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得自己姐姐鄭安荷的話,鄭陽心中一陣的無語,隨即說道:「在美國的方夏公司註冊好了沒有?」

「已經註冊好了,那十億美金的資金已經注入了,那邊我正安排人手尋找合適的牧場。」鄭安荷說道,「你花這麼大的功夫在美國註冊公司幹什麼?」

鄭陽自然不會告訴這鄭安荷是為了對付公司做準備,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你不是說讓我給姐夫撈一下政績嗎?」

「哦,跟那個公司有什麼關係,你不是打算做牧場嗎?”鄭安荷說道。

鄭陽長舒了一口氣,隨即說道:「山人自有妙計,等到時候了,讓姐夫配合我的行動就好。」

鄭安荷心中不解,不過既然鄭陽這樣說,這鄭安荷也是相信的,畢竟當初他說自己肯定能跟荊子墨在一起,最後還不是實現了。

「你打算對那邊?」荊子墨很是小心的說道。

鄭陽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笑了笑,那鄭安荷看了一眼荊子墨,見得這而荊子墨一臉的沉默,心中詫異,好像自己老公知道的事情,她不知道哎。

「又快要過年了呀。」鄭陽看著有些陰沉沉的天空,淡淡的笑了笑。

年前十天,秦咚咚和庄豐同時舉辦了盛大的婚禮,就在月牙島上,兩人身為天宇集團的股東,自然也是有著一定的身份,四方來賓都來慶賀,就連龍騰財閥的王老爺子也是來了,好不熱鬧,鄭陽作為整場婚禮的策劃者,忙的是暈頭轉向,幸虧有楊夏在一旁幫著,婚禮才算是順利的完成,自此之後,胖子和瘋子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

王老爺子來了之後便是不走了,就在自然之石住下了,他那三個兒子勸他回去,他將這三個兒子直接棍棒打出。

王不悔專程從國外回來,陪著老爺子在東靈村過了一個年,鄭陽這個新年也是過的自在了不少,畢竟楊夏終於懷孕了,家裡對於他也不是那麼壓迫的緊了。

舊的一年已經過去,新的一年,即將到來…… 鄭陽在家裡舒服了沒有多長時間,一個人卻是找上門來,徹底的打破了鄭陽平靜的生活,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那聶俊。

「我說,聶少爺,剛剛出了十五,你就來找我,肯定沒有什麼好事情。」鄭陽躺在躺椅上,很是無奈的喝著牛奶,看著自己腳下的魚竿。

聶俊見得這鄭陽如此一副懶散的樣子,實在不敢將其和那個把一號救下來的零號特工聯繫到一起。

「一號直接下達的命令,立即前往京城。」聶俊默然的說道,隨即便是拿出了一份文件,遞給了那鄭陽。

鄭陽看著上面的絕密的檔案袋,想了一會,隨即便是直接將這檔案袋給燒掉了,裡面的文件連看都是沒看。

爺本紅妝 「什麼事情,竟然要我來?」鄭陽很是詫異的說道。

「根據可靠消息,去年俄羅斯泄露的核技術機密有人準備售賣給韓國,這對於我們的國防安全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必須調查清楚。」聶俊說道。

