斥著無比強橫的氣息。

「易皇,我不能在靠近了,帝庭的手段很強,若是我貿然靠近,一定會被發現,這裡至少隱藏著兩名始祖級的強者,最近不知道帝庭與大厄帝國,還有永恆國度達成了什麼協議,居然停止了征伐,而倒是將矛頭全部放到了妖族身上,易皇,咱們來這裡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老亡靈最終還是難以忍受心中的好奇,徑直的出聲詢問起來。

「走吧!我帶你進去,我今天便讓你看看帝庭的真面目,也讓你看清楚這些年你究竟做了什麼事情,這方世界差點就毀在你們這些始祖的手中,不過應該一切還來的及。」

話落,易陽的身影是由實轉虛,身影快速的遁入了混沌虛空,一陣黑暗宛若深淵一般的虛無之力,直接是包裹著老亡靈,瞬間的遁入了皇城之中,宛若是無人之境,直接是到了面前。(』)

人皇殿之中,可見正中王座之中端坐著一道身影,身著九龍帝袍,頭帶紫金王冠,周隱隱有龍氣盤旋,散發出了無比威嚴而又恐怖的氣息,宛若是鎮壓萬古諸天的無上天帝reads;。

「大帝,樹老被抓了,我們的身份肯怕泄露了,目前的易陽戰力很強,肯怕不下於我們之中的任何一位,大帝,還有十年的時間,才是古天域之路開啟,那是我們進入這裡的唯一機會,絕對不能錯過,一但錯過的話,將是永遠難以進入虛無天域,大帝,此子若不誅殺,後患無窮。」

道祖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大殿之中,目光之中透露出了無盡的殺伐之意,絲毫沒有先前那卑躬屈膝的樣子。

「他終究還是成長了起來,越是有壓力逼迫,他成長是越快,可惜我們把他得罪的太狠了,踏平了不死山,那樣一種徹骨的大仇,他居然說放下就放下,大帝,我們招惹了一個可怕的敵人,此子,將是我們未來紫霄天域進軍虛無天域最大的阻礙。」

風烈子的身影那是重重的嘆息一聲,他跟隨過易陽一段時間,深知易陽的可怕,憑著他為人族所做的這些事情,足以是看出他的本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