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感覺到對方的意思,並沒有殺意,所以秦寒緊繃的身體也放鬆下來。

「還請大帝細說。」秦寒做了個邀請的動作。

紫帝緩緩降落,然後在其身後出現了一張由能量組成的王座,非常高雅地坐了下來。

「吾等經過了當年的戰爭,現在都淪落為鬼物層次,這些年來,吾等經過長久的研究和探索,發現了一個秘密,當年的那場大戰,其實是某種更強大的存在一手布置的,吾等其實都是棋子而已,但吾等不希望自己是一枚棋子,所以有了跳脫這個棋盤的打算,而你就是那個契機!」紫帝乾脆明了地說了這麼一段話出來。

秦寒的眉頭微皺,其實當初他就有這麼一個想法,兩大陣營的對戰,是那位擊殺了千骨姬的存在一手布置的,而那位存在的實力絕對是非常強大的,就算是當初的眾多巔峰至尊都沒有察覺到。

現在從紫帝的口中得知,他們應該已經知道了,且打算不再受對方的擺布,而且對方的想法有點誇張。

「咳咳,大帝,不是我沒自信,但是在無盡紀元前,你們的實力可是要比現在高吧?那個時候你們就被那神秘的存在玩弄擺布,那到了現在,你們想要扳回一程,我就覺得這是不可能的。」開玩笑,那個神秘強者的實力如此的恐怖,之前就已經被他當棋子般玩弄了,現在還想報仇,這簡直是在開玩笑。

他可不是傻子,就算紫帝等有信心或者是有效的辦法,但是又有什麼用?他又不是他們那種層次的?對方估計只需要一個眼神就能夠滅他無數次了,這樣子的話,這樣他敢參與其中的話,估計連炮灰都算不上。

如果就算是炮灰的話,那他這種炮灰可是一抓一大把的,為何還要來找他呢?估計以大帝的影響力,隨便在其領地上下個命令,估計就會有大量的鬼物爭著去拋頭顱灑熱血的。

他如此直白的話語,反而沒有激怒紫帝,對方反而了解的一笑,「你的顧慮其實是對的,如果是正常的情況,我們是沒有成功的機會的,但是如果是你的話,那一切都會有可能的了!」

秦寒的身體不自覺地抖了抖,「咳咳,我說大帝啊!您也太高看我了,我這種實力,估計連個高級炮灰都算不上,怎麼可能會讓你們的計劃成功呢。」

開玩笑,打死他都不會答應對方的,要不然就真的是一枚可有可無的炮灰了,那種神秘的存在連各大巔峰至尊都玩弄於鼓掌之間,要滅他這種小人物,分分鐘就能夠秒殺一大片。

「原因就在前段時間你從血瀑內得到的那件東西,是我們計劃環節內的重要一環,只要有了那個,計劃就有可能成功。」對方說到這裡,秦寒的眉頭就微微皺了起來,原來之前他能夠順利進入到血瀑內,一切都是這位大帝刻意為之。

二話不說,秦寒直接從創世空間內取出那片剛得到,還沒怎麼焐熱的混沌鐵片。

「如果你們只是要這個的話,我把它給你們吧,那個什麼計劃就不參與了。」和小命相比,混沌鐵片再怎麼重要,都沒有前者重要,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可以毫不猶豫地捨棄掉這個巨大的寶藏。

當看到漂浮在半空中的混沌鐵片,紫帝的眼中爆發出驚人的光芒,現在從她的眼中可以看到一抹貪婪的情緒,而且還有一絲絲的猶豫不定的樣子;這點被秦寒看到了,渾身再次緊繃起來,生怕這位大帝會對他出手。

