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時候群龍無首顯然是不行的,他們得配合老爺的計劃,可又不知道該如何配合,當下他們就將矛頭指向了沐晨。

這個一出現就表現出極為強勢姿態的年輕人,這個時候除了他還能有誰同時震懾的住十支已經出現分裂的隊伍?

一名叫阿忠的中年男子從隊伍中走到了沐晨跟前,他是暴龍的親信,也是其中一支隊伍的小隊長,之前在高架橋上沐晨曾見到過。

他半跪在地,向沐晨抱拳道:「小哥,您是老爺的朋友,老爺對您也是信任有加,現在我們這些隊伍就像盤散沙,沒人帶領的話早晚是要出問題的。您看能不能……」

阿忠話還沒說完就被沐晨揮手打斷了,幾名小隊長面面相覷間也不敢再多說什麼,目光全都匯聚到了沐晨身上,等著沐晨做出安排。

「老爺子的計劃我並未參與,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自己也沒有半點把握。你們都是老爺子的親信,他的行事做法你們比我更清楚,而且我始終是個外人,沒那個資格去干預你們接下來該怎麼做。」沐晨搖了搖頭,敷衍了幾句就要帶著可兒離去,可這些人卻不依不饒,一下子全都跪倒在了沐晨跟前。

「小哥,您也算是親眼見證了我們十幾支隊伍的成立,怎麼能說是外人呢。而且,您忍心就這麼看著我們好不容易拉攏起來的數十萬人隊伍就這麼散了嗎?」阿忠的言行代表了其他小隊長的態度,在眾人紛紛點頭附和之下,硬是逼著沐晨在這個時候接手數十萬人的隊伍。

這倒是讓沐晨為難了起來。

老實說,這個時候他只需要管好自己的幾個人小隊就能夠在冥界大門打開之後離去,根本就沒必要多生事端,去招攬這樣一個爛攤子。

記武神帝

一想到這裡,沐晨眉頭立即緊鎖了起來。

我靠了,老爺子是什麼人?

說好聽了叫深謀遠慮,說難聽了就是老奸巨猾。這樣的人在做出計劃之前,怎麼可能會忽略麾下數十萬人馬該何去何從?

將這十支隊伍丟在這裡,很明顯就是事先就已經安排好了的。而且,之前老爺子曾與沐晨掏心掏肺的討論過這些隊伍該如何安排的問題。

當時老爺子的意思表達的十分明確,將管理隊伍的許可權放給投靠而來之人,然後把自己的親信組織成一支精銳小隊。

當時沐晨只顧著感嘆老爺子深謀遠慮,根本就沒想到,老爺子的計劃打從那之前就已經開始了。故意告訴沐晨那麼多信息,原來並不是要考驗沐晨,而是事先將這些隊伍該何去何從的安排告知給沐晨,最後由沐晨來替他執行啊!

沐晨想到這些忍不住罵了一句,他實在難以想象,這個滄桑老漢前後究竟做了多少準備。局面上的發展,幾乎全都在老爺子的算計之中,就連眼下這樣的狀況老爺子都已經事先安排好了,這簡直可以說是料事如神啊。

不過沐晨同時也感到極為不爽,因為整件事情幾乎都是暴龍事先安排好的,那也就是說,連他也在暴龍的利用範圍之內。

雖然在老爺子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但這樣被人利用心中難免會生出不爽的情緒,可沐晨要怪老爺子似乎又沒那個資格。

畢竟老爺子沒有刻意去隱瞞什麼,這些事情是明擺著就告訴給他的,只是他沒暴龍那麼深謀遠慮,提前想到會面對這樣的一幕罷了。

而且,這數十萬人馬交給他管理對他也並不是沒有好處,至少眼下他就能夠以這數十萬人去抗衡武天維這個勢力。

苦笑長嘆了一口氣,沐晨除了苦笑之外,真沒什麼可抱怨的。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他總不能去拆老爺子的台,真的丟下這些好不容易拉攏起來的隊伍不管吧。

無奈妥協之下,沐晨只好按著老爺子早前就已經做出的安排接手這支數十萬人的隊伍,又讓阿忠在隊伍中挑選十八名中級境界的高手。

之前老爺子獵殺了九頭蛟麾下十八隻凶獸頭領,獲取了十八枚屬性晶體,看來這也並不完全是個巧合,多多少少定然也是有為這支精銳小隊做安排的打算吧。

很快,阿忠就在隊伍里找來了十八名中級境界高手,沐晨又讓阿忠挑出八名可以信任的高手,將之劃分到精銳小隊行列,接著讓那十名高手各自去熟悉一支小隊,最後將阿忠等十八人聚集了起來,簡單的告知了老爺子事先做好的打算。

