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用力的點頭,就差沒出聲給他保證了。

「早上,女方家的大哥帶著那姑娘來看豐亮哥的新蓋出來的房子,原本也是沒什麼大事很順利的,臨了,要分開的時候,豐亮哥忽然沖那姑娘說我有喜歡的人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就成親。」吳丁烯說到這就停下了。

「然後那女的就打他了?」花椒咬咬唇,滿心愧疚,沒想到這吳豐亮還是個死心眼兒,都明裡暗裡跟他暗室過很多回,他之與她,只是兄長朋友一般的存在,不會再有其他,他怎麼就是放不開呢?

「然後那姑娘就哭著問了一句,你既然有喜歡的人,為何還要答應這門婚事。」

吳丁烯又停下了,花椒沒有再繼續追問,幾乎不用問也能想到那一根筋的孩子會給出什麼回答。

「豐亮哥回了一句,因為她有相公了,我也到了成親的年齡了,然後那姑娘就捂著嘴哭著跑了,她大哥本來是要揍豐亮哥一頓來著,被村裡的大家給勸阻下來了。」吳丁烯說完,走到桌前自行倒了一杯茶水喝下。

「好了,你去吧。」花椒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才走到院里的鞦韆架附近去,吳小舟已經醒來了,葉蓮正在陪著他在那玩耍。

「二弟的事你聽說了?」葉蓮看到吳丁烯被花椒拉進屋子裡,就大概猜到了她會問的。

「是啊,除了二哥的事,村裡今天就沒發生別的事嗎?」花椒抱了吳小舟一起坐到了鞦韆上,腳下一盪,鞦韆架就搖晃了起來,吳小舟立刻在她懷裡路咯咯笑開了。

葉蓮眸色一轉,最終出聲道:「早上起來,村子里的婦人們就在說一件跟你與玄墨相關的事,大概的內容就是在昨天的花燈會上,花椒你一時情難自控強……」

花椒挑眉:「強什麼?」

葉蓮咬咬唇,豁出去一般的說:「強吻了人玄墨,最後還因為玄墨不樂意,你發火了。」

花椒眉頭不悅的跳動了起來,快速的將昨夜在場的那些人回想了一下,正想到吳春月的時候,轉頭就見本尊剛好邁入她家院子。

葉蓮也隨花椒一同看向吳春月,想著昨夜她是陪花椒一塊兒去燈會的,心思就沉了沉,自然而然的將放出那些消息的矛頭指向了吳春月。

吳春月被兩人複雜的眼神盯的有些緊張,片刻后才提起勇氣走了過去,直截了當的沖花椒說:「今天大家在傳的那個事,不是我傳出去的。」

花椒靜靜的盯著她的雙眼看了許久,才點頭說:「的確不像是你說的,你也沒有說出去的必要,何況就算把這個說出去,我對我造不成什麼影響。」

葉蓮橫了花椒一眼道:「這還沒影響,什麼才叫有影響啊?這往後花椒你出門都會被村裡的人指指點點的,多難受啊。」

「別搭理她們,等她們傳上一陣就會覺得無趣,然後這事兒就會淡出大家的視線了,葉蓮姐你也別放在心上。」花椒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昨天那之後大家雖然又去燈會上逛了一陣,她卻始終都不得勁,因為周承天一直偷偷的瞟向她,姨娘卻是一路都在偷瞟玄墨,芸娘跟那柳大人也完全不在狀態,跟一群各懷鬼胎的人逛燈會,完全沒有一點兒意思。

百搭了她對那燈會的一腔熱情。

葉蓮忍不住上前在花椒的腦門上用力戳了一下,說道:「花椒你往後可得注意些了,玄墨年紀還小,你卻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村子里的婦人們最近又是越發閑得慌了,肯定不會那麼輕易就讓這篇翻過去的,肯定會變著方說出各種不同的版本來,要是傳的猛了名聲毀了,等玄墨長大后,嫌棄你該如何是好?」

花椒努努嘴,依舊滿臉的不在乎:「嫌棄我就嫌棄我唄,我又沒說非他不嫁。」

話音剛落下,立刻感覺到一道火辣辣的視線糾纏到了她身上,花椒不自在的扭頭看去,正對上沉著臉從外走進來的玄墨主僕三人。

葉蓮卻還未注意到他們三人,又滔滔不絕的說開了:「花椒你算算時間,等玄墨到了試婚的年齡,你都已經二十多了,早已過了如花似玉的年齡,到時候他若是嫌棄你,看你找誰哭去。」

花椒癟癟嘴,嘀咕了一句:「至於哭嘛……」

玄墨冷哼了一聲道:「誰說我會嫌棄我家娘子了,我就算嫌棄天下人,都斷然不會嫌棄了她。」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好啦,大人說話,小孩子不要瞎參合,快回屋裡去,然後你們兩個也是,回屋裡去待著去。」

