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邱月的臉上,也再次現出笑容。她也能感覺得出來,黃雲不是在應付,在敷衍他,他是真的愛自己,是真的要讓那八年成為過去。

她做的事情,不會在他心裡留下陰影,不會讓他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女人。

天下間,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對男女?

他們的愛情,不是塵世間的愛情。

這愛,超凡脫俗。

「你們到底是走還是不走了?」兩個人這一下子都用脈脈含情的眼神看著對方了,他們又忘記了一切。

但是夜風急啊,無奈下,夜風只得再一次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氣氛。

「啊!走!」黃雲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他到:「夜風,謝謝,希望很快,我們就能再見面。」

「嗯,只要你們去了東林縣,我們就總能見到的。」夜風說道:「到時候你們直接去城主府,就說是我的朋友就可以了。」

夜風一邊說著,一邊把這一家三口扶上了靈虎的背。

嗯,是的,這一家三口都無法自己上去。

邱月腿瘸,黃雲重傷,玲玲太小。

估計他們這一路,也會困難重重。

但是沒有辦法,夜風不能把他們送回去,夜風還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去找餘下的三篇殘篇。

「帶著他們回家,這一路上,要保護好他們,知道嗎?」夜風低聲對著靈虎說道。

靈虎乖巧的點了點頭。

然後,夜風沒有再讓三人說什麼,現在時間緊迫,誰也不知道周家兄弟什麼時候會回來。

「去吧。」夜風拍了拍靈虎的頭,又道。

靈虎再次點了點頭,然後快速的跑下山,向著東林縣的方向而去。

只是一會兒的功夫,靈虎便跑得沒了蹤影。

夜風這才長長鬆了一口氣,心也放下了一些。

然後,夜風也轉身就走,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而這個時候,周家兄弟還在空中,已即將到達天一城。

第四百三十七章出城

邱月還站在山頂上,看著下面的天一城。

這座山距離天一城很近,山又不高,所以城裡面的景物,能夠看得很清楚。

邱月忽然發現,在她這邊的城門處起了騷動,那裡有很多人忽然間就四下散去,還有一些人快速的聚集起來。

「是夜風出來了嗎?」邱月心中立時想到了這個問題。

她連忙緊張的盯著城門處。只是,雖然距離不遠,但還是看不清下面人的臉。她不知道那些人裡面有沒有夜風,也不知道有沒有黃雲。

不過她的一顆心,卻噗通噗通的狂跳起來。邱月有一種感覺,她的天要回來了。

……

城門處,夜風一腳就踹飛了隊長,夜風扛著黃雲就衝出了城門。

那些士兵並沒有攔住夜風,他們的反應慢了,夜風的速度又太快了。

等他們抽刀上前的時候,夜風已經過了城門。

過了城門,這些人當然不可能追的上夜風。

於是,夜風扛著黃雲,一溜煙就跑沒影了。

夜風直接上了山,很快就到了山頂,看見了邱月和小玲玲。

「黃雲?」邱月顫聲說道。

邱月的眼中已有淚。

看著上來的兩個血人,看著虛弱的黃雲,邱月的心就像是被刀割般難受。

現在的黃雲,已經看不出模樣,但是不需要看,邱月知道他就是黃雲,那個讓自己日思夜想,思念八年的黃雲。

夜風扛回來的人不是假的,邱月能夠感受到那種時隔八年,卻依舊熟悉的氣息。

黃雲也一樣,黃雲現在很虛弱,甚至他都沒有看清邱月的模樣。

但是他知道,這個人就是邱月,就是自己心中的女神。

「我沒事。」黃雲竟是如此說道:「我、我、我只是這兩天受了點傷,之、之前一直過得很、很好。」

看見了邱月,黃雲多年沒犯的結巴病又犯了。

「邱月上前,從夜風肩上把黃雲接下來,邱月痛哭道:「以後我們再也不分開了,好不好。」

「嗯,再也不分開了。」黃雲點頭說道。

「媽媽,媽媽,他就是爸爸嗎?」一個小女孩的聲音突然傳出。

「是啊,玲玲,快叫爸爸。」聽見玲玲的聲音,邱月才從那悲痛中緩解。

「爸爸。」小玲玲乖巧的叫道。

「這?」黃雲懵了,是真懵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從天一城被救出來,竟然不只見到了邱月,還多了一個女兒。

「這是你的女兒。」邱月說道。

黃雲喉嚨動了動,咕嚕咽下一口唾沫。他激動的看著小玲玲,想要伸手把孩子抱起來,只是他現在實在是太虛弱了,他竟然沒有力氣抱起自己的女兒。

不過一家三口還是很高興。

他們興奮的都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了。

而就在一家團圓的時候,夜風卻是很不合時宜的說了一句:「那個,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周龍他們隨時都有可能回來,所以你們現在要做的是,立刻離開天一城,距離這裡越遠越好。」

「嗯,對。」邱月恍然,她一激動,竟然忘記了危險了。

只是,眼前的情況,他們又怎麼可能快速離開呢?

黃雲虛弱的基本就走不了路,而邱月一條腿好使,另一條腿完全沒有知覺,讓她走路,估計不會比黃雲快上多少,就更別提能帶著黃雲離開了。

三個人中,最靈活的此時要算是小玲玲了,可小玲玲卻也只是一個孩子而已。這樣的一家三口,又怎麼可能遠離天一城?怎麼可能逃過周龍的追殺?

