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放下臉面的能有多少?

終究是極少數。

雖然早就聽說秦光煞這妖孽天才,對女人百無禁忌,但親眼見到的時候,依舊是太震撼。這不只是對女人不百無禁忌,而是對整個天下,都是我行我素,完全不在乎眾人怎麼看、怎想,無法無天,隨心所欲。

……

「太強了,太不要臉了,太可惜了……」

「對,太可惜了!」

「娘的,我要是他,什麼樣的女人征服不了?不說別的,就在域外戰場中,也有不少天賦強大且漂亮的元,陰之體,只要他願意,我看沒誰能抗拒的了他的追求!」

「是啊,不是她追求,剛開始的時候,不少獨身元,陰的美女追求他呢,可這傢伙理都不再理的,倒是每次看到妖艷風,騷,尤其是屁股大的,就兩眼放光,你們看剛才那兩個,可都是出了名騷,貨……」

「是啊,是啊,你們還真別說,那兩個騷,貨的實力提升極快啊!秦光煞……太可惜了……」

「我倒是覺得,他未必是不喜歡年輕漂亮的天才元,陰,而是沒有他看上的。現在,他找這些****,完全就是玩兒,隨心所欲,還不用負責……」

「行了行了,別討論了,趕緊遠離,跟大軍匯合才行。娘的,九大星系聯盟,我們人族雖然自身實力雖然強點,但現在也很難逃了。以後怕是更危險了!」

……

武帝境,在亂古大千世界除了極少數的斬道真仙外,便是最巔峰的存在了。

而人族修鍊者的天賦優勢,在武帝境整體上體現的極為明顯。

也正因為如此,人族修鍊者雖少,但在浩瀚無邊的域外戰場中,九大星系即便是聯盟,想要滅殺人族修鍊者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做到的。

靈活性高,打不過就跑。

想要形成有效的打擊,必須是連番追殺,圍殺,截殺,否則很難獲得大收穫。


最有效、最殘酷、最激烈、最激進的辦法,無疑便是攻打人族入口!

一旦發動這樣的戰爭,便意味著血拚,註定要有無數修鍊者隕落。尤其是攻打一方。因為十大星系十大入口,都是易守難攻。而且人數再多,也無法做到同時進入。

人族只要站在入口附近防守,便能做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效果。

這也是九大星系聯盟,一開始不選擇這種方式的最大原因。能夠斬殺掉人族修鍊者現在的精神支柱秦光煞,然後再開始圍殺,效果的就要好多了。

畢竟,武帝都是擁有腦海大世界的,秦光煞這種妖孽,只要看到大戰,過去那就是救火員,能戰的過,直接開殺,戰不過,直接將所有人族修鍊者攝入腦海空間,憑藉其強悍的個人實力,突破重圍,逃之夭夭。

這是很頭痛的事情。


但現在,一年多的時間,耗費了龐大的人力和精力,數萬人最後形成的包圍禁制,都被已經重傷的秦光煞給逃脫,讓他們放棄了繼續追殺秦光煞,這純粹是浪費時間。

那麼,便唯有採用最終的辦法,攻打人族入口!

以數倍的代價,換取最終的勝利!

……

隨著狹長的通道盡頭陡然變寬,唐嫣出現在了一個方圓萬里的空間,無數武帝境的暗魔族修鍊者盤膝坐在其中。在感應到唐嫣陡然出現的波動后,一雙雙目光頓時都匯聚了過來。

「奇洛山?」

「啊?奇洛山啊……」

嗤!

一道強大的氣息,陡然快若閃電,穿過人群,到了唐嫣的面前,神色微微激動。

「師弟,你出來了?這麼快就淬鍊好了?」

「熟人?」唐嫣微微皺眉,她雖然控制了奇洛山的身體、靈魂,但卻沒有融合對方的記憶,到了她這種程度的實力,奇洛山對她就像是爬蟲般,不堪一擊,她根本不屑融合其記憶,玷污自己的靈魂。

之前一些認識她的人,明顯都是因為這傀儡的名氣,並非熟悉之人。但現在趕過來的明顯比周圍之人都要強出一截的中年人,卻稱呼她「師弟」。 「很快嗎?我覺得已經很慢了……」唐嫣神色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微微一笑,傲然地說道。