沐晨道:「接下來你們的任務很簡單,到西邊方向去尋找於傑。找的到最好,他會安排你們下一步該怎麼做,如果找不到的話,就在西邊方向等著,直到中心區域地底下冥界大門打開你們再回來。」

沐晨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排這支精銳小隊,只能是碰碰運氣,將他們交給於傑去帶領。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沐晨還有很多事情得去做,他自己的小隊該何去何從都還未落實,哪裡還顧得上去替老爺子磨礪這樣一支精銳小隊。

而且這十幾名暴龍親信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都是已經達到了中級境界的高手,現在整個亡靈村恐怕也沒幾個人有多餘的精力去對付這樣的一支精銳小隊。

將阿忠等人打發走之後,沐晨又接管起了眼下這群數十萬人的隊伍。之前這是十支小隊,可到了沐晨手上,這就只是一支了。

之所以要分出十個小隊長主要是為了更好的帶領這麼龐大的隊伍,沐晨可還沒魄力到有本事兒能夠同時指揮這麼多人。

將十支小隊長召喚到跟前,簡單安排了維持秩序的任務后,沐晨沖著數十萬人的隊伍開口動員道:「你們的去留問題龍老大早在一天前就已經告訴我了,老爺子有多了得我就不作介紹了,相信你們之前也看到了。他現在正嘗試著破開離開亡靈村的大門,暫時分不出精力來安排你們。」沐晨說到這裡頓了頓,現場吵雜的議論聲在他全身氣勢的擴散下,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沐晨廢話也懶得多說,直接進入正題道:「現在我要說的是,你們將由我帶領。當然,你們照樣還是龍老大的部下,一旦大門打開,他照樣會帶著你們所有人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

此話一出,頓時數十萬人同時爆起響徹整個亡靈村的駭人咆哮。

他們整齊劃一的呼喊著離開這個鬼地方,那滔天音lang響徹八方,讓身臨其境之人無不感到全身血脈噴張,熱血沸騰。

沐晨看著眼前這一幕,臉上浮現出滿意笑容。之前在暴龍分配十三支隊伍時他已經有過一次這樣的經歷,他沒想到這麼快他就站在當時暴龍的位置,親身體驗了一次這種感覺。

讓他都忍不住感慨,所謂的萬眾矚目,原來就是這種感覺啊。

快速收拾了一下被現場氣氛影響的情緒,這個時候可由不得沐晨得意忘形。數十萬人的隊伍可沒表面所見的那麼好帶,有些規矩沒有事先說明,隊伍很可能只是面對一些小小的矛盾就土崩瓦解。

而為了防止這樣的問題出現,有些規矩就必要讓眾人達成一致的共識才行,否則別說帶好隊伍了,就是統一步伐都難以做到。

當然,沐晨並沒打算真的帶著這樣一支數十萬人的隊伍一起離開亡靈村,這隻不過是暫時替老爺子打理罷了,等一切進入正軌,這支隊伍的指揮權始終還是得交給老爺子的。

不過這規矩該說還是得說,不管是誰帶,這幾點共識若無法達成統一,那這支隊伍乾脆還是就地解散來的省事兒。

沐晨臉上掛著不容置疑的嚴肅表情,開口說道:「為了多數人的利益著想,以下我所說的幾點規矩能做到的留下,不能做到的自行離去,我不會幹預任何一個人的選擇,可一旦你們決定了留下,那你們的命就將不完全是你們自己的了,聽明白了沒有?」

… 簡單的做了團隊動員,有些規矩其實完全不用沐晨多說,這些人自己就早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之前之所以會出現分裂,其實主要原因就是群龍無首。一直各做各的,突然集合成一個團體,很多新投靠進來之人彼此根本就互不認識,甚至有的在投靠進來之前彼此還有過衝突。

可以說這樣一支隊伍完全就是雜牌軍,匯聚了各種各樣的人物。他們本來就相互不服,七嘴八舌之下,加上有人故意挑唆,這樣的隊伍不出現分裂那才是真的有問題。

不過現在好了,有沐晨暫時接管這支隊伍,分裂的情況很快就得到了緩解。畢竟沐晨之前所表現出來的氣勢與能力都太強悍了,連武天維那樣的大人物都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主動示好,可見沐晨還是有擔當領頭人資格的。

