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為啥不沿用夜叉姬裏面「女禍」這個名字?

呵呵。

【事迹】:

1、天賦異稟

吃掉了孿生姐姐后,成為了完整的妖怪,並覺醒了遠超一般禍妖的同化天賦。認識到自己的特殊后,背地裏開始吞噬同化同族,獲得越來越強的妖力。

2、王座爭奪

上任首領率領族中高端戰力參與了翠子一戰,最後盡數被當做四魂之玉的組成成分,新的首領爭奪戰中,強勢勝出當時的所有競爭者,順利上位。

3、改動族規以權謀私

制定族群後裔外出歷練的新規矩,更為方便自己狩獵同族,數百年來,通過不斷吸收同化合適的族人增強妖力。

4、識時務

因羈絆之血的特殊,為保族群不被其他大妖窺視,帶領族群歸順東國統領麒麟丸。

5、苦心經營步步謀划

為了守住自身的王位不被後輩挑釁,族中經過血脈試煉,所有達到一定層次(上級妖怪水準)的女性禍妖,無一例外全都被其設計吃掉;男性禍妖則會被留下,作為未來的伴侶候選,以待觀察與培養。

極為欣賞未經彼此吞噬,實力便非常強大的金禍銀禍。

族內,孿生姐妹之間彼此吞噬后,達到次一級實力(中級妖怪水準)的族人:其中大部分出色的女性禍妖,都會被其暗中除掉,以穩固自己在禍之一族男性心目中「不可取代」的重要地位。

6、一個美麗的誤會

奈落開始狩獵禍之一族后,誤以為有同族打起了跟她一樣的算盤,準備血祭大部分的族人,嘗試跨入真正的大妖怪領域。

7、蛇蠍心腸

通過吞噬4名族內幹部,實力大增。但吸收的除了4大禍妖的妖力,也有他們體內的蛇欲,以及三份專門消融軀體毒抗的特製藥物。蛇欲發作,被黑禍佔了便宜加暗算;消融毒抗的藥物發作,導致體內毒抗力量大幅度下滑,被黑毒與白毒混合的雙毒放倒。

8、給人做了嫁衣裳

欲反噬黑禍,不成,數百年積累的妖力與各種羈絆之血,最後給人做了嫁衣。 白蛇扭動身軀,到了李文志面前。

見到白蛇趕到,李文志鬆了一口氣,他很怕白蛇不會出手相助,現在既然來了自然是站到了自己這邊。

「多謝白蛇仙願意趕過來。」

取出紙筆,白蛇寫道:要我來幹什麼?

李文志指了指天:「司馬晉和那群道士現在全都被我們圍困在了皇宮之中,攻破皇城只是早晚的事,但天上的火火雲是在太過礙事,大大拖延了我們的進攻速度,而且其中火流星胡亂飛舞,再這樣下去國都必將死傷慘重,許兄說天上火雲乃是赤衣怪物所為,要想破之只有請你幫忙。」

其實太子不說,白蛇也基本猜到了此行的目的。

這一路上它也在不斷觀察皇城上空的那片火雲。

發現,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雲,而是一片高溫團。

火雲出現后,以國都為中心,周邊數州之地的旱情都有所緩解,甚至不少地方還下了雨,顯然赤衣是將她的天賦能力匯聚到了一點,製造出了一大片超高溫的空氣團。

這活好像真的只有自己才能解決。

但有個巨大的問題,那就是白蛇體內的信力在求雨比試的時候就已經用完了,雖然這段時間白蛇廟又給它提供了一些信力,但完全不夠。

白蛇將問題說給了李文志。

「信力?」李文志從未聽過這種東西:「那要如何才能補充信力?」

白蛇想了想:或許我當上聖獸之位可以。

當上護國聖獸,與龍氣相連,或許能收到整個坎國萬民叩拜聖獸的信力。

數百萬百姓,只要有百分之一向聖獸祈福,其中的信力便足夠白蛇驅散天上的赤雲。

但護國聖獸只有國君才能冊封,即便是太子也不行。

白蛇吐了吐信子,這就沒辦法了。

李文志捏緊拳頭,如果不行,只能頂著火雲強行破城了。

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不管損失多少人,不管燒掉多少房舍,就算是拼的國都盡毀,也定要攻破皇城,誅殺逆賊司馬晉。