「師弟啊……你,算了,出都出來了。你難道沒有去見師父?怎麼你過來,師父沒通知我……」

「我需要戰鬥。直接來這裡的。」唐嫣說道:「師兄,那便是入口吧?我去了……」

「等等!師弟,我知道你的實力強,但現在你真不宜過去,就是師父他老我知道,也絕不會讓你現在進去的!」

「為何?」

「保存實力!」

「保存實力?」

「現在進去的,一千名軍團首領和統領外,都是一般角色和炮灰!」

「師兄,什麼意思?我不懂。」

「我們九大星系已經聯盟,馬上就要攻打浩宇星系的入口。這便是死戰!註定要死無數人,才能將人族的修鍊者剿滅!那時候,也是人族必然會出動斬道真仙了。你這個時候過去沒有意義。」


唐嫣心中「咯噔」一下。

「斬道真仙?」

「對!現在誰都不敢動用斬道真仙,一旦動用,便是最終對決。人族在其入口失守之前,也絕不會動用,但若是真要失守的時候,那就必須出場了。否則我們九大星系一擁而入,整個浩宇星系也就翻天了。而且,反正是九大星系聯盟,我們怎能傻乎乎的派出所有?相信其他星系也是如此!」

「師兄,你們在這裡也是守護我族入口嗎?」

「不錯。」

「就這點人?」

「呵呵……師弟,你之前是武皇巔峰,對這些不了解並不奇怪。你看,那光門便是踏入域外戰場的,除了那裡,任何地方都無法攻破,我們只要守在這裡,進一個殺一個,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所以,你現在可不能過去,到時候,你就是實力再強,進去的話,直接面對便是對方無數人的攻擊,我們九大星系聯盟,至少要死幾倍的數量,才有可能攻下!」

「的確……」唐嫣微微皺眉,旋即接著道:「我聽說人族有一個妖孽天才,秦光煞,對嗎?」

「嗯,不錯。很強,很強,即便是師弟你……恐怕也……咳咳,你肯定能贏他,但現在不是時候。你可別想著……」

「師兄,在你心裡已經認為我不是對方的對手了吧?只是怕激起我的好勝心,才轉變說辭……我心意已決。放心,斬道真仙出來之前,我會自行離開的。」

嗤!

唐嫣說完直接化成一道流光,沖向了光門。

「不可師弟!」

嗤!

這高手陡然出恐怖至極的能量封鎖向唐嫣,阻擋唐嫣踏入光門。他很清楚,若是之前秦光煞展現出的實力,奇洛山還有可能贏,但最近傳回的消息,卻讓他認定,剛剛踏入武帝境的奇洛山斷然不是對方的對手。

數十萬人布局,最終形成數萬人的圍攻,並聯手凝練了強悍至極的封印,但重創的秦光煞卻爆出更恐怖的底牌逃脫,那是什麼概念?

嗤!

就在此時,唐嫣頭也不回,看似只是隨手一揮。

轟隆!

恐怖的震蕩,頓時讓整個空間都出現了劇烈的震動。

嘭嘭嘭!

噗!

「師兄,你竟然這麼弱?後會有期!」

「這……」

噴出一口鮮血的高手,駭然的看著雲淡風輕踏入光門的師弟,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周圍的修鍊者更是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奇洛山的師兄是誰?當今幽暗星系最頂尖的武帝之一,雖然不是第一人,但也是武帝境中近乎無敵的存在了,其身份更是掌控者的弟子,未來晉陞斬道真仙是妥妥的。

但奇洛山這千餘年前還是幽暗星系武皇巔峰第一人的傢伙,在千餘年後剛剛晉陞武帝,隨意一揮,便將她的師兄給搞成輕傷,臨走那一句話,似乎是驚訝師兄沒有他預料的強,不,應該是比他預料中弱了很多……

這實在是太駭人了點!