鄭陽微微的眯著雙眼,長舒了一口氣,囔囔道:「看來是要出一趟遠門了。」

一一跟家裡人打好了招呼,說是自己要出去一段時間,楊夏在得知之後,開車在海軍基地門口早早的在那裡等著了,那鄭陽見得自己媳婦站在門口那裡,連忙的叫停了車子。

下了車子,那楊夏不禁眼前一亮,因為鄭陽此時穿著軍裝迷彩服,十分的亮眼。

不過這驚艷很快便是沉寂了下去,畢竟鄭陽每次出去都是十分的危險,有時候自己擔心他,晚上睡不著覺,也是不敢給他打電話。

「老婆,這裡風這麼大,你怎麼站在這裡!」鄭陽有些責備的說道,畢竟楊夏現在可是懷著孩子,若是凍壞了可是不好了。

楊夏抽泣了一下,鄭陽見得她要哭了,連忙的將她攬入懷裡,安慰道:「就幾個月的時間,你不用擔心的,我很快就回來。」

聽得這鄭陽這樣說,那楊夏問道:「去哪裡?危險嗎?」

「歐洲,拿點東西,不危險的。」鄭陽說道,「只是這次行動是一號首長直接授權,十分的機密,你不能聯繫我了。」

楊夏聽得這鄭陽這樣說,抽泣的更加的厲害起來,鄭陽哄了好一會那楊夏才是止下,隨即便是拿出一條編好的紅豆繩子纏在了鄭陽的手腕之上,說道:「早點回來。」

鄭陽看著這紅豆編繩,淡淡的笑了笑,在楊夏的額頭上吻了吻,隨即便是回到了車子上,車子直接便是駛入了那軍事基地裡面,楊夏一直呆愣在原地,見得這車子不見了身影,才是回到自己的車子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淡淡的笑道:「我們一起等你爸爸回來。」

聶俊看了一眼身後的鄭陽,說道:「你媳婦還真是貼心呀。」

鄭陽淡淡的笑道:「那是,羨慕嫉妒恨了吧,也不看看是誰的媳婦。」

聽得這鄭陽在這裡臭顯擺,那開車的小兵也是笑了笑,不一會,車子便是停在了機場,但見得直升飛機已經發動了起來,那聶俊和鄭陽俯著腰朝著直升飛機而去,待到上了直升飛機,那直升飛機徑直的便是朝著京城飛去了。

鄭陽看著雲下的景色,陷入了一陣的沉思,能夠將俄羅斯的安全網路黑了,絕對不是凡人,能夠將公司的安全網路給黑了,這個傢伙絕對是是個變/態,看來跟這樣的傢伙打交道,得多留個心思才行呀。

正是這樣想著,沒一會這直升飛機已經是到了京城國際機場,一輛車子直接接上鄭陽和聶俊,朝著那候機大樓而去,待到來到候機大樓的一處畢竟隱蔽的房間之中,那石衛國已經是等在那裡了。

見得這石衛國,鄭陽連忙立正行了一個軍禮,石衛國見得這鄭陽還是如此的精神,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還有一個人,一直在這裡等著你們。」

聽得這石衛國這樣說,鄭陽微微一愣,就在這時,一號竟然從門口的一個房間之中走了出來,他拍了拍那鄭陽的肩膀,笑道:「不錯,還是那個壯實的小夥子,過年後,好像胖了呀。」

見得是這一號,鄭陽有些受寵若驚,連忙又是行了一個軍禮,一號坐下之後,便是喝了一口茶水,說道:「家裡人都是通知了嗎?」

鄭陽點了點頭,說道:「已經說了,說是要出一趟遠門。」

「知道自己要到哪裡去吧。」一號說道。

「歐洲,尋找俄羅斯泄露的核技術。」鄭陽說道。

石衛國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不僅僅是這樣,還有公司的名單以及公司的科技核,傳聞那個核子裡面有著超越這個時代一個世紀的科學技術,我們需要它。」

聽得這石衛國這樣說,鄭陽微微一愣,隨即說道:「敢問石老,國安局什麼時候得到這個消息的。」

這麼重要的消息,以國安局的實力,絕對是得不到的,畢竟國安局可是沒有在公司安插底線的實力,那說法也只有一個了,公司故意告訴國安局,想要借著國安局,亦或是自己,幫著他們拿回那名單和技術核。

石衛國淡淡的笑著看著那鄭陽,說道:「我知道你心中所想,可是我們確實需要那些東西。」

鄭陽長舒了一口氣,隨即說道:「沒有問題,保證完成任務。」

「我知道,這裡面三樣東西之中,公司名單對於你至關重要,你一直想要瓦解公司這個勢力。」石衛國說道,「一號已經授權給我,任務成功,你可以拿走名單,我們不做任何的干涉。」

