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秦歌管理大秦集團以來,沒出過任何的事。

一直以來,他對秦歌的能力都很放心。

今天秦歌急急忙忙的跪在自己面前,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長城一看真是出大事了,忙問:「怎麼回事?」

秦歌一臉難受的對秦長城說:「爸,沐沐出事了!我聯繫不上她,她一定是出事了。」

秦長城愣住了。

他知道,自己女兒和沐沐的關係很好。

大秦集團能發展到如今的樣子,沐沐其實是功不可沒的。

「到底怎麼回事。」秦長城也開始着急了。

秦歌連忙對秦長城說:「爸,你知不知道,章隕龍這個人。」

秦長城怎麼會不知道。

他拍了拍大腿,說:「章隕龍可是章家的人啊!傳聞在中州有四大家族,在大夏有四皇。而在川州,地產界有章隕龍!」

「他可是川州泰斗級的人物,別說我,就連你爺爺當初也要給他面子。」

「我聽說他一直在山上修身養性,最近回來川州了。很多大佬,都要去川州見他!這不,這是邀請函,是我們好不容易才拿到的。」

秦長城說到這裏,突然頓住。

眼神有些炸裂。

他複雜的看着秦歌,不敢相信的問道:「你……你不會,得罪了他吧?」

秦歌點點頭:「還不止是得罪。」 林虞討厭的就是如條件,要求等等。只要招惹上了,就是少不了麻煩的隱患。

他如臨大敵,眼中的防備意味十足,到底不能夠讓麒狩鑽了空子得了便宜。

麒狩眼含笑意,看了一眼重新和小麒麟逗弄起來的夏青染。

「我想要你們帶著他在人族疆域里多走走。」

在他看來,他所謂的要求沒有人會拒絕,至少人族之中沒有誰能夠抵擋這樣的請求。

麒麟聖獸,上天垂青,加之祥運,自有天護。與人也都有裨益,古之大帝得麒麟者無一不是壽命悠長,鎮守人族萬餘載。

「不行。我們連自己都保護不了,小麒麟又遭了那麼多人覬覦,我們倆實在是無能為力。」

林虞不想接下這個吃力不討好的活,麒麟誰不想得到,若是在懸鏡宮裡,林虞巴不得養著這麼一隻小麒麟,等他成年之後,自己就可以高枕無憂,普天之下誰還敢打林虞的主意?

但是現在不行,林虞和夏青染本就是逃難在外,現在離開九城山都是個麻煩,在加上小麒麟,要是被發現了總會有想裴家和盜眾這樣喪心病狂的勢力出來截殺。

林虞不是個傻子,更不想做這種有命賺錢沒命花的蠢事。

林虞拒絕的果斷。但是,林虞越是這樣,麒狩越是認定了林虞這人。

「果真不行?」

「不行,這是萬萬沒有商量的餘地。」

「那你們倆跟我回洪荒大澤。正好麒燃也缺少個玩伴,平日里我也可以指定你們修為。」

麒燃是小麒麟的名字,林虞和夏青染也是第一次聽聞麒燃的名字。

林虞一聽,立馬嗆聲說道:「那就更不行了!妖王陛下,我一路上都在找尋丟我的父母。你也體會過丟失孩子的焦急。要是跟你回到洪荒大澤,我父母又怎麼能夠找尋到我呢?」

夏青染不知道林虞到底是怎麼編出的謊話,實在有些佩服林虞隨機應變的能力。

麒狩哪管這麼多事,只是說道:「二選一,你看著辦吧。」

成為俎上肉的林虞似乎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林虞突然正色,神情極為認真說道:「陛下,我不能保證麒燃跟著我們能夠安然無恙。」