武帝初期啊這才……

「呼……師弟天縱奇才但也……難道又有什麼驚人機緣不成?這實力……絕對有對抗一般斬道真仙的能力了!天啊……這實在是太誇張了!這天賦……難道是……直追師父?他還沒見過師父,不行,必須立刻彙報!」

……

「什麼?洛山從十方域出來了,直接去了域外戰場?」

一道偉岸的虛影陡然出現在眾人的面前,神色震驚駭然地問道。周圍的修鍊者,早已跪拜在地上,一個個神色恭敬,大氣都不敢喘。儘管都知道,這只是掌控者的一縷元神,但卻沒有人敢露出任何不敬之色。

「是,師父……」

「胡鬧,才千餘年時間,怎麼這麼早就出來?出來了,連師父我都不說,直接進域外戰場?你怎麼不阻止?」

「師父,弟子阻止了……只是,師弟執意要跟人族妖孽秦光煞一戰!」

「胡鬧,胡鬧!」

「師父……師弟的實力很強,弟子發出了十成力量,阻攔他,但卻被他隨手一揮,便將弟子震傷!」

「怎麼可能?」

「師父……師弟天縱奇才,我感覺定然又有什麼驚人際遇。他的力量如淵如海,深不可測,隨手發出的神通,更是讓弟子完全不得其法!」

「你……你說真的?」虛影鬍鬚都顫抖起來。

「弟子不敢欺瞞師父!」

「好……好……隨手將你震傷,那已經具備一般斬道真仙的力量!好……好啊……若是這樣,那就不用管了!哈哈……傳令進入域外戰場,我暗魔族統領,由奇洛山上任!通知奇洛山……」

「師父,師弟進去的突然,令牌都沒有……」

「這小混蛋!好吧,那就暫時不管他,將任命傳達給所有軍團長即可。有任何消息,立即向我彙報。」

「是,師父!」

……

嗡!

空間傳來一陣劇烈的波動,唐嫣陡然出現在了域外戰場的空間。

「域外戰場!」

嗤嗤嗤嗤……

旋即眉心晶芒一閃,唐嫣本尊跳出了這傀儡的腦海大世界,緊接著夏月星等人便一個個出現在唐嫣的身邊。

「到了?」

「這便是域外戰場?好恐怖的氣息!」

「感知力連十分之一都不到……」

「啊–!」

「啊?」

就在夏月星、胡媚娘、蠻蒼龍等人驚詫地打量著這域外戰場的時候,唐嫣眉心晶芒再次一閃,兩道人影翻滾著出現,藍峰張牙舞爪地揮舞著胳膊,一臉的驚懼之色。瀟風臉色同樣慘白,但卻陡然睜開了眼睛,出了跟藍峰完全是兩種性質的驚叫。

藍峰是驚懼的叫。

瀟風是意外的叫。

「哈哈哈……」

看到這一幕,蠻蒼龍直接爆笑出聲,眾人也是忍俊不禁。

「真沒面子啊……藍峰,爺們的臉都被你丟盡了!」杜青山忍不住鄙視道。

「杜青山!你……你放屁!我這是直面恐懼,以恐懼戰勝恐懼,沒看到我精神狀態多好?承受能力多強?陷入恐懼,而心境到恐懼之外,領悟恐懼這種情緒的力量,你不懂!」

「呃……厲害……原來如此,藍峰,屁服,屁服!哥哥我甘拜下風!」杜青山抱拳躬身,一臉崇拜地說道。

「說得好!」蠻蒼龍也是微微一愣,旋即道。

「等有時間,我也嘗試下屍山血海的味道……看起來很不錯!」胡媚娘微微一笑道。

「你們都會嘗試的……」

嗤!

唐嫣收起暗魔族統領奇洛山,再次封印到了屍山血海中,微微一笑說道。

「唐嫣……我實力差,在這裡可不行,你還是送我進入屍山血海中吧!」

「啊?瀟風妹子……你還去啊?別進去了吧,我帶著你,斬殺異族,多爽?」

「你爽,又不是我爽,我可沒那實力!」瀟風撇了撇嘴道,眸光再次看向唐嫣:「唐嫣,你送我進去吧……」

「你不怕?」唐嫣心中微微驚訝道。

「當然怕,但我提升很大!尤其是那無盡道則威壓……那是你凝練的吧?青出於藍也……」瀟風臉色很快恢復紅潤,瞪著唐嫣,嘴角微微一撇,若有所指地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