不過好在,幾秒之後,紫帝就恢復了正常,然後淡淡地對著秦寒說道:「本座承認,在剛才的那一刻,的確有直接殺了你奪走這件武器的打算。」

秦寒無所謂地聳聳肩:「大帝犯不著如此麻煩的,我都主動交出來了,您想要就直接拿去就可以了,何須更麻煩地來殺掉我這個微不足道的小子呢。」

紫帝搖搖頭:「你不知道,這種從混沌空間內流傳出來的武器,都是有著奇怪的特性,也就是說當它們的原主人死亡后,之後第一個接觸到它們的生物,將會成為下一任的掌控者,除非死亡,要不然就不可能再認主的了,這才會導致數件這種武器被一些行星內的普通生物無意中得到,然後被蒙塵!」

這話怎麼聽,都覺得對方還是有要擊殺自己的動機,秦寒只能幹笑,這感情是沒得迴旋的餘地了,對方想要得到混沌鐵片,那也就只有殺了他才可以。

「其實你不用緊張,如果本座真的有殺你的打算,你早就死了無數次了,這次本座找到你,其實是為了用到才會如此…我們這片大陸內的巨大多數巔峰至尊都同時聲明,一定要破壞掉那位神秘的存在布下的局,從裡面自由地跳脫出來。但是,我們已經是棋盤中一顆固定的棋子了,很難再跳脫出來,為由找到你這個局外人強插進來,成為本不該有的一個因素,才能破壞整體的平衡,造成吾等突破棋局出來的整個契機。」紫帝說出了他們需要秦寒的真正目的。

就如同一幅畫,一副剛被名家畫好的畫,這個時候再有另外一位畫家在上面添加一些內容,將會破壞整體,成為敗筆,哪怕這個添加只是很小的一筆,都是如此。

「所以說,這件至寶只有放在你的身上使用才有價值,而我們希望你去做的事情也不會是讓你做炮灰的事情,你只需要在關鍵時刻,把那塊鐵片祭出即可;而且你應該不知道,這個時候,那魔天和已經做完了自己的事情,現在正在向這邊趕來,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擊殺你,雖然不知道你這種小人物為何會得罪了那個傢伙,但是現在能夠保住你性命的也只有我們了。」這番話說出來,就帶有一點威脅的意思了,如果你不答應,那不好意思,我們幾個不動手,也會有魔天來動手殺掉你。

秦寒面色微微一變,對方這樣做雖然不要臉了一點,但的確是事實…原本他打算是等宇宙本源帶他離開這裡后,在外界各大宇宙中布置好計劃來對付魔天的,但是這樣的危險性還是很大,畢竟對方的實力擺在那,他自身的實力不增強,對方想要殺他,需要的力氣可用不了多少。

雖然心裡不爽,但是紫帝說的的確有道理,秦寒這邊想要拒絕都有點麻煩。

「快點,魔天那個傢伙已經快要到這裡來了,我和白帝去阻擋一下。」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灰帝的聲音。

這話是說給紫帝聽的,同樣也是說給秦寒聽的,意思就是提醒他,考慮的時間真的不多了,你要是拒絕,那接下來站在你面前的就不是我們了,而是要你命的死神!

「好吧,想了想,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不是嗎?唯一的要求就是各位大帝別把小子的性命看的太輕就好了。」收回混沌鐵片,秦寒聳聳肩。

紫帝微微一笑:「你放心,一旦計劃成功,我們不會虧待你的。」

轟轟轟!

外面爆發出一陣陣的轟鳴聲,顯然是外面的幾位大帝已經和魔天交上手了。

「看來你們幾個是真的找死了!別以為本尊不敢殺了你們……」外面依稀能夠聽見魔天的怒吼。

自己的行動三番兩次的被對方阻撓,不管是誰,都會憤怒的。

「好了,走吧!這裡已經不安全了。」紫帝輕輕地一揮手,包括秦寒在內,此地所有的王級和皇都強者都被她給收走,然後撕裂空間直接離開了這裡。

隨著她的離開,外面正在和魔天交手的白帝和灰帝,也是第一時間離開了這裡,這讓魔天在外面怒吼連連,一巴掌把這片區域給拍的粉碎。

沒過多久,秦寒他們在另一片區域中出現,這裡的樣子比其他的區域要好的多,至少秦寒在這裡看到了不少正常的綠色植物,也看到了清澈的湖水,還有幾排普通的木屋。

一個中年大叔外貌的男人正拿著一根魚竿在那釣魚!