當然,想要一下子就帶好數十萬人的隊伍顯然也沒那麼容易。沐晨雖然展現出來的實力與氣勢都足夠強悍,但身為頭領,只有實力與氣勢那可遠遠不夠。

畢竟這不是過家家,數十萬人的性命安危全都掌握在沐晨手中,只要沐晨下了一個錯誤的命令,很可能就會造成團隊難以估量的損失。

在亡靈村中人人自危,組成團隊本就是為了更好的活下去,他們可不是真的想去給別人當使喚奴才,一切都得從切身利益出發,否則團隊分裂照樣無可避免。

沐晨很明白這一點,這些人顯然都各懷心思,不可能真的為他去賣命。但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眼下形勢眾人都有目共睹,顯然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傻傻的脫離這樣一支強大隊伍,冒著生命危險去單幹。

他們若要分裂,至少也會等到團隊真正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

而在出現這樣的問題之前,沐晨只需保證團隊不散即可,這些人的去留遲早還是要歸還給暴龍來決定的,與他並沒有多少關係。

很快,沐晨列出幾點必須遵守的規則就得到了眾人的配合,所有人幾乎都認可了他這個領頭之人,隨著他浩浩蕩蕩的向中心區域靠近了過去。

說來沐晨也是懶得管理這樣一支人數眾多的隊伍,這些人實力都太弱了,匯聚在一起就像一個活靶子似得,很可能在瞬間就被屬性晶體擁有者的能量宣洩給屠殺乾淨,根本就沒有多大的用處。

老實說,沐晨要不是看在老爺子的面子上,他還真懶得去管這些人的死活。

不過細想起來,暴龍顯然也是明白這一點的,可他留著這些人又有什麼用呢?難道真的只是出於好意,想帶這些人一起離開亡靈村?

那老傢伙可不是什麼善類。一個無利不起早的商人,突然就轉了性子,做起了善事兒?

沐晨沒敢深思,這不關他的事。不管老爺子究竟是怎麼打算的,最後這些人的死活都與他無關。

將隊伍的所有管理權都交給了十名小隊長,沐晨簡單的交代了幾句,帶著可兒便率先向中心區域趕去。

此時的中心區域可謂是魚龍混雜,除了武天維麾下數十萬人馬以外,亡靈村中所有的小勢力基本上都已經聞聲而來。

他們全都在中心區域外圍聚攏,等待著中心處劍拔弩張的對峙徹底爆發。

關倩倩與冷羽希等人所帶領的數千人馬此時被武天維麾下數十萬人馬團團圍住,若非她們三人都是中級境界的晶體擁有者,她們這點人馬恐怕在頃刻間就得被吞噬乾淨。

而半空中則是陷入激烈交鋒的武天維與龍歷兩人,這兩人所展現出的超凡戰力引來了無數人的圍觀。

龍歷的錐冰能量在他的操控下,如同寒冬飛雪一般,帶著金屬性的鋒利,不斷向武天維激射過去。

而武天維的引力晶體則帶有五行之水的柔,這個柔並非柔軟,而是類似於束縛干擾,以柔克剛的柔。

兩人各施手段,大戰的難解難分,屬性之間的相生相剋反倒是給龍歷造成了極大的麻煩。他的錐冰能力與武天維的引力相碰撞就如同一擊重拳打在了水面上,根本就吃不上多少力。

而武天維則利用引力特有的排斥與吸引之力,不斷干擾著龍歷強力擊打而來的所有攻勢。

兩人因為沐晨的緣故,心中都憋著一股無從宣洩的怒火。這時相互交手,彼此也是毫無保留,各種手段層出不窮,打得可謂是天崩地裂, 冷少終結者 ,聲勢之駭人,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圍觀人群。

激烈的大戰兩人打的火熱,晶體能量在空中肆虐,聲勢倒是足夠駭人,可兩人卻都因為手段不足的緣故,根本就難以給對方造成致命的威脅,一下子反倒使得兩人的交鋒陷入了膠著狀態。

不遠處,沐晨與可兒迅速趕來,看著眼前這一幕他倆也是深感無奈。老實說,武天維和龍歷這兩人的實力絲毫不會比沐晨弱,甚至更強,可現在他們空有用之不竭的晶體能量,可卻無法將威力最大化的發揮出來。

可以說這兩人無論生前如何了得,現在被打回了原形,在沒有獲得冥界修行法門之前,相等的境界對抗下,根本就無法分出勝負。

如今形勢惡劣,到了這個份上想通過提升起來的亡靈之軀打破壁障就像脫褲子放屁一樣多此一舉。這個時候沐晨的精力幾乎全都投放在了開啟冥界大門上,根本就懶得去與人爭強鬥狠。

而放任著武天維與龍歷這樣沒有結果的爭鬥下去,顯然是沒有任何意義。而且地底下全都是暴龍事先布置好的火屬性能量,也不知道老爺子什麼時候會引爆,這個時候他就更不能由著這些人繼續折騰下去了。

