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濃濃不甘心地瞟了一眼被關上的車門,孟星辰已經坐了進來,愜意地靠在椅背上。

在這一方狹窄的空間里,艾濃濃的神色很是局促,一直聽不到旁邊有動靜,孟星辰既沒有說話,也沒有開車,就那麼不動聲色的坐著。

艾濃濃小心翼翼地扭過頭去,瞄了一眼身邊的男人,咽了口口水,小聲說:「我奶奶還在家裡等我,我能不能……」

她想說能不能早點回去,但是後面幾個字到底還是被她給吞了回去。 艾濃濃剛剛想要開口說話,孟星辰忽然坐起身,一把攬過她的細腰,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唇。

艾濃濃疼得直皺眉,但是卻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因為這車就停在路邊,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很多還是認識她的鄰居。

她可不像是他那麼沒皮沒臉的,她不想因為掙扎而讓汽車晃動,而被人誤會是在車那個啥……

艾濃濃被他給吻得實在是喘不過氣來了,她只好來回搖晃著腦袋,企圖躲避他的吻,「先生……你聽我說,我這段時間想的很多,我是真的不想再欠你什麼了,我們的出身差了這麼多,根本就不相配。

你那麼有魅力,又那麼有錢,喜歡你的女人更是數不勝數,就像是醫院裡的兩個護士姐姐她們就很想和你做朋友……」

「是你把我的手機號給別人的?」孟星辰忽然想起了接的莫名其妙的電話和簡訊。

艾濃濃有點心虛,但還是硬著頭皮說:「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學生,因為你一時的興起而被你寵上了天,現在我才終於明白了,我們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夠了!」孟星辰的眼眸一深,冷冷地低吼呵斥,「看來你根本就沒有好好反省,越活越回去了!」

說完,大手一撕,將她的衣服領子毫不留情的嘩啦一聲撕開,帶著懲罰意味的狠狠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別這樣對我!」艾濃濃疼得眼淚都掉下來了,哽咽道:「我有好好反省,我真的有。我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還有我欠了你的錢……」

「夠了!」孟星辰惱火地推開她。

她的脖子上被他咬得出了血,在瑩白的肌膚上看上去格外的刺眼,有一種脆弱的美感。

孟星辰見她倔強成這樣,心裡登時升騰起一股怒火,語氣冰冷地說道:「你給我閉嘴!」

艾濃濃蜷縮著身體縮在汽車的角落裡,極力的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傷心的眼淚不斷的落下,卻死死咬著唇,沒有哭出一點聲音。

不配做愛的主角 孟星辰看了她一眼,神情非常煩躁的拿出了一包煙,從裡面抽了一支煙出來點燃,大口大口的抽起來。

一時間,車廂里的氣味有些嗆人,艾濃濃心想他是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

以前的先生是不抽煙的。

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看來以前的她還真是不了解他啊!

因為車裡的味道實在是太嗆人了,艾濃濃悄悄的按下了車窗,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孟星辰,看到他沒有什麼反應,她又朝著窗邊挪了挪。

「你說不想欠我的是吧?」孟星辰忽然開口,低沉的聲調中帶著一絲隱忍。

艾濃濃的動作一滯,既然點了點頭,「是,我……」

「既然如此,只要你在一個星期之內還給我一百萬,我就放過你如何?」

艾濃濃沒想到他會這麼說,腦子頓時嗡的一下。

「你欠我的當然不止是這一百萬,但是你畢竟也陪了我那麼長的時間,所以你只要還給我一百萬就好,其他的錢就當是你陪了我這麼長時間的報酬了。」

艾濃濃聽到他說的這些話,整個人就像是麻木了一般,只是一顆心不知道為什麼泛起了一陣陣鈍鈍的痛。

他們最開始的糾纏,就是因為她問他借了一百萬。

所以,她也不是一無用處是不是?

至少她陪他的這幾個月,還夠把其他的錢給還清了。

艾濃濃的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澀的笑容。

這樣也好。

她問:「那些家電的錢就不要算了,我是應該還給你的……」

話音未落,就被孟星辰給狠狠打斷,「你要是非想要算得這麼清楚,那就乾脆別還了,繼續留在我身邊,我們慢慢算賬!」

艾濃濃被他吼得縮了縮脖子,不敢說話了。

半響后,再次響起了孟星辰的聲音,「我只給你一次機會,你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只要你在一個星期之內把一百萬還給我,我就放過你。」

艾濃濃緩緩抬起了頭,「你……說話算話?」

孟星辰原本是肯定她拿不出一百萬的,別說是一個星期了,就算是十年,她也未必能夠攢得夠一百萬。

如果她真的有辦法,當初也不會委身於他了。

他這麼說,也只是想讓她妥協罷了。

可是此刻看到她這副倔強的模樣,心裡沒由來的一陣刺痛,語氣變得更加的冰冷,「我當然是說話算話。」

艾濃濃定定地看著他,表面上雖然很決絕,一副恨不得馬上與他劃清界限的樣子,但其實她的心裡在滴血。

先生,為什麼你會變成了這樣?