「咳咳,大帝,這裡是哪裡?」秦寒出聲問道,難道這裡是決戰大陸外了?但是不是說這些傢伙都出不了那片大陸的嗎?

紫帝沒有回答,倒是秦寒身邊的時光皇第一時間走上前去,單膝跪地,向著那位大叔行禮道。

「時光見過死帝大人!」

秦寒的眼睛頓時睜大了,這位像鄰家大叔一樣的男子就是那個讓魔天忌憚,凶名遠播的死帝?!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你們只需要老實待在這裡,就算是魔天知道這裡,也不敢拿你們怎麼樣。」紫帝看著那個還在垂釣的中年男子自通道。

這個時候時光皇已經回到秦寒的身邊,他現在的任務是保護秦寒的安全,已經不算是死帝一方的了。

秦寒的表情有點尷尬,撓了撓頭道:「可是魔天畢竟是巔峰至尊的強者啊,而且又遠超同階的各位大帝,他要是真的想殺我,就算是你們也不好擋啊。」其中的意思很明了,雖然你們都是巔峰至尊層次的強者,但是真的要打起來,你們幾個全上也都不是魔天的對手,又談何來保護我呢?

這點也間接的表示出,之前的幾位大帝之間的戰鬥,他都是知道的。

「雖然談不上戰勝,但魔天的確是敗在本座手下一次,這次就算是他的實力有所提高,本座想要保護好你一個小子,還是做得到的。」這次開口的是那位一直在垂釣的死帝,他沙啞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自信,這是對自身實力上的自信,一般的強者可沒法踏足這個領域。

「死帝是我們所有大帝中最強的一位,已經達到了這個級別的巔峰,也就是和魔天一樣,只要有一個正確的契機,就有可能成為更強大的存在。」紫帝耐心地解釋道。

秦寒的目光再次投到了眼前這位大帝的身上,看似平凡的外表下,難道隱藏的那種能夠毀天滅地的爆發?

唰唰!

兩道身影從天際划來,然後在此地降落下來。

這是秦寒第一次看到白帝,也就是最古老的大帝,決戰大陸上最早復活的至高者,也是當初它的另類出手,才讓他逃過了魔天必殺的一擊。

眼前這位白帝的外表是類似於人馬族的生物,人的上半身和四蹄類生物的下半身,不過他卻有四條手臂,上半身的樣子也非常的慘人,渾身感覺就像是被泡在水裡很久很久了的樣子,都發白腐漲了,不過他的那雙眼睛倒是明亮異常。

這位大帝一降落就死死地盯著秦寒,看的他都渾身發毛了,這是要幹啥?要是眼神能夠吃人的話,他都能夠被這位白帝給吞進吐出數百次了。

「這就是你們選中的那個小子?這麼艱巨的任務居然讓他來接下,太不保險了!」語氣中的責怪意思很明確,看來他並不怎麼認同計劃由秦寒來實施。

紫帝淡淡地掃了他一眼,「不是他來,難道你還能找到一個真正的生命體?又或者是你那種身體來做?」顯然兩位大帝的意見不合,兩者之前一直是敵對的關係,只有因為這個任務,才能夠讓他們暫時的凝聚起來。