「謝謝首長信任!」鄭陽立即敬了一個軍禮。

「聶俊將會配合你完成這次行動,你的身份背景資料都是重新做了,只剩下一件事情。」 天命賒刀人 石衛國說道,隨即便是拍了拍手。

不一會,一個醫生推著一個椅子走了進來,打開了一個匣子,裡面竟然裝著一副麵皮。

「這個麵皮是有最新的納米技術合成的,根據你的臉部特徵設計,能夠改變你的面貌,百分之百的貼合皮膚,不用特殊的手段,根本摘不下來。」石衛國說道,隨即揮了揮手。

隨即那些醫生們便是將鄭陽的臉上的毛髮重新的剃光,然後用一種很是特殊的液體塗在鄭陽的臉上,不一會,那張麵皮便是貼在了鄭陽的臉上,鄭陽只感覺一陣的涼爽,隨後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張白凈的帥急了臉蛋出現在鄭陽的視線之中,完全是找不出自己原來的影子,倒是髮型沒變而已。

「這,可是比我那易容術牛逼多了。」鄭陽咽了一口唾沫說道。

隨即那鄭陽戳了戳自己的臉蛋,那石衛國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你的新身份是一個名叫張強的新加坡華裔,哈佛大學畢業,由於販毒和設計謀殺,坐過監獄,年齡二十九,這是你的資料,看一看,背熟了。」

說完,那石衛國便是遞給鄭陽一個文件檔案,上面的照片跟自己的臉一模一樣,鄭陽看著裡面的資料,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拿起火機,將這文件點燃了。

「那個幕後人隱藏的很深,在沒有接觸到他之前,能不暴漏自己的實力或者其他的一東西,就最好不要暴漏。」石衛國說道。

鄭陽長舒了一口氣,拿過了那身份證和護照,一號站起身起來,說道:「一旦有什麼變故或是危險,你和聶俊有權做出自己的決定。」

鄭陽和聶俊齊齊的敬了一個軍禮,隨即兩個人換了衣服,拿著行李,直接去了機場,他們將會搭乘前往埃及開羅的國際航班,到一家名叫穆罕穆德國家大酒店的地方卧底。

坐上了飛機,鄭陽長舒了一口氣,愣愣的看著窗外的景色,話說回來,這倒是自己第一次出任務,而且還是去自己從未去過的歐洲,想想心中竟然有了一絲的期待。

正是這樣想著,鄭陽不禁嘴角浮現出一絲的微笑,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男孩來到了自己的身邊,本來坐在自己身旁的那個中年婦女不知道去了哪裡。

「你們的消息可真是快呀。」鄭陽淡淡的笑道,隨即看了一眼那聶俊,那聶俊低頭看著雜誌,似乎沒有發現自己這邊的異常。

「可是別忘了咱們之間的交易。」痞子王笑道。

鄭陽看著那痞子王,冷哼道:「什麼交易,晴晴回來就給我分了三分之一去!」

痞子王淡淡的笑了笑,說道:「也不看看是誰的徒弟,你能拿到三分之一,也算是不錯了。」

鄭陽長舒了一口氣,喝了一口氣,說道:「你們也會插手到這件事情之中。」

「他隱藏的很深,我們到現在也是沒有得到他的任何消息。」痞子王說道。

鄭陽看著那痞子王,很是好奇的說道:「你真的欠那個傢伙的先人一個很大的人情嗎,我怎麼就這麼的不相信。」

痞子王看了一眼那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那只是一個方面,我不管,你一定要將那個傢伙活著交到我的手上,否則別怪我翻臉,派人把你家裡的那些好東西都是偷出來!」

