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葛小艾搖了搖頭,道:「再待下去,恐怕會起禍端。」

葛友堂對待羅天的態度,有一絲厭惡存在,這讓葛小艾有些擔心。她知道,若非羅天看在她的面子上,恐怕父王會不知道死多少次。

聽到這話,葛天倫沉默下來,嘆了一口氣道:「父王母后那兒,我會跟他們說的,再見吧。」

葛小艾上前一步,擁抱了一下葛天倫,這時羅天將傳送魔法陣搭建出來。

「三哥,好好修行!」臨走之際,葛小艾大聲道了一句。

「三哥答應你!」葛天倫點頭回應。

羅天看了他一眼,思索片刻,對著葛天倫眉心處一指點出,一個金光小人沒入他的眉心深處。

「這是馬如龍被我凈化過後的靈魂體,待在你眉心處,你有什麼修鍊上的問題便可以問他。」羅天說完這話,跳進傳送陣當中。

葛天倫站在原地,感受著眉心深處的靈魂體,整個人呆若木雞。 這邊兒,羅天等人踏出傳送魔法陣,回到了格力王國。

羅天看了看四周,發現這是格力王國王都大街之上。

「羅天,那不是林達嗎?!」葛小艾見到不遠處的一道人影,頓時指了指,道:「與他同行的還有個妹子,那是趙若兒?!」

聞言,羅天看了過去,發現還真是林達和趙若兒,兩人應該是在逛街約會。想了想,他覺得還是不要打擾比較好。

「我們先回去,我等會兒通知他們晚上聚一聚。」說著話,羅天手指對著空氣當中一點,一道波紋出現,數只由魔氣凝聚成的彩雀嘰嘰喳喳地出現在半空中。

「握草?!」凌浩哪裡見過這等魔法,當即瞪大眼珠子,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羅天對他笑了笑,打了一個響指,數只彩雀分散飛走。

這時,一老一少正好路過,見到這一幕,兩人頓住腳步,將目光放在羅天身上。

「小主,這少年的魔法挺新穎的啊。」老頭兒彎著腰,低聲對少年道。

聞言,少年撇了撇嘴,這道傳訊魔法,雖說有些新奇,但是在他眼裡也是中看不中用罷了。魔法魔法,不用來殺人的魔法,那叫什麼魔法?!

「蠻夷之地,陋術耳!」少年背著手,邁步朝前走去。

老頭兒苦笑搖頭,邁步追上。

「站住!」

凌浩聽到這句蠻夷之地,頓時不開心了,朝著那少年背影冷喝一聲。

不知是沒有聽到還是故意無視,一老一少都沒有回頭。

見此,凌浩眼睛一瞪,一步邁出,直接跨越數米,不一會兒,走到兩人面前,臉色不爽道:「小子,你剛才說什麼蠻夷之地?!」

少年看了一眼凌浩,漠然道:「肖老,麻煩你了。」

「是!」被稱作肖老的老頭兒從少年身後站了出來,看著凌浩,眼睛突然迸發一道光芒,直直射在凌浩身上。

光芒射在身上過後,凌浩急忙摸了摸全身,沒有發現異樣,咧嘴一笑,嘲諷道:「就這點兒能力,嘲笑這是蠻夷之地?!」

聞言,肖老輕輕一笑,並沒有在意凌浩的嘲諷,雙手抱胸,等待著接下來應該發生的事兒。

不料,兩秒過去了。

凌浩身上什麼變化都沒有。

見此,肖老眉頭一皺,心下再數了三秒。

「肖老?!」少年語氣有些不耐煩起來,輕輕抬手,對準對面兒站立的凌浩腦袋,一道光球出現在手掌掌心,他道:「魔法,應該這麼用。」

咻地一聲。

光球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凌浩腦袋。

肖老見自家小主出手,心下嘆息一聲,彎腰後退,站在少年身後,給了凌浩一個可憐的眼神。

你幹什麼不好,非要在小主心情不好的時候蹦躂出來,這不是茅坑裡打燈籠,擺明著找死么!