沐晨冷著一張臉,抵達中心區域邊緣時,他沒有絲毫猶豫,體內的金色能量快速調動而出,凝聚成一把五尺巴雷特,快速擺好架勢做出瞄準,似乎完全不在意什麼以多欺少之類的問題。

「媽的,這武天維腦子壞掉了嗎?之前還說什麼生前貴為人皇,現在都火燒屁股了,他居然一點都沒察覺到,反而還有精力去跟龍歷這個死胖子較勁,真是幼稚。」沐晨半跪在地,舉槍瞄準著半空中位置變幻不定的武天維,忍不住罵了一句。

「主上,您要對付武天維嗎?」一旁可兒見沐晨半跪在地,她同樣跪了下去,極為不解的盯著沐晨手中的金色巴雷特,終於是主動開口說話了。

不過沐晨見可兒這副模樣卻忍不住臉皮抽搐,這小妮子就像老天爺存心安排在他身邊來膈應他似得。一路上安靜的要死,可突然卻又如此舉動驚人。

張口就是一句主上,這是深怕別人不知道他還有超越常人的特殊身份嗎?

還有,這小妮子至於嗎,他不過是做出攻擊姿勢而已,用得著像卑微的奴僕一樣,也跟著跪在一邊嗎?這也太小題大做了吧。這裡人多眼雜的,被別人看到指不定該怎麼想他呢。

無奈嘆了一口大氣,沐晨對可兒真是沒脾氣了,看來關於身份的事情必須得儘快解釋清楚才行,否則今後真沒辦法與可兒好好相處了。

「可兒啊,你還是像之前那樣叫我吧,被別人聽到你這麼稱呼我,非得出事兒不可。」沐晨從半跪中站了起來,當即也顧不上去對付武天維了,急忙將可兒一把扶了起來。

可兒微低著頭,態度顯得極為謙卑,完全就是一幅奴婢模樣,快速後退了一步與沐晨保持距離,遲疑了一瞬便恭敬的點頭稱是。

看起來倒是挺配合的,可沐晨卻知道,可兒一時半會兒根本就做不到像之前那樣稱呼他。

苦笑著搖了搖頭,沐晨乾脆就放棄了,眼下並不是開解可兒的好時機,當務之急還是得趕緊帶著龍歷等人離開這塊區域才是。

再次舉起手中巴雷特,這次沐晨沒有猶豫,撲捉到武天維的身影立即就扣動了扳機。

「嘭!」

強勁的爆破聲回蕩開來,一枚帶著爆裂之力的金色穿甲彈拉著一道璀璨光束徑直向著武天維激射了過去。

「找死!」半空中武天維怒目瞪圓,抬手揮舞間,只見即將擊中他的爆裂子彈彷彿被定格住了一般,懸浮在了半空之中。

轟!

金色子彈在一股氣壓的攔截下,在沒有擊中目標的情況下產生了爆裂,如同一枚高爆手雷一般,在半空中形成一股強勁氣lang,將武天維整個人都掀飛了出去。

沐晨沒有遲疑,穩了穩被強勁后坐力震退的腳步,再次扣動扳機,根本就不給武天維喘氣的機會。

「嘭嘭嘭!」

一梭子五枚子彈一口氣打光,沐晨也不管子彈有沒有擊中武天維,朝著看來的龍歷做了一個撤退的手勢,立即又凝聚出金色ak沖著密密麻麻的人群就是一通掃射,大有屠殺四方的樣子。

「趕緊帶人離開這裡。」沐晨沖著人群中的冷羽希大喝了一聲,同時可兒也動了。

連沐晨都出手了,她顯然是不可能冷眼旁觀。只見她體內白色能量席捲而出,凝聚成一柄柄鋒芒畢露的鋒利尖刺,如同潑灑出去的水一般,一股腦全都向著圍聚的人群激射了過去。

頓時現場慘叫聲與沐晨手中ak帶起的砰砰聲響徹中心處,雙方至此正式宣戰。


… 沐晨無所顧慮,就像瘋了似得,完全不顧眼前密密麻麻的生靈,就像一名嗜殺成性的魔頭,製造出現場慘絕人寰的一幕屠戮盛宴。

他單手托著ak, 盜版娛樂 ,一旦彈夾用光,那隻手上立即就會凝聚出新的彈夾,不到一秒鐘時間就完成了退彈裝彈的步驟,向密集的人群瘋狂掃射。

至此,現場對峙態勢瞬間出現了崩潰,數十萬人圍攏之地瞬間就淪為了一處屠宰場,很快就形成了連鎖反應,里裡外外大戰同時爆發。

形勢立即發生一百八十度轉變,可以說這大戰爆發的實在是太突然了,在場的幾乎沒有人提前有過任何準備,都認為大戰的爆發必將隨著半空中龍歷與武天維的勝敗而展開,卻沒想到會是以這種形式爆發。