聽得這痞子王這樣說,鄭陽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他看向窗外,外面已經落下的夜幕,漆黑一片,他說道:「看來這次歐洲之旅,會十分的精彩呀。」 開羅,埃及首都。整個中東地區的政治、經濟和商業中心。古埃及人稱開羅為「城市之母」,阿拉伯人把開羅叫做「卡海勒」,意為征服者或勝利者。開羅有五千年連續不斷的歷史也是非洲和中東地區最大的城市。

開羅因地處歐亞非三洲的交通樞紐,漫步街頭,可見各種膚色的人。本地人,寬袍大袖、儼然古風。這裡有很多的宣禮塔,後來伊斯蘭教傳入,宣禮塔建築融入到清真寺的建築之中,成為清真寺建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鄭陽來到開羅之後,便是拿著自己的行李和簡歷前往了默罕默德國際大酒店,他將應聘這裡的夜班經理的職位,藉此接觸在這裡一直常住的一個名叫傑娜的阿拉伯裔的女人。

這個女人是當地富豪哈基姆的圈養的情/人,這個哈基姆常年掌控著地中海南岸的軍火交易市場,可以說是一位軍火大亨,而就是這位軍火大亨,準備和那歐洲的那位進行一次軍火交易,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自己必須接觸到這位名叫哈基姆的軍火大亨。

「張強?華裔?」酒店人事部經理用審視的眼光看著這鄭陽。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是的。」

「你這個哈佛大學的畢業生為什麼要到我們的酒店當夜班經理?」人事部經理說道。

鄭陽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在大學之中從事未來酒店設計項目,拿過獎項,但是我感覺我的項目還是不足,想要到貴酒店工作一段時間,從最基本的做起,尋找我自身的不足。」

聽得這鄭陽這樣說,那人事部經理找出了鄭陽大學的履歷,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正好我們酒店缺少一個夜班經理,你可以勝任這個職務嗎?」

「不勝惶恐。」鄭陽用阿拉伯語說道。

聽得這鄭陽還會阿拉伯語,那人事部經理有些意外的說道:「本來以為你只會英語。」

「阿拉伯語也會一點。」鄭陽淡淡的笑道。

「好,歡迎你加入我們酒店,希望你能夠得到你想要的靈感。」人事部經理說道。

鄭陽點了點頭,隨即那鄭陽便是在一個阿拉伯女人的帶領之下來,觀覽了整個酒店,這個酒店可是有一些年頭了,不過絕對是五星級的酒店,裡面的設備和設施堪稱奢華,將自己的工作了解了一遍之後,鄭陽將行李安置在了員工宿舍,隨即便是出門來到了一家露天咖啡館前,要了一杯咖啡。

「怎麼樣?」聶俊拿著一張報紙,背靠那鄭陽。

鄭陽喝了一口咖啡,長舒了一口氣,說道:「矇混過關了,不過那個叫傑娜的女人好像不怎麼出門呀,我該怎麼接近她。」

聶俊將那報紙摺疊起來之後,站起身來,說道:「靠你這張臉蛋,肯定能夠接近她。」

聽得這聶俊這樣說,鄭陽很是無語的摸了摸自己的臉蛋,回到酒店之中,簡單的休息之後,六點的時候,鄭陽跟白班經理換了班之後,便是開始了自己第一天的工作。

清晨六點,白班經理又是來了,自己的工作也算是結束了,夜晚並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發生,如此往複,三天之後的夜晚,鄭陽終於是見到了那個叫傑娜的女人,還有那個名叫哈基姆的軍火大亨。

那傑娜倒是生的俊美,高鼻大眼,那哈基姆看身段像是軍人出身,但見得那哈基姆肆無忌憚的親吻著那傑娜的嘴唇,那傑娜很是享受一般。

兩人親熱到前台,鄭陽淡淡的笑了笑,用英語問道:「兩位,有什麼需要我服務的嗎?」

傑娜看到這鄭陽微微一愣,他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俊美的黃種人,那哈基姆見得這鄭陽,也是微微一愣,因為這鄭陽比較臉生。

豪門閃婚之盛寵嬌妻 哈基姆看著這鄭陽,不禁舔了舔舌頭,那鄭陽見得這哈基姆的樣態,心中詫異,難道這哈基姆還有一顆基/佬的心?