花椒話音剛落,滄瀾就出聲反駁道:「就算小主人還小,我們也不是小孩子啊,怎麼就不能聽了?」

花椒瞪了他一眼,說到:「女人之間說話,你們男人好意思呆邊上聽著嗎?」

滄瀾擰擰眉,抬腳跟上了已經朝屋內走去的玄墨的步伐。

滄燁也一言不發的跟了上去,進了書房才問道:「小主人因何要讓人傳出那些有損夫人名節的話?」

玄墨揚眉問:「只要我不在意,就沒有任何的問題吧?」

「可是總歸會讓夫人落人話柄,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總歸是不好的。」滄燁想了很久,也完全猜不出來小主人他為何要這樣做。

「無礙,只要能讓那些想打娘子注意的人斷了念想就好。」玄墨說完就開始看起了書。

滄燁也不再多言,沉默的退到了一旁。

滄瀾弔兒郎當的斜靠在書桌旁,靜默一會兒沖玄墨說:「小主人你說,如果夫人知道了這事是你散播出去的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呢?」

玄墨從書上抬起頭,定定的看了滄瀾片刻,隨後眸色微動,沖滄瀾道:「我也很想知道她會是怎樣的反應,要不然這樣,你們兩個挑個時間假裝不經意把這件事告訴她吧,我就在這等著看她的反應。」

滄瀾眼珠子轉了轉,然後噙著曖昧不明的笑退了出去。

滄燁無言的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站在原地,沒有跟上去的打算。

屋外,吳春月在三人進入屋子裡后,就湊過去了一點,小聲說:「這昨天晚上我們站的距離不算太遠,雖說沒有看的時分清楚,卻是也能肯定的說,當時絕對是玄墨他自己親的花椒你。」

「所以呢?」花椒總覺得她想說的不是這個。

「然後會不會是昨晚村子里還有別的人去了那個燈會,然後將這事兒傳了出來?」吳春月聽聞這事後,也認真的想了很多,饒是想破了腦袋,也完全想不明白,最終只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不可能。」花椒未多想,果斷搖頭否決了。

在吳春月跟葉蓮疑惑的注視下,她才緩緩道來:「要從咱們村子里到城裡這可不是一段短距離,一般來說是不會有人有興緻跑去湊熱鬧的,更何況如果有人真的要去,肯定早些天就說出來了,不會臨時臨頭的才決定去。」

吳春月跟葉蓮齊齊點頭,在小小的水東村的確是幾乎沒有什麼秘密可言,通常隔壁家鬥嘴的內容,隔天就能傳的全村人盡皆知。

唯一安靜的地方就是花椒跟陳氏住的這一片了,因為跟村裡大傢伙的住所都離了很大一段。


「夫人你怎麼就不懷疑是小主人說出去的呢?」

三人循聲看去,見滄瀾不知何時坐到了她們身旁的樹榦上。

花椒腹誹道,這貨的武功在不知不覺間似乎又進步了很多,又或者是她自己的武功退步神速。

「玄墨為什麼要那麼做?」吳春月表示完全不能理解。

「嘿嘿,這個嘛,你們自己去想。」滄瀾神神秘秘的一笑,然後飛身離開了。

吳春月神色複雜的看向滄瀾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語一般的嘀咕道:「從前怎麼沒有其實滄瀾滄燁兩兄弟也是生的很好看的呀。」

花椒心裡想著事,隨意問了一句:「難不成小月看上他們中間哪一個了?」

吳春月哄著否認:「才沒有呢,只是忽然覺得會武功的男人很帥氣罷了,沒我事,我可就回去了啊。」

「恩。」花椒應了一聲,跟葉蓮說了幾句話,然後捏著下巴,若有所思的去了書房中。

滄燁見到她來,恭敬的點了一下頭,然後無聲的退了出去。

花椒走到書桌前,毫無形象的一屁股坐了上去,抽走玄墨手中的書,翻看了幾頁后問:「小墨墨,如果是你的話,為什麼要傳出那樣的流言蜚語出去?」

玄墨抿嘴不語,半晌后才緩緩道:「如果真是我說的,娘子你打算怎麼辦?」

「能怎麼辦,反正沒什麼太大的影響,只是會很好奇你這樣做的目的。」花椒在聽滄瀾那樣說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事**不離十就是玄墨做的了,同時也猜到了,這是經過玄墨授意,滄瀾才那樣說的。

「你真想聽?」玄墨擰了擰眉毛,開始在心裡認認真真的想了一下他這樣做的本意,原本也就是早上出門的時候一時興起,然後就做了。

「當然,不想聽我問你幹嘛,找虐啊?」花椒翻看完,又把書遞迴給了玄墨,目光不經意的掃過他身後那擺了好幾個書架的書籍,她不明白玄墨怎麼就那麼喜歡看書,經常一關進書房就是一整天,廢寢忘食的在看書。