「哼!」

白帝冷哼,雖然他們都是為了同樣的一個目的,但是各自都有自己心中的計劃,誰都不認可誰,他們只追求結果,只要是有利於自己的結果,就是正確的選擇。

精明的秦寒一眼就看出了這幾位大帝之間的矛盾,所以他最開始就不想合這幾位有什麼過多的聯繫和接觸的,萬一前者一個不爽,直接解決掉他都是非常可能的。

「魔天暫時追擊不過來了,我們剛才把空中的那個傢伙給引動出來了,現在它正追著魔天,雙方的交手,沒一些時間是結束不了的。」剛才兩位大帝聯手,故意牽引魔天去侵擾到了怨雲層中的那個怪物,使得兩者為之交手,這才能夠拖住對方。

「那個怪物拖不了太久,我們趕緊實施計劃吧。」白帝催出。

這次幾位大帝都沒有反對,就連死帝都丟掉了手中的魚竿,站起身來,隨著其他三位大帝一起,向著這片山谷的另一個方位飛了過去。

等到了地方,這裡有一個巨大的祭壇,從材質上能夠判斷出來,這是一座完全由骨頭拼出來的祭壇,在祭壇的中央,有一個黑色的巨大的獸型的頭骨,一朵黑色的磷火在頭骨內不斷飄閃,一道道的黑色煙霧從七竅的孔洞內飄出,秦寒他們站的很遠,就能夠聞到這種煙霧的味道很刺鼻,如果是平凡的生物聞到的話,那絕對死亡。

「這是我們當中一位大帝級別的同伴,為了這一次的計劃,他主動獻出了自己的性命。」紫帝為秦寒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秦寒很好奇,這幾位到底是想要幹什麼?為了實施計劃,就連大帝的性命都捨得放棄,著是要有多大的決心才能夠做到?

正在驚嘆間,目光無意中瞄到在祭壇邊緣的峭壁上,盤坐著數個隱藏在黑色斗篷下的身影,一雙雙紅色或者綠色的眼睛朝這邊望了過來,眼神中的那種冷漠看的人心理發毛,且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足以和魔天相媲美。

顯然這幾位就是之前時光皇和他所說,各位大帝身後的同階強者了,顯然他們從來不顯現在外界,目的就是這個。

「各位,計劃開始實施,動手吧。」死帝那沙啞的聲音帶著某種魔性。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那些老怪物們身上的氣息全部瘋狂上漲,把頭頂上的怨雲都給衝散了,整個大陸都為之震顫,無數的低階鬼物都顫抖地匍匐在地上,這些都是大帝的氣息,讓它們恐懼。

吼!

同時,在這些氣息出現的那一刻,在距離此地不遠的區域,傳出了一聲怒吼,這是魔天的怒吼,他可能已經感覺到接下來幾位大帝想要做的什麼了。

「各位已經逝去的同胞們,這個時候需要你們付出最後一次的貢獻了!」

和之前所見的不同,現在的死帝不再是之前的那種平淡無奇的樣子,而是渾身冒著火焰,這種火焰是他體內的能量完全實質化的體現。

隨著他的話,天空中那厚厚的怨雲彷彿有意志般下降,變成了一個個形狀各異的的生靈的樣子,然後這些生靈全部在無聲地嘶吼著,那一雙雙眼睛全部看著死帝等幾位大帝,彷彿在說:「別讓我們失望!」

這些靈體在下一秒全部湧進了下方祭壇上的那個頭骨內,最後是頭骨內的那團磷火全面復甦快速變大。

在秦寒的眼中,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凶獸外表,一雙帶著嗜血光芒的眼睛緩緩地掃過了在場的所有人。

「這就是你們選中的人?」一道威嚴又蒼老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聲音是這個虛影發出的。

「是的。」死帝簡單明了的回答。

「別忘記你們當初的承諾。」這位存在深深地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大帝,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隨後,他的這道被喚醒的靈魂再次沖回了自己的頭骨內,同時,頭骨碎裂,然後爆炸,爆炸的範圍很小,但是卻有著某種強大的吸引力,周圍所有的能量元素都被強行吸收進去,隨即造成了一個類似於黑洞的小圓點。

「原來這些傢伙是想要做那種事情!」這個時候,宇宙本源的聲音在秦寒的靈魂內響起,出了秦寒,沒有人聽見。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這些傢伙打算調動整個決戰大陸的的本源,直接摧毀掉大陸內的一切。」這是宇宙本源的回答。

但是他們為何要這樣做?這樣做豈不是等於把自己也逼向了死亡的境地嗎?