以前你明明就不是這樣的啊?

以前的你明明就很溫柔,對我那麼好,為什麼你突然之間就會變了呢?

難道人就是這樣的嗎?

有些人走著走著,就突然走散了……

「我當然是說話算數的,只是你確定你能在一個星期之內拿出一百萬?」

「這個就不用先生操心了。」艾濃濃的語氣變得很淡漠。

婚寵之老公乖乖就擒 她從來都沒有用過這麼淡漠的態度對孟星辰說話,這讓孟星辰的心裡覺得很不是滋味。

艾濃濃說完之後,見孟星辰沒有什麼反應,就想要推門下車。

誰知孟星辰卻忽然伸過手來,將她重新摁回到座位上。

艾濃濃擰著眉看著他。

孟星辰的語氣很冷地說:「就你這個樣子,還想下車?」

艾濃濃低頭看了看自己,頓時明白了。

剛才她的衣服被孟星辰給扯壞了,就這麼回去很容易被人給看到,到時候不好解釋。

她抿了抿唇,沒說話,孟星辰就已經發動了汽車。

「你要帶我去哪裡?」艾濃濃忍了忍,還是沒有忍住,問出了聲。

「去買套衣服給你換上。」孟星辰沒有情緒的補充了一句,「衣服的錢就不用你還了,畢竟是被我弄壞的。」

艾濃濃沒吭聲,拉過了安全帶系好,只是她盡量的朝著車門的方向縮著身體,試圖要和他保持最大的距離。

孟星辰不動聲色的開著車,其實早就看到了她的小動作,他的心情莫名的更加煩躁了。

汽車在一個路邊的衣服店門口停下。 此刻已經快要到打烊的時間了,衣服店裡沒有客人,只有幾個女店員在低聲談笑著。

其中一個面對著店門口的女店員,隨意的朝著店門口一瞥,當看到走進來的那抹高大的背影的時候,那個女店員頓時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其他的幾個女店員也朝著門口看過去,頓時所有人都傻傻的愣住了。

因為此刻走進來的那個男人,長得是如此的俊美。

身形高大欣長,如同模特一般的身材。

五官俊美如畫,只是他周身都帶著一種迫人的氣勢,眼神更是陰鬱無比。

過了好一會兒,那幾個女店員才像是如夢方醒一般,紛紛爭先恐後的跑到了孟星辰的面前獻殷勤,「先生,請問您需要看哪方面的,需要我們給您介紹嗎?」

孟星辰的臉上露出了嫌惡的表情,冷漠的丟下兩個字「不用」,然後就旁若無人的開始挑選衣服。

那幾個女店員有點被孟星辰冷硬的氣勢給嚇到,不敢再上前了,不過她們心裡卻紛紛在冒粉紅泡泡。

這個男人在挑選女士的衣服,他一定是在幫他的女朋友選衣服。

對待其他的女人嫉惡如仇,卻唯獨只寵他的女朋友,這樣的男人簡直就是好男人啊!

君顏再歸 真是好羨慕他的女朋友啊!

孟星辰選了一件粉紅色的連衣服。

女孩子嘛,就應該穿得粉粉嫩嫩的——來自孟星辰的直男審美。

刷卡付錢,孟星辰全程無視女店員們的花痴,臉上帶著厭惡的表情很快的結帳走人。

回到車上,他把袋子扔給了艾濃濃。

艾濃濃倒是想要下車去換,但是她現在衣服破破爛爛的,沒法下車。

「這裡光線暗,你就在車上換。」孟星辰沒什麼表情地說道,然後下車關上了車門,高大的身形依靠著車門,微微低頭點燃了一根香煙。

艾濃濃扭捏了一下,還是準備拿出衣服來換上。

只是看到粉紅色帶著蕾絲邊邊的裙子時,她的嘴角還是抽搐了一下。

她剛換好衣服,孟星辰就拉開車門上車了。

艾濃濃本來想說她可以自己回去的,但是孟星辰根本不給她機會,已經發動了汽車,她只好把話給咽了回去。

汽車開回了老片區,艾濃濃小聲說了句「我走了」就下了車。

身後傳來了關車門的聲音,孟星辰也下了車。

艾濃濃悄悄側過頭看了一眼,發現孟星辰雙手抄在褲袋裡,漫不經心的走在她的後面。

她的心裡微微一暖,他應該是不放心她,所以才要把她送回家吧?