「鑰匙,我們把鑰匙落在房間裡面,你能幫我們開開房門嗎?」哈基姆淡淡的笑道。

說完,那哈基姆便是拿出一百美金,塞到了鄭陽的口袋裡面,鄭陽拿過鑰匙,很是恭敬的說道:「請跟我來吧。」

說著,三人便是乘上了電梯,透過反光,鄭陽看到那哈基姆肆無忌憚的摸著那傑娜的胸/脯,那傑娜淡淡的笑著看著那鄭陽的背影。

待到來到兩人所住的樓層,鄭陽給兩人打開了房間門,那哈基姆拍了拍鄭陽的臉蛋,又是往他的兜里塞了一百美金,笑道:「謝謝你的服務。」

鄭陽鞠了一躬,隨即便是轉身離去,那哈基姆關上了房門,鄭陽拿出這二百美金,淡淡的笑了笑,隨即便是下樓去了。

待到來到那前台,鄭陽託人買來了一杯咖啡,畢竟長夜漫漫,還真是難熬,人事部的經理今天巡班,見得這鄭陽,便是上前搭話,兩個人聊了一會,隨即便是看到那哈基姆怒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哎,看來傑娜小姐又遭罪了。」人事部經理說道,「願真主保佑她。」

聽得這人事部經理這樣說,鄭陽心中更是詫異,過了沒一會,前台的電話響了起來,那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您好,請問您有什麼需要。」鄭陽說道。

「給我拿一瓶八二年的拉菲,謝謝。」女人說道。

鄭陽看了一眼那人事部經理,那經理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客人們在酒店會寄存酒水,就在你櫃檯下的廚子里,鑰匙在抽屜里。」

拿出那酒水,那人事部經理拍了拍鄭陽的肩膀,說道:「若是傑娜小姐讓你留下陪她聊天,呆在那裡陪她聊天就好,這裡我幫你看著。」

「經理,這有點不好吧。」鄭陽說道。

人事部經理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們酒店的宗旨是人性關懷,還有許多的東西需要你學呢。」

鄭陽笑了笑,隨即便是拿著那紅酒去到了那傑娜的房間,但見得這房門沒有關,隨即鄭陽便是敲了敲門。

「進來吧。」傑娜說道。

鄭陽推開門,客廳里沒有一個人,「女士,我將酒水放在桌子上了。」

說完,那鄭陽轉身便是要走,就在這時,那傑娜站在門口,淚眼婆娑的看著那鄭陽,只見得她渾身的衣服被撕破,眼角嘴角都是淤青,身上還有用皮鞭抽打的血痕。

鄭陽見得這傑娜的樣子,有些不知所措,那傑娜淡淡的笑了笑,說道:「都說中國人十分的保守,看來是真的。」

「您這是?」鄭陽說道。

「他喜歡這樣,這樣能夠給他帶來快/感,無與倫比的快/感。」傑娜說道,隨即便是走上前去將那紅酒給打開了,拿出了兩個杯子,倒了兩杯,遞給鄭陽一杯。

「陪我喝一杯吧。」傑娜說道。

鄭陽很是恭敬的接過那酒杯,傑娜喝了一口酒水,看著那鄭陽,淡淡的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張強。」鄭陽說道。

「你沒有美國名字?」傑娜說道。

鄭陽也是喝了一口酒水,說道:「我很喜歡這個名字,這是我爺爺給我起的。」

傑娜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叫傑娜。」

「我知道,傑娜女士。」鄭陽說道。

「你為什麼要到這個酒店來工作?」傑娜問道,「聽你的口音,應該是美國西部人吧。」

「我在那裡待過一段的時間,來這裡,怎麼說,為了夢想吧。」鄭陽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