「那就不得而知了,他們可能是想要逼出那個操控一切的存在,也有可能想要做一些更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結局都是瘋狂的,要知道一個決戰大陸的體積是數十個宇宙,甚至更多,總體積加起來的大小,實力第一點的生物,就算走上一輩子都走不完全部大陸的,也只有至尊級別的強者經行長距離的空間跳躍才辦得到,一旦這個大陸爆炸了,那種威力就算是在另一片時空中,都會影響到外面的所有宇宙的。」

「可能他們只想做點不算誇張的事情吧。」這個說法,連秦寒自己都不相信。

「走一步看一步吧,想來他們也不會蠢到花費這麼大的代價去自殺。」宇宙本源的意思就是先靜觀其變,如果對秦寒這邊有損害的話,那它會第一時間把秦寒傳送出去,畢竟他們不屬於這片大陸,天生就有著排斥力存在,只要是一個月一次的薄弱點,就能夠出去。

當獸骨全部炸裂后,那個小型的黑洞開始停止向外吸收能量,一層層的紫色液體從內部湧出,凝結成一塊塊晶體。

「這是什麼?」

「少年,現在該你出手幫忙了,你把那鐵片貼到晶石上,然後滴下一滴血;這滴血能夠讓認你為主的鐵片全面復甦,然後我們就可以利用它的氣息吸引出那件至寶出世了。」對於這點,秦寒也是知道的,當年的那場大戰的主要目的也是為了那個神秘的至寶,現在這邊這麼麻煩,最後還是為了引出那件至寶?

這到底是一件什麼東西?

在眾位至強者的注視下,秦寒一步一步地走上祭壇,然後取出混沌鐵片,貼在了那塊已經有一人大小的晶石上。

剛一接觸,就看到混沌鐵片猛的一顫,然後就連秦寒都能夠明確感知到的氣息從鐵片中散出。

這種氣息才散出一點點,整片決戰大陸都是猛的一震。

「糟糕,秦小子你快離開這個祭壇,這些傢伙小瞧了當初那位神秘存在的布置,這裡要發生不詳了。」宇宙本源焦急的聲音傳出,同時一團柔和的白光已經籠罩了秦寒的全身,它要發動坐標點,直接把秦寒傳送出去,這個時候再留在這裡顯然是不明智的選擇。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一股一股的黑氣不斷地從祭壇內冒出,這種黑氣中帶著強力的腐蝕性,這種腐蝕性就算是幾位大帝都沒辦法抵擋,只要是沾染上黑氣,就會被腐蝕掉一塊血肉。

「為什麼會這樣?」紫帝尖叫道,她不敢相信,他們數位大帝準備了漫長歲月的計劃怎麼可能會在這個時候失敗的?

之前的準備和環節都很正確,沒有出現失誤,但是偏偏在最關鍵的時刻,發生了如此大的逆轉。

秦寒這邊的身影已經快要消失在宇宙本源開闢出來的空間隧道之中,大概再過一會兒,就能夠離開這裡了;同時跟隨他一起來的時光皇等人的身上也是發光,這是宇宙本源在他們身上設置的坐標點的緣故,到時候他們將會和秦寒一起被傳送回本宇宙中。

昂!

與此同時,一聲悲鳴響起,一個龐大的身影從空中摔落下來,重重地砸在了這邊的地上…這是那生活在怨雲層內怪物,這個時候怪物被活生生掰斷了所有手腳,身軀上有一個巨大的血洞,黃白色的膿血從內噴出來,之前能夠讓整個決戰大陸內的鬼物都聞之喪膽的超級怪物,現在居然趴在大地上的奄奄一息。

噗嗤!