可是一想到一個星期之內要還給他一百萬,然後他們之間就一刀兩斷了,她的心又開始鈍鈍的痛。

這是一種非常矛盾的心情,就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楚到底是該高興還是難過了。

兩人一前一後,誰都沒有說話,很快就走到了艾濃濃的家門口。

從身後傳來孟星辰淡漠的聲音,「我明天要出去一趟,一個星期後回來。」

艾濃濃緩緩回過頭,卻只看到他在路燈下拉長的影子漸行漸遠。

她想起每個月孟星辰都會固定離開幾天,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去了哪裡,是不是去找別的小妖精了……

艾濃濃咬了咬牙,他去找誰都和她無關。

只要她把那一百萬還清了,他們之間就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

她推開門進去,看到堂屋亮著燈,奶奶正戴著老花鏡,在研究著新電視的說明書。

艾濃濃微微愣了一下,既而眼圈微紅。

不管怎麼說,奶奶現在好好的在她身邊,以前就算是經歷了再多的苦難都是值得的。

至於先生……就當是做了一場夢吧!

艾濃濃深吸了一口氣,盡量使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很輕鬆,「奶奶,我回來了!」

段舒蘭抬起頭來,笑看著她,「怎麼這麼久才回來?咦?怎麼還換了衣服了?」

艾濃濃暗道了一聲糟糕,她應該先回房間把新裙子換下來的,現在被奶奶給看到了,也只好說道:「剛剛在路上看到了,喜歡就買了,奶奶你覺得好看嗎?」

她還在原地轉了一個圈,一副開心顯擺的模樣。

段舒蘭連連點頭,「好看好看,濃濃穿什麼都好看。」

艾濃濃試探著問道:「奶奶覺得這個顏色好看嗎?」

「好看!女孩子就該穿得粉粉嫩嫩的。」

好吧,算她白問了。

奶奶和孟星辰的審美居然出奇的一致。

艾濃濃又和段舒蘭幾句話,就勸著段舒蘭去休息了,她自己也洗漱后回了房間。

在洗臉的時候,她看到那張被孟星辰用過的熊寶寶毛巾,稍微猶豫了一下,然後把毛巾洗了,重新去拿了條新毛巾。

要讓她用孟星辰洗過澡的毛巾洗臉,她總覺得哪裡怪怪的,誰知道他有沒有拿她的熊寶寶毛巾去擦什麼奇怪的地方……

洗漱后回到房間,躺在自己熟悉的小床上,艾濃濃卻覺得陣陣的冰涼,笑容漸漸凝固在臉上。

孟星辰之前說過話浮現在心頭:「只要你在一個星期之內還給我一百萬,我就放過你如何?」

一百萬!

對她來說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她怎麼可能拿得出這麼多錢來?

可這是擺脫孟星辰唯一的辦法,如果錯過了這一次,她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

雖然這個機會非常的渺茫,她也不想放棄。

艾濃濃打開手機銀行,查了查自己的餘額,忍不住唉聲嘆氣。

之前孟星辰給她的一百萬,大部分都花在給奶奶手術以及療養院的費用上面了,再加上了繳納了學費,她現在銀行卡上的餘額就剩下不到十萬塊了。

還差九十萬,她要到哪裡去找?

而且還要在一個星期之內湊夠這麼多的錢,這簡直就是痴人說夢啊!

艾濃濃睡不著,點開了微信發給呂曼曼,「你說要怎麼樣才能快速的發財,成為百萬富翁?」

呂曼曼很快回復:做夢。

艾濃濃:……我是認真的。

呂曼曼:等我發財了,我就帶你裝逼帶你飛,這樣我們就都有錢了!

艾濃濃:你自己啥樣自己心裡沒點數嗎?

呂曼曼:呵呵,友盡! 艾濃濃:我現在真的很缺錢。

閃婚後大佬人設崩了 呂曼曼:你要是真的缺錢急用,我可以借你點。

艾濃濃:借我一百萬可好?(賣萌比心)

呂曼曼:不好意思,我們已經友盡了。

艾濃濃:……

哎!

她就知道行不通的。

一百萬啊,她上哪裡去找一百萬?

艾濃濃想了大半宿都沒有想出辦法來,後來天快蒙蒙亮的時候她才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有專業課,艾濃濃頂著兩個黑眼圈去了學校。

今天的專業課是幾個班級,一起在大教室裡面上課。

艾濃濃走進去的時候,正好看到隔壁班的韓子萱身邊圍著好幾個女生,在嘰嘰喳喳在說些什麼。

「這是阿瑪尼出的新款裙子,可真好看啊!」

「這個價格也太感人,將近十萬塊,貧窮限制了我的裝逼啊!」

「子萱,你肯定買得起吧?你家裡那麼有錢!」一個女孩滿眼羨慕地說著。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