說完,林虞嚴肅地盯著麒狩的雙眸一點也沒有退卻。現在的林虞也不畏懼麒狩,因為身邊跟著一尊幼小的麒麟不知會有多少人覬覦,明裡暗裡的多少手段都會向他們施展。

既然麒狩執意如此,那麼其中的利害一定要確認清楚。

麒狩也被眼前這個有些潑皮無賴的少年突然的正經,嚇了一跳。

「選擇交給你,我自然放心。」麒狩依舊安心地說道。這個決定並不是麒狩興頭一起,同樣也是經過了諸多的思量。

聞言,林虞正經無比的臉一下子就耷拉了下來,垂頭喪氣,這個結果還真是讓他有些「興奮」。

……

一個月之後,林虞和夏青染出現在了後土天的主城之中。

與九城山不同,後土城是真正意義上的城池,畢竟是作為後土天老巢地位的存在,無論是建築規模,還是武裝防備都是無與倫比的。

「這就是後土城嗎?」夏青染驚嘆,臉上冷靜,卻依然也忍不住驚嘆,真要比起來江南城就像是後土天下的東海之濱。

後土城極為遼闊,縱橫各百里,即便是在雲端之上也只能夠窺探個大概。城中諸多建築,亭台樓閣不計其數,黑瓦青磚鱗次櫛比,車水馬龍極盡了世間之繁茂。

而後土天的主殿後土殿就是在這座城池裡最中央的位置。後土殿建造並非一朝一夕而成,前後歷經三代後土天宗主耗費千年時間,方才有如今鎮守一方,雄踞大地的規模。

不因其他只是後土殿中一磚一瓦皆是蘊含著渾厚土靈力的奇物。三代宗主尋遍天下,找尋靈土之源,煉化之後再賦予靈石之上,如此反覆,才有了現在的後土殿。期間,不知耗費了多少奇珍異寶。

三代之後,後土殿的一草一木皆是有了靈性。

城牆之上,兵士守護,衣襟上綉著後土的字樣,這是後土天的弟子。不過只是些外門弟子日常值守城門,防範於未然。

進城時,林虞特意看了一眼城牆上值守的弟子,釋放出一縷神念,感受其境界修為如何。哪知那人轉眼就在人群之中找到了林虞。

目光相對,林虞只好歉意地一笑,然後儘快離開。

「後土城是五行天五大主城之一,之前那位喬宗主便是這裡的守護者,咱們還是要低調些,畢竟身邊帶著這一個小傢伙。」林虞看著被他偽裝成一隻小狗的小麒麟,說道。

一路上了因為帶著麒燃這小傢伙,兩人幾乎避開了所有城池,只在僻遠小鎮上才歇上片刻。而進後土城之前,林虞施了術法將小麒麟化作了一隻黑色小狗模樣,絲毫不管小麒麟情願不情願。

夏青染點頭,摸著小麒麟的腦袋,示意他乖一些,總不能在這裡惹出麻煩來。

忽然,大風忽起,吹動所有人的衣襟,緊接著一道道陰影從空中灑下,遮蔽了整個街道。

林虞抬頭看向天空,只見一座龐然大物遮天蔽日而來,左右兩側巨大無比的翅膀扇動捲起一道道狂風。即便是在高空之上,地面上的人依舊能夠感受到來自上空的威壓。

「大鵬?沈劍南?」林虞修鍊瞳術,視力極好,千米之上的高空上赫然出現的就是沈劍南的身影。

「他們從東玉關回來了。這樣說來,麒麟妖王沒有再繼續發動獸潮。東玉關危機已經解除。」林虞說道。「一個月的時間,要回後土城早就到了,想必是麒麟妖王又威脅了一番,導致後土天不得不在東玉關再駐守些時日。」

「我們先去打聽打聽,怎樣才能夠藉助後土城的空間大陣。」

夏青染點頭,跟上林虞腳步,這樣的經歷還是林虞有經驗的多。

囊中羞澀的兩人隨便找了一家小客棧,所帶的銀兩也僅僅只夠訂下一間房間。

「我睡床,你誰地上。」

夏青染進屋之後,就佔住了僅有小床。對付林虞,她只能夠比林虞更加無賴。

林虞苦笑,真是沒錢難倒英雄漢。在北域他什麼時候愁過沒有銀兩?