不過邱月卻也沒有考慮那麼多。畢竟,她現在已經見到了黃雲,就是現在讓她死了,她的心裡也沒有多少遺憾了。

他再沒用夜風提,直接從懷中掏出了那枚綠石,遞到了夜風手中道:「夜風,謝謝你。我知道如果你想的話,隨時都可以把這塊石頭從我身上拿走,你根本不需要冒這麼大危險,更不需要受這麼重的傷的。」

夜風的傷勢也不輕,若不是之前服用了大把的靈藥,夜風恐怕早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小腹被利劍洞穿,無論放在誰的身上,那都是很嚴重的傷勢。

即便是服用了大把的靈藥,夜風的傷勢也沒能立時複員。

「現在不說這些了。」夜風沒有猶豫的接過綠石,他就是為了星雲決殘篇來的,當然不會假裝謙讓。而且現在拿這枚石頭,夜風問心無愧。

「這樣吧。我把靈虎借給你們,你們一家騎著它先走。估計靈虎的速度,周龍他們追不上。」

「那你怎麼辦?」黃雲忍不住問道。

「我自己走。」夜風道:「我還有別的事情要辦。」

「可是現在你的傷勢還沒有好,若是被周龍找到的話,豈不是很危險?」

「我們快點離開。」夜風道:「天下這麼大,只要沒有發現我們的行蹤,要找到我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倒也是。只是你的寵物,我們不能要啊。」

「誰說要給你了。」夜風笑道:「放心吧,等到你們安全了,它會自己來找我的。」

頓了頓,夜風又道:「你們有沒有想過要去哪裡?」

黃雲搖頭。

邱月也搖頭。

隱逸村是不能回去了。而對於他們兩個來說,這世上也再沒有熟悉的地方。

「無論去哪裡都好。」黃雲道:「只要能和小月和女兒在一起,我就知足了。」

聽見這句話,邱月的臉色卻忽然變了變,她張嘴想說什麼,不過還沒等她開口,夜風卻是接道:「如果你們覺得我還可以信任的話,你們可以去青州的東林縣,那裡是我的地方。」

「我信你。」黃雲鄭重點頭,然後看向邱月和小玲玲,道:「那我們就去東林縣?」

「我……」邱月欲言又止。

「你怎麼了?」黃雲疑惑的問道。

「我,你、你……」

見邱月如此模樣,黃雲忽然笑了,道:「你什麼時候,也學的像我一樣結巴了啊。」

「那個。」邱月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你帶著女兒去東林縣吧,我不想去了。」

「為什麼?」黃雲臉色一變,道:「是不是不喜歡那個地方?沒有關係,我們也可以去別的地方的。你喜歡哪裡,我就陪你去哪裡。總之,我是不會再和你分開的。」

「可是。」邱月的眼角,忽然有淚流出,邱月道:「這八年,我對不起你。」

「你沒有對不起我的事情。」黃雲說道。

「不,你聽我說。」邱月道:「這八年,我和很多男人……」

「月。」黃雲忽然抓住邱月的手,道:「不管這八年你做過什麼,都沒有錯。我知道你這八年一定過的很苦。但是沒關係,所有的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接下來,我們要痛痛快快的過以後的日子,不要再想這八年,好嗎?」

黃雲的眼神,明顯是知道了邱月要說什麼。但是他的眼中卻沒有流露出一絲猶豫和不滿,他愛邱月,他要過的是從今以後,而不是已經過去的八年。

他知道邱月很苦。雖然她還什麼都沒有對他說,但是他也知道。

他們的人雖然分離八年,但是這兩顆心,卻從來也沒有分開過。

他懂她!

也唯有他懂她!

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甚至只是她流露出的氣息。他都知道她要說什麼,經歷了什麼。

只見過三面,糊裡糊塗的有了一個女兒,可以說,他們這對夫妻很奇怪。

他們本應該相互很不了解才對。

但是事實卻恰恰相反,他們比誰都更了解對方。

邱月還什麼都沒有說,黃雲便知道邱月要說什麼。

而邱月的臉上,也再次現出笑容。她也能感覺得出來,黃雲不是在應付,在敷衍他,他是真的愛自己,是真的要讓那八年成為過去。

她做的事情,不會在他心裡留下陰影,不會讓他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女人。

天下間,怎麼會有這樣的一對男女?

他們的愛情,不是塵世間的愛情。

這愛,超凡脫俗。

「你們到底是走還是不走了?」兩個人這一下子都用脈脈含情的眼神看著對方了,他們又忘記了一切。

但是夜風急啊,無奈下,夜風只得再一次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氣氛。

「啊!走!」黃雲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他到:「夜風,謝謝,希望很快,我們就能再見面。」

「嗯,只要你們去了東林縣,我們就總能見到的。」夜風說道:「到時候你們直接去城主府,就說是我的朋友就可以了。」

夜風一邊說著,一邊把這一家三口扶上了靈虎的背。

嗯,是的,這一家三口都無法自己上去。

邱月腿瘸,黃雲重傷,玲玲太小。

估計他們這一路,也會困難重重。

但是沒有辦法,夜風不能把他們送回去,夜風還需要用最快的速度,去找餘下的三篇殘篇。

「帶著他們回家,這一路上,要保護好他們,知道嗎?」夜風低聲對著靈虎說道。

靈虎乖巧的點了點頭。

然後,夜風沒有再讓三人說什麼,現在時間緊迫,誰也不知道周家兄弟什麼時候會回來。

「去吧。」夜風拍了拍靈虎的頭,又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