「認真說起來,也就是想把你禁錮在身邊吧,僅此而已。」

超級淘寶商城 ,花椒微微有些吃驚:「我們已經在一起了呀? 我真不是神仙 ?」

玄墨堅定的點頭:「自然是有的,我明明都說了此生非娘子不娶,娘子卻整日說著,就算不是我,你也跟別的人成親過日子。」

花椒聞言沉默,凝視了玄墨老半天,並未從他眼中看出異樣來,才放心的說:「你還小,根本不懂男女之事,等你長大后就會遇到適合你的那一個人,到時候難不成你還想要我用這猶如戲言一般的婚約來捆綁住你嗎?」

玄墨想了想昨晚的那一幕,又回味似的舔了舔唇瓣。

花椒臉上一紅,支支吾吾的問:「你……在幹嘛?」

「沒幹嘛,不過是回想一下當時的感覺,其實男女之事並沒有書中說的那樣妙不可言呀。」玄墨滿臉的疑惑,開始煩惱究竟是他理解錯了,還是書中那些人寫錯了。

「呵,別多想了,只是因為你太小了而已,等到了適當的年齡該懂的你都會懂。」花椒忍不住笑了,不管多成熟,他也就還只是一個十一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早熟得那麼厲害。

「如果等我懂的時候,娘子你喜歡上別的男子了該如何是好?」玄墨皺眉,是發自內心的在煩惱,從很久以前開始只要有人圍在花椒身邊打轉他就會莫名的不開心,這兩年隨著花椒的變化越來越大,他心中那不開心的程度也在不斷的加強,到了想要趕走她身邊所有異性的地步。

所以之前會做出那樣的事,絕對只是想要把她禁錮在自己身邊,甚至於都來不及去細想這樣做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花椒怔了怔,掀唇笑道:「放心吧,我不會的。」說完又起身去玄墨的幾個書架周圍轉悠了幾圈,嘴裡默默念叨著:「莫不是這些書籍裡面有那類少兒不宜的書?」

玄墨皺眉答:「少兒不宜的書,指的是哪類型的書?」

花椒語塞沒法兒好好的跟他去解釋,也就作罷。


隔天,水東村來了一個很久未見到過的人物,一進入花椒家的院子就粗聲粗氣的吼:「小乞丐,你這病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好啊?」

堂屋內,正在吃午飯的花椒聽到那熟悉中又透著幾分陌生的聲音,倒是也很快將它跟某人畫上了等號,遂捧了碗出門,步入院中后,假裝驚訝的問:「熊孩子,你這兩年是不是又變胖了啊?你可得注意點了,說不定哪天又變回小時候那樣了。」

徐世勛聞言低頭把自己周身掃了一圈,驕傲的揚眉:「你少唬我,小爺如今這樣的身材那可是能讓無數少女心動的呀,夠結實,夠男人,哪像某個娘娘腔那樣,柔柔弱弱的。」

「熊孩子,別一回來就找碴,人承天可沒得罪你啊,真要說起來,你都該為小時候做的那些個事好好的去跟人家道個歉。」花椒最是容不得旁人說她朋友的壞話,何況還是從小就一直欺負承天的徐世勛,真想讓承天哪日好好的去欺負回來。

「哼,小爺如今不欺負他了,他就該去燒高香了。」徐世勛往屋內看了幾眼,壓低聲音問了一句:「你家那小屁孩兒呢?」

花椒再度不悅的揚了揚眉,口氣不是很好的回:「剛吃完飯就上山去了,怎麼?難不成你是來找他的?」

徐世勛捏著下巴點頭:「這幾年我越想越覺得不對,那小屁孩兒長的跟我實在太像了,而且他又是你撿回來的孩子,你說,他會不會跟我家有什麼關係?」

花椒搖頭:「關於這個我已經詢問過很多次了,他總說跟你們徐家沒有關係,所以你放棄吧,乖乖的哪兒來的就給我滾回哪兒去。」

花椒說完後有仔細的打量了徐世勛幾眼,這貨幾年不見,倒是比之前健壯了許多,就算頂著一張跟玄墨很相似的臉,那體格也是完全的不一樣,如今的玄墨屬於弱不禁風的類型,而徐世勛卻長成了肌肉發達的猛男。

「可是我師父總說……」徐世勛說到一半又停下了,搖頭嘆息了一下,然後一句話也沒說,就那樣匆匆走了。

餘下花椒一個人端著碗在院中抓狂,很快就衝到院門口沖已經遠去的徐世勛吼了一句:「你妹,你倒是說完啊。」

徐世勛遠遠的聽到了沖花椒揮了揮手,回:「小爺沒有妹。」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晚上,玄墨從山上歸來,花椒立刻追問了一句:「小墨墨,你知道熊孩子的師父是何人嗎?」