「這床足夠我們兩個睡的,要不然擠擠?」林虞厚著臉皮,這個時候展現所謂的君子度量只會讓自己遭罪受。更何況林虞不認為自己是個君子!

夏青染白了林虞一眼就卧床躺下,似乎也不怕林虞動一下不軌的心思。

「唉,我真是命苦!」林虞嘀咕著。

而小麒麟在夏青染的懷中朝林虞做了一個鬼臉,幸災樂禍。

夜間,林虞睜開眼睛,聽著夏青染均勻的呼吸聲,林虞知道夏青染已經睡熟。於是,他起身躡手躡腳地走出這個在市井小巷裡的客棧。

月明星稀,已近夏季的時候,夜色總是更加敞亮一點,月光指路更是方面不少。

深夜後土城的主道上依舊是車馬往來,總是少不了尋歡作樂囂張跋扈的公子哥成日成夜地做作威作福。

林虞瞥了一眼,招牌高掛的欲霄樓心中似乎記起了某個身影,旋即搖搖頭。不知道她在江南怎樣了。林虞走在光火四溢,宛若白晝的街道上,聽著各處樓閣傳來的樂曲聲,還有那些放浪形骸的笑聲,只顧自己低著頭走著。

後土城主道就是直通城門與城中央的後土殿,不過朝著後土殿的方向一段路,還未到後土殿時林虞轉身走進了一旁的一個小衚衕里,隨即七拐八拐在這樣隨處可見的小巷中兜著圈子,終於在一扇烏黑木門前停下。

林虞抬手握著以椒圖為底的門環,輕輕敲了三下。

咚咚…….咚。

這三下響聲沒有均勻的規律,敲擊的時間間隔更是不同。前兩下十分急促,但第三下響聲卻是過了三息的時間。

敲完之後,林虞斜靠在門上安靜地等待著,不急不躁。這應當是林虞最有耐心的時候。

約莫過了一盞茶的時間,林虞就聽到身側一扇門開了。

開門的是一位書生模樣的少年。少年沒有說話,朝著林虞行禮之後,就迎著林虞進了院子。

院內已經有兩人在恭候,一位管家扮相的中年人,另一人則是一位女子,身著青色衣衫極為簡樸,這衣著扮相倒是和夏青染有幾分相似。

見到林虞,女子眼睛一亮,有些意外地笑道:「沒想到在這裡能夠遇見你。」

林虞也是一笑,這樣的相遇的確有一些巧合。

「師姐,別來無恙?」

這裡是懸鏡宮在中州的一處據點,倒不是只有這一處。在中州各大勢力的主城之中都會有懸鏡宮設下的隱秘據點,說是監察天下之責。按林虞說來,不過只是為了探聽消息而已,說什麼監察天下這樣道貌岸然的謊言,中州哪家勢力會比懸鏡宮差?而懸鏡宮卻一直還是高人一等的模樣。

聽聞,很久以前,懸鏡宮的據點遍布四方大陸比之迴音坊的分佈更為遼闊,而且即便是在各大主城之中也是明面存在。如今在各大勢力崛起之後,據點紛紛被拔除,只好轉到暗地裡。

當初,林虞瞥了一眼各處據點的地圖,不想竟是在離開懸鏡宮后聯繫上了這個據點。 ,

第353章

毫無疑問,顧東這逼,裝的成功。

高小玲,還是走了。

心懷怒氣,不滿,無處發泄。

回她的辦公室,調出一些人事資料來。

也是有點變態,直接把錄用的都打了回去。

在人群QQ群里,要求那幾個被錄用的公司小高管,用三萬字,闡述一下自己的人生、工作履歷以及對於公司未來的發展遠景規劃。

12小時之內,她要看到郵件。

這,是折磨人。

但她,還得到了回復。

為了職位,那些傢伙,表示連夜加班都做。

這樣,高小玲,才舒服了些。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