按照凌浩的本意,在見到少年出手的那一刻,他是想逃走的。但是這光球出來之後,凌浩沒覺得什麼壓力,當即頓時信心滿滿。

「今天老子讓你知道,我蠻夷之地的人,毆打你也是很輕鬆的。」凌浩雙拳對撞,嘴角勾起一絲冷笑。迎著那奔來的光球,一步踏出的同時,一拳轟了出來。

「找死!」見凌浩妄想以拳頭打破他的魔法攻擊,少年目光當中閃過一道不屑,冷笑道:「蠻夷之地果真是蠻夷之地,你我的差距,如同天與地,這點兒都看不出來,所以說蠻夷之地永遠都是蠻夷之地。」

嗤。

凌浩拳頭接觸光球,發出一道細響。

在少年震驚的目光下,光球竟然消散在空氣當中。

「怎麼可能?!」少年被震在原地。

「怎麼不可能?!」凌浩爆喝一聲,反問道。

他境界雖說只在魔法大宗師,但是真正戰力卻是能夠比擬聖者境界。

當然,他並不知道其實羅天給他加持了一個眾生平等魔法,不然憑他的實力,怎麼可能會是這個少年的對手。

轟!

凌浩一拳轟出,帶著破空爆響,直接一拳轟在這少年身上。

嘭!

少年應聲倒地。

「小主?!」肖老難以置信地吼了一聲,身影閃動,來到倒在地上的少年邊兒上,蹲身將他扶起。

「咳咳!」少年咳嗽兩聲,吐出兩口鮮血。

轟!

見此,肖老氣勢迸發出來。

「握草!這個不是對手!」一邊兒的凌浩感受到這老頭兒的氣勢,直接朝羅天跑去。

「小主您先休息一下。」肖老右手一揮,一個由魔氣凝聚而成的座椅顯現在地上,將少年扶著坐下,目光轉在逃跑的凌浩身上。

咻地一聲。

肖老瞬移來到凌浩背後,手指對著他背後輕輕一點,一道銀光出現,欲將他背後洞穿。

「死吧!」肖老震怒無比,小主竟然在他面前受傷了,這要是傳回去,恐怕會被族中同輩笑死吧!

「滾吧,死老頭兒!」凌浩轉身朝肖老呸了一口痰,一掌直接扇出,剛才他腦海當中響起羅天地聲音,見他不用害怕,與其一戰。

雖說心下有些害怕,但是他卻無比信任羅天,當即轉身,準備與這個本應不可能對戰的老頭兒交戰!

「真是作死!」見凌浩竟然不逃反而轉身回來與他交戰,肖老頓時一聲冷笑,將剛才釋放的魔法攻擊力加大。

做為族中神王之下第一人,肖老表示弄死這麼一個蠻夷之地的小崽子簡直不要太過於輕鬆。

「炸裂!爆!」凌浩雙手合十,對著肖老釋放的魔法攻擊直接吸收掉,而後向前一推,一道耀眼至極的火光迸發出來,一條十米多長的火蛇,直接飛奔到肖老面前。

在凌浩怒吼聲當中,這條十米多長的火蛇直接炸裂爆開。

轟!

煙霧瀰漫,整條大街都震動了一下。

「什麼鬼?!怎麼地面震動了一下?!」過往的路人彷彿見不到凌浩和肖老一般,察覺地面震動一下,紛紛頓住腳步,左顧右盼。

「這些人怎麼像是看不見凌浩他們?!」小七疑惑問道。

羅天輕笑解釋:「因為我釋放了結界魔法,我們雖說還待在大街上,但是實際上卻是進入了結界。結界內的震動,與外界相通,所以,他們能夠感受到這兒的戰鬥餘波。」

聞言,小七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不過,羅天對於凌浩的戰力還是有些驚訝的。

這時,場上煙霧消散,肖老的身影顯現出來。

啪啪啪。

肖老微笑點頭,鼓起掌來。

「你這老頭兒,神經病吧。被打了,還笑?!」凌浩道。

聞言,肖老停止鼓掌,伸手拍了拍袖子,道:「有點兒意思,你身上恐怕被大能加持了什麼法陣。讓與你對戰的人,壓制在同一境界。」

說話間,肖老目露沉思,這麼說來,這小子身後定然站著一位恐怖至極的大能。

上古神王?!

「不,恐怕遠遠不止。」肖老暗道:「至少頂尖巨頭境界,甚至……」

突破桎梏的存在?!