就連沐晨自己都被現場爆發出的混亂景象驚呆了一瞬,不過好歹他也是經歷過戰爭洗禮之人,面對眼下混亂的場面,他的心態很快就調整了過來。

說來他這麼做也是臨時衝動所致。他現在有實力也有人力,完全有資格與武天維叫板,甚至凌駕於武天維之上。雖然他並不想將事情鬧大,也不想與他人爭強鬥狠,但眼下時間緊迫,以其花時間去向眾人解釋什麼,倒不如乾脆果斷一點,製造出混亂反而能更有效的達到目的。

而且這從一開始就是武天維挑起的戰爭,之前他偷襲沐晨險些就將沐晨絕殺在此,若非老爺子那裡出了變故,雙方交鋒早就爆發了,根本不會等到現在。

可以說這是一場無可避免之戰,只不過現在沐晨籌碼更多,與武天維交手的贏面更大罷了。

當然,還是那句話,現在撤退才是當務之急,爭強鬥狠的現在還不是時候。不過武天維若還是不依不饒,沐晨也不介意直接在這裡與武天維分出個生死。

現場局面混亂,雙方人馬很快就扭打成了一片。被打的措手不及的武天維部很快就回過神來,數十名的屬性晶體擁有者那可不是擺設,雖然損失了不少的嘍啰,但整支隊伍的實際戰力卻始終還在,此時回過神來,他們不用等人命令,立即就出手做好了防禦。

頓時數十名屬性晶體擁有者便聯合凝聚出了一道能量屏障,強行將一個方向防禦了起來。

半空中武天維略顯狼狽的降落在隊伍正上方,他後背一對灰色能量翅膀扇動間,一股排斥之力擴散而出,立身於低空怒目瞪向沐晨,二話沒說,直接向部下命令道:「一個不留!」

不遠處,沐晨嘴角微扯,看著直接收起能量屏障凝聚出能量化兵的數十名晶體擁有者夷然不懼,目光看向不遠處匯聚過來的冷羽希與李小魚等人,笑道:「老子還從沒這麼興奮過。」

說罷,沐晨臉色冷冽無比,回想來到亡靈村之後所遇到的種種困境,現在他媽的終於是主動出擊了一次,都到這個份上了,還怎麼可能慫?

「是兄弟的,給我殺!」低聲嘶吼了一聲,沐晨快速凝聚出五尺斬馬刀沖了出去,如入無人之境般,直接殺入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

這種收割性命的時刻,槍械遠遠比不上持刀近身肉搏來的真實與痛快。雖說他的體術可能是在場所有人中最差的一個,但一手爆裂能力在人群之中卻是無往不利。一刀子下去不論有沒人抵擋的住,慘叫聲總是不絕於耳。

很快,有沐晨主動出擊,冷羽希等人自然不可能在一旁傻站著,紛紛凝聚出能量化兵主動投入到了戰爭之中。

關倩倩與藍悅面面相覷,不知不覺連他倆都被帶動了起來,反倒成了沐晨的陪襯了。

藍悅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這小子鳩佔鵲巢的本事兒還真不小,先是佔了暴龍的,現在連我們都被使喚上了。」

關倩倩無奈苦笑,看著可兒與冷羽希都拼了命的為沐晨開道,她顯然是無法做到置之不理的,苦笑著回應道:「事已至此,聽天由命吧。」說罷帶著麾下數千人馬一併投入進戰場之中。

同時,武天維在半空中面目猙獰,心中一股怒火本就無從宣洩,與龍歷交手之後,怒火不僅不見消退,反而越積越深,現在見到沐晨還敢與他正面交鋒,當即就徹底瘋狂了。

他面露冷笑,手持雙鐧俯衝而下,整個灰暗身軀搭配著一對巨大的灰色翅膀,看起來就像一名墮落天使。持鐧就向沐晨殺將了過去。

「今天你若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你我不死不休!」武天維雙鐧猛然落下,帶著強勁的拉扯之力強行將沐晨整個人向雙鐧下扯了過去。

沐晨感覺整個人瞬間失去重心,就在雙腳即將脫離地面,向武天維揮舞而下的雙鐧碰撞過去之際,他果斷抬起手中的爆裂斬馬刀,將失去重心后所能調動的力量全都釋放而出,一刀毫無保留的劈砍在地面上。

轟!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