玄墨疑惑的挑眉:「娘子為何好端端的問起他的事?」

花椒就將今天徐世勛來過一事跟玄墨說了一下。

「改天我去打聽看看。」玄墨隨意的回了一句,然後挽起袖子準備去廚房準備晚飯,今天在山上抓到了一直野兔子,想著晚上能夠做一餐美美的紅燒兔肉了。

「好吧,然後你跟那熊孩子真的沒血緣關係?」花椒忍不住有問了一句,雖然這個話題已經問過無數次了。

但是,誰讓他們要長的那麼像呢。

玄墨沉沉的搖了一下頭,沒有接話。

花椒狐疑的望了他的背影老半天,畢竟以往這樣問的時候,玄墨從來都是想也不多想直接回沒有關係的,今天這樣的答覆有些反常啊。

隔天,徐世勛一早就來了,把一早就要出門的玄墨攔在了門外,花椒今兒個也起了個大早,剛好看到了兩人,正想跟上去卻被滄燁給攔了下來。

花椒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讓滄燁讓她過去偷聽,只不過,去的時候,兩人幾乎都已經說完話了。

玄墨回頭看到不遠處鬼鬼祟祟的花椒后,抿嘴淡笑了一下。

徐世勛不死心的問了一句:「你確定跟我沒關係嗎?我師父曾有意無意的說起過,我應該有一個同胞兄弟。」

玄墨挑眉,指了指自己瘦小的身板問:「你覺得我們這樣的像同胞嗎?」

徐世勛犯難的擰起了眉頭,不用細看也不像,年齡上可不止差了一歲兩歲,只是除去他,難不成還有別的跟自己容貌相同的人存在?

世上哪會有那麼多容貌相同的人。

「你想找到同胞兄弟的話,就得先查清楚自己的身世,你應該多少知道了一些了吧?」玄墨說話間已經走到花椒的身邊去了。

「我會查出來的。」徐世勛丟下一句話,又頭也不回的走了,被玄墨一副瞭然的神情注視著總讓他覺得不舒服。

「他有個孿生兄弟?」花椒驚訝的問。

「恩。」玄墨淡然應話。

「還真有那麼多長相相似的人啊?」花椒無言以對的點頭,轉念一想,又問了句:「你知道他的身世?他的那個孿生兄弟去哪兒了?」

玄墨挑眉:「娘子對他的事很在意?」

花椒癟嘴:「只是好奇罷了,好奇。」

玄墨這才作罷,與花椒一同上了山。

數日後,一直反抗的吳豐亮在家人的勸說下,最終還是答應了婚事,為了防止他再生變故,吳連軍跟馬花蘭商量后決定把婚期定在一個月後,女方雖然閑時間太趕,倒也沒有再多說別的,畢竟那姑娘鐵了心要嫁過來。

「二哥,你今天怎麼也過來了?」

吳豐亮大婚的前一天,花椒驚訝的發現他如往常一般早早的就過來做事了,原本為了給他時間準備成親的事就說好了,讓他好好休息幾天來著。

吳豐亮沉聲回:「待在家裡也沒什麼事可以做,反正一切自有爹娘做主,還有哥嫂在旁幫襯,沒我什麼事。」

花椒蹙眉說:「二哥,你這樣不行,不管怎樣既然要成親了,往後就好好的跟人家過日子,你看大哥跟葉蓮姐這些年來不是一直都相處得很好嗎?」

吳豐亮怔了怔,停下腳步看了花椒幾眼才說:「那也不過是表面的罷了。」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進了後面的倉庫去,獨留花椒一人在晨輝的映照下凌亂了,猜測著難不成豐江大哥其實都只是在演戲?

只是裝出跟葉蓮姐很親密的樣子,又裝出一直都對葉蓮姐很好的樣子,其實心裡還記掛著當年那丫頭?

「娘子,這一大早的你在發什麼愣?」玄墨端著早飯從廚房出來,經過花椒身邊時疑惑的詢問了一句。

「沒什麼。」花椒搖了搖頭,揮散心中不好的想法,可不能因為二哥一句不搭調的話就疑神疑鬼的,畢竟葉蓮姐如今看起來是真的很幸福。

隔天一大早,花椒就起來了,因為答應了葉蓮姐今天要去那邊幫忙,所以得早起,只是剛出遠門就看到幾個漢字急匆匆的從陳氏家中跑出來。

花椒一怔,總覺得多年前看到過相似的一幕,隨即心生不好的預感,抬腿就跑了進去。

LEAVE YOUR COMMENTS