……

皇宮大內,天祿閣中。

這裡是國君的書房,也是他以前處理公務,如今品經論道的地方。

李洪安半卧在龍踏之上,臉色潮紅,呼吸有些許急促。

皇后伺候在他身邊,不斷為他捶背順氣。

但非但沒有奏效,反而越發呼吸困難。

「皇后,快……快把朕的丹藥送來。」某時,國君瞪大雙眼道。

見皇後半響沒動,李洪安拉住皇后的手焦急問道:「葯呢?給我!」

身旁的皇后早已淚眼蓬勃,看著國君的眼神滿是不舍與悲痛。

國君沉迷丹道虧空身體之事皇后如何不知,更知道因為丹道,國君與太子早已生了隔閡。

但後宮不得干政,坎國的皇后也沒有實權,甚至不能在朝政之事上隨意讒言,否則有被廢的風險。

皇后銀牙緊咬:「我已經將國師給的丹藥全扔進了火盆中化掉了。」

「什麼!你你你……你竟然,該死!」

「大家,這葯不能再食了,國師的狼子野心您是真沒看出來嗎?」皇后說完已經哭成了淚人:「太子如今帶兵圍攻皇城,真的是要篡位嗎?他是想救這個國家,更想救你呀。

您難道忘了嗎,城外帶兵的是我們的親生兒子呀……」

國君躺在塌上,身體不斷抽搐顫抖,他已經一天沒有食用丹藥,戒斷反應正在發作。

毒丹早已傷了國君的根本,不管是繼續服藥還是停止服藥,國君都很難再多活幾日。

與其死在毒丹之下,皇后更希望李洪安能如同一個國君般堂堂正正的死在龍椅之上,那才更符合一個國君的身份。

戒斷反應在不斷累積,國君的思緒卻奇迹般的開始清醒。

如果有會望氣術的修士在場,一定會看到皇宮上空,瘦弱的龍氣正不斷翻滾,似是要將身上纏繞的黑色毒瘤拔除。

巨龍的利爪抓住一團依附在身體上的毒瘤,用盡全力向外撕扯。

終於,一大團毒瘤被拔了出來,但同時被抓下來的還有大量的龍肉、龍血。

巨龍仰天長嘯。

但一切都是徒勞,傷口之中,黑色的污垢再次湧出,很快就形成了新的毒瘤。

這些黑色物資早就已經隨著國君所服用的毒丹深入骨髓,除非抽筋換骨否則已經不可能清理乾淨。

但巨龍沒有停止,依舊瘋狂的在身體上撕扯。

龍鱗、龍肉、龍血,夾雜著一團一團的黑色物質從皇城上空灑落。

嘔~

龍塌之上的國君突出一口黑紅色的膿血,身體肉眼可見的萎靡下去,雙眼卻恢復了清澈。

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力氣,國君伸手拉住了正驚慌為他擦拭嘴角血跡的皇后的素手。

「梓童,這些年苦了你了。」

一句話,皇后的眼淚如豆子般顆顆落下,這些年的憋屈全都煙消雲散,動情處不禁反握住國君慘白的雙手:「夫君,我以為我這輩子再也聽不到你這般喚我……」

「都怪我……」

一時間兩人情如熱戀。

沒多久,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從殿外走來。

人還未到便傳來司馬晉的聲音:「國君,丹藥可有按時服……」

走入大殿的司馬晉止住腳步,神情陰晴不定的看著塌上的國君和皇后。

國君今日似乎有所不同?

再細看,卻又似乎沒有什麼不同。

李洪安卧於塌上,神色萎靡之中透露出一股享樂之意,皮膚下不時有黑氣流竄,明顯是服用了長壽金丹的癥狀,毫無破綻可言。

皇后的反應也不可謂不快,幾乎瞬間收起了剛才的溫柔,低頭退到一邊,細聲道:「本宮剛伺候國君服下丹藥。」

司馬晉不疑有他,點頭道:「那就好,只要繼續服用金丹,國君的身體必將好轉,至於城外的逆賊國君和皇后無需在意,貧道一定會將他們全都一一誅殺,還陛下一個安穩盛世。」

「有國師在,國君和本宮都很放心。」

「那老道先行告退,去處理城外那些畜生。」

皇后:「有勞國師了。」

司馬晉行禮後轉身離開。

皇后暗暗鬆了一口氣。

忽的,司馬晉猛然回頭,眼中煞氣涌動:「你們在詐我!」

說罷,司馬晉直撲皇后而來。

門外把守的羽林衛聞聲拔刀入內,但沒走兩步便被同樣守在門外的國師觀弟子偷襲擊殺。

司馬晉躍至皇後身邊,一把卡住皇后的脖頸,將其舉到空中:「城外叛軍帶頭的可是太子,你的親兒子,貧道稱之為畜生,國君沒有反應也就罷了,你一個皇后竟然也沒有反應?」

「咔……咔咔……」

皇后雙腳懸空拚命掙扎,但一介婦人又如何能從築基修士手中掙脫。

眼看皇后的掙扎力度越來越弱,龍塌上的國君再也裝不下去了。

撐起身體吼道:「司馬晉,你且放開朕的皇后!」 頌華娛樂,劉樹正點頭哈腰地聽着來自汀蘭官方的介紹。

「好的好的,感謝您對我們這邊的賞識,據我所知貴品牌用人要求極高,請問您屬意我們這邊的沈姿姿還是羅盼呢?」

他想得簡單,畢竟宋織織的咖位比不得那兩位,汀蘭這麼大的品牌應該不會選擇她才是。

坐在沙發上的沈姿姿眼裏一喜,隨機又不動聲色地瞄了眼神態自若的羅盼。

「什麼?」

「哦哦好,確定是她嗎……我會通知她的,合同,明天來這邊是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