想到這兒,肖老臉色一變。

突破桎梏的存在,便是他主上都未曾達到,這小子身後若真是站著一尊突破桎梏的存在,交惡的話,恐怕會為族中帶來一場巨大的災難。

當即,肖老抱拳對凌浩道:「這位小兄弟,今日是我等口誤,不好意思。」

這一反轉,讓凌浩微微一愣兒。

「肖老?!」不遠處靠在座椅上的少年見此,同樣一愣兒,想不到肖老竟然有認慫的跡象。這讓他眉頭皺了起來,有些不開心地喊了一聲。

聽到少年的聲音,肖老將目光轉過去,使了一個眼色,釋放傳音魔法:「小主,此人背後恐怕有一尊大能。您沒發現,實力本應該比他高的,都被壓制在同一境界嗎?!」

聞言,少年眉頭一皺,細想起來的確如此。他實力在神級境界,按道理來說應當隨意滅殺這蠻夷之地的渣滓。

不過,就此認慫,一向不符合他肖迪的個性。

「那邊兒的蠻夷之……」肖迪剛開口,卻是被肖老苦笑接了過去:「小主,您先恢復一下。」

肖迪張了張嘴,見到肖老的表情,嘆了一口氣。雖說他身份高貴,但是這位肖老資歷極老,所以他倒也不好多強硬下去。

見肖迪不說話,肖老上前兩步,對凌浩抱拳道:「小兄弟,為表達歉意,我這兒有個小東西,希望就此算過。」

說著話,肖老從手上戒指當中取出一枚鏡片,緊接著又道:「這是某位不知名大能留下的東西,曾經交給我主上,主上又賜給我,而今贈與你,這場誤會就此結束。」

凌浩眉頭一挑,他也並非那種死追理的人,這肖老態度如此好,更何況小七在這兒,若是再爭鬥下去,難免會讓小七認為自己是個沒有氣度的男人。

念此,凌浩大笑兩聲,走近肖老,從他手中奪了這枚鏡片,輕輕拍了拍這位神王之下第一人的肩膀,道:「我也不是那種沒有氣度的人,今兒個就算了。」

肖老:「……」

一邊兒的肖迪深呼吸一口氣,強忍著發怒的衝動,開口道:「肖老,走吧。」

聽到自家小主的話,肖老點了點頭,對凌浩抱拳道:「今日之事,抱歉了。」

「好說好說。」凌浩笑眯眯地擺了擺手。

咻地一聲。

羅天踏出一步,來到凌浩身邊兒。

「大人。」凌浩行禮道。

羅天點頭,目光放在凌浩手中的鏡片上。

「這東西?!」羅天眉頭一皺,覺得這枚鏡片有些熟悉。

想了想,羅天一指點在這枚鏡片上。兩秒之後,腦海中傳來一個畫面。

過了一會兒,羅天回神兒,瞥了一眼頓住腳步,疑惑朝這邊兒看來的肖老和肖迪。

「你父親是肖無敵?」羅天問肖迪。

「你怎麼……」肖迪一愣兒,想不到這蠻夷之地,竟然知曉他父親的威名。不過,就在這時,腦中閃過一道靈光,臉色一變,指著羅天道:「莫非?!您就是那位大人?!」

這話一出,一旁的肖老身子一震,臉上顯現震驚之色。

他們此行的目的,便是為了找尋那位傳說當中的大人,想不到,竟然在此遇見了?!

「肖無敵……」羅天目露追憶,這小子便是他第一批造就的天選之子。

撲通兩聲。

肖老和肖迪直接跪倒在地,行了一個大禮,齊聲道:「參見大人!」

羅天輕笑撫手,兩人自地上緩緩起來,他道:「無敵可有什麼困難之處?!當初我臨走之前,給予他我所在大陸的方位,而今卻是想不到他真的尋到了。」

聞言,肖迪上前一步,躬身道:「大人,您有所不知,自父親爭霸魔氣大陸的時候,便已經開始尋找您當年給予的大陸方位。」

「不過,當時始終找尋不到大人的所在大陸。近些年,父親修為有所精進,這才從大人您留下的東西當中抽取一絲您的氣息,尋到了這塊大陸。」

羅天點了點頭,魔氣大陸與青元大陸的時間比例不同,可能這邊兒才過去幾年時間,那邊兒已經過去幾十年,甚至幾百年時間。

「尋我何事兒?!」羅天問道。

肖迪和肖老對視一眼,兩人齊聲道:「有異世界入侵者,實力強大,我魔氣大陸各大頂尖高手全非對手,大多強者成為階下囚……」

說到這兒,兩人搖頭的同時重重一嘆,說不出的無奈。

羅天眼睛眯了起來,這玄幻世界如今還在入侵,當真可恨可惡。恐怕,魔法世界一些弱小大陸,直接被滅絕了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