一桿金色的槍尖從虛空中穿出,一下穿透了前者的腦袋,結果了其性命,魔天面無表情地出現在怪物巨大的屍體旁,隨手拔出神器龍槍,雙眼淡淡地看著大陸中部區域那邊散發出來的光芒。

「幾個白痴,居然想以那個方法去得到至寶,真是找死!」說完,他身形一晃,便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那邊飛了過去。

雖然他不在乎紫帝那些傢伙的生死,但是他們的行動已經妨礙到他這邊的計劃了!

當魔天趕到現場的時候,幾位大帝正在全力施為,穩定住這一片區域的暴動,把那些黑霧給封印在一個區域內,畢竟是數位大帝,聯手之下的實力,把這些黑霧給完全隔離了。

不過這也消耗了他們全部的精力,當魔天到來的時候,他們全部面色大變,偏偏在最麻煩的時候再來一個大麻煩,現在哪裡還有精力去對付魔天,這些從祭壇內黑霧就耗掉他們全部精力。

「哼,瞧你們這些沒腦子的傢伙乾的好事,那種存在的計劃豈能是你們這種傢伙能夠阻止的?」出奇的,魔天沒有出手對付幾位大帝,反倒是揮灑出紫色的魔氣協助一同封印那些黑霧。

魔天的出手,死帝的臉色微微一變,「你已經達到了那個境界?!」

他口中所說的那個境界,也只有達到大帝的級別才清楚,這話一出口,其他幾位大帝的臉色就都變了。

魔天淡淡地撇了一眼他們,淡淡地回道:「如果本尊到了那個層次,還需要冒險進到這裡來?」他的意思是他還沒有達到那個層次,但是卻也無限接近了。

但是哪怕是魔天的出手,都沒能完全封印住黑霧的溢出,到了最後,幾位大帝只能無奈地聯手施展了一個大型封印,把近乎半個中央區域給完全封印。

但是這個封印只能存在半個月左右的時間,之後就會撐不住黑霧的侵蝕而破碎。

「這些黑霧是那個存在從混沌空間內抽出來的,為的就是防止我們的行動,看來是想把我們永遠困在這片大陸內!」白帝恨恨道,身為巔峰至尊,他們就如同玩具一樣,被人操控著,沒有真正的自主權。

「唉,行了,我們的計劃也不算是完全失敗,在那一剎那,我已經感知到了那寶具部件分散所在的區域,我們爭取在封印破開之前找到那些部件,然後再找辦法離開這裡,這片大陸已經步入了第二階段,不適合我們的生存了。」死帝下令,幾位大帝快速分散開來,化作一道道流光,快速的趕往其指出的那幾個區域。

當大帝們都離開后,空間波動一閃,黑帝出現在這裡,在他的身後也有幾位氣息磅礴,不亞於大帝的身影。

「黑子,現在我們這邊該如何?」蒼老的聲音從那些身影中傳出。

黑帝的眼神陰冷,嘴角掛著冷笑:「哼,就算他們知道的寶具部件的散落之地又如何?其中的一個部件早已在多年以前連同一塊區域被轉移出去了,集不齊所有的部件,就別想得到真正的寶具實體,活該那些傢伙會失敗,敢瞞著本座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哼!」

黑帝的手臂一劃,他身後大量的鬼物和那幾個神秘的強者都朝著同一個方位衝去,目的就是要解決掉一個大帝。

從現在開始,這片決戰大陸無盡紀元下來的和平就再一次被血腥廝殺給再一次撕碎。

要說數量上的對比的話,黑帝這邊的實力肯定是不如其他幾位大帝聯合后的總實力的,但要是只是一方勢力的話,除了紫帝那邊,其他幾位大帝的勢力可不一定是他的對手了,原因就是他的背後,還有四位同樣是巔峰至尊層次的強者坐鎮。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